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她…”边秋逸带血的手指往地上的尸体指去:“她没有死,你快去救她。”

         上官雪翎一惊,忙回过头望着地上的老妇人,眼底猛地闪过一丝惊异。

         “快去救她,晚了就来不及了。”边秋逸的声音已是十分虚弱。

         “你不会死吧!”上官雪翎询问道,双眼认真而澄净。

         边秋逸点了点头,唇边绽开一朵绝美的小花。

         上官雪翎微微地放了心,这才往老妇人走去。

         她玉手翻起盖在老妇人身上的白绫。

         老妇人面容蜡白,实在不像是还有活着的迹象。老妇人的儿子见他们说自己娘亲还活着,便只好收住气,呆在一旁看着。

         查华音已经上前替边秋逸止血。

         “茗香过来帮我。”上官雪翎唤了一声,茗香便帮她抬起老妇人的身子。上官雪翎往妇人胸口重重拍了几下,力道十分重,怕是连平常人都受不住,何况是已经死去了的老妇人。

         “你做什么?”老妇人儿子见自己娘亲胸口被人拍了几下,就要发火了。

         “你滚在一旁好好看着,我家小姐是在救你娘亲,你要是再来阻挡,你娘亲真的要去见阎王了。”茗香喝声道,这一说倒是让他不敢再说一句话。

         上官雪翎从包袱里取出一根银针,往老妇人人中刺去。

         “咳咳咳。”已经死去多时的老妇人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从她的喉咙里吐出一块发着黑的不明物体,若不是知道她还未真正死去,茗香还以为是诈尸了。

         “娘,你真的没有事了?!”老妇人的儿子见娘亲已经活了过来,不由放着大哭,这堂堂一个男子,竟也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早知道你有这么孝顺,就不该把你娘亲一人丢在祖屋里。”茗香对他抛弃亲生娘亲的举动仍是很不齿。

         这小伙子倒也被一小姑娘说得脸一阵白一阵红。

         “我怎么会躺在这儿?”老妇人疑惑的发现自己躺在大堂:“上官姑娘,老朽私自服了你的药,你可莫怪罪。”

         上官雪翎摇摇头,伸手抚了抚她的脉象,片刻,面容绽开惊喜:“大娘,你的疫疾已经好了。”

         “好…好了?!”老妇人显然不敢相信,说话也不禁结巴:“是姑娘的药起了效?姑娘真是神医在世,姑娘恩情,老朽实在是无以回报。”说罢,便往地上磕了几个响头,那小伙见自己的娘亲磕头,也咚地一声跪在地上。

         “莫折煞我了。大娘请起吧。”上官雪翎扶起老妇人,颇感安慰。

         “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替边秋逸止住血的查华音满眼疑惑的望着眼前的情景。

         “那大娘服了边姑娘的药,并不是真的死了,只不过是处于假死状态。”边秋逸见上官雪翎唇边泛着的笑意,不禁也柔柔一笑。

         “边公子莫不是早就知道,所以刚才我们都认为她已死,你才这般镇定吧!”

         边秋逸点了点头:“只是我刚要说时,那妇人的儿子便闯了进来,查姑娘,这清扇院里容不得那些未染病的人进来,这位公子竟然已经进来了,就不能放他出去,留他在院子里照料大娘,余下几日,你我与上官姑娘怕是连休息的时间也没了。”

         “能救人,几天不睡不算什么。”查华音豪气的拍了拍身子。

         “小姐,是不是查姑娘走漏了风声?”茗香附在上官雪翎耳边,轻声道出自己的猜想。

         上官雪翎摇了摇头,应道:“不是。”

         “小姐如何能这般肯定。”

         “感觉。”上官雪翎抬起眼,忘了一眼查华音,见她眼底的那抹英气更浓。不禁嫣然一笑。

         三日后

         赵家庄城门大开。

         一名白衣姑娘,青衫公子,还有一位摸样十分可爱的丫头从那城内缓缓地走了出来。

         驻守在城外的官兵惊愕地望着他们悠然自得的摸样,竟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话来。

         那公子一袭青衫,玄纹云袖,面容自比姑娘家清秀几分,青衫在风中飘起完美的弧度,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他面容雪白,一尘不染。

         而站在他身旁的姑娘,她肤光胜雪,如新月清晨,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面容秀丽,美玉莹光,眉宇间是隐然有股书卷之气。

         “恭喜王妃,贺喜王妃,王妃医术高超,竟是能在短短几日解决这场瘟疫,下官着实佩服。”上官雪翎没有料到李知府竟然在城门外恭迎她。

         她美目一抬,竟是平静之色:“李知府说笑了,王妃两个字雪翎受不起。”

         “上官姑娘,王爷特命令我前来接姑娘回王府,这明日便是你与王爷大喜之日,姑娘莫为难下官了,何况那名放你进城的官兵被王爷吊在城墙已有三日,怕已经支撑不住了,王爷只说姑娘回来之时,便是放下他之日。”李知府拱了拱手。

         上官雪翎面色一沉,这夜昊然不仅用李御医爷孙俩的性命威胁于她,更是加上这名官差,他是以为,她会逃婚不成?纵使她逃了婚,于他,又有何损失,他对她没有一丝情意。竟是能处处逼她到如此地步。

         只怕日后,这清闲的日子少了。

         “上官姑娘,我先行离开,有缘再相见。”边秋逸抚手道别,他笑容依旧,温润如玉。

         上官雪翎点了点头,待他离开后,便对李知府说道:“李知府,咱们启程吧!”

