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求而不得的爱恋
    身为娱乐圈中人,不说是每时每刻,但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是暴/露在别人的眼中的,因此楚天华出了车祸的事情,根本就隐藏不住,直接就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定的关注。

     因为,从交通局提供的录像资料来看,原本楚天华所乘坐的那辆汽车行驶地好好的,却突然在十字路绿灯变成红灯的时候猛然加速,而且最奇怪的是,加速不是直接往前方冲,而是往旁边的护栏上撞。

     用有些网友的话来说,就像是汽车抽风了似的。

     但是,不管是不是汽车抽风,这样做的后果无疑是非常严重的,现在楚天华正躺在医院抢救就是事实。

     娱乐圈里的消息传递速度都是非常快的,现在楚天华还在医院抢救,但是相关的报道早已经出了一茬又一茬。甚至有些不负责任的小报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将楚天华遭遇车祸的“前因后果”都给勾画了出来。

     不过,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一时间,“车祸”、“楚天华”等字眼一下子占据了热搜榜,甚至有些冲动的粉丝想要跑到楚天华所在的医院去探望他们的偶像,只不过因为这方面的保密,没能成功罢了。

     就连粉丝们都有这样的举动了,身为娱乐圈里的人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不管和楚天华关系好不好,那些个明星都在微博上第一时间表示了对楚天华的关心,而《真凶》剧组的工作人员也商量着一起去医院看望楚天华。

     虽然贺明聿已经完成了自己在《真凶》里的戏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是不可能脱离团队的。

     不过闻人雒在听闻贺明聿要去医院看楚天华的时候,直接表示他也要去。

     “我不是去凑热闹,我之前莫名其妙被那黑色的雾气袭击,现在又得知车祸的当事人是楚天华,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脱不了的关系……”

     “所以我才更不要你去。”不等闻人雒说完,贺明聿就冷冷地打断闻人雒的话,“你以为你是幸运之子?”

     虽然贺明聿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闻人雒一家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意思。

     “当然,如果你想死的话谁也拦不住你!”贺明聿甩下这句话就事不关己地离开了。

     “……那个,你别看主人嘴硬着,实际上他是在担心你。”沙皮狗英俊睁着两只黑汪汪的眼睛,老气横秋地安慰着闻人雒。对方可是主人活命的关键,要是真把他给气跑了,主人可就只能英年早逝了!

     闻人雒看着沙皮狗,黑幽的眸子盯着对方,突然温柔一笑,然后勾勾手指:“上来。”

     闻人雒的皮相本来就不错,再这么一笑,愣是让沙皮狗英俊有些晕晕乎乎的,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蹲在闻人雒的床上了。

     然后它就看着闻人雒那张精致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让它整张脸上的“皱纹”都有些颤抖起来了:“美少年,美人计对我是没、没、没、没用汪汪汪!”后颈上卡得紧紧的纤细手掌让英俊的叫声都有些变调,动物的直觉让它明白此时自己的处境有那么点儿危险。

     “当然,我知道英俊是一条威武不能屈的好狗,”闻人雒感受着手下那皱巴巴皮肤散发出来的温度,声音却越发的轻柔,“我也不想让英俊你难做。只不过,贺明聿走了,我一个人实在是寂寞得很……”

     英俊的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嘴巴里时候隐约又哈喇子流下:“其实、其实别看我可以说话,但是我们物种……”哎呦喂自己可真不负“英俊”这个名字啊,连跨物种的都迷得自己不要不要的!这魅力值,可比自家主人还要牛掰了汪汪汪(*/w╲*)!

     “所以你不介意多给我讲一些事情吧?”闻人雒打断了英俊的话。

     “……汪?”英俊正在荡漾着摇晃的尾巴一下子就僵住了。

     “我知道你肯定比贺明聿知道的还要多,我想你肯定不愿意被严刑逼供出来对吗?”闻人雒笑得光华灿烂,但英俊却仿佛看到了对方背景翻滚着的浓烈黑气。

     汪汪汪!这是要逼狗的节奏吗qiq?它现在装作自己不会说话还来不来得及

     ······

     通过特殊通道上来,完全避开了挤在前面的记者们,贺明聿到达医院的时候,楚天华已经做完了手术,正在床上休息。

     贺明聿先给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楚哥的情况怎么样?”

     “还好,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说话是导演左丘狐,他在楚天华受伤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受了所有轻微的车祸伤。”

     车祸伤,顾名思义为因车祸而受的伤。车祸造成的伤害大体可分为减速伤、撞击伤、碾挫伤、压榨伤及跌扑伤等,其中以减速伤、撞击伤为多。常见的有脑震荡、颅骨骨折、胸部创伤、腹部脏器损伤等等。

     而左丘狐这么说……

     “楚天华受了所有的车祸伤?”说话的是赵茜,因为是半私底下的状态,而且也不用演戏,所以她只化了淡妆,看起来更接近她的实际年龄,也因此,她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才越发明显。毕竟,虽然车祸造成的伤害很多,但要把所有的伤害一次性都出现,那概率也挺低的。

