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次日,皇宫里下来一道圣旨,宣上官雪翎进宫面圣。夜昊然虽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入宫,可是夜皇帝在圣旨上却特地强调此次为单独召见不允许他人陪同,夜昊然的黑眸一向沉稳冷静,这次却有种强烈的不安,如今她身份特殊,皇上虽因他的面子不向她追究六公主之事,可如今召她入宫又是所为何事?夜昊然特意吩咐她此次入宫要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辞,切莫在皇上面前提到任何有关颜玉之事,才放心的让她进宫。

         御书房内弥漫着淡淡的熏香,屏风前一名穿着龙袍的男子正背对着她而站。

         “上官雪翎见过皇上。”上官雪翎凝视着他的背影,低头拜见。只是再抬起时,她的眸子里闪过一层光芒,眼前站在她面前的是青国最高权力拥有者,若不是亲眼见到那被他卖到墨国的青国子民,眼前的男子倒有几分让她尊敬,只是现下的这层尊敬却变成一丝丝恼怒。

         下令处斩颜玉的正是眼前的这位男人!她将手握紧,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他轻轻地向书房里的宫女挥了挥手。宫女们躬着身子,便退了下去。

         “上官姑娘,你如何跟朕交代?朕派你到墨国为六公主治病而你不仅没有向朕如实禀告,更让六公主客死异乡,若不是十三皇弟保你,现下你已被朕关在监牢,你可还有话说?”夜皇帝睨着她,他那高深莫测的眸子里闪着一层精光。

         眼前的男人毕竟是青国皇帝,他那身上透出的尊贵与压迫使淂她一阵胆寒。

         她抬起头,凝定心神,缓缓道:“皇上今日特地召我前来是打算问我何事?

         “上官姑娘,你是聪明人。你在墨国犯下的罪行朕可以不允追究,但若你对十三皇弟胡乱说了什么,引得朕兄弟两人互相猜忌,朕定不会放过你。”夜皇帝眼睛微微眯起眸中闪过一抹凛冽之色,冷冷道。

         她一时怔忡住,原来他召她前来只是为了胁迫她不要将他出卖自己子民的事告诉夜昊然。

         一位皇帝竟为了自己的权利,为了讨好邻国,不惜将自己的子民送到邻国当苦力。这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他毕竟还忌惮着夜昊然手中那青国七成兵力,若惹怒了他,最有可能逼他下位的便是他!替他打下江山的十三皇弟。

         “此次六公主在墨国中毒身亡,墨青两国的战争避不可免,看来墨国并不领会皇上的一番美意,白白地让我青国子民在墨国饱受煎熬。”她蓦地冷笑了下。

         “大胆!”夜皇帝的面容上浮现暴风雨般的阴沉:“你仗着皇弟护着你便对朕如此不敬,若朕要杀你,不过是像捏死一只蝼蚁一般。”

         “皇上自然可以轻易决定雪翎的生死。”她满不在乎道,似乎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朕不会让你死,非但不会,朕还要赏份礼物给你。”夜皇帝的唇角勾起,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

         皇宫,御书房。

         夜昊然一身便装,面容阴沉的走向御书房,他的眸中布满冷冽阴蜇的光芒,冲到御书房门口,正打算破门而入。却被侍卫挡在门外,侍卫拱手道:“王爷,皇上吩咐任何人没有命令不许进御书房。”

         夜昊然目光一冷,她入宫已过了三个时辰却不见她回府,他不禁暗自担忧着,目光落在那紧闭的门,眸中杀光尽现,手中的掌力暗暗蓄积,冷喝道:让开”

         侍卫还想加以阻拦时,只听见房内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男音:“让十三王爷进来。”

         夜昊然快步的跨入御书房内。

         夜皇帝看到他急切而入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皇弟今日入宫何以不着宫服?”

         坐于书房内的大臣不禁往夜昊然身上望去,众人皆一阵惊疑,十三王爷何事如此匆忙竟忘了君臣礼节?

         夜昊然并没有理会众人猜疑的目光,他眸中毫不避讳地闪过一层不悦,开门见山的问道:皇上,她人呢?”

         夜皇帝微微眯眸,幽暗深阴的眸中掠过一道寒芒,轻笑道:“朕已派人将她送回王府,想必是与皇弟刚好错开了。”

         闻言,夜昊然正欲转身离开却又被夜皇帝截住,只是听夜皇帝别有深意的说道:“皇弟,朕可是送了个惊喜给你,你回府后自会知道。”

         夜昊然心一震随即问道:“皇上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夜皇帝轻笑了两声,缓缓道:“朕知皇弟对她一片真心,若她能待你同样情深意重,朕也替你们高兴。”

         “你对她下毒?”夜昊然蹙眉道,皇上赐毒酒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难道皇上赐了她毒酒?

         “呵,她只是中了情蛊,中了情蛊的女子会被下蛊之人特指下的男子产生爱意。”

         “拿来。”

         “什么?”

         “解药!”

         “朕没有,蛊不同毒又岂会有解?”夜皇帝满不在意的回道。

         “臣谢过皇上美意,不过不是她的真心,臣宁可不要!”

