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隔日夜昊然便离开墨国,留给她的便仅剩下休书一封。

         “签了它。”他冷淡的声音似乎还停留在她耳畔,挥笔划下的不过是一张白纸,却也切断了她与他之间的联系。

         她似乎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背上的那个血窟窿虽已经愈合,却留下一抹触目惊心的伤疤。她见过他的背,那背上布满了刀伤箭伤,正是这样一位叱咤风云的男人,身上又有着多少鲜为人知的伤口,初见他时只觉他暴戾无常,却在与他相处之后看到他另外的一面。他并不是不懂情,只是当他懂得了,却已将她推得远远。

         她与他之间,从一开始便只是一场荒唐。

         夜风吹起她的发丝,丝丝缕缕在空中舞动,映出了她略带忧伤的面容。

         一双手将她轻轻拥在怀里,没有惊慌,没有挣扎,熟悉的清香让她眷念的将脸埋在他怀里。那自然而然的拥抱使他们变得密不可分。

         颜玉将她手心里的休书拿起,细看之下,微怔了片刻,他轻轻将头埋在她颈边,低喃着:

         “翎儿,天涯海角,你终究只能留在我身边。”

         他的话使她抬起头来,脑子里突地闪过一丝丝念头,使她片刻没了反应。签下休书的那一刻,她迷茫了,那一刻她只觉孜然一身,茗香死了,上官府回不去了,她虽为青国女御医,却也不知是否还能回到宫里。

         而他,却告诉她,天涯海角她终究只能留在他身边,只因在他身边总会有她的位置。她的眼角蓦地湿润着。那心底的感动无可言语。化成一波一波的激荡,在内心轻轻划过。

         他的手指拂过她的唇,低下眸子,轻轻叹息着:“你还是舍不得他。”他的声音如雾般凄楚,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她并没有否认,与夜昊然将近一年的相处,他的霸道,他的无情,他的一切,并不是全然没有使她心动过。

         若没有颜玉,或许她的心早就落在他身上。只是既已遇到了他,她又如何将心划给他人?

         “三世情负,颜玉,今生无论花多大的力气,牺牲多少,我都不会再负你。”她如誓言般沉沉说道。

         从将身子给他的那一刻,她便放弃了所有的身份,所有的一切,只为了与他白首相依。

         他轻轻的笑了,唇边的那抹笑,似绝美的花。

         他的气息弥散在她鼻间,让她微微的出神,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他们结合的那一晚,他的细致的温柔抚平了她所有的不适。蓦地,一抹嫣红浮在她白皙的面颊上。

         他见到她脸上的红晕,轻笑了两声,将她的手心握紧,柔柔说道:“清儿来信,你随我去趟赤国参加她的婚宴可好?”

         “赤国?”她惊呼道:“可是六公主还未醒,况且我还未向夜皇帝禀告此事。”她的眉深深揪起,与夜皇帝禀告六公主病因是现下她最为头疼之事,是如实?还是有所保留?夜昊然来得匆忙,又让他撞见她与颜玉的事,日后他们再相见虽不定成为仇家,她又如何能与他商讨?

         若如实禀告,夜皇帝会如何处理?六公主毕竟是他亲生,难道因为他忌惮墨国就连自己的女儿的性命也枉顾?

         颜玉见她纠结的神色,便轻声说道:“修书一封,就说公主思乡心切,偶感风寒,身子不适,现已治愈。”

         “但是”她迟疑着,难道真的不将实情禀告皇上?这样真的可以?

         “翎儿,你如实将墨太子的事禀告夜皇帝并不会因此换来什么,现下,这封奏折可以换我们平安出了墨国,至于六公主的病,有宫女照料,你无需担忧。”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她带离墨国,参加清儿婚宴之事正好可以作为他们向墨太子辞别的理由。

         他们再继续呆在恐是不妥,墨太子迟早还是会有所行动,在青国他尚且还有一丝能力可以保护她,但在墨国他们只能任人宰割,为今之计越早离开墨国越好。

         他不忍告诉她,从一开始她便救不了六公主,在墨太子的阴谋里,六公主势必得死。

         向墨太子道别时,墨太子神色暗沉,在他们递上交予夜皇帝的折子时他的神色方才缓了缓。

         “太子,妹妹的病已无大碍,何不放他们去赤国,慕姑娘与颜公子相识甚久理应让他们去参加她的婚宴。”最后还是经由墨太子妃一席话,墨太子才没有再为难他们。

         墨太子妃哪里不明白他们间的暗潮汹涌,只是上官雪翎待她有恩,她理所应当报答。

         在墨太子默允之下,他们便踏往前去赤国之路。

         轿子在颠簸的路上缓缓而行,去往赤国的路途并不遥远,这一路走来,颜玉甚少言语,他的神色看不出一丝情绪,让她不禁担忧起,慕清蓉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如今她要出嫁了,颜玉的心里是不是仍有一丝不舍与落寞?思及此,她的心似乎被什么堵住,闷得她发慌。

         颜玉抬起脸,见她如此神色,便知她内心所想,他轻轻笑着:“若我说我这心里不舍,你是否会吃醋?”

