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第73章
        帝都萧氏集团最近一直被高气压所笼罩着,尤其是总裁办和秘书室所在的28、29两层更是一片愁云惨雾。职员们无论职位大小皆自韩凌出事以后萧天策的脾气越发的大。开始还知道借题发挥,责骂下属时还会找个由头,后来直接变身成喷火暴龙不管是谁一律狂喷没商量。只要他痛快了也不管别人难受不难受。要怪,也只能怪您运气不好,在萧总手下谋职就要有随时被千刀万剐的觉悟。毕竟,高收入有时总会和高风险相挂钩。

         此时的萧天策正在他超级大的办公套房附带的小会议室里对他手下的二秘三秘四秘等一干手下在发火,声音大到连办公室外正在低头工作的总裁办余下的一些小文员们都个个胆战心惊的生怕自己触到霉头也被叫进去挨上一顿雷烟火炮。这还算好的,万一再倒点霉直接被炒鱿鱼了。失去了一份高薪收入不说,以后在业界也没办法混下去了。业内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旦被龙头老大萧氏开除的人,其他公司断没有留用的道理。这不是明摆着要跟萧氏叫板吗,,萧家虽然没有红|色背景,但几代积累下的财力和人脉也是不得小视的。谁都知道钱权不分家的。而且萧家没人从政顾虑的相对也比较少,逼急眼了说动手就动手。别说其他小公司就是一些在帝都乃至整个z国盘根错节的大家族也不敢轻举妄动。

         “萧总,这是泰国方面发来的紧急消息。”一身烟灰色西装打着细条纹领带的一位三十五岁上下精英模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走的很急很快,但着装和头发都一丝不苟脸上的表情略显凝重,他将一个绿色的文件夹递给了萧天策。他是萧天策的私人助理叫周黎。萧天策共有四位金牌私人助理,这四人全都毕业于名校并且个个身怀绝技,是萧天策的私人智囊团。而这个周黎则是智囊团里的首席,足智多谋长袖善舞不说难得的是对萧天策忠心耿耿。

         “你们把手头的工作都完成好,不该问的别问,不该想的别想。记住,我们萧氏从来不养闲人!行了,都出去吧。”

         众人如蒙大赦般纷纷鱼贯而出,并且都低着头拼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被正在喷火的霸王龙给逮住。直到会议室只剩下萧天策和周黎了,萧天策道:“坐吧。”周黎礼貌的轻轻颔首后拉开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

         “要喝点什么吗,我让他们去给你准备。”萧天策平静了平静心情淡淡的问了一声。

         “不必了萧总。您先看看这份资料。”说着将桌上的文件推到萧天策面前。萧天策见周黎面色凝重也知道事态紧急赶快打开文件看。不看则已 ,这一看气的他直哼哼。啪地一声将文件摔在桌上。

         “一个小小的斧头帮也敢算计到我萧家头上!简直是活腻了!”正发着脾气,萧天策的另外一个助理米雪拿着部手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萧总,泰国分部负责人打来电话说二少爷在去清迈的路上被人给劫了,目前生死不明!”

         ****************************************************************************

         程文远带着韩凌下了直升飞机直接钻进了等候在侧的汽车,绝尘而去。

         车上,韩凌一言不发的攥着衣角看向程文远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甚至敌意,看的程文远有苦说不出。

         “先生,咱们去哪?”司机老陈感觉到了车厢里的低气压,透过后视镜偷偷一看,发现自己主子程文远面色青黑隐隐有风雷之气,怕挠了虎须,小心翼翼地问。

         韩凌一听赶紧竖起耳朵。自被带下直升机韩凌的心里一直惴惴不安,他不清楚程文远把他带到了何处,也不清楚程文远抓他来打算干什么。这帮有钱有势的男人一天闲的没事可干,到处寻开心,把别人的痛苦当成乐子。真是该死!

         “回仙鹤山庄。”

         韩凌听了眸色一暗。看来想要设法自救很难了,事到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想到这里韩凌的心反倒静了下来。心静下来面部的表情也开始松弛下来,开始看向窗外。程文远一直在暗中偷偷观察着韩凌。见他表情开始放松并且不再恨恨的看着自己的时候,程文远的心也渐渐松弛下来,身体偷偷的往韩凌身边靠。韩凌虽然状似很松弛,其实他的神经还处于紧绷状态随时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当程文远刚往这边靠时他就已经觉察到了。为了不打草惊蛇,韩凌不动声色地往车门处挪了挪,始终和程文远保持着半个身位的差距。

         汽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飞速行驶着,路两旁的景色迅速倒退着。韩凌和程文远谁也不说话,沉默在狭小的空间里慢慢发酵着。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司机老陈说:“马上要上山了,这里山势险峻路上难免会颠簸请二位系好安全带。”