         “皇弟,若她对你连一丝情意都没有,朕这情蛊也起不了作用,她待你的情虽浅,却也能以此为引。”

         夜皇帝的话让他心头一丝颤抖,他蓦地没有了言语,从御书房里走了出去。

         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他有些犹豫,手指停留在半空中,却不敢推开。

         中了情蛊的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摸样?他有一丝担忧却又有着一份期待。

         颜玉将被处斩,而她又中了情蛊,若这蛊永远都解不开,她便一直都会留在自己身旁,夜昊然的手指握紧。目光神圣的落在紧闭的门上。

         皇上为何突然对她下蛊?她待他终究还是有一丝情意所以才会中了情蛊?

         他的眉心拧紧,推了进去。

         那屋内的身影见到他推开门走了进来,便趋身向前,勾起了他的手臂,她微微昂起头,带着深深的爱意与欣喜:“王爷,你回来了。”

         她温柔的声音使他的心一拧紧,莫名的悸动起来,胸口因为她亲昵的动作而跳得欢快,这一刻,有一种强烈的喜悦罩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身子因为狂喜而颤抖着。

         只是,在那狂喜之后,他的眉却稍稍蹙起,将她凝落在额前的秀发挽到耳后,缓缓垂下黑眸,却有一种涩然。

         她只是中了情蛊。

         思及此,他推开了她,径自往茶椅上坐下。

         见到他冷淡的态度,上官雪翎一阵心慌,她上前拉起他的手,紧张道:“王爷,是不是臣妾做错了什么?”

         夜昊然抬起头,只因为她那句臣妾让他惊愕,在她还是他的妃子时她都不曾如此自称过,何况是现下。

         她那迷恋的眼神让他浑身一震,象是身子里有股电流,让他抑制不住的激动,粗糙的掌心厮墨着她的粉颊,轻轻问道:“你可爱本王?”

         几乎没有犹豫,她点了点头。她突然的拥住了他,将小脸深埋进他的胸膛。

         他眼眸一深,自然地将她拥紧。

         如果她的爱,不带任何杂质,那该有多好。在她毫无察觉之际,他轻轻叹息着。

         “将他们带进来。”他蓦然往门外唤了一声。在她诧异之际,两名女子被押了进来。

         那两名女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往夜昊然脚边走去,拉住他的衣角,苦苦乞求道:“王爷饶命。

         “苏雪衣?你怎么会?”看着跪在地上的苏雪衣,她心中一片惊愕,昔日王府里备受宠爱的她如今又怎么会变得如此蓬头垢面?

         苏雪衣一见到她,转身拉起她的衣角:“姐姐,求姐姐原谅妹妹,当初妹妹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如此之事,请姐姐替妹妹求情,让王爷饶了妹妹吧。”

         “翎儿,依你之见,本王要如何处置她们?”夜昊然将头转向她,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只有一个疑惑。”上官雪翎缓缓将目光落在那跪在地上的连槿,问道:“你为何要对我下毒?”

         连槿蓦地冷笑一声,她鄙夷的望着苦苦哀求的苏雪衣,似乎对她求饶的行为很是不耻。她睨着她冷冷道:“你以为你还是王府里的妃子吗?王爷早就将你….”

         “住口!”夜昊然冷声道:“回答王妃的问题!”

         他的这一句王妃使连槿蓦地一阵苦笑,她的面容变得凄楚、痛苦:“王爷,我服侍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何曾发现在你身边有一名婢女对你早已倾心。”

         夜昊然心一惊,连槿的一番表白是他始料未及,这名在他身边一直被他忽略,只觉得乖巧的婢女竟然已经对自己动了情?

         连槿苦涩的笑着:“奴婢的情王爷可以不必理会,奴婢只要能呆在王爷身边便已经满足,只是我不能忍受一向冷静自持的王爷屡次为了你失去控制。”

         连槿的目光冷冷的射向上官雪翎。那饱含恨意的眸光使她后退了几步。

         “我早就知道王爷待苏雪衣不是爱,所以苏王妃进了王府我不曾放在心上,只是你….竟然…我不甘心!”连槿扯着嘴角,发出苍楚的笑。

         “够了。”夜昊然冷冷打断了她:“本王今生只爱她一个女人,这样你可明白!”

         他的话顿时让连槿没了声音。

         “当日推茗香下楼的是不是你。”

         “是。”连槿恶狠狠地回道。

         “杀人之罪如何处置,王爷就如何处置她!”她冷若冰霜的说道,连槿对她下毒之事她可以不追究,但害死茗香的事,她如何也不能不报!她的眼中,迸发出从未有过的锋利光芒,害死茗香,她该死!

         “来人!拉下去!送往刑部!”夜昊然沉声命令。

         连槿睁着一双不甘而噬骨的恨意一声不吭地被人拉走。她没有求饶没有哭喊,那眸子里的强烈恨意让人心中不禁泛起一层寒意。

         至于你,逐出王府,从此互不相甘。他转向苏雪衣无情的说道。

         苏雪衣的脸上不知是苦是笑,他虽留她一条命,可是让她离开他,她又岂能算活着。唇边默然浮现苦笑,她绝望的走了出去。

         翎儿。他将身旁瑟瑟发抖的她拥进怀里,声音里饱含着柔情:疼吗?

         她的心疼吗?她摇摇头,只是心酸,纵使要连槿偿命,茗香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将她的手拉紧,放在他胸口,让她感受他沉稳的心跳。眸子里突的闪过一层痛意。

         翎儿,你现在心里是否还记得颜玉?终于一天等你记起了一切,会不会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