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喝醉了【补】
    “清安,你看什么?”涂雪琳见陌清安顿住,循着陌清安的目光转头向她的后方看去。

     灯光闪烁,乱糟糟的有很多人,但是一没见到熟人二没见到仇人,不知道陌清安看到了谁。

     “没什么。”刚才一瞥而过的身影确实很像季楠,但是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如涂雪琳所说,季楠是空军飞行员,才休过假期,这个时间点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她眼花了。

     “怎么还没来?不守时,印象分扣十分。”涂雪琳又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见到该来的相亲男,“什么高级金领,相亲都不准时,工作肯定是浑水摸鱼,男人家境不能太好,都是托关系的。”

     涂雪琳就她丰富的相亲经验开始对迟到的相亲对象进行分析。

     “也许他就是因为工作才迟到的。”

     “那就更不好,一个为了工作连约会迟到不能及时赴约的男人,对女朋友不够体贴,再扣十分,不,二十分。”

     “再扣扣分还有吗?直接不及格负分滚粗了,你还是打个电话让他别来了,来了也是白搭。”

     “那不行,这是事先印象,还要实地考察,见面是关键。”

     “你真能挑地方,挑酒吧这种地方来相亲。”

     “茶馆、酒楼、茶餐厅、甜品店……这些相亲圣地我都一一去过了,换个新鲜地。”

     陌清安鼓了下掌,“相亲达人。”

     涂雪琳哼了一声,“滚。”

     她也不想相这么多亲,可是这年头不相亲都找不到对象,找不到对象就结不了婚,她就要被家里的两座大山催促,只是至今还没相出个所以然来。

     这年头找个以结婚为前提的男人还真的很难,她要滞销到何时,“要是再相亲不成功,我就上我们电视台的相亲节目好了,与其让我海里淘沙还不如让未婚男士都看到我,有意向就来联系我。”

     “这主意不错,到时候成千上万的观众都能看到你,总会有看对眼的。”

     涂雪琳拍了拍陌清安的肩膀,定声道:“你放心,我报名的时候不会忘了带上你一个的。”

     “你的相亲暗号是不是一支彩虹棒棒糖?”

     “恩。”

     “我可以让位了,他来了。”陌清安说着站了身,给涂雪琳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涂雪琳立即正襟危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比了个ok。

     陌清安走到吧台上坐下,看到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涂雪琳对面有些局促的坐下。

     收回目光,挑酒吧如此具有诱惑的地方来相亲不得不说涂雪琳很有才,挺考验男人的。

     从卫生间出来,陌清安小心的避让着。

     酒吧里的走廊是昏暗的,有*的男女抵着墙壁放肆的抚摸亲吻着。

     她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却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大响,是酒瓶砸碎在地的声音。

     碎玻璃渣滓迸溅到她的脚边。

     酒吧里的音乐还在激烈的放着,但是酒吧里舞动的人都停止了动作,人群安静下来,看向如此动静的源头。

     陌清安也看过去,可是蓦地眼眸一缩,她之前并没有看花眼,确实是季楠。

     此时的季楠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晃晃的,手里抓着一个男人的胸前的衣服,面露凶狠,拳头举起在那个男人的面前,似是在威胁恐吓,那个男人被吓的不轻,身体打起了哆嗦。

     他的脚下是破碎的玻璃瓶,碎片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酒液流淌开来。

     陌清安不知道季楠生了什么事,可是看起来情况并不好。

     虽然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面,对他的印象都是个傲气的人,身为军人更应该有很好的自制力和自律,不应该会做出醉酒闹事的事情。

     酒吧里的负责人上前劝架,季楠一闪身躲开了要来拉他的人,那几个上前拉他的人看起来应该是地上男人的朋友。

     季楠大力将手中的男人往旁边一推,撞翻了小圆桌,桌上的酒瓶酒杯掉落,男人摔趴在地,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却被季楠一脚踩在他胸膛上,踩在地上。

     被踩在地上的男人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一脸扭曲的痛苦。

     “道歉!”季楠大声的说道,声音有些醉酒的哼声。

     季楠一开口,旁边一个女人哭声传来,嘤嘤泣泣,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她的哭声很是清晰的被大家听到,纷纷转头看向哭声处,只见一个女人伏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一边的衣服滑落,一手捂着,而另一个女人在安抚她,愤恨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酒店老板看情况不对,有人闹事,招来了保安想要先拉开季楠,也许是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可以好好谈,不要动手动脚。

     酒吧里鱼龙混杂,再高档的酒吧都会有一些暗地里的龃龉之事,来酒吧里玩的人都心知肚明可能生了些什么事,兴趣缺缺,在酒吧里生这种事情可以说是正常不过。

     季楠毕竟是军队中出来的人,虽然是空军,但是身手还是很不错的,虽然醉酒了,但是身体却比思想先一步做出反应来,躲开了保安上抓住他的动作,脚下加重了力道在男人的胸上再撵了两下,男人凄厉的喊了两声。

     季楠是一个人来的?还喝的这么醉?陌清安在周边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想要上前的人,没有陪季楠一起来的人。

     眼看着季楠和保安们真得要动起手来,陌清安一咬牙,走了出来,喊了声,“住手。”

     好歹也是认识一场,陌清安不想看到季楠出事,身为军人的话不能聚众闹事,会对他造成不良影响。

     陌清安的突然插入让众人不禁将目光投到她身上,酒店老板立即道:“你认识他?”

