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重生异世
    浑身酸痛,乏力到空虚的酸楚感从四肢渐渐涌进心间,努力的睁开眼,范子明想摇摇头让眼前的模糊清晰起来,却怎么也做不到,脖子上仿佛被什么东西箍住了,丝毫动弹不得。板着脖子摇摇晃晃的挣扎着坐起身来,却是被映入眼前的一切给下了个腿软。

     “见鬼,这是哪儿?”

     百年利楠木且做工精巧的卧榻,触手可及的衣被都是天然雪蚕丝,未知面料的吊纱隔卧(用纱隔离卧室),甚至连窗棂都是黑铁镂雕。这屋里的一切看起来随意自然,并非是什么巧装怡然之辈的做作布置。“这败家的玩意!”范子明心底默默地骂着,不知道是骂这房主的奢侈,还是“请”他过来的人的混账方式。一瘸一拐的走向窗户,范子明还在想,什么人要请我来呢,我记得...

     那日找范子明的不是什么一方巨贾,更不是什么达官显贵,而是一些个隐世之人。华夏有古武,搬山填海,神通无尽;东瀛有筱忍,刺杀逃逸,暗影无形;美帝有血食者,吸血变身,残忍暴虐。各地还有各种巫术、魂术、咒术我的传递发扬者。找到范子明的就是筱忍,那个弹丸之地,囚民于海的小国,在华夏灭了美帝之前便已解体,只因看到华夏在范大师浮出之后的种种强势便意图借范大师之手图谋复国。“TM的这群鬼子哪来这么多的资源!”范子明回忆起来事情经过,便是骂骂咧咧不断,什么难听骂什么。

     窗外一眼望去,各种萦绕着淡淡灵气的名贵花卉一铺而就,错落有致的房屋互相犬牙交错,被远处林立陡峭的群山映衬着,大气磅礴而不失和谐柔美。奶奶的,还挺会享受的!找这么个好地方!挺能耐啊,这么多奇花异草,这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稀罕玩意。眼馋着这些个“宝贝”,范子明一边酸溜溜的揶揄着自己,转念想着也对啊,好歹也是复国为目的的一群瘪犊子玩意,没点实力基础也不敢有那想法啊!

     窗外几米处,是条乱石子铺就的道路,不时有一些身着劲装孔武有力的人疾行而过,看到范子明站在窗口,都是驻足行了一礼,转身离开,并没有什么话。不对!范子明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范子明从未见过这是什么礼节,这本来也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些个停留驻足的人或年长或稚嫩,装束都基本一样:头顶清一色的兰魂玉插饰,幽蓝短衿,孔翎束腰,虬龙绑腿,看似最不起眼的尼靴上面镶嵌有踏云石,虽然很小却被范子明尽收眼底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只能说是胸前的彩色波纹,赤橙黄绿各色不一。

     这绝不是小鬼子会有的装饰跟布局,虽然说他们请自己来是有求于自己,待遇肯定不会差。但是门洞大开完全不设防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又何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力,人人头顶魂玉,尽管是最低级品质的兰魂玉,但这么多明显不是将其当宝贝来用的。想着一种可能性,范子明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激动。兰魂玉,是魂玉最低级的一种。魂玉品质分三种,兰魂玉,英魂玉,启魂玉。一般来说品质越高蕴含的魂力越多越纯粹。

     说起魂玉魂力,范子明有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正式自己想法的冲动。范子明是个孤儿,在华夏一个边远县城的孤儿院长大,七岁被人贩子拐进深山,就一直跟着养父母出入山间田地也算过了几年快活。十岁那年,范子明带着一群差不多大的毛头孩子在龙饮山涧捉鱼,疯玩了一天回家发现少了一个孩子,就独自下山去山涧寻找却被山狼逼进山洞,得道书一卷,名曰:魂经。当年孤儿院附近有间道场,跟当时道场里的一个小师傅学过吐纳的范子明便直接走经入脉练了起来。

