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宫殿内,气氛已凝结,在这百官中,人人皆是凝峻之色,已到筵席结束的时辰,却没有人敢自行离开。

         皇帝与墨太子僵坐在原位上,而那白衣公子仍是怡然自得的饮着酒,十三王爷已不再观察白衣公子的举动,而是往那扇紧闭的宫门里望去。

         “已经几个时辰了,这…太子妃…”其中一名官员说道终于按捺不住,开口说道:“十三爷,您的侧妃…”话还没有说完,便瞧见夜昊然阴霾的目光,不禁生生的憋了回去。

         坐在夜昊然身旁的苏雪衣还是开了口:“王爷,姐姐她虽是大夫,可也不是专为人接生的产婆,万一太子妃…墨太子和皇上怪罪下来,这可如何是好。”

         她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夜昊然却不为所动,他的目光落在那扇紧闭的门上,没有开口。俊美的脸庞如大理石般冰冷肃然。

         “若是担心,何不进去瞧瞧。”颜玉公子扇了扇手中的折扇,漫不经心说道,在众人一片喧哗中,又接着道:“既是交给了上官姑娘,我们自当等着消息便是。”

         “颜楼主,为什么不唤翎王妃,却单单唤翎王妃名讳,这恐有不妥吧。”一名官员说道,话一落,两道凌然的目光直直扫向他,一道是颜玉公子,一道是夜昊然,夜昊然抬眸对上颜玉公子,黑色的双眸里隐隐有冰焰在跳动。

         “咦?”颜玉公子面上的白玉面具发出波澜不惊的色彩,淡淡说道:“在下听闻王爷与上官姑娘还未拜堂,称她为翎王妃似是不妥。”

         夜昊然黑眸尖锐骇人,他冰冷的目光对着颜玉公子:“颜楼主如何得知本王与她还未拜堂。”

         颜玉公子呵呵地笑了,仿佛听见什么笑话:“十三王爷在高堂上将上官姑娘弃之一旁,独独与苏王妃三拜三叩,这件事已是传遍京城,在下如何不知?”

         “颜楼主似乎很关心这件事。”夜昊然神色一凛,带着猜测的目光凝望着他。

         颜玉公子折扇一摇,白玉面具下看不出他的神情,清冷的黑眸映出些许感情,只道:“王爷多虑了,我与上官姑娘素未谋面,只是今日在这筵席上相见,我对上官姑娘…甚是喜欢。”

         话一罢,百官间喧哗一片,这颜玉公子竟然当着十三王爷的面说喜欢他的侧妃!这未免也太过大胆了些,虽是连皇上也要忌惮他几分,可是这朝中上下谁人不知这十三王爷是最不好惹的角色,只怕颜玉公子并未把十三王爷放在眼里,才能这般事无忌惮。众人屏息,皆在猜测十三王爷会如何应答。

         夜昊然忽的一笑,眸里尽是狂妄:“承蒙楼主厚爱,翎爱妃虽是与本王还未真正拜过堂,这洞房花烛夜,本王可是冷落了苏王妃,在翎爱妃的厢房里过夜。”

         百官喧哗,原来十三王爷早已宠幸了翎王妃,这洞房花烛夜竟是冷落了正妃,看来传闻翎王妃被十三王爷打入冷宫,也是子虚乌有之事。

         众人惊呼,唯独这白衣公子淡淡的笑着,他酒杯一抬,尽数饮了进去,面具上的一双黑眸叫人猜想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皇上,翎王妃发疯了。”一名宫女急急打开紧闭的宫门,慌张的跪在地上。

         “发生何事?”皇帝问道。

         “翎王妃…她说要…要剖开墨太子妃的肚子…将那婴孩取出,奴婢一时情急,只好冒失来见圣上。”宫女跪在地上,神色已是十分惊慌,连话也说不清楚。

         “什么!”皇帝一急,高声喊道:“来人,快去阻止翎王妃。”

         “慢着。”颜玉公子不慌不忙的放下酒杯,突地开口,在众人的目光下,徐徐说道:“如皇上信得过在下,可否让在下进去瞧瞧。”

         “可是…可是太子妃生产,让一男子过去恐怕不妥。”墨太子见他开口,虽是不好拒绝,却也是面有难色。

         “在下自当蒙上眼睛便是,由这位宫女带我进去。”颜玉公子纤长的手指指着跪在地上的宫女,温润一笑。

         颜玉公子的白玉面具上被蒙上一层黑布,由宫女带进了临时的产房。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直到听见墨太子妃的哀嚎声才停了下来。被遮住的眼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听见上官雪翎柔柔的声音。

         “太子妃,您的胎儿胎位不正,婴儿头朝上,脚朝下,恐怕…孩子会支撑不到产下,便会窒息而亡。”上官雪翎担忧道,她的双眸对上墨太子妃的腹部,又瞧见她血色尽失的面容,心底涌起一丝怜悯。

         “救…救救本宫的孩子。”墨太子妃梳的鬟已经有几缕发丝凌落,她的头发已乱,从腹部传来的疼痛几次使她差点昏厥过去,只是身边的宫女不住的喊着她的名字,才让她保留着一丝神志。

         “我有一法子,只是太子妃要多受点苦。”上官雪翎抚着她隆起的肚皮,声音柔柔地,竟让墨太子妃紧绷的神经微微的缓了缓:“我呆会会剖开您的肚子,取出婴儿,您能配合我吗?”

