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斗嘴了
        陌清安没有反驳,因为是事实,不过被季楠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出来,感觉是一种羞辱。

         “谢谢!”陌清安道谢,“我怎么在这里?”

         “你昨天又哭又闹不去医院,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落汤鸡一只,幸好这里是酒店……”

         季楠语气暧昧,目光划过她□的白皙光滑的肩头,双手纤细白嫩抓着胸前的被子,头凌乱的披散着,如果不是他知道不是,不然光看这副模样还以为是被狠狠蹂躏过的。

         可是一个女人醒来现自己□着和一个男人同处一室,她表现的是不是太淡然了点,难道失声惊叫不是她该有的正常表现?

         现在想想还是落了水的陌清安比较生动。

         听到医院二字,陌清安一僵,想起好像是听到了救护车的鸣笛声,回想起昨晚有些混乱的记忆。

         “谢谢,我的衣服呢?”

         她的头脑是不是太清醒了点,她难道就不做其它的猜想?季楠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憋了口气,不说话,指了指沙的方向。

         陌清安顺着季楠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沙上看到了她昨天穿的衣服,她转头看向季楠,意思是让季楠帮她把衣服拿过来。

         季楠摊了摊手,明确的表达了让陌清安自力更生的意思。

         别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透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的淡定,如果他不帮她,她会怎么样,其实也就是他的一点恶趣味。

         陌清安不喜欢被人威胁,这么久以来,她已经不是最开始那个无能为力的小女孩,到后来她可以掌握自己的生活后,她就不喜欢被人指使或者是被威胁,什么事情自己都可以做得来。

         比如现在,不过就是衣服放在沙上,她全身□着而季楠不肯帮忙。

         这真得不是一件大事,他不帮她拿,她也可以拿到。

         她将被子围在身上,将自己包裹起来,地上没有拖鞋,想然季楠这人也不会帮她拿,她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地板的寒气有些凉,因为被子限制,她迈出的步子很小。

         看着犹如一个蚕蛹般行径的陌清安,季楠爬了下头,这个女人开口说让他帮忙拿一下会死啊,固执的要死。

         季楠迈开大步,几步就越了龟的陌清安,大步流星走到沙上,拿起衣服在折返到陌清安身前,往她面前一送。

         “给你,你要我帮忙拿衣服不会说一声,不然谁知道你要做什么?”

         陌清安有些气结,他明明就看懂了她的意思却没帮忙,现在却是她的错。

         她秀眉微拧,一手抱着被子,一手拿过衣服抱在怀里,目光越过季楠寻找洗手间的方向,然后继续慢慢的向洗手间前进。

         “喂……你开口说句话会死啊?”

         季楠看着她慢慢挪动的背影,破口吼道。

         陌清安没有停,走进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季楠气得不行,暗咒一声,在原地走了几个圈,最后颓然的坐在沙上,看向洗手间紧闭的门,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他想,还不如让她淹死得了。

         陌清安站在镜子前,松开了手,被子掉落在地,镜子里照应出她雪白的胴、体。

         见到镜子中的自己,陌清安才松了口气,真的什么事都没生。

         和一个陌生男人共处一室,还是一个她见识过的花花公子,她心里也是惶恐,她没有察觉自己身体的异样,但是她自己还是没勇气掀开被子来看一眼,不仅仅是因为季楠在面前,也因为她内心的害怕。

         什么事都没生是最好,如果真生了什么,那也没什么关系。

         长凌乱的纠结着,还散这一股湖水的味道,她走进浴室洗了澡,换上衣服走出洗手间。

         径自在长桌上找到了吹风机吹干头,将坐在沙上的季楠直接忽略。

         遇上这样的女人,季楠有了难得的挫败感,不说他是一个帅哥,好歹他也是一个男人,被人忽略成这样还是头一遭,不是,是至从遇上陌清安,他就一直被忽视。

         “喂,把你推下水的人你准备怎么办?”季楠想起这茬,还想接着说,那厢陌清安关掉了吹风机,“我有名字!”

         季楠一愣,随即想到自己一直称呼她是喂,一笑,总算是有点反应了,不错。

         “安安妹妹,是吧?”季楠笑问。

         “我们没有那么熟,”陌清安继续打开吹风机,“陌清安或者eve1yn。”

         “我爸很满意你,你爸看起来对我也挺满意,看他们意思是挺看好我们两个,我觉得我们应该从现在熟悉起来。”季楠侧身看着吹着长别有一番美感的陌清安,调笑道。

         “如果季先生是这么听话的人不会到近三十岁还没结婚!”

         季楠原以为可以惹恼陌清安,却不想她是理智如斯,油盐不进,“我现在准备听话了。”

         “但是我从来不是一个听话的人!”陌清安关掉吹风机,拔掉插头,对季楠故意的挑逗不为所动。

         这时敲门声音响起,季楠起身去开了门,侍应生推着餐车进来了。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给你点了点,快吃吧,本来就没几两肉,再饿就成木乃伊了。”

         陌清安真得想把季楠的嘴给缝起来,真是一张缺德的嘴巴,但是心里却升腾起一点暖意,被人关心的感觉。

         闻到食物散出来的香味,陌清安的肚子一阵咕噜,她真还有点饿了,

         季楠在陌清安洗澡的时候点了餐,他可没忘陌清安昨晚没有吃东西就掉水里然后昏迷到近中午才醒过来,是个人都得饿了。

         侍应生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周夫人来了,在楼下等陌清安。</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