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醒来了
        怀里湿哒哒的人儿,双手死死的搂着季楠的脖子,手臂交叉等同于环了两圈。

         她的头埋在她的脖子间,湿漉漉的长顶着他的下巴,她在抖,在害怕,在抗拒。

         冰冷的触感,头上滴落的水滴顺着脖颈蜿蜒,可是她贴着他的脸是冰凉的,一股细细的热流熨帖着他的脖子。

         泪水,她哭了……

         季楠直直的僵住了身体,前后不到半个小时,陌清安简直是逆转性的变化,他诧异的同时,还有点……烦闷。

         救护车旁边的医护人员看到两人,过来帮忙,只是陌清安死都不松手,越勒越紧,季楠在被勒死窒息之前对酒店的经理说准备一间客房。

         “好好,我们不去医院,乖乖……”

         季楠无奈的一边走一边轻声安慰,离救护车越来越远,鸣笛声也越来越远,陌清安也渐渐的安定下来,只是搂着他脖子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还有涓涓热流在他脖子上流淌。

         侍应生帮季楠打开来客房的门。

         “现在可以把手松开了,没有去医院。”季楠说着要将陌清安放到地上,可是她的手没有松开,他被吊的向前倾了倾,侍应生立即搭把手帮忙,这时候才现陌清安已经不知是睡着还是昏迷了。

         她的脸上有水,分不清是水还是泪,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狼狈,丝毫没有之前的清高优雅。

         事实证明,不管什么样的女人落了水都是落汤鸡一只,毫无美感。

         被季楠要求随行而来的医生给陌清安做了检查,没有事,只是呛水情绪激动才昏迷了。

         陌清安没事,季楠也放心了,总算没有淹死,也没淹出个三长两短来。

         房间里开了热空调,湿衣服被热风一吹,黏在身上很是难受。

         让女侍应生帮陌清安换下湿衣服,他进了浴室,他急需要洗个热水澡。

         季楠洗好澡,披着浴袍出来的时候,房间内安静没有人,换下来的湿衣服已经被收走了。

         宽大的床上,若不是那隆起小小的土包的被子,一点都看不出陌清安躺在里面。

         他坐在床沿上,看着在昏迷中还皱着眉头的陌清安,脸色苍白,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眼皮下的眼珠在转动,她睡的不安稳。

         一个人突然的情绪波动,必然是以前经历过什么类似的事情,她应该有段不好的记忆。

         房门敲响,酒店经理送来驱寒姜汤,人是在他们酒店落的水,他们酒店得负起责任。

         “先生,这是周夫人给的抚慰金。”酒店经理递上一张两万的支票。

         瞥了眼递在身前的薄薄一张纸,季楠没接,冷声道:“前因后果。”

         径自在一旁的沙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等着酒店经理的交代,陌清安落水的事看来并不简单。

         酒店经理捏了把冷汗,凭他做了六年的酒店经理的经验来看,这个男人对于这件事恐怕不好收尾。

         他慢慢道来事情的原委,季楠听着浓眉一蹙,冷着脸,站起身来,“你转告那位什么夫人,‘故意伤人’,你可以走了。”

         酒店经理没听懂,愣了一下。

         “还不走!”季楠怒声道。

         酒店经理连连道歉,出了门,急得团团转,怎么就在他值班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两边的人都不好得罪,这事可是要怎么办才好?

         季楠端着姜汤来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昏迷的陌清安,勾唇一讽,“飞来横祸,你还真是倒霉,命都不保!”