         “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吧,只要能救本宫的孩子。”墨太子妃以最后的神志说道,话一落,便在这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昏死过去。

         “上官姑娘,慢着。”清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上官雪翎竟在这产房中闻见一男子的声音,她疑惑的抬头,却见到离她不远处站着一名白衣男子,那人的白玉面具上戴着黑布条,由一名宫女搀扶着。

         “你怎么来了。”她诧异地问道。

         颜玉公子从袖里掏出一颗白色药丸,递在面前:“上官姑娘,这颗药丸让太子妃服下,这药可麻痹她的神经,太子妃虽已昏厥过去,可是感官仍在,这药不仅可以减少她的痛楚,也可控制出血量,孩子与大人,一方不保,上官姑娘便不好向皇上与墨太子交代。”

         “怎么?姑娘不信在下?”颜玉公子见她没有反应,不禁问道,他的眼睛虽是被蒙住,眼神却是朝着上官雪翎站的方向望去。

         “不是。”上官雪翎摇头说道:“我相信公子。”她没有告诉他,她刚才短暂的失神,只是因为把眼前的这位颜玉公子与边秋逸的身影重合了,她吩咐宫女上前取药丸,让墨太子妃服下。

         “我们出去吧。”颜玉公子对着搀扶她进来的宫女说道。

         “这…公子不是进来劝说翎王妃的吗?”宫女见他似乎没有劝说的意思,反而默许了翎王妃剖腹救子的疯狂行径,不禁犹豫地开口。

         “在下未曾如此说过,在下进来不过是给上官姑娘送药。你且扶我出去,皇上那儿我自会交代。”颜玉公子轻笑道,他的笑容竟给人一种无比的魔力,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宫女点了点头,扶着他,走出了产房。

         “颜楼主,如何?”墨太子见颜玉公子出来便趋身上前询问。

         “太子可是信得过在下?”颜玉公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他缓缓取下面上的布条,温和地笑着。

         墨太子点了点头。

         “太子稍安勿躁,上官姑娘会保太子妃母子平安。”他往众人瞧去,晶莹绚烂的笑花凝在他嘴边。

         “哇哇哇…”一声婴孩啼哭洪亮地响彻整个殿内。

         墨太子一喜。

         众人心中大石皆落下。

         “恭喜墨太子,太子妃喜得龙子。”一名宫女出来禀告。

         “那太子妃…”

         “太子妃与小皇子母子平安,翎王妃正替太子妃缝合伤口。”

         “这…真是奇了!”皇帝大喜,他满脸惊喜与赞赏:“翎王妃的医术真是高超,更胜过朕这宫内的御医,十三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实乃皇弟大幸。”

         “多谢皇上夸奖。”夜昊然躬身道谢,面上却是复杂的神色。

         宫门缓缓地开起,一名浅蓝色淡雅长裙女子走了出来,她的裙摆已染上血迹,双手沾满鲜血,显得十分触目,却是在众人惊呼下笑得十分灿烂,那笑如明月,照亮了宫殿内的每一个人。她凝视着墨太子,缓缓开口:“墨太子,太子妃刚刚临盆,身子十分虚弱,不宜再奔波,需要调理些时日,再启程回墨国。”

         “即是如此,墨太子与太子妃便在这宫中住上一些时日,一来能让太子妃调理好身子,二来朕那六公主也好亲近亲近未来夫婿,墨太子觉得如何?”皇帝问道。

         “谢过皇上,那便打扰陛下一些时日。”墨太子回道。

         马车上,铃铛响响,马夫在前赶着马匹。

         这轿内,分别坐着三人。

         一名浅蓝色女子在颠簸的路途中竟是沉沉的睡去,没有察觉这轿内其余两人的眼光。

         “王爷,姐姐刚刚为太子妃接生,怕是十分疲惫了。”苏雪衣瞧见浅蓝色女子的睡相,不禁哧哧一笑。

         夜昊然俊眸一瞥,却见她在这颠簸的路上身子摇摇晃晃,长臂舒展,他将她拥进了怀里,凤眸一凝,在瞧见她沉沉的睡相后,眼底染上一层柔意。

         苏雪衣微微白了脸,只轻轻地唤了声:“王爷。”便不再开口,她独自坐在一旁,生生的望着拥着的两人。眼底涌起一丝妒意。

         上官雪翎只觉得躺在一个温暖的臂弯里,她沉沉地睡着,朦胧的梦里突然闯进一名男子的身影,那男子浑身布满纵横交错的伤口,他脚步不稳,脸色惨白,向她露出个苍白虚弱却灿烂的笑容:

         “坠儿。”

         她心一惊,恍若置身于冰冷,那男子浑身是血,却是带着温柔的笑意望着她,她的心恍若被撕成碎片,变成一块一块,噩梦中的她缓缓流下两行清泪…

         “做噩梦了吗?”她听见一声低沉的男声,而后有双手抚在她的秀发上,手指纤长而有力,她缩了缩身子,往那温暖的怀里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