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骂了
        这张纸正是之前酒店经理递交给季楠的支票,因为酒店经理过于紧张,支票有些皱巴,中间还有一条细小裂缝。

         季楠嘴角微抽,为什么陌清安的样子让他有种打乞丐的感觉,一定是他的错觉,他堂堂季大少怎么可能是乞丐。

         陌清安见季楠没有伸手来接,“你的手机掉在了水里坏了,昨天看顾我一晚上有所损失,这是我的赔偿。”

         陌清安这一说话,季楠更觉得自己是那摇尾乞怜的乞丐,他还没那么穷吧?

         她的面容一派平静,没有任何羞辱和鄙视,这是多么理所当然的语气才会让人有这样的误会。

         季楠两根手指将那张纸夹了过来,叠起来放进了他裤子口袋里。

         “我还以为你如此大义凛然不会要她们的钱?”做好这一切,季楠暗讽了一番。

         陌清安之前轻而易举的就原谅了那个周夫人,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他倒是真没料到陌清安还会要这边。

         “为什么不要?周琪的行为对我造成了人身伤害,既然不追究法律责任,做出相应赔偿是应该的,你兑现支票之后,五千归我,我手机也坏了,其余都是对你的损失的赔偿。”

         季楠哑然,话是真么说一点都没错,可是觉得这事情和陌清安这人的为人很是不搭,她是不是分的太清,太过理智了?

         他才见陌清安几面,相处加起来的时间还不足二十四小时,凭什么就断言她的为人?

         不过到目前为止,她已经震惊他好几次了。

         他跟着陌清安和周夫人来到医院,一开始并没有这个打算,可是最后鬼使神差的一路跟随来了医院,还偷听了陌清安和周琪的讲话,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在讲。

         他就站在门外,里面的话语听不到,他偷偷的将门打开,虚掩的门,病房内的声音外面都能听到。

         陌清安的情绪一开始比较平缓,可是后来就越来越激动,甚至是一种责问的口气,那样的语气仿似周琪是她最重要的人。

         原以为波澜不惊的女人还有这么激烈的一面,他是惊讶了,但是听了她的一番话,他不知道该评定她这一番话到底是对是错,但是是有道理的,女人不必做男人身边孱弱的菟丝草,不应该寻死觅活。

         男人都不喜欢女人闹腾,特别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反正他是受不了,周琪的行为他鄙视。

         可是让人断情绝爱?可能吗?

         “既然大家手机都坏了,那就一起去买。”季楠建议道,和陌清安并肩走。

         陌清安没有拒绝,至于季楠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她没问也不想知道,只是一起去买手机,省得麻烦,季楠有车,也省了打的坐公交的麻烦。

         “你爸是总裁,能在碧波居请客吃饭身家应该不低,怎么你做了空姐?兴趣爱好?”季楠开口打破了汽车内的沉闷气氛。

         “你管太多。”陌清安不想和季楠说话,他怎么这么烦。

         “我有管吗?只是问问而已。”

         “……”

         “你姓陌,你爸姓许,你是随母性?”季楠问道,心里猜测陌清安是不是许志恒的私生女之类的,但是他爸昨天的话表示她不是私生女。

         “恩……”陌清安点头轻应,这不是什么秘密。

         “你和你爸关系不好?”

         “你不是看出来了吗?”

         “你不是不去医院,怎么不怕了?”

         陌清安看向季楠,“你问太多了。”

         “……”和陌清安交流需要忍耐力和掘话题的能力,季楠自认为败下阵来,不过他不是第一个失败者,还有一个楚阳被冲的更惨。

         有了对比,人也就宽慰了,季楠闭了嘴,继续开车。

         两人到了手机店,都没有转着看现下流行的款式,直接找来导购,干净利落的报出了自己之前的手机型号,手机用习惯了也不需要更换,反正智能机的功能和系统都差不多,也不需要些特备的功能,反正网上都有app。

         导购小姐看着眼前的俊男美女,估计着是两人吵架拿手机砸然后把手机砸坏了,为了这个月的业绩和提成,导购小姐挂着甜美的笑容极力向两人推销一款情侣手机。

         “先生,小姐,这款手机是这个月最新推出的情侣款,”导购小姐将一个礼盒展示在季楠和季清安面前,“黑色的是男士款,白色的是女士款,手机采用独特……”

         导购小姐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季楠打断了。

         “你怎么看出我们是情侣?”

         导购小姐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问题,一愣之后,回道:“先生和小姐看起来很配啊,你们长的又不像,不是兄妹,那就是情侣。”

         为了把手机推销出去,导购小姐当然是仅说好话,但是也没有睁眼说瞎话,她确实觉得眼前的两人很搭,只是女人沉着脸可能是在生气,估计还在生气,没有从吵架中缓和过来。

         这年头大家都喜欢自动脑补,不得不说导购小姐的脑补过于烂漫,他们两人是毫无关系,连朋友与都算不上。

         两人自是没有要情侣款手机,仍是要了原来的款,支票还未兑,是季楠刷的卡,这让导购小姐不禁重新审视两人的关系,莫不是包养?

         ==

         季楠回到家,久候的季夫人杜美云立马凑上前来,询问情况,昨晚的相亲事情季谦礼都和她说了,儿子彻夜未归,打手机又不通,迟迟不归,进展不可能这么快吧?但是如果进展真的这么快,她也乐见其成,最后孙子一起出现。

         看到杜美云脸上的笑容,季楠就知道她想歪了。

         “妈,你想太多了。”季楠将陌清安落水的事情和杜美云一一详言,但是省略了他问她要钱那一段,不然他得被他妈给念叨死。

         “出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幸好没出事,不然看你怎么像你许叔叔交代,你也是,怎么可以送她回去就不管了,女孩子最容易受凉,秋天天凉,你怎么不送她去医院,要是受寒感冒怎么办?”</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