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落水了
        季谦礼严厉的扫了眼没正经样的季楠以做警告,沉声道:“楠子,这是你许叔叔还有许家妹妹。”

         “许叔叔好。”季楠转向许志恒唤道,“许……”

         季楠从进来就没将视线停留在和他对面而站的陌清安身上,此时要打招呼,瞥了眼,可是刚出口的许字就顿住了,他没记错的话,楚阳说她叫陌清安,姓陌不姓许。

         世界上可以有长的完全一样的人,但是却没有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一样,或许可以说是双胞胎,但是不可能连那双凉薄澄净的眼眸也一样,也是因为这一双眼睛,他对她的印象才深了点,才记住了她。

         季楠的停顿,季谦礼看在眼里,略一打量,目光在季楠和陌清安之间打了个转。

         “楠子,怎么了?安安太漂亮,你都惊艳的说不出话来了?”季谦礼打趣道。

         这几年来多多少少给季楠安排了好几次相亲,都是他的妻子季夫人在张罗着,他虽然没有在场,但是听他妻子回来之后的抱怨就知道季楠的德行了,反正就没个正行,没一次是成了的。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季楠都二十九了,今年过了年就奔三十了,这可是愁坏了季夫人,大院里同龄的有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她儿子却连个对象的影子都没有。

         季夫人一度怀疑是军营那的大环境把自家儿子给扳弯了,可是从各处得来的小道消息来看,季楠喜欢的还是女人,季楠在外头是个什么样,两老也是有点知道的,可是你说他爱玩吧,可是这么久也没给玩出个老婆来……

         时间越长越愁,今年给安排的相亲宴不知凡几,只是都没个着落,季楠被烦透了,这次从军区回来,家也没回直接飞了英国,以做抗议。

         许久未见儿子的季夫人只得妥协说不给他安排相亲才把他给从英国给召了回来。

         许志恒哈哈的笑着:“谦礼你这话说的,安安要难为情了。”

         陌清安扯了扯唇,这顿饭局是为了些什么,已经不言而喻,相亲,变相的一种相亲。

         七年来的第一次见面,许志恒先是骗她,又是不经她同意安排了一场相亲,真是好大的惊喜。

         “季叔叔过奖了,清安受不起如此美赞。”

         清安,果然是陌清安,季楠道:“你说的一点没错,许家妹妹就是仙女下凡。”

         呵,不食人间烟火……

         季楠的话在许志恒和季谦礼耳里听来是贫嘴,可是陌清安却听出了他话里的讽意,这个男人果然是非常的令人讨厌。

         服务员才开始上菜,许志恒和季谦礼分别借口有事离开,意图是那么的明显,两人都不是蠢人,只是更加确认了猜测而已。

         看着精致的菜肴,陌清安站了起来,“季先生慢用。”

         季楠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晶莹剔透话梅排骨,扔进了嘴里,“这里摆上一桌得是你好几个月工资,你不吃了再走,不觉得太亏……”

         陌清安脚步不停,不想留下,本来就对相亲反感,又见过季楠放荡的一面,她对他毫无好感。

         “啊,对了,有个总裁爸爸,哪会在乎这点钱。”季楠拿起酒瓶倒了一杯红酒,一派悠然享受。

         陌清安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我和他没有关系!”

         她本来就积着怨气,可是季楠却一个劲儿的往上凑,还挑着她最不快的事来说。

         “你不是许叔叔的女儿?”季楠像是没看懂陌清安眼中的怒意,继续说道。

         陌清安想要冲口而出的“不是”卡住了喉咙,她不想承认可是从血缘和亲属关系来说她是许志恒的女儿。

         “不劳你费心。”陌清安冷眼看着季楠,离开了。

         花花世界中打滚这么多年的季楠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凉薄又难沟通的女人,浑身都长满了刺,不得亲近,这种女人是不可爱的,甚至会让人觉得假清高,很作。

         他也是犯贱,明明看出她眼里的怒意和排斥还踩着雷点子上,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在飞机上的时候是甜美亲切的空姐,一下飞机就完全变了个样,是冰冷的绝缘体。

