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美男如花毒啊毒(一)
        p>  第十五章 美男如花毒啊毒

         由此我想到了《思帝乡》: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我老泪众横啊 !我这到底是得罪谁了~,他那眼神直接可以杀死一头猪了!

         “别看了,人家都走远了。 ”他酸溜溜的说句话。

         我转过身,瞪着他,叉腰说到:“你还说呢你,你怎么招惹他了,这么生气,还牵连到我头上,不帮忙就算了,白白被你气走一伙计。”

         说到这,他到是笑了笑。“喂,说你呢笑什么笑,嫌牙齿太白了?怎么不掰下来当夜明珠呢?”看见他又逐渐扩大的笑容,心想这人有神经病吧,人家骂他还笑得像朵小野花似的,不知道我是牛粪啊,快走开,我不插小野花。

         只感觉一只大手抚了抚我掉落耳边的头发,对着我施展着那欠揍的笑颜,“谁说我不帮忙了?”

         有人肯帮忙,我便乐开了花,“要工钱不?”

         “工钱嘛自然是你相公我给你咯。”虽是调侃我的话语,确比最动听的情话管用。

         “那成,你就当我的保镖吧!”

         “什么是保镖?”

         “就是保护我的人了,这都不知道。”沉溺在一问三不知的世界中。

         “还是娘子有学问啊,回去得饱读诗书了。”他不过比我大几岁,说出来的话怎么净是这些流氓俗语。

         “你…还是叫我韩淡吧,听着怪不舒服的。”皱着眉头,我这拳头,尽量忍着不打他的冲动。

         答应之后,便一直跟在我身后,倒是也没让我累着,就是喜欢和我拌嘴,怪心烦的。

         “跟在我身后如果闲着没事儿做,你可以站在门口卖卖笑,拉拉人,何必在这儿拌嘴,杀我细胞呢。”

         他挑了挑眉,“我倒是不介意去卖笑,可是你舍得吗?”我一锤拳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说完对他笑了笑。

         拍了一下肩膀,说道:“你放心好啦,我会给你工钱的,咱俩也是熟人了,应该不会计较或多或少吧!”嘴角抽搐着,看着我离开。

         其实他对我仅仅只是一点好感而已才答应我们的婚事吧,现在这个年龄就有了夫君,可不是什么好事,得早点摆脱他才是啊!为了我迅游坐拥美男抱的伟大理想。

         至于白衣美人嘛,这棵早就可以当我爸爸的树,要想攻略确实难,又会点皮毛功夫,换作是以前的我,还能勉强打个平手,现在的我,没被打爬在地上叫爸爸好,就算不错了!

         可是白衣美人那要杀人的眼神啥意思啊?现在流行眼神射杀吗?那我可得练练了。

         “林老板请进,我会给您安排一个最合适的包间,包您满意。”用着礼貌性的微笑,领着富甲一方的大人物,这人还真是不可小看了。

         “好若公子您请。”林老板被和和气气的请进了屋,看得我目瞪口呆。

         罢了罢了,不捣乱就行,毕竟今天才开张,不闹不愉快!

         看着他走出来,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得好,今天请你吃好吃的!”目光坚定的说,殊不知,那个快没钱的人是我。

         “娘子啊,你身上应该不剩多少了吧!”犹如一柄大刀砍过,呈现青白呆滞的空白,这...怎么可能。。。,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剩的不多了。

         “我说没有,你请?”做人呢就要厚道,厚点脸皮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不会。”娃娃脸挑眉道。

         “切,小气鬼。”哼了几声,装作不在乎的往前走。

         “你放心好了,我会请你的。”对他做保证,怕以后没有这伙计,对啊……这不正好可以证明他根本不爱我,仅仅只是雌性对雄性的吸引吧!呵呵,还好没有陷进去……

         “淡儿,别总把别人的话想深入,我说不请客,是想你到我家来吃饭。”我转过头看他,确撞上了结实的胸膛,正揉着脑袋,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还不回家吗?”我抬起头看向他,声音还是温润如玉,气息还是如此熟悉。他的话语,像是小媳妇期待丈夫回来般,暧昧温馨,唯美动听。

         “你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身后,要不是你长的好看,我还以为有人劫色呢。”揉揉有些疼痛的脑袋,不满的嘟嘟嘴。

         “哦,那个若医,我今天就不去你家吃饭了,改天我请客啊!”对着站着一动不动的若医笑笑,然后被白衣美人强行拖走。

         手腕被拽着有些疼痛,甩了甩没掉,反而力道加大。

         我有些气愤的看着他,“你这又抽的哪门子风啊……”声音逐渐小了,看他不搭话的背影,我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直到他将我拖回府上,把我丢在院子里,第一次对我狂吼,“你胆子倒是不小啊,都下午了还不回家,还要去他家吃饭?嫌我待你不够好了?”

         我两眼泪汪汪的看向他,“我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都要这样。”或许泪眼瓢泼他会原谅我,可这都是小事啊,为什么要生气?难道是……喜欢……

         好吧,这种幻想还是少想为妙,毕竟是我师傅,担心我好像也是正常的。

         “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是我徒弟必须保护好你。”吓我一跳,白衣美人也太容易暴怒了吧,不加徒弟或许我还真的认为白衣美人对我暗送秋波呢,暗示、暗恋、爱恋、恋爱……

         不对我这想到那去了……

         他一甩袖,转身走到大厅,“要想我原谅你,在这里蹲两个时辰。”然后脸部汇集了各种痛苦的表情,接着他就笑了。

         美丽浮沉,牵动人心,仿佛不知时光流逝的滋味,并住呼吸悄然沉沦,端如诗画中般的谪仙人物。

         这一笑,莫名其妙,说不上是惊喜的笑颜,却也说不上是失落,是否是在罚蹲前不咸不淡的冷嘲热讽?美人就是喜欢辣手摧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