     魂经分六卷,探魂,养魂,凝魂,离魂,化魂,度魂。

     魂经上讲,第一卷修炼完,可知敌友,可化灾厄,探魂于无形,祛掩饰探根本;第二卷大成,可摄灵取欲,可赢补自身,舍功力救人于痴妄;第三卷毕,凝练自己灵魂,发掘自我潜力,预卜先知;第四卷修炼完毕,可以魂魄离体,巡视天地,冲经夺脉,扰敌乱心;第五卷,可以化身黑暗幽影,无形无忌,脱压离困,视无阻碍;第六卷,灵魂升华,飞度圣域。魂经后段还有不少冶炼魂玉的方法,以及魂玉的替代品。魂玉以及其替代品,是修炼魂经时候提供魂力的载体,直接关乎魂经的修炼进度。但毕竟魂玉稀少,地球这个小行星资源实在是有限的很,这便有了范子明卜卦换眼泪的种种。没错,眼泪,就是魂玉很高级的一种替代品。伤心、绝望、高兴、甚至疯狂时候的眼泪都有作用,只是情绪不同蕴含魂力的驳杂程度相对不同,稀有程度也就更不一样罢了。而且,范子明修炼到了三卷凝魂之境,正可以卜算预知,而喜泪对卜算的好处十分巨大获取又难,所以范子明才只要喜泪换卜算,一边添补一边练习,四卷离魂之境也修炼在即了。

     可以毫无疑问的说,范子明将卜算预知的本领练习的炉火纯青,小至细小物品的推演,大到命运脉络的预知,都已是大成之境。只可惜魂经在每一卷大成之后的冲关期,总是会有很长时间的虚弱期,这也是为何范大师如此简单就被人掳走的原因之一。

     范子明现在很急切的想去验证自己的想法,窗外一个小童经过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去哪儿?”只是简单的问话,饱含范子明各种心机。不管小童如何回答,范子明想,我总能知道他去哪,或许还能知道他要做点什么,然后自己再想办法套出这是哪儿,他们找我做什么。

     科室小童却蹙起眉头,阴阳怪气的回应他:“藏书阁,怎么大少爷,您也要去么?老爷可是说了,藏书阁要2阶后期才能进去,太早的话可是要....”范子明暗暗运起魂经,口中默默运起功法,眼中一亮,随即暗了下去。这小童胸前三道橙色波纹萦绕,便是他所说的2阶后期了,语气揶揄,非敌非友,卜算之下可是让范子明摸不着头脑。天池穴隐隐作痛,范子明卜算之下得到的反馈信息量实在太多,经穴隐隐有被撑破的迹象。

     此处为龙泉府,遗落大陆偏东清月国108府之一。大陆武力分层七阶,赤橙黄绿灰蓝紫,而后传奇之境,传奇后面的境界模糊不定范子明也不强求看清。龙泉府,绿级高手2名,龙泉府主龙凌,大管家龙士云。眼前揶揄自己的小童是龙凌三儿子的武童,多少有些地位。

     遗落大陆,龙泉府,还有劳什子的七彩虹高手,尼玛,这不是地球该有的情况吧?范子明抽搐着嘴角,又一次验证的问道,我是谁?“二少爷,您没事吧,一阶后期虽然算强,但您也太不经打了吧!”小童嗤笑着,看着静静发呆的范子明摇摇头转身离去。慢慢回过神来的范子明只听到隐约一句“....二世主就是二世主,...废材”

     穿越了么?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是死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那我的功法为什么还在,这一切似乎有点意思了啊!以前建立惊魂研究院,自己就研究过很长时间关于穿越的课题,最后虽然没什么结论,但是研究过程中自己发现,灵魂穿越相对来说并不算太神奇。因为魂经四层就能魂魄离体,卜算之术从来都不曾对自己作用过,每次给自己卜算都是一个结果,魂丝不断,情烟缭乱,生有时,去无踪。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发生什么,范子明总以为是自己实力不够还不能算出,现在看来,或许只有穿越才能解释了。灵光一闪,范子明对自己卜了一卦,前途似海奔波掳命,遇青霞方能定命,得龙鳞才可腾达。

     连续卜算几次的范子明丝毫没有觉得累,这在前世自己是如何也做不到的。其实魂经如果没有修炼到凝魂之境就使用预卜之术也是可以的,可是代价却是寿元。凝魂之境虽然页游消耗,但只是精力而已,恢复了就没事。而现在范子明丝毫不觉得累倒真不是说由于兴奋激动等情绪作祟,而是在穿越中,灵魂凝练精进,早已经是离魂之境一个层次的强大了。意识到这一点的范子明也没有急于修炼离魂之境,巡视了下自己的身体跟精神状况发现并无大碍,便准备去外面瞧个究竟。

     脖子上的伤势已经被自己用小回天术悉数治疗,拆去固定的坂木,范子明暗暗告诫自己,从今天起你就叫龙允了。边走边运功整理灵魂深处这个躯体本来主人的残留,龙允边像大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