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午夜病房的悲鸣
    闻人雒和贺明聿来到了楚天华住院的那一层楼。

     “你还好吧?”贺明聿站稳身子后连忙问自己怀里的人。

     “……你怎么做到的?”闻人雒退出了他的怀抱,皱眉。

     在这个时候,医院已经禁止外来者进入探望了,然后闻人雒就眼睁睁地看着贺明聿像是脚底下安了弹簧一样,轻轻松松地就从外面直接跳到了楼里面。

     其实,放在以前,精灵轻盈的身体以及风系魔法的助力也能够让闻人雒轻轻松松做到这些,甚至还不止,但是……现在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类的身体,据他所知,不仅是他,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好像都没有这样本事?

     “只是轻功罢了,我从小有学武术的。”贺明聿轻描淡写道,见身边的人步子有些踉跄,想要伸手去扶,却又担心对方不乐意。

     闻人雒倒没有贺明聿脑子里转的那么多心思,见对方伸手过来,直接把身子往后面依靠——这下终于舒服点儿了。

     感受到臂弯之中温软的温度,贺明聿不着痕迹地略略收紧了手臂,低声“忏悔”:“抱歉,下次我会轻点的。”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自己也知道没什么可信度。

     果然,闻人雒听了这句话,直接一个眼刀就扔了过去,可惜的是他才经历过消耗大量体力的“运动”,原本应该很有力度的目光也变成了绵软无力的傲娇眼神,直看的贺天王的眼神又幽暗了几分,甚至隐约有一丝红光闪过。

     虽然闻人雒他自己也在贺明聿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甚至因为贺明聿这家伙一到床上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加节制而使得他的力量增长了不少,可是……他的腰也真的要断了啊!

     没办法,自己选的死,哭着也要作完_(:3ゝ∠)_。

     话虽如此,但闻人雒依然忍不住要迁怒——作为被吃干抹净的一方,难不成他还不能不爽一下吗?!

     “要不然你……”贺明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嘴唇上的一根手指头止住了话语:“打住,你别把我看成那种弱不禁风的家伙,而且……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一些事情吗?”

     嘴唇上的手指带着微微的凉意,让贺明聿不由得想起了对方这十指在自己背上抓挠的力度。虽然有些许的痛感,但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与火/热,这么想着,贺明聿的身体也起了微妙的变化。他微微含住那圆润的指头:“是没错,不过我们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可以慢、慢、来。”

     感觉到腰间那被某个微微鼓起的“包”戳到,闻人雒差点没能绷住脸上的表情——贺明聿什么时候被掉包了?这家伙到底是谁?

     之前嘴上还说着不要不要,但实际上身体还是很诚实嘛→_→。

     “老实点!”闻人雒觉得自己那引以为豪的镇定就快要消失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闻人雒低吼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空荡荡的走廊突然就起了一阵风——在所有的门窗都管得严严实实的情况下。

     “还有三分钟到零点。”贺明聿低声道,因为闻人雒比贺明聿低上起码一个头的高度,此时注意力放在这诡异怪风上的他也没有注意到,贺明聿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诡谲。

     “啊!你干什么!”闻人雒正要追着那股怪风而去,突然身体一轻,腰间一紧,整个人就被抱起来了!而去这个姿势相当的高大上,非常完美的公主抱。

     闻人雒倒不知道“公主抱”这个词儿,但是他之前还是精灵雒的时候,可是看过那个人类之子用这种姿势抱他身边的少女,所以他一下子就不开心了。

     闻人雒觉得自己一遇上贺明聿,整个人都不对劲儿,行事作风什么的完全不像是平常的自己,这已经不是闻人雒再三能用所谓的“缔结”来欺骗自己的了。

     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嘘——你忘记啦,英俊说我们要保持最大程度的‘亲密’行动。”贺明聿完全不把闻人雒的这点儿怒气放在眼里,他低笑着,凑近闻人雒的耳畔轻言慢语。

     是,没错,英俊的确是这么说过。因为闻人雒现在是中源之体,而且是已经“开封”了的移动香饽饽,就只有靠贺明聿的凶残气息来做“标记”,告诉那些邪魔外道这块“香饽饽”有主了。

     虽然闻人雒完全没看出来除了长得好看以外的贺明聿有什么“凶残气息”——他连那些魑魅魍魉都看不到,怎么威吓?

