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论道
    见到箴离醒来,狄罗思便已经知道今天自己的计划已经宣告失败,箴离的祖上是太上大长老,那是自己的后台都不敢轻易触碰的强硬人物,可惜了此番绝好的一次机会,自己竟然没拿下这个龙允。这个龙允果然不可小觑啊,天才之名远播,一直以为实力还未跟进,现在看来不过是隐藏实力扮猪吃老虎,虽说自己也未尽全力,很多毁灭性的招式自己有所顾虑没有使用,但是保不齐龙允同样留有后招,单凭龙允此番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引起重视了。

     “箴离,门派上上下下都在寻找你跟箴缪,你们可是被这小子掳了去?你放心我在这里,容不得这小子在撒野侮辱于你!”说完狄罗思佯装要继续攻击龙允,箴离不知前因后果但见狄罗思长老要对龙允出手,急忙挡在龙允身前申辩道:“误会!执法长老,不要动手!是允哥哥救得我!”

     龙允将箴离护至身后,却听那狄罗思装模作样的说道:“哦?这样吗,哼!那就好,宗主他们也都出动了,你既然已经回来便先去大殿报告给留值的长老知晓,也好将宗主唤回。”说完狄罗思便自顾准备离去。

     狄罗思眼见没什么便宜可占就想离开,可是龙允却不干了。

     “执法长老果然好大的气派,来这里二话不说暴打了我一顿还砸了我的府邸,这事报知给宗主不知是大是小呢?”

     龙允的话音一落狄罗思身形顿时一滞,这小子,说什么暴打一顿?老子是占了点上风,但是距离暴打你还有十万八千里好吧!府邸?就那所破房子能值几个钱!但是想到这事也算自己理亏既然这小子提出,给他百八十个金币建所屋子平息了也好。当下强忍不耐烦,回头丢给龙允一个小小的钱袋说道:“你想怎样?这里是几百金币,你且建所好点的屋子吧,你伤势并不重,回头可以去激水湾疗伤。”

     “长老说的极是,伤可以养,屋子可以重建,但是狄罗思长老,我那满屋子的天材地宝在您的手下片瓦不存,这样的损失弟子可是承受不起啊!”龙允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让狄罗思气的牙痒痒,混蛋!这是在趁火打劫!就你那破屋子能有什么天材地宝!

     “小子,你!....”

     “据说我青云宗执法长老都是公正之人,想必狄长老也不例外吧,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狄长老都要赔些什么?”气急败坏的狄罗思此刻窘态十足,但是龙允却明显不打算不了了之,这么针对我当我看不出来吗?不管是针对失魂峰还是倪琳倪玲两长老自己都要扳回一城,虽然不能让这个讨厌的“鸭子长老”伤筋动骨,但只要能恶心到他也算自己一个小小的胜利。

     狄罗思正一脸乌青的拿龙允没办法,天空中忽然想起一声斥责:“狄罗思,又来失魂峰何干!上次给你的教训,已经忘了吗?”

     狄罗思听见这声巨响反倒一喜:“长老息怒,晚辈只是看箴离回宗前来接她回大殿而已,可这龙允不依不饶....”

     “收起你那套花花肠子,事情始末我都看在眼里,若再是妄言妄语,此处便是你的归处!箴允,损失什么报出来,少得一件即便请老宗主亲来我也要向他讨要!哼,执法堂一代是不如一代了!”

     狄罗思听得这话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过不了这关了,沮丧的望向龙允,只等龙允给自己划出道来。龙允心底暗爽,但也只是开口说了几种平常的稀罕物件,随后又报上了几方的兰魂玉算是把这事了了。

     那狄罗思诚惶诚恐的等着大出血,谁曾想龙允竟然只是要了这么些不值钱的玩意,当下跟占了多大便宜似得丢下东西便抽身离去。看那狄罗思仓皇而去,龙允身边才忽然多了一个白发老者,龙允行了一礼一旁的箴离早已惊讶的脱口而出:“峰主大人!”

     没有理会箴离的惊讶,失魂峰主看着龙允满意的点头之后略带疑惑的问龙允:“既然狮子大开口,为何猎物在口反而放其离去?”

     龙允微微一笑:“此物归我,却非我猎,所以我不能要。”

     “年轻人,既然懂得取舍,为何又要得罪于这等小人?小人难养且难防,你这样太不明智了啊!”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取舍固有道,小人避不及。一味地躲避,其结果难免会失了道心,道心本向上,何惧满塘淤。”

     .......

