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吵醒了
        陌清安是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中醒来的,极其不情愿的拿过床头柜上的闹钟,凑到眼前看了一下。

         五点四十三分,六点还不到,一大清早的在折腾什么。

         痛苦的挣扎了一下,陌清安才掀开被子,套上外套打开了卧室的门,看也没看,就吼道。

         “季楠,你一大早在干什么?”

         季楠在厨房里听到陌清安的吼声,手中的铲子一落,掉在了锅里,又是一声很大的“乓”的声音。

         陌清安紧皱着眉头,睡眼朦胧的走向厨房。

         “做早餐。”

         季楠手忙脚乱的拿起锅铲拯救好不容易煎出来的荷包蛋,看起来又被毁了。

         厨房里还算整洁,没有她猜想中的那么混乱,陌清安看着一手拿锅铲一手握着平底锅的季楠,动作有模有样,可是铲子和平底锅一接触就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大有把平底锅给戳出一个洞的趋势。

         陌清安扶额,“你做早饭要做出拆房子的动静吗?”

         一看就是没进过厨房不会做菜的人,不会做就不要做,一大清早的扰人睡觉,闹出这么大动静,要不是小区公寓隔音效果不错,非得被人找来投诉不可。

         季楠关掉火,将一个支离破碎的“荷包蛋”倒在盘子里。

         “拆房子的工作轮不到我,这是城管的活计。”季楠回道,“谁让你家冰箱如此贫乏,想要找点吃的都没,连片吐司都没有,我只能亲自动手。”

         他早就饿了,一肚子的水被释放之后,剩下的只有饥饿,打开冰箱,空空如也,只有几盒面膜,一些饮料,但是没有简单而又能快填饱肚子的他急需的食物。

         看来看去,只能亲自动手煎鸡蛋,可是这效果比他预想中的简单拙劣了许多。

         “这还真是我的错了,季大少爷,招待不周,不过你可以离开,出了我家门,再出小区门,会有很多食物等着你。”

         陌清安抓了抓滑到眼前的长,随意的拢了拢,别在耳朵后面。”

         季楠看着一脸怒气的陌清安,他不就用了一下下厨房吗?至于吗?

         “外面天还没亮。”

         窗玻璃上附着着一层雾气,可以看到外面泛着微弱的光,白雾蒙蒙,天还只是蒙蒙亮。

         冬天的天亮的比较晚。

         “而且我没钱。”季楠摊摊手,他身上别说钱连手机都没有,陌清安把他带回来,却没带回他的所有物。

         陌清安瞥了一眼季楠,转身就走,“跟我来。”

         季楠疑惑的跟着陌清安走出了厨房,只见陌清安拉开了茶几下的抽屉,露出里面花花绿绿的包装。

         季楠微微抽了下嘴角,原来没找到的吃的都在他之前睡的沙的前面的茶几里,他怎么就没现这是一个小柜子。

         陌清安拿出几包饼干放在茶几上,对着季楠认真道:“请不要糟蹋我家厨房了。”

         季楠回头看了看厨房,和之前走进去相比是乱了点,不过也没那么糟糕吧,。

         既然房子主人话了,那他就恭敬不如从命。

         季楠并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吃零食,好在陌清安的零食也不是什么垃圾食品,在一堆中找了些面包和饼干吃着。

         看着茶几上红艳艳的一百块,他摇头叹了口气,要不是有些了解陌清安,他怎么都会觉得陌清安刚才的语气像极了打叫花子。

         “给你!”

         冷着脸从皮夹子里拿出一百块钱放在了桌上,然后晃回了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上。

         陌清安是被吵醒了之后不容易睡着的人,尤其是房门外有一个大活人,还是男人,吵吵嚷嚷的男人,辗转反侧了一会儿,她还是决定起床。

         换好衣服,走出卧室,向客厅看了一眼,季楠果然还没走,他靠着沙吃着饼干喝着牛奶看着电视,他是把这里当做了他的家?

