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住了
        陌清安点好单,将菜单还给了侍应生,季楠也快的点了单。

         待侍应生下去之后,陌清安双手放在桌上,认真的开着季楠,季楠也是不躲不闪,回应着她冷淡的目光。

         季楠已经习惯了和陌清安清冷的眉眼,若是哪天她突然喜笑颜开的对着他,他会以为是见鬼了,不过不排除上了飞机之后,她又化身为亲切和蔼的空姐,即使挂着甜美的笑容,但是一双平静的眼眸却从未改变。

         “季楠,你到底想要试探我什么?”陌清安开门见山的说道,季楠总是挑起她和许志恒的话题,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

         “错。”季楠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我不是试探,只是好奇你和许叔叔的事情。”

         季楠注视着陌清安的表情,继续说道,“就我看来,你和许叔叔与其说是父女,不如说是仇人,我要不是先从楚阳那里知道你姓陌,在碧波居见你的时候也不会投入太多的关心,唉……说实话,那是我家老头给我安排的变相相亲,要不是看到是你,先离开的肯定是我,哪里轮得到我家老头和你爸两个率先离开,耍了个如此拙劣的手段来撮合我们。”

         至于这一段,陌清安知悉的完全,但是唯一不知道季楠留下的原因是她。

         陌清安冷呵了一声,“楚阳还真是和你无话不谈,他都和你说我什么了?”

         她倒是没想到楚阳会把她的名字告诉楚阳,也没想到他会说,当然也不知道楚阳说了多少关于她是事情,不过楚阳说起她来应该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她展露在外让人知道的并不多,她早已经和那个家撇清了许多关系。

         季楠单手撑着下巴,兴致缺缺的说道:“没说什么,只是顺口提到了你,奇怪了两句,他说你是商学院的才女,怎么就做了空姐,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你好端端的一个学经济的怎么做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空姐的工作?不提你是许志恒的女儿,就是你自身条件也不愁找不到相关工作。”

         陌清安眸光微闪,楚阳还真是没少说什么,怎么每个人都质疑她做空姐这一份工作,难道她一定要从事本专业的工作?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没有从事本专业工作的,什么博士去养猪,什么硕士养蛆的社会新闻多了去了,怎么就都来质问她。

         从事商业工作,她不是不想,而是做不了,被许志恒阻扰了,许志恒在整个商业界有一定的权威和影响力,他为了让她回恒吾企业,和周边的大企业都打了招呼,而这些大企业是小企业的标杆,也得了风声不录用她,她一时之间成了整个商圈里面讨论的对象,纷纷猜测她和许志恒的关系。

         之前她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围的同学没毕业前就早早的把工作定了下来,而她却不是接不到面试电话就是面试了之后没了下文,直到有一次面试时无意间听到人力资源经理在接电话听到了她的名字,她才知道了个中原委。

         知道真相的她并没有找许志恒大吵大闹,而是再次投递了几次简历,在依然无果的条件下,她放弃了,她不喜欢被人逼迫,更何况那个人还是许志恒。

         车到山前必有路,条条大路通罗马,她直接放弃了找工作,放下一切来了趟欧洲游,回来后毅然决然的想做空姐,在一番选拔培训之后,她就成了一名空姐。

         陌清安做空姐是许志恒始料未及的事情,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而且他对自己女儿的脾气还是有些了解的,没有在此事上多加阻扰,原本以为她只是心血来潮,做不长久,却不知道她却坚持了一年……

         “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做空姐吧。”这是她的事情,并不会将其中的曲折告诉别人。

         “当然没有,你可以把你的脸部线条柔和一下吗?”季楠做了个笑的表情,“你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你就不能露出个笑脸,整天板着脸,你不觉得累吗?每天在镜子里看见自己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不觉得很丑。”

         陌清安长的漂亮,五官精致,冷着脸给人的感觉是冰山美人的感觉,并没有愁眉苦脸那么夸张,更谈不上是丑了,只是他却是看不惯。

         女人对于“丑”字都非常敏感,即使长的确实不好看,但是也不愿意从别人口中听到一个丑字,某次相亲,他只是说了句“长得挺丑”,女方立即愤恨的撒着眼泪奔走了。

         可是季楠这一招用着陌清安身上注定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我很少照镜子,没觉得,就算是丑也是我自己的事,入不了你的眼,没人强迫你看着我这个丑女。”

         话题偏离原本的主题老远,季楠知道再说也是不会从陌清安口中得知更多内容的,她的嘴比蚌壳还要紧,油盐不进的。

         正好此时侍应生开始上菜,两人静默无言,伴随着小提琴曲□进午餐。

         餐厅里多是双双对坐的情侣,男女或是交谈甚欢,或是矜持浅笑,就算不是情侣从桌也是气氛和乐融融,而季楠和陌清安两个俨然是整间餐厅里的异类。

         俊男靓女坐在一桌,原本是赏心悦目的一道风景线,可是这人却好似有着一股强大的“生人勿近”的疏远气息,他们周围临近的一桌环成一个方形没有一桌顾客,来的顾客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不靠近他们两个。