     .......

     .......

     箴离看二人你来我往的论起道来,也是吃惊又兴奋,这可是峰主,自己的允哥哥竟然跟峰主论道且互有指点,这该是多么大的奇迹!这场论道直接从天色刚亮一直持续到中午,两人才惺惺相惜的结束了论道,而峰主急冲冲离去一看便是有所感悟着急忙慌的去整理消化去了。箴离望向龙允的眼神发起亮光,一种自豪油然而生,哼!看吧,这就是我相中的男人!

     无奈的看着箴离傲娇小公主的模样,龙允心下微动带着箴离前往大殿。大殿坐北朝南,大殿内,两侧各有一钟,东方一侧的名为为司宁钟,只在聚拢宗召回门弟子的时候才会使用;西方一侧的被称为急令钟,门派大战山门危急才可敲响。龙允箴离二人入殿,偌大的大殿之内只有一个当值长老。那长老看见箴离龙允到来,微微颔首示意,右手在空中轻轻扣了三下,便听见司宁钟发出沉稳而悠扬的几声钟鸣,像是水波纹一样像远方荡去。龙允看得有些好奇,这司宁钟钟声沉稳而不压抑,绝非铜铁之类的凡物铸造。

     不多时便陆续有长老或者密士返回大殿,大部分都是跟留值长老交接了一下便又出去,几个别的长老停下来跟龙允箴离打了招呼,甚至有几个长老很是沮丧的拍了拍箴离的小脑袋,但是都只字未提箴离失踪之事,那情形仿佛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失去了他最宝贵的东西一样。龙允察觉出一种奇怪的意味,好像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而他们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但是龙允却猜不出,推算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结果,只是说前事因后事果,理所当然。

     又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几个长老,终于见到宗主自大殿上方的云雾里归来,踏云是紫级才能做到的事,这本该惊艳的出场在青云宗宗主到来的时候却显得那么自然,毫不突兀,似乎这一切本就该是如此一般。不简单!龙允心底暗暗夸奖这宗主的好手段,一边观察周围几个长老的颜色,自己感应到的奇怪究竟是什么呢,宗主的到来似乎就要揭开这一切。

     “龙允、箴离,过来,到我身边来...”宗主此刻温柔似水,龙允看得多少有些怪异,对箴离这样或许说的过去,毕竟太上大长老的嫡系后代,又是双属性规则的修炼资质,再加上精妙细致的女儿身,也算对得起宗主的百般娇宠。但是自己嘛,就冲自己身为男子这一条这份温柔恐怕便用错了对象。正当龙允要怀疑宗主性取向的时候,忽然大殿飞进五名密士,龙允望去竟然是宗主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六位中的五个。

     龙允当初进入须弥灵界之前,留在巨石上的标示其实便是留给他们,自己是用青云宗通用的警示标示,只要是青云弟子都看得懂什么意思,没道理他们会不认识。此刻龙允出了须弥灵界之后的疑问再次爆发,当初自己进入须弥灵界,按照这几位的责任肯定会派老六进去寻找自己,可是自己并未遇到,是他们根本没有进入吗?

     为首的密士是那个被几位称为老大的中年男子,拜过宗主之后又跟宗主耳边细语了几句便领着几个密士离开了大殿。宗主看向龙允,毫不掩饰脸上的疑惑与震惊:“龙允,你在何处寻得箴离?箴缪呢?为什么没有回来?”

     “回宗主,缪师姐已死,昨天我去寻找离儿师妹路遇一陌生男子,那男子修为奇高将我掳去,我就在被关押的地方见到的离儿师妹。”

     “哦?这半日的消磨肯定不好受吧,你们是怎么脱险的,那么高的修为那么神秘的关押地点我跟老宗主都未曾寻找到一丝踪迹,你们不会那么容易脱身才对....”宗主听得惊奇,却更奇怪龙允他们如何脱身,此刻宗主所想是那神秘人物的来头。如此不动声色的在青云宗底盘掳走自己的弟子,这绝非一般的宵小之辈能做和敢做的。

     看宗主信了自己所言,龙允轻呼了一口气:“宗主,缪师姐身死的时候我师父还未赶到,所以....”做戏做全套,龙允一副伤痛欲绝的模样看得箴离是暗暗好笑,一只小手偷偷伸向龙允后腰狠狠地来了一个180度大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