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月光皎洁,树上开满了粉白的花朵,在月色下,仿佛披上了一层晶莹的华彩,卷起一阵轻风。

         廊上,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由远至近,脚步声很轻,大约是名女子。

         那女子端着晶莹剔透的罐子,缓缓地从夜色里走来。

         她在一扇门外停了下来,屋内还有些烛光,足见里面的人还没有歇息。

         轻轻地叩了叩门。

         “边公子。”柔美的女声唤道,屋内一片沉寂。上官雪翎连连唤了几声,里屋却听不见一丝动静,她轻皱起眉,隐隐察觉到一丝异样。

         她推了推房门,稍稍一用力竟被她推开了。

         微弱的烛光在木桌上亮着,照着一张小床,床上没有人,似乎里面的人已经离开好一段时间了。上官雪翎看了会漆黑的夜色,这会儿,夜深了,边秋逸会上哪儿?

         她把手中的罐子放在桌上,那罐内是她为他熬制的汤汁,有补血健身的功效,她知道他为救治病人每晚都割血至药罐内,终是于心不忍。一个人纵使身子再强壮也禁不起这般放血,何况是边公子这样弱弱书生,茗香与他人都不知这事,她是答应他不提,茗香好几次悄悄地在她耳边说道:“小姐,这边公子的脸色着实太惨白了,是累着了?苍白得如鬼魅,好几次晚上见到他我都吓了一跳。”

         忆起边秋逸不带血色的面庞,她知道已经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今日已过,仅剩下三日。若是再找不到法子,这一村子的人便没得救了,他们也别妄想离开村子,更何况,那李御医爷孙俩的命还掌握在她手里,上官雪翎知道若是她不能活着离开赵家庄,夜昊然必定会按照他所言,定取了李御医的项上人头。她若是孑然一身死去,倒也不可怕,只是拉上这无辜的人,怕是连入了黄泉也会内疚。

         夜昊然黑眸中的那一丝冷然,印在她脑中,挥之不去。顷刻间,她也有些乱了阵脚。

         边公子上哪了?她刚从煎药房里出来,他不在那儿,这堂内也不见他踪影,莫不是…上官雪翎脸色一白,想起一种可能。白日里,他没有拒绝她采药的请求,只是说道夜深,让她明日清晨再上山。而此时他却不见踪影。

         她坐在椅上,望着从罐内袅袅飘起的热气。时间竟变得异常缓慢。

         三更天,她不知道自己坐在椅上多久了,汤汁早已凉了,蜡烛也快燃尽,蜡泪至下流入桌上,她动了动已经发麻的身子,边秋逸仍是没有回房,她没有想过夜深了,一个姑娘家呆在男子的房内纵是不妥,她的眉头一直皱着,像是打了个死死的结,怎么也解不开,黝黑的眼眸凝视着门外。搓了搓手,想来,已经不能干坐着。

         她得去找他。

         若他真的入那乱葬岗了,也肯定是凶多吉少,这和她脱不了干系。

         正当她起身时,从门外悠悠晃晃的跌进一个身影。

         那身影脚步有些阑珊,走路一拐一拐,烛光已经照不清他的面容。

         然而,她却认出了那身影

         “边公子。”上官雪翎唤了声,连忙上前,扶住了他,凑近一看,他的面色沾了不少泥巴,发丝凌乱的在额上飞舞着,他的嘴唇已经干枯脱皮,原本白皙纤细的手竟是布满了刺目的伤痕,他的手心是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上官雪翎只觉得喉头一热,一股又湿又热的液体涌进心头,语气微微颤抖着:‘边公子,这么晚了你上哪去了?”

         “上官姑娘?”边秋逸微微抬头,双眼恍惚的凝视着她,他的指尖不住的颤抖着,那砖心的疼痛正如海水般侵蚀着他,使他的眉心轻蹙:“你为何在我房内?”

         上官雪翎并没有回答他,将他扶至椅上,给他倒了杯茶:“你去了那乱葬岗了?”她的神色不似询问,倒是有了几分肯定。

         他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笑着,带着泥水的面容竟在这一笑间透出淡淡的光辉,他从一块包好的布里掏出一些长得十分怪异的红色植物:“上官姑娘真不适合说谎,这乱葬岗内哪里会有什么坟?这药材不是长在坟上,而是在那悬崖边。我如何能让你涉险去那悬崖上摘药?”

