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阿坤拉着韩凌冲出排练厅后没有走电梯而是走了楼梯。三楼的高度走楼梯不是什么困难事,有时候反倒比等电梯来得更加方便,赶时间的人一般都会选择爬楼梯。而奇怪的是阿坤拉着韩凌不往下跑反而往上跑,韩凌很纳闷想要问阿坤,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作为崔薇的助理Tempt的二号人物,在员工心中阿坤是积威日久。说句老实话,韩凌怕他。因为韩凌亲眼见过这个严肃得不苟言笑的男人对待不听话者是多么的狠辣。韩凌从小就怕痛,他不想因为多嘴而受皮肉之苦,尤其是在这么个紧急的时候。也许人家是为自己好。毕竟,阿坤对这里的熟悉可比韩凌来得多得多。

         被身高和体重都远超过自己的阿坤拉着,韩凌像一块湿面团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几乎是被拖着走,尽管这样他还是感觉很累。楼梯间没有空调,韩凌的汗像露珠一样滴答滴答的滚落,气喘吁吁。阿坤也累,但是还是拖着韩凌不停的向上冲,一直到了顶楼。

         “坤哥,这是?”

         阿坤喘了会儿气,说:“楼下大堂被黑帮的人给占领了,他们人数众多手里还有枪很危险。我们一时半会儿的也出不去,时间越久越危险。顶楼有个直升飞机起降台,接我们的飞机马上就来。”

         韩凌很吃惊。一惊事态怎么变得这么严重;二惊自己怎么这么重要,重要到要专门用直升机把自己拉走?会不会里面有什么阴谋?

         外粗犷内精明的阿坤很快看出了韩凌的疑虑,赶忙道:“直升机是老板派的,店内大部分人已经先撤离了,还有少部分人正在撤离。我是奉老板之命组织撤离,在清点人数的时候没有看到你,然后听人说你在排练厅我这才赶来的。废话少数,赶快跟我走!”

         不给韩凌思考的时间,阿坤拉着韩凌踹开通往天台的铁门,果然发现了直升机。与此同时,直升机上的人也看到了他们俩。其中一个黑衣壮汉迅速搭好了梯子,向阿坤伸出了手。可是阿坤并没有先上去而是将韩凌推到了梯子前。黑衣壮汉看到韩凌也不等他反应迅速将他拽上了飞机,随即舱门迅速关闭,飞机也盘旋在了天空。

         望着远去的直升机阿坤淡淡一笑,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在自己操心的范围了。

         却说被硬拉上直升机的韩凌,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又一次被绑架了。郁闷的同时也暗骂自己太没有戒备心了。可是说来也奇怪,这个阿坤不是崔薇的助理吗?怎么也干起了吃里扒外挖自己老板墙角的事?难道他就不怕崔薇知道以后找他算账吗?听说这个崔薇是有帮派背景的,做事也一向心狠手辣。对于背叛自己的人一定不会轻饶。这个阿坤到底是怎么想的?而现在绑架自己的人又会是谁?韩凌无比头大。自从认识了萧天策,自己就跟安宁平凡无缘了。先是被他的男|宠骗出国给卖掉后又被不知名的什么人给绑架。这种烂梗倒在自己文里出现过几次。没想到这回自己竟成了倒霉的主人公。早知道就不该做后爸,给自己文里的孩子们一个好结局好了,也好为自己积点德。

         正在他胡思乱想间,一个笑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人笑得愈发的欠扁,凑近韩凌身边用手挑起了韩凌的下巴用居高临下的口吻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小凌凌,你终于属于我啦!你说今天晚上我是先把你XXOO呢?还是OOXX呢?你喜欢什么姿势,还是你想全都尝试一遍,嗯?”

         “你,你你你!”韩凌气得目瞪口呆想要挣脱对方对下颚的钳制,无奈双手背牢牢抓住无法动弹,气得他恼羞成怒,连耳根都泛起了潮红:“你快放开我!下流!”

         对方不为所动仍贱贱的笑:“哎呀呀,口是心非这点可是要不得的。要说这下流,你说说是总写小黄文的你下流呢?还是我下流呢?”

         “你!”韩凌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眼睛瞪得老大:“我写的那不是黄文!”

         男人捏着韩凌的下巴上下打量韩凌一脸的挪揄之色:“呦呦呦,敢做还不敢当了?我记得你有篇文叫《穿越雪之国》的,文下管理员发了好几个小黄牌呢,不知道你河蟹了没有啊?”