     “楚哥现在一定很难受……”卞诗雨的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虽然都是轻微伤害,但几乎所有的车祸伤都出现,楚天华全身上下依然包得像是一只木乃伊,而且大概因为刚做完手术的原因,此时麻药的有效期还没用过,他整个人还昏昏沉沉地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大家也没想去吵醒他,留下慰问礼品,又呆了一会儿便又鱼贯而出。

     因为不想人太多引起注意,大家离开楚天华的病房之后都是三三两两离开的。

     “诗雨,一起走吧?”赵茜看着双眼通红的卞诗雨。

     “茜姐……我、我想留下来照顾一下楚哥。”卞诗雨咬着下唇道。

     听了她的话,贺明聿和左丘狐正要迈步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两人离开,留下赵茜。

     此时其他人都已经离开,病房里除了还在昏睡的楚天华外,就只有赵茜和卞诗雨。

     赵茜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女神般的笑容,而是蹙着双眉,眉宇之间带着担忧:“诗雨,你这又是何必呢?”

     听到赵茜的叹息,卞诗雨眼睛一眨,一滴晶莹的泪水就滚落眼眶,顺着粉嫩的脸颊滑落下来。她弯起嘴角,笑容中带着苦涩:“我、我知道菲菲姐和楚哥感情深厚,我知道自己哪里都比不上菲菲姐,所以我从来没有奢求过能够取代菲菲姐在楚哥心中的位置,我只是想在这个时候,尽自己所能照顾一下楚哥而已。”

     说到这里,她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出,纤弱的身子也因为哭泣而微微颤抖:“我知道我这种倒贴很不要脸,可是菲菲姐已经走了一年了,如果菲菲姐在天之灵,想必也是希望楚哥能够幸福的……我、我只是想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一点点事情,或许,也只有这个时候,我和楚哥间的距离才能缩短一些。”

     卞诗雨的话说得十分的卑微,和她在媒体镜头前那热情骄傲的模样相去甚远。赵茜因为楚天华的前妻的原因,和楚天华也是朋友,自然知道在好友去世的这一年里,他虽然外表上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是内心肯定是非常孤寂的。

     说实在的,按照楚天华的条件,就算是再找一个也完全不是问题,可他不仅没有再婚的念头,甚至连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也完全视而不见。

     说真的,她不是老古板,如果楚天华重新喜欢上别的人,她也会送上祝福,可是出于私情,如果好友丈夫和别的女人相亲相爱,她也肯定心里会有些不太舒服,毕竟曾经楚天华和好友之间的感情那么长那么深。

     就像现在,楚天华的脖子上还一直带着好友生前送给他的玉石吊坠,这就说明在他心中对好友的爱情之火依然不熄灭,这个时候,她自然不希望其他的女人来让这份感情终结的。

     可卞诗雨对楚天华的深情又不是假的,说实话,除了年纪小点儿外,其他的真的是没的说。

     唉,感情真是一笔糊涂账,赵茜内心感叹着,看向卞诗雨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同情、几分怜悯:“我作为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那,我就先走了。”

     ······

     看着赵茜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贺明聿和左丘狐才闪身出来。

     “要是别人知道堂堂贺天王还听别人的壁角,估计分分钟都能够上头条。”左丘狐眯起眼睛道。

     “……”现在一提起头条贺明聿就下意识地联想到闻人雒,因此他十分冷艳高贵地看了左丘狐一眼。

     左丘狐并不把贺明聿的态度放在心上,眯起眼睛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鼻子微微一动,眼睛也睁大了些:“你身上……”

     “怎么了?”贺明聿看着左丘狐像是犬科动物一样嗅来嗅去,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难道他今天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很诱人的味道,”左丘狐重新眯起眼睛,“是个难得的小美人儿哦。”

     左丘狐这话一出,贺明聿愣了一下之后立即黑了脸:“左·丘·狐!”

     被贺明聿突然而来的气势给压了一下,左丘狐内心悚然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怎么?有本事温香软玉抱在怀里没本事被人说破啊?说真的,是谁能让我们快要出家当和尚的贺天王动凡心啊?有时间跟哥们儿介绍介绍?”

     随着左丘狐的话,贺明聿周身的气势越来越冷,偏偏左丘狐像是完全没感觉到似的,还在继续:“……嗯,让我猜猜,能让你看上眼的人……唉哟,会不会就是之前和你一起上头条的那个少年吧?”他说完,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双手护胸跳到一边,同时神情戒备地看着贺明聿。

     贺明聿本来就因为左丘狐的唠叨而太阳穴突突地跳,此刻见到他的样子,气极反笑——这家伙什么意思?难不成以为自己会看上他?也不看看他自己那硬邦邦干巴巴的小身板儿!哪里比得上雒雒的青葱水嫩……等等,自己刚才好像有点怪蜀黍了?

     沉浸在自我懊悔中的贺明聿没有注意到,左丘狐夸张的动作下,那双眼睛之中满是沉思——怪不得,贺明聿的气息一下子就变了这么多,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原来是因为已经找到了那个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