         司机话音刚落,韩凌伸手准备去捞安全带。还没等他手指碰到安全带,就听“啪嗒——”一声,安全带已经严丝合缝的扣在了身上。韩凌转头一看,程文远刚撤回手,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扣。程文远眼中的神色很坦然,没有邀功的意思。韩凌轻轻的说了声谢谢。程文远看也没看他只顾给自己系安全带随口说了句:“顺手的,你不必客气。”说完也系完了,再不看韩凌,转头看向窗外。

         盘山的公路修的十分陡峭,说有十八个弯儿一点儿也不过分。韩凌本来不晕车的人也被颠的晕头转向、恶心反胃。反观程文远也是面色铁青,看来忍的很辛苦。真是一队难兄难弟。真搞不懂这些有钱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喜欢把房子建在这种地方,喜欢遭这种洋罪?!难道是出于战略防御的需要?毕竟有钱的人都比较惜命。

         又绕了大概四、五个弯儿车子终于转入了直道。韩凌长吁了一口气。再这样颠下去小命都得搭进去。虽然是直道,司机并没有加速反倒开始减速。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姹紫嫣红的各色花草、精致的路灯灯柱,这明显是个私人领地。

         又开了十几分钟,眼前闪出了一座十分庞大的庄园。将近三米高的雕花铁门,门内是用鹅卵石铺成的甬道。花坛喷水池一应俱全。绕过喷水池大约走上三十米就是主建筑。主建筑有四层,扇形结构,有东西两翼皆以白色条石垒成。不算别致但胜在坚固,是东南亚一带典型的建筑风格。

         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开进铁门直接停到了主建筑门前。门口站了一排前来迎接的佣人,黑白黄各种肤色都有甚至有两个还是混血的。**个人穿着统一的服装行着一样的鞠躬礼,甚至嘴里说的都是一样的中文:“欢迎先生回家。”场面不可谓不壮观,可是韩凌没心思顾及。他眼睛和脑子飞速运转着,打量着这个庄园的地形地貌恨不能在脑子里画出地形图来。可是还没等韩凌看够就被程文远拉着进了屋。

         进门绕过宽大气派的玄关里面是客厅,开间足有五米,都是落地玻璃窗挂着米色、宝蓝色、酒红色相间的欧式宫廷风格的布艺窗帘。家具布置也是典型的欧式风格,黑色真皮意大利沙发、胡桃木的雕花大茶几、壁炉、48头的巨大水晶吊灯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熠熠生辉。程文远拉着韩凌在沙发上坐下。佣人们端茶倒水忙的不亦乐乎。问韩凌想喝什么时,韩凌淡淡的并不吭声。

         “刘叔,给他一杯金桔柠檬茶,少加冰块。”穿着制服的中年管家举止有度不卑不亢的回了声:“好的先生。您还是拿铁咖啡?”

         程文远摆了摆手手:“不了,给我杯芦荟绿茶吧,少放些蜂蜜。”

         “好的先生。楼上房间已经准备好了,稍后我带这位先生上去看看,有什么缺的东西也好添置。先生一路辛苦了,可要泡个澡好好松散松散?我让小玲她们去给您放好水,您泡好了正好用晚饭。”管家刘叔满脸堆笑,亲切却不谄媚。看来是经历过特殊培训的职业管家。

         程文远双腿交叠往沙发里靠了靠淡淡地说:“我待会儿自己带他上去看就行了,你先忙你的去吧。”不等刘叔告辞程文远又道:“刘叔你吩咐下厨房,菜不要做的太辣,他不太吃的惯芥末和红咖喱这些。”

         “好的先生,那我先下去了。”说完朝韩凌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

         不一会儿茶就上来了,随着茶一起上来的还有几样精致的点心和水果。韩凌的心不在吃上,只是走了一路嗓子早就冒烟了,抓起茶杯“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茶。冰凉的金桔柠檬茶进了喉咙,唇齿间都是水果的清香使得韩凌从身到心都觉得无比熨帖。程文远也渴了端起茶杯来轻啜了一口,看着韩凌的表情只觉有趣不由得轻笑出声。韩凌被他笑的很尴尬,连忙摸摸脸又整了整衣服没发现什么,于是韩凌怒了:“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程文远的脸上笑意不减。

         韩凌听了更生气鼓着脸回道:“是可怜没人爱吧。”

         程文远听了哈哈大笑,伸手刮了下他的鼻子:“净瞎说,爱你的人多着呢。”韩凌听了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程文远也见好就收没有什么进一步动作只是规规矩矩的靠在靠枕上喝他的芦荟绿茶。韩凌见他乖乖喝茶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继续低头闷声发大财。一时,客厅里陷入了沉默当中。佣人们很有眼色各自去忙各自的,没有人来打扰他俩。程文远喝了会茶,看茶杯见了底儿自己也实在坐不住了于是站起来拉了韩凌就走:“我带你上楼看房间去。”

