<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从曼谷到芭提雅的路程并不长,路也很好走,几乎没有什么颠簸。萧天恒坐在车上,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路上,他的头疼的厉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好像有什么坏事情要发生,他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余叔,还有多久,”

         司机余叔也叫老余,被叫成叔其实他才四十出头而已。十几岁上就跟着当时萧家的当家,萧天策的父亲当过跟班兼司机。为萧家效力近三十年,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为人稳重踏实,处变不惊经验丰富。虽然只是个司机,但萧家有些机密要事萧天策也从不瞒着他甚至还会征求他的意见。萧天策把老余派给萧天恒,就是看中了他稳重忠心这点。萧天恒年轻气盛又缺乏经验,做起事情来可能不好拿捏分寸。有老余在旁协助会好一些。萧家虽然势大,但在别人的地盘上收敛是在所难免的。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谁都懂。

         “还有大概40分钟。二少爷如果您累了就先睡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再叫您。”萧天恒轻轻“嗯”了一声,闭上眼睛开始养神。他哪里睡得着?只是盘山公路,看得人眼晕,万一晕车了难受的还是自己。此时萧天恒有些后悔不该接这个差事了。不过是去接个人,钱到话到人直接带回来就成了,至于这么费劲非得派自己来接吗?萧天恒表面上在闭目养神实则却在心中腹诽。酒红色路虎在盘上公路上一路飞奔,后视镜里,闪过了一抹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韩凌是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醒来的。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还在直升飞机上,看来没有睡太久。他记得之前还在跟程文远说话怎么说着说着就睡着了?韩凌正纳闷,扭头一看坐在身边的程文远和之前那副痞痞的欠揍的模样不同。此时的程文远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水晶眼镜,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半低着头,修长白皙的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动着,时而皱眉时而抬手推推镜框,专注中透着一丝不羁,有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和萧天策的棱角分明的刚硬俊朗不同,程文远有种南方男人特有的细致与柔和。

         “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韩凌全神贯注的盯着程文远看,冷不丁的程文远忽然来了一句弄得韩凌一脸难为情。连忙否认:“没,没什么,我在想事情。”

         看着韩凌脸憋的通红的傻样儿,程文远牵唇一笑:“韩凌,我发现你真的很傻。也不知道萧天策眼睛是怎么长的咋看上了你这样的。他们萧家人一向是眼高于顶,觉得旁人都不如他们。萧天策就更是挑剔了,他的情人多的都能组成三、四支足球队了,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比你强不少。可也没发现他对谁上过一点心,唯独对你可谓是倾心倾情,偏偏你还不领情。”

         韩凌听了有点发怒,转过头去:“你要是来当说客的大可不必。我和萧天策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来插手不好。”

         程文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谁说我是外人了?我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哦!”韩凌嗤之以鼻:“就没见过像你这样混帐的朋友!果然是‘物以类聚’!既然你把我当成萧天策的‘情人’,那我们两口子之间的事就不该你这个外人去操心。朋友能亲过情侣吗?!”韩凌转过头目视程文远,眼中有丝挑|逗的意味:“难道说,你和萧天策并不仅仅是朋友?再近一点,莫非。。。莫非你是萧天策三、四支足球队其中的一员?!”

         程文远听了不怒反笑,口中直呼:“有意思,真有意思!难怪萧天策会看上你,你表面上看上去很傻很天真,但伶牙俐齿着呢!原本看上去像只单纯乖巧的小奶猫,其实是只牙齿还没长齐的小老虎呢!真是可爱啊!看来我今天没有白费劲!”说着忽然凑近了伸出两只捏着韩凌尖尖的小下巴,嘴唇狠狠的碾压上来。这吻很有侵略性,弄得韩凌有种近乎于缺氧的感觉。韩凌死命的用手去推程文远,没想到,怎么推也推不开。程文远表面上看上去虽然身材高大但很瘦削,文质彬彬的感觉。和萧天策的高大健硕很有压迫感截然不同。没想到,他的力气奇大,韩凌的下巴几乎要被他给捏脱臼了。

         僵持了约有三分钟,程文远才慢慢放开了韩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果然好味道!韩凌却像离开水的鱼似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等他终于缓过来之后,忽然脸色大变死命的擦着自己的嘴。程文远赶忙掰开他的手:“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

         韩凌不语,脸色铁青恨恨的看着程文远。原来真是物以类聚!程文远看似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实则内里和萧天策一样是个只会强取豪夺的野兽!甚至比萧天策更加的可恶!至少,萧天策还实在点,野兽就是野兽,他不会伪装也不屑去伪装。而程文远却不同,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真小人、披着羊皮的狼!他使你放下戒心后再一下扑倒进而完全吃掉,连渣都不剩。这才是真狠!自己跟他一比就是个傻||逼,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没见过这么缺心眼儿的,活该被人耍。

         韩凌就这么无声的和程文远对视着也对峙着。

         “行了,你别瞪了。我最受不了这样儿的!我离你远点儿还不行吗?!”程文远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不就是亲了一下嘛怎么搞的跟被强了轮了似的。写书的人就是矫情。你好言好语的吧,他嫌你没劲;你如果硬来吧他又觉得你是流||氓。怎么弄都不对,左右不是人。真不知道萧天策怎么受得了他这臭脾气的。

         韩凌一声不吭地低头看自己大腿,仿佛要把自己腿给看穿似的。眼神迷离中透着股古怪。程文远见他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便没有再靠近只是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两人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