     而在闻人雒走神的这一瞬间,贺明聿已经抱着他到了楚天华的病房不远处。

     ······

     像是楚天华这样身份的病患,在夜间一定是有一个陪护在的,因此当闻人雒听到病房里有两个呼吸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奇怪,只以为大概是护工在守夜。

     “出现了。”这时候,贺明聿低低地说了一声。而随着他声音的落下,闻人雒看见,那楚天华的病房缓缓地打开了。

     不等他多想,那悄无声息地打开的房门就探出了一只脚——一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

     很快,那只脚的主人就出现在门口。

     是一个娇美秀丽的年轻女郎。

     闻人雒对她还有印象,就是《真凶》里饰演女主角丹妮的那个演员。当然,闻人雒会对她有印象并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或者是有多出名,而是那天,他发现她和男主角的扮演者楚天华是唯二两个身上缠绕着相同气息的人。

     而那股气息,他之前在那束被扔掉的曼陀罗花束中感受到过。

     此时已经是四月末,虽然不冷,但夜间,尤其是医院的夜间还是有些冷的。卞诗雨也穿着长袖长裤,只不过和她在人前甜美的打扮不同,她全身上下都是一水儿的黑色,除了鞋子和腰带是红色的。

     腰带还是布制的。

     她踩着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但是走动的时候却像是脚下踩着棉絮,一丝儿声音都没有发出,甜美的脸上是阴沉的表情。

     她一只脚踩在门外,另一脚却踩在门内,然后做了一个手势,又掏出了什么东西放在门角,便面无表情地倒退走了回去。

     “她这是在做什么?”闻人雒也只是轻轻地自言自语,并没有的打算得到回答,因为他知道贺明聿对这方面知之甚少。但却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耳畔就传来温热的气息,伴随着压低的嗓音:“她在设立结界。”

     “!?”闻人雒瞪大了眼睛,想要抬头去看贺明聿,却因为自己现在还被贺明聿抱着,根本只能看见对方的下巴。但直觉告诉他,现在的贺明聿有些不一样……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和他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遇见的贺明聿感觉更为接近一些。

     并不知道闻人雒此时的心思还分了不少在自己身上,贺明聿眯了眯眼睛,看着那门外带着浅淡血色的“膜”,缓缓地、冷冷地、轻轻地笑了。

     ······

     卞诗雨退回病房之后,脸上刚才那冰冷阴沉的模样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温柔与担忧,她快步走向病床,红色的细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急促的“嗒嗒”声:“天华、天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此时病床上的楚天华,已经不是在白天的时候众人看见的那全身缠满绷带的“粽子”样,而是全身赤/裸,皮肤上布满了青黑色的图纹。

     “痛……好痛啊啊啊!”此时的楚天华已经没有了在外人面前那沉稳平和的模样,一张俊脸扭曲到狰狞,豆大的汗水随着他挣扎的动作落下。

     虽然他的声音已经可以说是嘶吼了,但是却一点儿都没有传到房间外去,不过听在卞诗雨的耳中,却已经足够让她心疼到无以复加了。

     她爱着这个男人,所以哪怕这个男人一点点的伤痛就足够让她心神动荡。

     卞诗雨扑在楚天华的床边,想要去抓他的手给他一点安慰,却在目光触及到他皮肤上青黑色的纹路的时候停住了动作,最终她也只能用颤抖的声音安抚楚天华:“天华、天花你再忍一忍,只要过了今晚,过了今晚就可以……哇!”话还没有说完,一口浓稠的鲜血便从她的嘴里喷出,洒在楚天华的皮肤上,居然像是带有腐蚀性似的,发出了轻微的“滋滋”声。

     “怎么可能!?”卞诗雨一脸惊愕,不敢置信地摸上自己的嘴角,那黏腻温热的液体和鼻端带着铁锈味儿的气息让她的脸色陡然灰白起来,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往门边冲去,“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失败的!”

     似乎是要和她对抗似的,外面突然就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一下比一下重,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近,到最后就像是整扇门都在随之震动,那“咚咚咚”的声音也像是敲击在心上!

     伴随着越发剧烈的敲门声,还有那尖利得仿佛从地底下传出来的哀嚎,明明刺耳得不行,但却能让人清晰地听出来那在病房门外重复那撕心裂肺的惨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