         “程文远,你不要欺人太甚!”此时韩凌已经方寸大乱,被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反观男人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呕的几乎要内出血。

         此人正是韩凌早前在Tempt见过的萧天策的那位损友,程文远。这个程文远简直就是个无赖!不仅在言语上刺激韩凌还动手动脚有挪揄更多的是调|戏的成分在里面,让韩凌无法忍受。与萧天策的巧取豪夺不同,这个程文远喜欢采取迂回战术,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你。他百折不挠,越挫越勇。况且韩凌这个人一向是贱的,他吃软不吃硬。你硬,他不会屈服只会比你更硬。就算迫于淫|威暂时屈服了,但他的心里没有真正服你之前都是会默默抵触。韩凌看着温温吞吞像个面捏的人儿,实则内里倔强的如一头蠢驴。他认准的事情谁也别想改变。这也是为什么至今他还到处吃亏的原因之一。程文远正是看中了这点才没有像萧天策那样费力不讨好。但也毕竟身居高位日久,巧取豪夺惯了的,他认定了韩凌便没有就此罢手的道理。就算是和萧天策争,他也不惧!

         “哎呀,人家没有欺负你的心。只是气氛太沉闷说几句逗你开心罢了。谁知道你就生气了呢。还是男子汉呢,气量竟然比女孩子还小!”程文远脸色不红不白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气得韩凌恨不得上前去撕掉他的假面具。

         “是,我是气量小,比女人还小。这你说得都对。”韩凌怒极反笑,漆黑的瞳仁里隐隐跳跃着火光,有种惊心动魄的美。程文远有些看呆了,只听韩凌继续道:“可是,程先生,你就很好吗?你绑架我采用欺骗的手段达到你的目的,你比我更可耻!我气量小,但我不害人。您气量倒是大,可您瞧您做的那些事儿!是人干的吗?”韩凌喘了口气,擦擦鼻尖上的汗珠:“我韩凌虽然长的像女人,可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谁也别妄想把我变成女人或者当成女人那样去占有!萧天策不行,你更不行!我是我自己的,不是任何人的!”

         一番话夹枪带棒,饶是程文远比一般人脸皮厚也有点挂不住了。但他不是死要面子那种人,很会给自己台阶下。

         “韩凌,你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有口无心的。我承认我喜欢你,可是我和萧天策不一样,我对强迫别人没有丝毫的兴趣。如果你没想法,那我们只做朋友,好吗?”说得是无比真诚,韩凌的表情有些松动,但是仍然一言不发看向窗外。

         程文远趁热打铁,扳过韩凌的肩膀,使他和自己面对面:“韩凌,你仔细听我说。我是喜欢你不假。但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这点你大可放心。今天我来是得到了阿坤的通知,说有人袭击你们,让我想办法带走你。”

         “这么说,你是我救命恩人,我还得感谢你喽?”韩凌轻扯嘴角嘲讽一笑。

         “不是不是,你言重了。我只是听到你有危险所以方寸大乱赶紧跑来了。没有趁人之危的意思也没有纯心欺骗你的意思,你不要多想。”他看着韩凌目光格外的真诚:“我只是不想你有危险,韩凌。”

         与此同时,刚下飞机的萧天恒心烦意乱左眼皮狂跳,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还没等他走出贵宾通道,萧天策的电话便来了。萧天恒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还没等萧天恒开口,萧天策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小恒,见到韩凌了吗?”

         萧天恒忍不住在心里大翻白眼,我才下飞机好不好?果真重色轻弟啊!

         “哥,我才下飞机,正准备往芭提雅赶。等我见到韩凌马上给你回电话。”说完,不等萧天策回答迅速挂断电话。

         “喂喂,小恒?”电话那头萧天策一脸急切。虽然因为被突发事件给绊住了没能亲自前往泰国去接韩凌。但他的心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泰国去,飞到韩凌身边。萧天恒挂断了他的电话为此萧天策心里是很不满的。真是越大越不懂事。若是不着急不重要也就不需要派你亲自出马了。派你去,受人之托必将忠人之事。你大少爷一副不着急不着慌的样子,敢情不是你的情人被绑架了。真是的,早知如此我说什么也要自己亲自去一趟的。萧天策又急又气,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

         一身宝蓝色套装的年轻女助理站在了门口:“萧总,比利时凯利公司的代表来了,您。。。。。。”

         萧天策面色铁青大吼:“我让你进来了吗?滚,都滚出去!我谁都不想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