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上天待我如此这般
        p>  回到房间,感觉膝盖有些酸痛,唤了丫鬟烧了水泡澡。 将自己放在水里,感觉人瞬间就轻松了,头脑变得清晰,便开始回想。

         假冒的娘亲不是我的娘亲,那爹爹也自然不是我亲爹。而为什么他们要瞒着我,为什么在假娘亲死后,却不办丧事,也没有悲痛的痕迹,仅仅是指责我的行为?

         或许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一想到二娘那个恶心的歼笑,胃里就开始反胃,我想她是知道一些事的吧。

         身为家中唯一的小姐,不都是要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吗?况且三翻两次的找我茬,我没有得罪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假娘亲今天要对我说什么?为什么会被暗杀?对我冷漠以加,这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而那所谓的娃娃亲又是怎么一回事?

         泡了澡,起了身穿了衣服披着,望着那月亮,便想到那广寒宫里的玉兔,那唯美而凄凉的传说。

         睡到半夜,早已睡不着,总觉着吧有什么事要发生。突然间,听到有鞋子走动的声音,不安的预感爬上头皮。

         一个人影窜进来,向着床边走来,一把抱起床上被窝里的人,却发现早已“空楼”。我躲在床下面,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可能是经验多,摸着被窝里还有些温度,就在周围四处的继续找。

         “着火了,着火了!!着火了!”心一颤,烧的可够时候的。

         黑影一慌直接破窗而出,而我也庆幸着没发生什么事。

         从床下面出来,打开门,急忙抓住了慌乱中的丫鬟。“怎么回事儿?”

         “诶呀,小姐你就别拽着我了,我们可都等着救火呢!”松开小丫鬟,外衣也没有披就直接冲向火灾地点。

         那……是老爷子住的屋子吧。他应该没事吧……

         虽然我并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但在那样的情况下,身为这个身体的主人,如果不说出点惊人的事,怕是自己的命都不保,索性他好像对她的死并不是太计较。

         刚冲到房间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子难闻的味,想是用麻油吧。

         看着熊熊的大火,和跪在地上哭泣的二娘,瞬间明白了什么。杀人为的不就是不想让我知道我的身份吗?

         虽说他理应不是我爹,但却还是忍不住湿了泪眶。上辈子,自己亲手杀了爸妈,没想到这辈子,同样的事依然发生在我的身上,过着没有爸妈的命。上天待我岂是如此的好?我是不是应该说,这个剧本太感人了,让我总是想哭?

         轰的一声,房屋塌了,心……瞬间碎了。

         “滴、滴……”一滴泪留下,两滴,三滴……

         都说眼泪是脆弱的标志,上天待我如此,若不做点回报,怎能回报上天?

         这是我在昏迷后,最后的倾述……

         只听见,一个男人对我说,“以后,你由我来保护。”听过后便沉沉的睡去。

         柔软的触觉将我惊醒,坐在床上,将整个屋子扫视了一便,一抬头便看到坐在茶桌旁的人。

         仿若仙子般存在的人物,高蜓的鼻梁,薄薄而性感的唇瓣,眉目间有丝忧愁,皮肤白的吹弹可破,一半的头发被梳上用蓝色的缎带捆着,穿着白色的衣袍,若仙女下凡般的美丽。

         “看什么呢?”启唇问道。

         “这是哪?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我认识他吗?怎么感觉如此熟悉。

         “这是我家,我叫墨染,至于你为什么在这,却是你爹让我带你走的,原因不知道。”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突然想起昏迷前那个男子说的话。

         “我爹呢?”对于那个老爷子我却是不忍心的,毕竟他待我如此好。

         “死了。”冰冷的声音将我从美梦中清醒过来,让我不住的一颤。

         “那我的弟弟呢?”突然想起了那个死了娘的弟弟,觉得有些对不住他。

         “活着。”听到这个字,我的心瞬间就软下来了,二娘的那个儿子自然是不用担心,可我的弟弟那是肯定被欺负的份。

         “你能将我的弟弟带过来吗?”担心的眼神扫过他,见他不说话,我继续道。

         “我怕他被二娘欺负。”说出了我的担心。

         “他不会有事的。”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暖道我的心里。

         “谢谢。”

         “你不必道谢,是你爹要我这样做的。”老爹?他死了也这样为我着想,我这个冒牌的女儿还真是不孝啊……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