         她的脸蓦地染上一层红晕,转过头不理会他的调侃。

         “清儿能嫁给赤太子,我替她高兴,如今放眼天下,赤太子才是她最后的归宿,她想了几年终究还是想通,留在我身边,我又有什么能给她?”颜玉低低说道,当时夜皇帝赐婚是清儿找到赤太子,清儿这么做无非是不想让他为难,她总能为他想得如此透彻,而他却仅能负她。清儿待赤太子是否有一丝情意?或是仅为了成全自己?

         她徐徐抬起眸子,凝视着他安然的神色,却不知该钦佩他的淡然还是他的冷情。

         “怎么?”察觉到她的注视,他低着头问道。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猝然,他伸出手,拉起她的脸,轻轻地印下一吻:“翎儿,这么多年来,我的心至始至终只有你,在我知道你的心意后,我的心更加容不得别人。”

         一入赤国,她才知慕清蓉被封为赤太子妃,起初赤皇帝因为忌惮她青国人的身份仅是同意将她纳做太子妾室,谁曾想到,离玥却为了纳妃之事与赤皇帝发生争执,赤皇帝见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封妃之事。

         由此可见离玥待慕姑娘一往情深。

         在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内,颜玉一踏进,宫女们便纷纷对他行礼,颜玉是青国人,何以在赤国殿内宫女们会对他行大礼?难道就因为他与赤太子关系特殊?

         颜玉轻拉起她,看向她眼底的诧异却没有说话。他们沿着宫殿一路前行便一路有宫女叩首。

         “没有想到颜楼主在赤国竟然能享受如此大礼,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

         突然传来的低沉男声使上官雪翎一怔,她惊异的抬起头来,只见一袭紫衣的华贵男子正挽着一名妇人走了进来。

         那紫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夜昊然,随行的还有赤国大公主离楚,她蓦然的煞白了唇,这才想到夜昊然的正妃离楚正是赤国大公主,离玥的婚事她势必会回国参加。只是没有想到夜昊然竟也随她而来。

         没有想到刚刚才在墨国一别,现在却又在赤国相遇,这是哪般的缘分?

         她的手突地被握紧,她抬起脸望着颜玉,他的手将她握得紧紧的,似乎是想要给她力量又似再宣示着什么。

         夜昊然的目光在望见他们时起先是惊讶,随后再看见他们紧握着的双手,蓦然的一冷:“颜楼主,本王不要的女人,你竟如此疼爱有加,真让本王惊呼。”

         面对他的挑衅,颜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将身边的她拥紧:“在下还要感谢王爷肯将她让给我。”

         夜昊然冷哼一声,目光深深的在她面上扫过,便挽着离楚离开了。

         太子殿里张灯结彩,鲜花红稠,两串喜气的大红灯笼高挂在殿门口,只见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子正让宫女为她梳妆打扮,那宫女拿起象牙梳,轻轻地替她打理着那一头缎亮的长发,一头青丝被梳成华髻,繁丽雍容略施粉黛之后,铜镜里映出了一张让人心漾不已的娇颜。

         上官雪翎不禁痴痴的望着她的背影,这样的美人,颜玉竟然这么多年来都未曾对她动过心?

         慕清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转过身子,起身走来:“颜,墨太子没有为难你吧,还好你没事。”她轻轻握住了颜玉的手指,那手颤颤抖着,似乎很是担忧着。

         上官雪翎望着她,心中一片复杂,慕姑娘终究心里念着想着的还是颜玉。

         颜玉轻拍着她的手,让她缓缓的放下心:“你的婚宴我怎么能错过。接到你的书信我便赶了过来。”

         慕清蓉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她不禁将目光转向一旁的上官雪翎:“上官姑娘。”

         她轻唤起,牵起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颜玉手上:“执手偕老,白首莫离,你可能做到?”

         上官雪翎微愣会,突地明白她话里的含义,她点了点头。

         执手偕老,白首莫离?她的唇缓缓勾起,似一丝蜜盈盈罩在她周边,她抬起眸子,与颜玉低下的视线相对。滋长出一股甜蜜。

         四目交对之下,又有多少情愫在里头,唯有他们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