         这事说来确实是陌清安踩了狗屎,一身的晦气,才会被这么大乌龙一把。

         在家里因为丈夫有外遇闹的不可开交的周琪今天跟踪丈夫来到碧波居打算和小三同归于尽,但是夜晚模糊,她又神智不清醒,逮着看起来身形有些像的陌清安就是一通乱喊乱骂,陌清安不予理会,想要离开,却不妨周琪突然疯狂的举动,将她一撞,双双落入水中。

         陌清安挣扎着起来,但是周琪人已癫狂,力气大的吓人,不停的拉扯着陌清安,直把她往水里拉,不放心自己女儿的周夫人赶到之后连忙让人救她女儿,因为下水的是周家的司机,只管着救她家小姐。

         有人下水,岸上就没有人下水了,他不敢想,如果他再晚那一刻,捞上来的可能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不是现在躺在床上楚楚可怜的女人。

         周夫人就在刚才现弄错了人就想着用钱来摆平这件事,陌清安现在昏迷,他当然得代为解决,怎么说也算是见过的半生不熟的熟人。

         没怎么照顾人经验的大老爷们季楠看着一碗姜汤犯了难,昏迷的人要如何喂?还是不要喂了吧……

         季楠犹豫再三,看着陌清安可怜的模样,坐了起来,动手扶起陌清安,这一扶,季楠微愣,入手细腻而光滑,他摸到她的肩膀是□的,如果肩膀是□的,那……被子底下的人是没有穿衣服的。

         要不要这么不负责任?季楠拧眉,这酒店的人是有多么放心他和陌清安同处一屋,就没想过他们是陌生人吗?好在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是什么衣冠禽兽。

         侍应生见到季楠和陌清安之前在一个包厢里吃饭,又见陌清安紧紧抱住季楠的样子,自认为他们两个有什么亲密关系,所以没有多过问。

         这算不算趁人之危占便宜?季楠颇感无奈,但是还是扶起她的头,将碗凑近她的唇,撬开她的唇,让她喝姜汤,可是他忘了昏迷的人怎么知道喝,他只顾着倒,姜汤都顺着陌清安的嘴角滑落。

         季楠手忙脚乱的收回手,把她放倒了回去,直接抓起被子擦了擦滑落的姜汤。

         真是麻烦,他把碗一放,不喂了。

         陌清安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妈妈死时候的模样,那样血淋淋的画面,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像是着了迷,一步步的靠近。

         那是她的妈妈,即使被鲜血浸染,滴滴答答低落着鲜血。

         可是每当她觉得就要靠近的一刻,画面又变得远去。

         她的妈妈,昨天还说要带她去旅游的妈妈再也不能陪她了……

         陌清安倏地睁开了眼睛,长长的舒了口气,她又做梦了。

         看着天花板,她愣了,这不是她家的天花板,她身后揉了揉头,忆起了昨晚落水的情景,她朝着阳光处转了转头。

         窗帘被拉开一侧,落地玻璃门半开,有温暖和煦的风吹进来,鼓吹起白色的窗帘。

         皱起波纹金光粼粼的湖面,远处红色映染的山头,这里是碧波居的景色。

         她坐了起来,却突然顿住了,身体和被子间的摩擦让她察觉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而因为坐起,被推起的被子从胸前滑落,她连忙伸手拉起了被子,手臂和腋下皮肤的接触,肯定了她的感觉。

         就在她做好这一切时候,那半开的门被人从阳台外侧拉开了。

         看到走进来的季楠,陌清安惊问:“你怎么在这里?”

         可是手下拉着被子的动作却更紧,整个人都是警惕和防备。

         季楠看着她比昨晚苍白脸色看起来红润不少的脸色,还能责问,看来是好了。

         “这就要问你了?不会是把脑子淹坏了吧?”

         季楠索性走进来将落地玻璃门整个推开,让外面的风吹进来,拉开了另一侧的窗帘。

         一下子刺眼的阳光,陌清安眯了眯眼睛,转了转脑袋,她对昨晚的记忆并不算完整,那种被溺毙濒临死亡的感觉是那么清晰,她真得以为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了,突如其然的,莫名其妙的被冤死。

         人往往对最最危急的事印象深刻,而会忽略一些后续的事,比如她又哭又闹的记忆,陌清安就毫无印象。

         “你救了我?”陌清安转了转心思,做了这样的猜测。

         “那不然呢?”季楠笑道:“你要是真这么死了,真的笑死人……和那个要跳楼没死反而被砸死的路人有的一拼。”

         异曲同工,都是被无辜牵连的倒霉蛋。</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