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仇恨
        p>  “砰!”盘子砸在地上。

         “别闹了啦!”我准备伸手去捡盘子。

         枪,依然被顶在后背。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组织上说,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你没完成就得死。”眼眶突然湿润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我跪在地上,破碎的瓷片,锋利的菱角将我的肉刺穿,露出了鲜红的血。

         “等等!至少你让我吃完这顿饭。”我起身,看着防备心渐渐转安的她,我一个勾脚悬,将她套在地上,哼!她还太年轻了!

         她操起了地上掉落的枪,准备向我开枪。我捡起了地上的瓷片,快速的挑开了她的手筋。

         “你杀我?不如多练习练习,不过你再也不可能成为杀手,你知道你已经失去了资格,还有,你要记住,你是人,不是无情义的东西。”我作为你的师傅,也是你唯一的朋友,对你做的最后事。

         快速的将衣服换好,将子弹上塘,做好一切准备后,我穿上风衣出了门。

         在喧闹的街市上,暗蓝色的天空将这座城市包围,我发了疯般寻找那个目标,在那死胡同,我看到了那个将我抛弃的女人,她披着乱糟糟的头发,拖着仅剩点遮身的衣服,被一群男人围着,她惊恐的向后走去。我恨她,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要把我当东西卖掉!!!!

         我面无表情,眼泪却不知为何下流,原以为我不会再哭了。

         “别这么着急……急嘛,”说完还对他勾了个媚眼过去。

         眉头一皱,抬起了枪“嘭!”

         “啊!”听着那一声痛苦而凄凉的叫声,我仰天大笑。

         眼泪夹杂着那个女人的血液混合着留下,这是最后一次哭了。

         抬头仰看着天,我知道这是一个可以让眼泪回流的办法,每一次想哭……都是这样挺过来。

         可我却不知道,那群男人堆里有个人一直盯着我离开的方向看。

         我发疯了,我将这座城市都掀翻了,可却还是没有找到他,仇恨的泪水再度在我眼中显现。

         我回了家,可家中以空无一物,只剩下那血腥的味道和视觉的鲜红。

         我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我突然身形一晃,“啊!”锋利的刀片将我的肉割开,血液流淌了下来。

         “你疯了吗!”我看向她准备回击。

         “我没有疯,你还记得你十五岁杀的人吗?”我惊恐的望向她。

         “记得,那是我接的最大的一单生意。”血依然在流淌。

         她突然对我甩出刀片,“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我的父母!那是我失散多年的父母!”

         瞬间脑内想起了在梦里的那个对话,“真的吗?难道你没有痛苦过吗?难道你亲手杀了你的男友你高兴?还是你本来就没有爱过他?也或者是你BT?你难道不觉得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难道你父母死了其实你一直在隐藏你被你父母卖掉的事实,还杀了那个又转手卖给黑暗组织的男人?你没有恨为什么要将他们全都杀掉?”原来还有人跟我一样的人啊。

         想到这,没有注意她飞过来的刀片,直接顺着我的脖子划过。

         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疼痛充斥着我的神经,将我左右的感官替代。

         我看向她,惊恐的望着我,突然冲过来,抱着我对我斥责,“为什么你不躲,为什么!我还想和你一起并肩作战呢,你将我的手筋挑断,无非是不能再让我用力的做事,想让组织将我抛弃,让我不过这种杀杀打打日子,你为什么不躲。”她哭着,我虚弱的笑了,闭上了我最后的想念。

         “希望……望……望你……不……要在……做……”杀手。

         手瞬间滑下去,我是生命就此终结。

         如果说我来这世上是如此这般的结果,那我还为什么要来?

         天知道啊!

         被锁魂的牛头马面勾走,将我带到了阴曹地府,罢了还是在去投胎吧。

         我跪在阎王殿的脚下,看着他使用这现代化的电脑,看着那辉煌的殿堂,手里的5s,以及穿的名牌西装,啊!真是羡慕啊!

         “我有急事先走了,你们赶快把这个男人拖出去投胎吧!”什么!男人!我有胸有屁股的,男人。

         我还是改不掉那个冲头,上前去就拦住他欲走的身体,“你TM的才是男人,我明明是个女的你把我认成男人!”他似乎有些愤怒,第一次被人吼道喧头上。

         “你快让开!”

         “我要是不让呢!”

         他皎洁一笑,“那就下十八层地狱!”我怕你啊,才十八呢。

         “必须给我道歉!”我生气了。

         “不道!”他理直气壮的说,其实走近点看,他这个阎王还蛮帅的嘛!

         “好吧,你不道,我叫你不道歉。”我用链子一下子勾住他的脖子。

         “牛头马面,你们在干嘛呢!”脖子上的链条又被勒紧了一分。

         “好好好……咳不过来,不要过来。”他难受的有些呼吸困难。

         “姑奶奶,你是想干嘛!”诶,对了,让我在复活过来!

         “要你让我带着记忆复活!”

         “好好好,我让你复活!你先松开啊!”我松开了点链条,可他答应的那么爽快,绝对有事。

         答应你,怕是我这脑袋都不保咯。

         “快点!”

         “诶呀,姑奶奶轻点诶。”

         顺着他带的这条路,我看到了一个泉眼,大小如镯子般。

         “你不会是蒙我的吧!这你叫我怎么进啊!不然你进去试试?”

         “你站在上面就会将你吸进去了。”我相信的点点头,看了一眼泉眼,松开了链条,纵身一跃,也顺便将阎王逮了下去,哈哈,可以复活了!

         阎王,我可不可以说你好帅?

         我依然揪着他的衣角看到了两位即将要出世的孩子,一跃,谁知道他一下子将我推开,将我的灵魂直接撞入一个小女孩的身体里,而他却撞入即将出世的孩子身体里,算了也算安心了,至少这户人家还算富有。

         我……穿越了?

         谁说我穿越了?要不是我逼他能让我带着记忆投胎吗?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