         楼梯是那种旋转的,很陡。幸亏是实木的很结实,不然非出事故不可。这点韩凌很不赞同,认为这些有钱人就是爱故弄玄虚。一个楼梯而已非得搞的像个艺术品似的,要是出了危险可怎么办。要是我,一定弄成直上直下的扶梯再铺上防滑槽。前段时间看新闻一个外国著名的雕塑家从自己的工作室的楼梯间摔了下去,成了植物人。他工作室的楼梯就是这样的。韩凌边上楼边想。

         由于客厅是挑空的,楼上的空间显得比楼下要小。一个不大的休闲小厅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上面摆着实木小桌,几个风格形状各异的靠垫随意的放着。绕过小厅是个不太长的过道过道两侧各有个四个房间。

         “整个二楼都是待客用的。这间是影音室,引进了德国最先进的3d影音设备,是个同时可以容纳3o人观影的微型影院。它旁边这间是会议室,由于隔音做的好,那边看电影这边开会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这间是棋牌室,有个小型吧台,打牌的时候喝点小酒也别具滋味。左边尽头的那间是客用卫浴。右边的这四间是四个客用套房,里面是一室一厅一卫的格局。按照春夏秋冬四个主题来设计布置的。本来想把你安排在这里的,但又怕你嫌弃这房间有人曾住过。别看你人不怎么样,事情可是很多的。”程文远一副主人的姿态领着韩凌逐间参观。虽然每间房都各具特色,但韩凌明显兴趣缺缺。只是看看并不发表任何评论。“你的房间在三楼,走我带你去看看。”韩凌没办法只能在后头跟着上了三楼。

         “整个三楼是主用区域,我平时不来时都空着。平时除了我只有打扫的佣人才会上来,绝对清净没人打扰。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愿意写书就写书,如果觉得累就好好休息休息。如果闷了可以到楼后的花园里散散步。假山凉亭什么的都有,还有条小河没事儿你可以去钓钓鱼。这里的四楼建了一个室内的鹤园,里面养着十来只丹顶鹤,你若想看只管叫刘叔带你上去。”边说边领着韩凌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套房。两室一厅一卫的格局,厅不大铺着白色的长毛地毯,正中摆着双人的米色布艺沙发和有着舒适靠垫的藤艺躺椅。沙发对面放着个枫木色的组合式电视柜,上面放着液晶电视、dvd和袖珍环绕立体声音响。沙发后是一面照片墙,上面的照片多是一些风光名胜。绕过照片墙里面就是卧室。米色的真皮大床,近乎落地的大飘窗,窗台上放着迷你小茶几和几个软垫。墙角还堆着一个咖啡色的懒人沙发,落地的藤艺阅读灯,窝在上面看书一定很舒服。开放式的衣帽间,里面挂着的衣服颜色都是以浅色为主。浅咖色、浅灰色、浅亚麻色、米色、白色,都是休闲装和居家服,偶尔有一两套西服正装。

         “这次拉你出来很急,也没来得及收拾行李。这里面的衣服都是新的,而且是你的尺码。都是刘叔选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先且凑合着穿吧。”说完,拉着韩凌绕进了一扇棕色的小门,里面是间小书房。靠墙摆着一溜四开门的玻璃书柜,里面放了一些《健康指南》、《心灵鸡汤》一类的大众书籍,有一多半都是空的。”靠窗放着一张胡桃木色的大书桌,皮质的转椅使人看着就想坐上去转转圈。桌面上静静的躺着一台白色的笔记本电脑。韩凌略显激动的上去摸了摸外壳上贴着的倒霉熊贴纸。

         “它怎么会在这里?”这是韩凌来泰国以后才买的笔记本,没有无线网卡只能插线上局域网打打单机游戏。但里面存了不少韩凌新码的文。在泰国这几个月,它一直陪伴着韩凌。匆忙逃走时把他落在了住处,以为不可能再拿到了,没想到失而复得。

         “走的时候突然想到顺手捎上的。”程文远笑的云淡风轻,但韩凌知道他绝不是顺手捎上的,很可能派人特意去取来的。想到这里韩凌忽然觉得这个程文远不那么讨厌了。

         “这里书柜一大半都是空的,你想看什么书待会儿列个书单让刘叔派人去给你买回来。你就在这里码码字,看看书。闲暇时还可以浇浇花钓钓鱼看看鹤。等外面风平浪静了,我安排你去澳门,那里有许多我的产业。住上了一年半载等萧天策淡忘你了我就送你回大6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你看好吗?”

         韩凌听了一下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