         而身为当事人的季楠和陌清安对周边恍若未觉,姿态优雅的享用着食物。

         饭罢,陌清安用帕子轻轻掖着嘴角,擦拭干净,看到拿着一只银色的打火机在手中翻转的季楠,他目光像是看着盘子,可是视线的焦距明明不在盘子上。

         见到季楠掏口袋的动作,陌清安微微一皱眉,沉声道:“这里禁止吸烟。”

         季楠动作一顿,一瞬间的困惑,霎时明了是陌清安以为他要拿烟,“斗大的字和标志我还是认识的,不劳你提醒,而且我并没有带烟。”

         他动作不停的从风衣内袋了掏出一张卡,在陌清安面前扬了扬,抬起手,打了个响指,招来侍应生。

         陌清安有些窘迫,可是长久以来的寡淡让她看不出任何痕迹,只是目光却悄然飘忽。

         季楠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眼中含笑的交代过来的侍应生结账。

         陌清安以为让季楠请了这顿饭两人的交集也就算是结束了,各回各家。

         可是在取车的时候,季楠却丝毫不见外的率先上了她的车,理所当然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她的动作没有季楠那么快,晚了一步,季楠已经在副驾驶上扣着安全带,等着陌清安坐下驾车。

         “你家在哪里?”上了车,陌清安边动汽车边问道,那她就再把他送回家就好了。

         “我不回家。”季楠断然道,他不想回去。

         “哪家酒店?”

         “不去酒店。”

         “那你要去哪里?”陌清安熟练的将车驶出了餐厅停车场,在一旁靠边停车,看季楠的决定是要去哪里将他送走。

         季楠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车窗外往来的车辆,露出一副惆怅的表情,只是陌清安也是目光放空看着路前面,没有看一眼也没有问上一声“你怎么了?”。

         良久,季楠才缓缓开口道:“我去你家。”

         陌清安有了反应,转头,不确定的问道:“你去哪里?”

         她应该没有听错,他刚才说要去她家?

         “你家。”

         “不行。”陌清安断然拒绝。

         “我无家可归。”季楠陈述道,他回不了家也不想回家,一个二十九岁的男人害怕回家说出来好像是有点怂,他暂时不想面对他爸。

         “我不信。”陌清安回答的干净利落,她不会相信相信季楠会无家可归,今早还让季家的警卫员送衣服,怎么可能无家可归,就算不能回家,他还有朋友家,别的朋友不知道,最起码还有一个楚阳,怎么轮也不会轮到她家。

         “骗你我能有什么好处吗?我根本没必要骗你。”

         季楠缓声开口,目光沉沉的看着陌清安,黝黑如墨,陌清安和他对视,有一瞬间的怔愣,但是也只是一瞬,她很快回神,“你是没必要骗我,但是我还是不会同意你住我家的。”

         季楠突然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我什么时候说要住你家了?我的东西不还在你家。”

         陌清安大窘,季楠说的是“去”她家而不是“住”她家,她怎么就认为他是要住她家了,他的衣服确实还在她家。

         她转回头,默默的动了车子,往她家的方向行驶。

         ====

         陌清安被季楠耍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住你家了?”季楠坐在沙上,形似惊愕一脸无害的看着陌清安。

         她被季楠用文字游戏坑了,她昨天带季楠回来收留他一晚是看在他喝醉酒之前帮过她救过她的份上,但是却不能构成她再收留清醒的他。

         季楠的衣服已经由洗衣机烘干了,陌清安将他们收拾好装在袋子里,一把塞到了季楠的怀里。

         “不好意思,我不欢迎你住我家,不同意。”

         陌清安的反应多少在季楠的猜测中,他将衣服袋子往身旁一放,诚恳的道谢,“谢谢。”

         可是他没有挪动一下,牢牢的坐在沙上。

         陌清安的性子是软硬不吃,但是她有一点比较好,就是不爱计较,如果他在这里多赖一会儿,不离开的话,她肯定就不会赶他走。

         季楠赌对了,在他说到第三遍不走的时候,陌清安不再说些什么,只是瞥了他一眼,以示警告,并让他不要在她家制造垃圾并破坏她家东西,他就说她还是很好说话的。

         至始至终,陌清安都没有问一句关于季楠昨晚醉酒的事情,原因经过结果只字未提。

         季楠留在陌清安的家纯粹是临时起意,要不是有昨晚的陌清安的带回,他不知道会倒在哪个兄弟那里,就不会像现在如此平心静气,他们几个肯定会被拉来打上一架。

         或许冬晨他们几个就是怕挨打,所以才让他被陌清安给带了回来,免了他们一顿皮肉痛……

         季楠倒在沙上,双眼紧闭,手搭在眼睛处,此时的表情不再是轻松调笑,垮下的脸显露出他的沉痛。

         陌清安从卧室出来,看到躺在沙上挺尸状的季楠,一腿歪曲撑在沙上,一腿垂在沙外侧,一手垂着,一手覆在眼睛处。

         他手背覆盖下露出的脸部下拉,薄唇有些下垂,这是一个人心情不好或者是痛苦的表现,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忧伤的感觉。

         她总算是升起点好奇心,关心的问了句,“你怎么了?”

