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亲了【修改】新章节
        回国后,陌清安回到自己公寓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上熏香,在浴缸里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躺在自己的床上沉沉睡去,虽然这几天都有睡,但是睡眠质量真的不高。

         一觉睡了四五个小时终于是将几天的疲劳去除一空,整个人感觉重新活了过来,想要做些吃的却现家里连包方便面都没有。

         看看时间,这个点,涂雪琳应该差不多下班了,她找到手机拨通了涂雪琳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涂雪琳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电视台,头歪在肩膀上夹住手机,“睡饱了?知道打电话给我了?”

         听到另一头悉悉索索收拾东西的声音,“刚下班,有活动吗?”

         “没有,这么晚大家都急着回家睡觉了。”涂雪琳打了个哈欠,将背包往身上一套,拿过手机说道。

         “请你吃夜宵。”

         “这么好,我正饿着,又累又饿,在哪?吃什么?”

         “我去接你再定。”

         陌清安还没有把这一次遇到楚阳的事情告诉涂雪琳,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和楚阳两人没说什么话。

         吃着*辣的牛蛙干锅,涂雪琳大口哈着气,“好爽……”

         她夹了一片土豆放在陌清安碗里,又夹了一块牛蛙塞进了自己嘴里。

         “你好意思的,给我吃素,自己吃肉,胖死你。”陌清安在干锅里翻找所剩无几的牛蛙。

         涂雪琳呵呵的傻笑,不承认自己吃的比较多,还想吃的更多。

         酒足饭饱之后,陌清安送涂雪琳回去,车子停在涂雪琳家楼下,涂雪琳就要下车,陌清安这时开口,道:“琳琳,这次去英国,我遇到楚阳了。”

         涂雪琳推开车门的动作一顿,扯起笑容,只是一看就是很勉强,“哦,他是不是假装不认识你?”

         “没有,他和我打招呼了,只是我没理他。”

         涂雪琳推开车门,下了车,秋天夜半瑟冷的风吹散她的卷,她用手拨了一下,看向漆黑的路的尽头,才低头说道,“安安,事情都过去几年了,我们都该淡忘了,你也别记着这些事了,他现在可是大明星,他和你打招呼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敲他一笔,让他给捎点其余明星oba的签名照也好啊。”

         陌清安看着她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忘得了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不要这些东西,你自己在电视台这些东西你还会缺。”

         毫不留情的被揭穿强颜欢笑,涂雪琳哼声道:“好了,我走了,你快回去吧,开车注意安全。”

         涂雪琳甩上车门,就在车门要合上的时候又拉了开来,低声道:“安安,你不要因为我坏了你和其余人的友情,还有世上男人不是都是一个样的,要不要我让我妈找两个资源给你?”

         陌清安瞪了涂雪琳一眼,“你还是自己留着慢慢挑吧。”

         ====

         不飞的日子陌清安在家悠闲的看看书上上网看看电视剧,可是却有不之客打破了她的宁静。

         她蹙着眉头看着站在她家门口,恭敬的唤着她“小姐”的中年男人。

         “刘叔。”陌清安不冷不淡的唤了声。

         “小姐,总裁来a市出差,想要见见小姐。”刘曲笑眯眯的说道。

         “不见。”陌清安断然道。

         刘曲像是早就料到了陌清安的反应,接着道:“小姐,你都七年没回去过,好歹和总裁见上一面,总裁很想你。”

         陌清安冷哼一声,“他想我?刘叔,你是在说笑话吧,家里有娇妻幼儿相伴,哪还有空想我?”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总裁,你是总裁的女儿,他当然想你,这几年逢年过节放假你都不回家,总裁打电话你也不接,过来找你你也避着不见,总裁是小姐的爸爸,两父女之间会有多大的仇怨,小姐去见见总裁吧。”刘曲劝说道,关于陌清安父女之间的事情他知道的不算太多,只是没想到小姐会这么的固执,不无对她的责备。

         “等他死了我就去见他!”陌清安扔下这句话就要关上门,刘曲的到来让她很是烦躁,她不想和那个家来往。

         刘曲一手撑着门,大声道:“小姐,总裁得了癌症……”

         陌清安听闻许志恒得了癌症,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想了些什么,是开心,是愤恨,还是不爽,不管怎样,她坐上了刘曲来接她的车。

