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就就算嫁了?
        p>  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我,并像救世主一样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只见唇瓣微启,“你愿意跟我走嘛?”

         看着他的目光,我既然朝着他笑了,“愿意。 ”我……貌似是不是上了什么当?

         娃娃般的脸上勾起一丝邪魅的笑,转眼说道,“这位夫人,我之所以敢管你的家务事,那自然是因为她是我未过门的新娘,反倒是夫人您做事太过偏激了,要是伤了我的娘子,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手还完好无损。”

         却注意到溜走的二娘,下意识的跑去追她,这老太婆也太抬举她了,从来不愿意吃亏的我既然忘了还手。

         我一股劲的追她,好像知道要追她后她加快了脚步,只不过我跑得比较快,追上她后,照着就是一巴掌,拍得可够响啊!

         “我一直以来尊敬你才叫你一声二娘,别太得寸进尺了,今天是事就算了,要是呢看到你恶人先告状,就别怪我了,只要是我想做得事,没有人能拦住我,二娘记住了!”她气的咬牙,本想再度打我,却看见站在不远处得娃娃脸,遍不敢动手,只能灰溜溜得离开。

         “淘气。”看着娃娃脸正准备走,我拉住了他得衣袖。

         “你叫什么名字?”背后一震,接着吐出两个字。

         “若医。”对我笑了笑。

         “我叫韩淡,你叫我淡儿就好了。”

         “知道。”

         “你还有事吗?”我拉着他袖子没有撒过手。

         “嗯…那个你刚刚说的那个愿不愿意是什么意思呢?!”我扬起头,看着他。

         他笑了笑,坚定得对我说,“三年后,五年中,我随时迎娶你。”一道雷瞬间劈下…

         不能啊!我的自由,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呢!这个腹黑男欺骗了我。

         “那个…那个你刚刚能不能就当没听到?”我尴尬得缩缩头,耸立起肩膀。

         “不能。”声音似乎有些低沉,好像是生气了。

         “我…我刚刚没听清楚。”心虚的撒谎。

         一张娃娃脸瞬间在我的眼前放大,生气的对我说,“如果我说我偷了你的钱呢?”勾唇笑了一下,直起身将手摆在身后。

         我下意识的撇撇嘴,伸手去摸,“怎么可能…”时间静止了。

         “……”安抚心里的平静。

         “还我!”愤怒的爆发了,我这只小鸟。

         “嗯?怎么这会儿听清楚了?刚才谁耳朵有问题来着。”愤怒啊!

         “你耳朵才有问题!还我!”我的钱…那是我攒了大半辈子的养老钱啊!

         谁知他只是在我面前晃了晃钱纸就还了给我,“看来你的耳朵没有问题嘛,可我的耳朵也没有问题,那请问我能当我没有听见吗?”一般事实胜于雄辩,果然事实就如表白…

         “那…那个…”继续拉着欲走的他。

         “在不放开,我们马上成亲。”威胁的口气传来,立即放开后,他潇潇洒洒的挥袖而去。

         我…这就算嫁了?

         回房后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老爹从来没提起过这娃娃亲,我也和这个男人素未有过什么交集,从我来这里后就没有见过这娃娃脸,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叫韩淡?听老爹他们谈事的样子似乎好久都不见了吧,应该是指腹为婚吧!

         而且娃娃脸知道我不记得他,既然都没有惊讶的,好像一直在我身边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诶,他简直就是外萌内邪小闷骚,若来就医先脱衣。

         其实跟他也不是不可以了,可立志要广纳美男的我,可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献给全职太太,那多没意思啊!再说了,我这马上准备离家出走了,哪有那功夫?

         且不说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攒了这比可观的数目,也是时候出去闯荡一番事业了!叫我结婚除非准我娶几个男人带回家,不然想也别想。

         不过先答应了也好,至少没有反抗,也就不会有人想到要去追捕你。

         自从发生这件事后,我真的觉得他是不是投错胎了,一脸的天真无邪,说出的话却是字字见针,一个比我大五岁的人既然有这样的智商,而且我实际年龄却是一个比他大10岁的女人,那说明他妈指不定是个天才。

         “为什么老在我房间里,这影响不好吧!”我这样说着,虽只有十岁,除开我的心里年龄不说,古代的女人应该是很早熟的吧。

         他一挑眉,继续喝着茶,“怎么,怕以后嫁不出去?还是怕我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你觉得你都到我房间了,我还会怕这些吗?”不甘示弱的回击。

         “况且你不是我,怎么能随感而发呢?”

         “你…别让我等太久了!”说完甩袖离开,娃娃脸上淡淡的挂起了那笑意。

         ……那是说我吗?

         顿时第一次有了小鹿乱撞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固然好,却不能失了我的固执。

         爱了便是输了…

         不想以后会心痛,那别人给予的爱,最好丢掉…

         这,一直是我的原则。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