         季楠听到陌清安的声音,手动了动,却没有移开,也没有睁开眼睛。

         许久不见季楠回答,陌清安不管他了,走到书架前拿了两本书,再折回来,在沙旁边停了下来。

         “你只能在这里住今天一晚,明天我要飞。”

         刚才韩芊打电话过来,说她明天要去参加婚礼,和她换下班,她同意了。

         听到飞一字,季楠的手倏地紧了紧,只是陌清安没有注意到,见她没反应,转身回卧室。

         她只是通知他一声,不管他同不同意,明天她都不可能再让他留在她家。

         陌清安走出去几步,挺尸的季楠终于是有了点反应,他淡声开口,“我被停飞了。”

         陌清安的脚步一顿,停住了,身在航空公司当空姐,自是知道被停飞的严重性,在天莱这么久,她就听说过一个机长被停飞了。

         所以她在这个时间点见到季楠出现在酒吧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被停飞了,所以才会喝的烂醉如泥,她的手指抠着书页,轻轻的应了声,“哦……”

         季楠以为还会有些下文,可是等了十几秒都没有反应。

         他放下手,腾的坐了起来,看着陌清安背对着他而站的背影,吼道,“你连个我为什么会被停飞都不问吗?”

         陌清安转过身,问道,“为什么?”

         陌清安以为季楠和她说他被停飞了,会有下文,所以她等着,如果他不说,那她也不会问什么,她不喜欢探人*,如果他不说她就不会问,既然是季楠要她问,她就问一下,可是她不知道他口气怎么这么冲。

         季楠有些不爽,这样子像是他在乞求别人的关心一样,还是一个初识不久的女人。

         “没有什么为什么,”季楠垂下眼,“我听到了,明天我会走的。”

         莫名其妙,既然不说,陌清安也不再问,只是看着低着头的低迷沮丧的季楠,还是有些同情的。

         良久,憋出一句话,“小吧台下面有几瓶酒,你可以喝一点。”

         季楠之前是有些生气的,虽然不知道生气些什么,现在听到陌清安这样的话,却是想笑,她这算是在安慰他吗?很是大方的出借她家的酒,让他借酒消愁……

         “多谢了。”

         陌清安回了卧室坐在窗台前看书,可是书本上的字却一个也没有看进去,脑子里想了些关于季楠被停飞的原因,想来想去,最可能是作风有问题,也许是因为私生活□,可是他当飞行员这么久,家里还有一个当书记的爸,不应该会犯这种原则性错误……

         看着看着,她就犯起困来,早晨起的太早,午睡的瞌睡虫就找来了,眼皮越来越重,手中的书从手中滑落也不知道,人就靠着床头睡着了。

         陌清安睡着了,家里来了一拨人又走了也不知道。

         季楠早上打电话给陈煜问他昨晚的事情并让他把他的手机钱包给送过来,原本只是让陈煜一个人来,可是他却把另外两只也一起带来了。

         他先前敲了敲陌清安的房间没人应,悄悄打开门看了眼,看到陌清安睡着了,他才把几个人放了进来,毕竟是别人的房子,他不能太为所欲为了。

         6冬晨几人还算是识趣的,轻手轻脚的没有闹出大动静,只是看着季楠的笑意满是揶揄。

         “小楠哥,昨晚过的不错吧,看这公寓,所处的地段,还有这装修,家具……啧啧……”陈煜环顾着四周,点评着。

         “楠子,你傍上了白富美了,可别忘了我们兄弟,要介绍白富美的朋友另一拨白富美给我们认识哦。”6冬晨对着季楠眨了眨眼睛,看一个房子能看出房子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素雅的装修,可见主人应该是有品位的女人,昨天所见是个漂亮的女人。

         白富美?陌清安的的确确是白富美,不过让她介绍白富美给他们,简直是天方夜谭。

         “送完东西就可以走了,要是她起来,你们兄弟我连安身之处都没了,只能去叨扰各位府上了。”

         季楠嘴角阴恻恻的笑容,让他们心里一颤,这明明是要找他们干上一架的气势,也不想想他那是军中训练出来的身手,哪是他们这些“文弱书生”可以与之抗衡的。</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