     陌清安点点头,走到季楠身边,季楠眯眼了会儿走到面前的陌清安,醉眼朦胧,顿了好一会儿,才呵呵一笑,手指着陌清安,“你是……是……安……清……”

     显然他已经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对陌清安有印象,但是却叫不出她的名字来。

     季楠说完打了一个酒嗝,陌清安靠得近了,一股子浓重的烈酒味扑面而来,他喝的真是不少。

     “季先生,你先放开脚下的人。”陌清安淡声说道,也不知道醉酒成这样的季楠能不能听得懂她的话。

     被季楠踩在脚底下的男人一直哼哼唧唧的嚷嚷,“快放开我,放开老子……”

     季楠脚上的力道不小,听这个男人叫嚷,更加重了力道,男人觉得胸腔的骨头都要断了,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面子都丢光了,虽然没什么人认识他,可是是个人被人踩在脚底下,滋味都不好受。

     陌清安看着地上的男人脸色已经有些紫,而周围围观的人有很多,还有人拿出手机拍摄照片视频,她当即顾不得许多,上前拉住了季楠的手,想把他拖开一点,别真闹出事来,她知道军队对作风问题抓的很紧。

     季楠本是醉醺醺的踉跄,陌清安上前抓他,他有一瞬间的不稳,而地上的男人趁此空档奋力抬起了季楠的脚,快的滚到一旁,终于从季楠脚下出来。

     季楠被这一推,猝不及防,重心不稳就要向地面倒去,拉着他的陌清安力气毕竟比较小,拉不住人高马大的季楠,人也倾斜着下倒下,只是不是重重的摔倒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而是季楠做了垫背的,她摔倒在了季楠身上。

     陌清安手心钝痛,碎玻璃渣子扎入了她的手心,她来不及呼痛,身下的季楠闷哼出声,陌清安连忙爬起来,地上是一地的碎玻璃渣子,她只是手心着地就扎疼了,季楠整个人摔下去还不得扎的满身都是。

     “季先生,你没事吧?”

     可是躺倒在地上的季楠毫无反应,刚才撞到在地,他的脑袋磕在了地面上,他昏昏沉沉的脑子彻底的昏倒了过去。

     即使昏倒了还是死沉沉的季楠,陌清安根本就拉不起来,正好此时涂雪琳看到陌清安,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帮忙。

     涂雪琳看到倒在地上的季楠,“清安,出什么事了?”

     陌清安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先把他弄到一旁再说。”

     她突然后悔自己走出来了,现在是闹不清楚情况,但是季楠怎么也救过她,她不能弃他不顾。

     涂雪琳试了下,还是弄不动,站起来瞪着站在一旁凉凉看戏的众人,最后锁定在酒吧老板身上,“还站着干什么!你就不能让个人帮忙把他架过去,是看我们两个女人的好戏还是觉得你酒吧太安生,非得让人给砸,还有你们这一群拿着手机整天拍啊拍的傻B,一天到晚没事就知道围观,就不能上来帮个忙的……”

     陌清安扶额,忙大力扯了扯涂雪琳的手,让她不要说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是犯众怒,雪琳的牛脾气上来事情又难收拾了。

     涂雪琳对上陌清安不赞同的目光,立即噤了声,只是表情仍是凶恶的,她看到她方才的相亲对象一脸不敢苟同仿佛受了天大的惊讶的模样呆立在了原地,她想,第四十次相亲宣告失败,不过没关系,她本来就对这一位不甚在意。

     好在涂雪琳这么一吼,打着息事宁人的酒吧老板立即让保安上前来帮忙,顺便把人群给遣散了去,音乐重新在dJ手中打出,这一场闹剧立即被人们抛诸脑后。

     陌清安拔出手心里刺入的玻璃,伤口并不是你深而且就只有一个玻璃碎片,她用餐巾纸擦拭了血液。

     季楠虽然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却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只是有些累了。

     赔偿了老板的损失之后,让酒吧保安帮忙把季楠送上了她的车。

     而就在陌清安带着季楠离开的时候,酒吧的角落里站着三个男人。

     6冬晨指了指他们的背影,面露惊讶道:“就让这个女人把楠子这么带走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陈煜摊摊手,他可是不想接管一个喝醉酒的心情糟糕透顶的老虎,“不是更好,美女相伴,正好让我们小楠哥降降火

     赵子维捶了下陈煜的肩,“臭小子,你就不能正经点,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帮楠子?”

     “应该是小楠哥认识的女人,不然谁会多管闲事。”陈煜立即应声,就是看到陌清安出面他们三个才没有出来解决。

     “也许是小楠哥的哪一位情人,正好将烂泥小楠哥带回去,然后……”陈煜笑的楞个猥琐暧昧而意味深长。

     年纪最小的陈煜往往是被欺负的对象,而这货又是个欠欺负的对象,看看他都说了些什么话,当即被6冬晨拍了脑袋,陈煜吃痛,敢怒不敢言。

     “看这个女人也不像出来找乐子的,不过倒是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把楠子给解决了,不会出事的 。”

     三个人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热闹,而陌清安那就不怎么好了,喝醉酒的季楠实在是不知道安顿在哪里,思量在三,她决定把季楠带回了家,涂雪琳在一旁虽有不同意,但是却也稍作提醒,在小区的保安帮忙下,把季楠送到陌清安家也离开了。</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