         他的淡笑,始终如温玉,这次却灼伤了她。他所言正是,她不说这药长在悬崖边怕的是他们会阻拦她去采药,却也料想不到他竟然识破了。他答应让她去采药,不过也只是用了缓兵之计。

         “你这伤”她低头凝视着他身上的伤,虽然几乎都是些擦伤,但是数量却极多,且这手心的伤痕最为严重,她捧起他的手心,细细端察着,这眉怕是皱得更深了:“你差点摔下悬崖吗?边公子,你为何一次一次自残?”话罢,轻叹了口气,那里蕴含着无限的怜惜与无奈。

         边秋逸一如淡笑,似乎并不在意:“夜黑风高,我这眼睛不好使,无碍,调养些日子便好。”

         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那汤罐上,眼底不禁多了一丝柔情:“这是你熬的汤?”

         “已经凉了,我去热热。你身子凉,喝些热汤会好上许多。”她这才想起今晚她是为他送汤来的,她起身端起罐子想往外屋走,一双手适时的拉住了她。

         转头一看,竟是边秋逸,他带伤得手指握住她的手腕,扯动着伤口,使他额上沁出些冷汗:“搁着,坐下吧。”

         她终究还是坐下,凝视着烛光中的他,他的面容已经不足以用惨白形容了,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已经脏了的脸颊,烛光差一会儿就灭了,所幸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屋外的鸡啼声提醒着他们,已经一夜未眠了。

         “姑娘可知儒华上人?”他轻笑的摸样不知为何让她心头微微一颤。她缓缓点了点头,儒华上人,传闻此人已成半仙,卜卦奇准无比,世上没有他料不到的事,也没有解不了的卦,世间达官贵人纷纷登门拜访,而儒华上人却只为有缘人卜卦。

         “他为我卜过一卦。”

         他明如月的眼眸里闪着一丝光芒,唇边荡着笑意。

         “是何卦?”她带着疑惑的眸子在夜晚显得特别明亮,

         “卦只有八个字‘三世情负,一生何求’。”他低头凝视着自己修长而布满伤痕的双手,眼中浮现一丝笑意,却有种无奈掺杂其中。

         “三世情负,一生何求?这卦何解?”

         “卦上所说,我前世被爱妻亲人所杀,今世与她相见,终须命丧于她,三生三世,她皆情负于我,我皆因她而死。”

         青衫淡淡,烛光已灭,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却能感觉得到他目光深邃静静地凝视着她。

         “公子可信?”心头轻颤,她已分不清这心头是苦还是涩,晨曦已浓,而她却觉得阴暗一片。

         “若不信则不信,若是信则信。这三世,那名女子皆是要负了我,这是我的宿命也是她的宿命,一切都是命,怨不得别人。”晨曦里的微光下,他的面容苍白得惊人,眼眸漆黑如墨,深不见底。

         “公子可知十三王爷为何娶我为侧妃?”她将他手中的血水洗去,反问道。

         “为何?”他的声音淡如薄雾,凝视着她低头为他清洗伤口的摸样,唇角扬起,内心温和一片。

         “一切皆因一算命师为他心爱的人卜的一凶卦,那卦上说我是她命中贵人,能助于她渡过难关,王爷娶我,不过是一棋子,一个保帅的棋子。”清冷的黑眸暗淡下来,抿嘴苦笑了一下,她又说道:“世人皆信,命中注定,而我却不愿相信,若是今生,注定青灯相伴,我不所求,只望有一安宁的日子,便心满意足,三世情负,一生何求。若是如此,边公子,可是信了这命?纵使这女子三世负你,你也毫无怨言?”

         边秋逸的笑容如美玉,淡雅而润泽:“若是今生她负我,至少来生我还能遇见她。”他的眼神掺杂了奇异的色彩,静静地凝望着他,唇边尽是无尽的柔意。

         他并没有告诉她,儒华上人最后的那番话:‘公子,若是你要避开,就绝对不要前往瘟疫之地,那是罪恶的源头,一切皆因此开始,三生三世,若你避开,今世便不能遇见她,少受一分情债。”

         而他,终究还是来了。仅仅是为了见她。

         三生三世,奈何他喝不了孟婆汤,忘不了前世,而她终究还是忘了。

         她负他又如何,只要不是他负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