         这样的女人有哪个男人受得了,怪不得长的这么漂亮却没有男朋友。

         季楠觉得自己是太无聊了,才会对她想这么多,但是男人总有点好胜心,遇到这种女人,想要打破她冰冷的面具,他也不例外。

         陌清安能勾起男人的挑战欲,同时也犹如一盆冷水浇灭男人的激情,季楠以他二十九年的阅历如此判断。

         季楠吃完饭走出韶华厅,越靠近大门,屋外的喧哗声越来大,声音嘈杂成一片完全听不清楚,打破了碧波居一贯的清静雅致。

         他走出大门,临着出口的碧波湖的岸边两处栏杆处黑压压的围了一堆人,水面上有人扑腾着水花,有不少的人。

         越是走近能挺听清一个女人在鬼哭狼嚎着,掉在水里的应该是她的女儿,听她喊叫的声音估摸着是想不开寻短见什么的。

         季楠原本可以转身走人,不管这件事,可是他瞥到水面上漂浮的那一角围巾在水中渐渐的下沉,耳边还传来“还有一个人,快沉下去了”的话时,他看到那个方向冒了两个水泡,而那一角围巾也没了方向。

         他当下挤过人群,跳了下去,向着刚才的方向游去。

         陌清安觉得自己快死了,冰冷的水四面八方将她淹没,她想要往上冒出,身体却是沉重的往下沉。

         她想要呼吸,可是冰冷的水趁虚而入,立即就从口鼻灌入,呼吸道生疼,她不能呼吸,睁不开眼睛,耳边能听到水面上的声音越来越少。

         她的力气慢慢用尽,水下面像是有千万只手将她往下面拽,让她进入无边的黑暗。

         “你妈怎么不带着你一起去死!”

         是了,她妈妈死了……

         红色的血蔓延成血泊,她的妈妈倒在里面,白色的躯体浸染在鲜红里,她美丽的容颜因为没了血色是那样的苍白,她一动不动的……

         她仿佛回到了那一刻,她哭着喊着前进追逐,可是却怎么也触碰不到妈妈的身体,而红色的鲜血却将她萦绕,突然,她看到她妈妈抬起了苍白纤瘦的手,鲜血淋漓的滴落。

         妈妈在向她招手,妈妈,你来了吗?

         陌清安伸出了手,妈妈,我好想你……

         快了,妈妈,我要够到你了……

         就在她要握上那一只枯槁的手,她的手蓦然被温暖所包围,一拉一拽……

         所有的画面一瞬间的后退,远离……

         季楠揽着陌清安向岸边游去,暗咒了一声,还真得是这个女人。

         之前还想说她像一盆子冷水,现在她就下冷水湖里了。

         他游到岸边,立即有人来搭手,两人被拉上岸,潮湿的衣服被冷风一吹,瑟瑟的冷。

         陌清安已经昏迷了过去,季楠立即进行急救。

         一次两次,陌清安都没有反应,季楠急了继续按压,继续人工呼吸,终于在第七次的时候有了反应,她吐出了一大口水,歪倒一边,剧烈的咳嗽起来。

         季楠松了口气,坐到了地上,如果陌清安真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向他家老爸还有许家交代。

         真是的,好端端的怎么就想不开跳湖呢?什么地方不跳,偏偏挑这种地方跳。

         此时现场有些混乱,酒店的侍应送来了干毛巾和毛毯。

         陌清安浑身都湿透了,长犹如海草一般湿哒哒的搭在脸上,她闭着眼睛,整个身子都在瑟瑟抖,虽然吐了水,但是她的意识还不清醒。

         季楠用毛毯将她整个包裹住,真是个麻烦,抱起她准备送她上救护车。

         他上岸之后,岸边的人少了,围向了救护车那边,之前落水的女人早已上了救护车。

         陌清安在他的怀里蜷缩起来,犹如在冬夜缺乏温暖的小兽。

         她贴着他的胸膛,头不知道是因为抖还是温暖,蹭着他的胸膛。

         耳边传来救护车的声音的鸣笛声,陌清安身体一僵,倏地睁开了眼,她的手紧紧的攥起,开始挣扎,“不要……不要……”

         陌清安突然的作,力气很大,季楠差点没抱住,让她摔落在地上,他只得将她放下,紧紧抱住,阻止她的挣扎,而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季楠看不懂。

         “你不要什么?”季楠半夜游了个冷水泳,心里本就不爽,此时见陌清安闹腾,语气更加不善。

         陌清安没有给她解答,只是一个劲儿的挣扎。

         泡了水就变成了疯子,这女人到底还能变成什么样?

         季楠不奈,不管陌清安的挣扎,禁锢着她抱起她就走,可是怀里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最后吐出一句凄厉的“不要去医院……”然后紧紧的抱着他不撒手。

         陌清安不知道抱着她的是谁,不知道是男是女,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要坐救护车,不要去医院,对于她来说,那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