         车子驶近了碧波居,a市有名的高档酒店,临着碧波湖的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园林式酒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跟着服务员走过九曲十八弯的廊檐,来到了许志恒定的韶华厅。

         陌清安走进厅门,先入耳的是爽朗的笑声,临着窗的位置,许志恒和一个中年男人不知道谈了些什么,满脸笑容。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面朝着门而坐的许志恒转过头看过来,看到进门来的陌清安,眼眸一亮,欣喜激动,之前收到刘曲的短信说清安终于来见他了,他有点受宠若惊,除了照片他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女儿了,他也记不清了。

         应该有好久好久了,他还停留在记忆中的青涩少女现如今已经是亭亭玉立,这是他的女儿,可是长久的疏远他都快不认识这是他的女儿了。

         许志恒看到她披散着长,穿着杏色镂空毛线衣、牛仔裤配一双板鞋,微微皱起了眉头,来这种地方居然穿成这样,可是能让她来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了,哪还能多要求更多,这样也好,清爽利落。

         “安安来了,快过来。”许志恒向陌清安招了招手,笑容亲切,很是亲切,一点都看不出这是几年没有见到女儿而有的疏远,也没有过于的激动。

         看着红光满面和他人相谈甚欢的许志恒,哪像是得了癌症的样子,对了,癌症还有早期和晚期之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还死不了,她怎么就上当了,被欺骗的愤怒让她想要转身离开。

         坐在许志恒对面的中年男人转过身来,看到陌清安,温和的笑道:“这就是小安?果然女大十八变,我只记得那时候的小安,被语涵抱在怀里的扎着两条小辫的两岁小女娃,连话都说不清楚,没想到,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志恒啊,我们都老了啊,还真别不服老。”

         这个人陌清安不认识,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听到他提到她妈妈的名字,她想要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许志恒陪着笑,“是啊,老了老了……安安,这是你季叔叔。”

         看着陌清安向这边走来,许志恒暗地里松了口气,之前看陌清安还是一副要拂袖离开的样子,现在是不会走了,如果知道他设计了她……

         “季叔叔。”陌清安面对着季谦礼唤了一声。

         “好好……快来这边坐,让叔叔看看,”

         这是一张小圆桌,安排了四个位置,陌清安在面对着湖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临近夜晚,央央水面,绿绿清水,夕阳的最后的余晖,碧波荡漾,波光粼粼,远处的山头一片绯色,枫叶如火,这是一个绝佳的赏景处。

         陌清安坐下之后,并没有多看许志恒一眼,径自眺望着窗外的景色。

         “志恒,要是早几年联系上,安安在a市的这几年我也能照应上一二。”季歉礼说道。

         许志恒看了眼陌清安淡淡的表情,进来到现在她只看了他最初的一眼,连声爸也没喊,应道:“是啊,谁也没想到当年分开之后竟是这么多年之后了,世事难料,人事全非。”

         季谦礼和许志恒在聊着旧事,陌清安在旁边听着,默默的喝着杯中的龙井,只盼着这场宴会早点结束,就因为这位季叔叔提到了她妈妈,很可能是她妈妈的旧识,她是看在她妈妈的面子上没有拂袖离开。

         天色渐暗,碧波湖两侧的路灯打开,彩色的泛光灯映着湖两岸的植物景观,绿光红光的映衬下,陌清安没觉得有多么的美,反而觉得有些阴恻恻的。

         半个多小时饭局一直都没开始,陌清安有点后悔起自己坐在这里,原本打算散了饭就可以走人,可是这么久一点都没有要开始的迹象,看着他对面的位置,是在等人,还有人要来?

         韶华厅的门再次被推开,“爸,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请我来这里吃饭?”

         季楠调笑着走进,却不期然看到还有人在,看着只能看到半边侧身但是肯定是女人的陌清安,他声音沉了沉,有些不悦,“原来不只是请我。”又逃不开是一场相亲宴。

         季谦礼原本温和的笑容也收敛起来,脸色一肃,“兔崽子,怎么说话!来了也不知道喊人,过来。”

         骤然变脸的季谦礼一脸威仪,陌清安原本心思涣散,被他的声音倒是一吓,收回了思绪。

         陌清安抬眼正好看到走到她对面位置拉开椅子随意一坐一躺痞子样的季楠,她一愣,这个男人她见过,她记得是楚阳的朋友。</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