         “小姐,这边公子竟是如此清冷之人,我还以为他有意于小姐,会要求小姐与他一同离开,却也没有想到他听闻小姐明日大婚竟毫无反应,这查姑娘对他的情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竟是好生拒绝得干净,连个情谊也不留,这男子,真是冷情得紧。”茗香在她耳边悄声抱怨着。

         上官雪翎没有开口,她轻轻一笑,心,却有着淡淡的失落。

         十三王爷府: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苏雪衣见到上官雪翎,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腕,眼眶一红,似是十分担心她的安危:“我还以为姐姐”

         上官雪翎静静地瞅着她,对于她过分的热情无动于衷,她轻轻一笑,梨涡轻陷:“苏姑娘,虽我年纪比你大,但若是进了王府,地位上你比我高上许多,理当由我唤你为姐姐。”

         “上官姐姐是在生雪衣的气吗?”苏雪衣撇了撇嘴,轻跺了跺脚:“雪衣知晓姐姐是被迫嫁入王爷府,我们女子一向都不能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做主,王爷虽是脾气暴躁,却也不会亏待姐姐。”

         上官雪翎自个儿把玩着这王府里的古董,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苏雪衣娇美羸弱,她对她自是了解不深,眼前的苏雪衣看似毫无城府,比她多了份女孩的娇羞,更是天真无邪,她虽是对她没有好感,却也不反感。只是奈何她这一句话,她对她的印象差了几分,她用清冽的声音说道:“苏姑娘,皇上赐婚我不得不从,王爷纳我为妃的理由我自是可以不理,不过我一向清闲惯了,只要能在这王府得一清闲之地,便知足了。”

         她挥了挥手,向她道别,府上的丫鬟领着她往另一厢房走去。

         苏雪衣微楞在原地,凝视着她的背影,唇边猝然扯开一抹恶毒的冷笑。

         西边的厢房,窗外种了一棵桃树,桃树茂密繁枝,却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唯有偶尔从树上飘落的几片桃叶给院子增加了生气。夜昊然给她安排的厢房,位于王府的最角落,院子自是比她原先的大,却是冷清得很,连个丫鬟也见不上,宛若是这王府内的冷宫。上官雪翎却是十分满意,这里与她原本住的别院相似,对于她而言不过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尤其是这儿清静幽宁,怕是连丫鬟都不想过来。

         “小姐,王爷这是何意?”茗香见厢房简陋,不禁皱起眉头:“小姐虽是侧妃,这房子也未免太过寒酸了!”

         “茗香,这厢房唤它为‘广寒阁’如何?”上官雪翎清了清桌上的尘灰,抬眸淡笑,她眼底没有半点埋怨,墨黑的眼瞳里是很静很静的色彩。

         “小姐,你真是沉得住气,你这辈子要困在这么一个地方了。一入王府,小姐的日子便是天翻地覆的改变了。“茗香叹了口气,声音里多了分悲切。

         “这地方,困不住我。“上官雪翎懒懒一笑,拢了拢青丝,嘴角含着笑意,有种高深莫测的意味:“茗香,你可知我为何到这来?”

         “还不是那皇上圣旨下的。”

         上官雪翎摇了摇头:“我了无牵外,带上你便可行走天涯,就算惹怒了王爷下令捉拿我们,我们躲个十年半载便可逃过,我即是到这里来了,便只因知道这王府困不住我,只是…”上官雪翎沉吟了会,继续说道:“茗香,觉得那苏姑娘是怎么样的人?”

         茗香想了想,脑海中浮现苏雪衣娇美的身影,便说道:“那苏姑娘看似柔弱无骨,没有心机,天真如少女,看不出难以相处。”

         上官雪翎明眸微动,玉手一挥,一丝精光融在眼底:“在这王府,我最该防的并不是十三王爷,而是她。”

         “小姐,那苏姑娘…”

         “天要暗了,茗香,点上灯,医书可是带来了?”

         “小姐,全部都搬到这院内了,只是小姐明日你大婚,这王府里的人怎么没有派人过来准备?”

         “准备了。”上官雪翎玉手一指,那床榻上摆着套凤冠霞帔。茗香眉头紧锁,这王爷心里当真没有半点小姐的存在,竟是如此对待小姐的婚事,如此简陋。茗香忿忿不平,只差没有谩骂出声。

         上官雪翎见她气愤难堪的样子,淡淡地笑着,拉着她在椅上坐下:“茗香,虽我在这王爷地位低,但你放心,这王府内我容不得有半个人看不起我们姊妹。”

         “小姐,茗香是担心你。”茗香眼眶一红:“小姐从小就饱受委屈,老爷一死,二夫人就霸占了上官家家产,这莫名其妙的嫁进王府,却是遇到王爷这样的夫君,这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小姐心地善良,怎么就遇不到件好事。”

         “罢了,有你在身边,到哪儿都一样。”上官雪翎笑了笑,宛如清晨里的阳光倾泄而下,罩在她的身上,泛起柔和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