         季楠也注意到了陌清安,晃晃了手,向她打了声招呼,“早安。”

         早安?一点都不安,要不是他在这里,她九点都不一定起来,冬天谁愿意离开暖暖的被窝,她白了季楠一眼,转身进了卫生间。

         再出来,陌清安已经清清爽爽,长简单的扎着马尾,径自进了厨房。

         季楠之前的那一摊子她也没指望他能收拾掉,那个卖相很差的荷包蛋已经不再,油光闪闪的盘子和平底锅放在了水池里,铲子扔在台面上,还有油盐放在不同的角落……

         她将东西一规整,取了一碗米,开始淘米。

         “你要做早饭了还让我吃这些干巴巴的饼干。”

         季楠拿着一块饼干,站在厨房门口,吃着。

         陌清安转头看到地上掉落的饼干屑,“打扫干净,季大少爷。”

         季楠退后一步,看到地上是掉了点比蚂蚁还小的碎屑,夸奖道:“视力真好。”

         “没你的好,”飞行员的视力要求严格,陌清安继续淘米,水声哗哗,“一开始我没打算做早饭,只是醒的有点早。”

         季楠抽了两张餐巾纸在地上抹了抹,明白了陌清安话里的意思,埋怨他吵醒了她,她才做起了早饭。

         他没想要吵醒她,只是这么不巧动静大了点,就把她吵醒了。

         半个小时左右,季楠看着桌上摆放的粥,荷包蛋,和他做的俨然不是一个档次的。

         虽然已经吃了大半包饼干,但是新鲜热喷喷的食物勾起了他尚余的食欲,非常不客气的在餐桌前坐下,一脸期待的看着陌清安,等着她给他盛粥。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陌清安疑惑这么一大早有谁会来她家找他,刚放下勺子,原本坐在桌前的季楠已经快步走向了门口。

         陌清安跟着走过来,只见到季楠接过一个大大的袋子就随即把门给关上了。

         季楠回头看到表情诧异的陌清安,将手中的袋子举起来晃晃。

         “这么冷的天,我还是要温度不要风度的。”

         陌清安知道了这是季楠让人给他准备的衣服,刚刚送过来的。

         “不要不经过我允许,随意泄露我家地址。”

         季楠和陌清安说话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好像他是做错事的孩子,陌清安在批评指责他。

         “我家的警卫员,你可以放心。”季楠沉声说道,“陌小姐,请问,我可以借用你家的卫生间吗?”

         季楠换上衣服,并不是如他所说的要了温度就没风度。

         黑色的大衣,更显身型的挺拔,俊朗的外表,犹如在T台上走秀的男模。

         不过他的走姿给人以洒脱的感觉而不是T台上男模们的作秀感。

         季楠拉开椅子,绅士的一伸手,“陌小姐,请坐。”

         这是一家西餐厅,小提琴手缓缓的拉动着琴弦,悠扬的曲调画出,流淌在空间内。

         “谢谢。”陌清安礼貌道谢。

         待陌清安坐下后,季楠才落座,侍应生上前来点菜。

         “你是客人,你先点,安安。”

         因为最后一个昵称,陌清安抬起头来,季楠像是知道陌清安要说什么,率先开口道:“一口一个陌小姐你不觉得听得别扭吗?还有别让我叫你的英文名字,好端端的在国内叫什么eve1yn,都是中文夹杂英文很别扭。”

         陌清安虽有不悦但是却不予反驳,可是有心试探陌清安的季楠却加了句,“你爸爸许叔叔就是这么向我介绍你的。”

         看到陌清安陡然一沉的脸,眼眸一缩,季楠觉得他猜对了,其实也不能说是他猜对了,而是陌清安表现的太明显。

         上次碧波居一起吃饭的那次她是安静如淑女,只是以为她是腼腆,但是他知道她不腼腆,后来他和她的对话,而且他在她的家里没有现一张她和许志恒的照片……

         种种迹象都透露出一个信息,陌清安和许志恒之间有很大的矛盾,只要随意的一提许志恒,她就会露出嫌恶的表情。

         季楠自己心里不爽快,却见不得陌清安平静事不关己的样子,虽然他的事确实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他非得找点她的不快,这是什么心理啊。</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