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妖孽果然是妖孽啊
        “是的。”

         司马洛林闻言还以为苏颜衣是心动了,所以他在心中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机智之后,迅速点头笑着道:“依儿,只要你愿意,本太子可以在近期择日跟你完婚。”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做梦还没醒?”

         苏颜衣闻言一脸荒唐地看着他,“首先,我不接受你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所谓补偿,还有,请你别叫我作依儿,因为这会让我感到很恶心的知道吗?”

         不能怪她就这样跟司马洛林撕破脸皮啊,实在是她被司马洛林的提议给恶心到了,除非那人喜欢受虐,否则就算是一个再没自尊心的人,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提议吧?

         她不知道原主接受不接受得了,最起码她是接受不了的!

         司马洛林闻言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凝结了,苏颜衣的这话明显是将他的如意算盘给打碎了,还让他有些下不了台来。

         另外,从小到大,从皇子成长为太子的他也没有遇到像苏颜衣这么不给他面子的人,所以此时他的心中那个膈应啊,简直有如吃了苍蝇那般难受。

         “依儿,你刚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司马洛林脸色难看地问道:“放心,本太子知道以前伤你太深,你偶尔说点气话也是应该的,本太子了解。”

         “谁跟你开玩笑了?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在开玩笑了?”

         苏颜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太子殿下,你不用再矫情了,也不用再欺骗自己,我重复一遍,首先,我不接受你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所谓补偿,还有,请你别叫我作依儿,我觉得特恶心知道不?”

         “苏颜三小姐真风趣。”

         司马轻旗当场就看不下去了,“孤也知道林儿以前做出了事情,苏颜三小姐生他的气是应该的,只是,苏颜三小姐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一下林儿的提议吗?要知道当上了林儿的太子妃,也就意味着将来会成为一国之母哦。”

         “不了,多谢王上看得起臣女。”

         苏颜衣闻言立刻拒绝道:“王上和太子殿下还是将太子妃这个位置留个哪家想当太子妃的姑娘吧!我呢,就算了,真的高攀不起太子殿下啊!”

         “哈哈!三小姐拒绝得真干脆!”

         叶琪闻言觉得太解气了,先不说三小姐才不稀罕当什么太子妃,就说三小姐那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身份,就比什么太子妃尊贵,甚至火旗国的一国之母在某种程度来说,地位也比不上三小姐,王上和太子殿下想拿太子妃的位置来拉拢三小姐,不是有些太天真了吗?

         “王上和太子殿下看来是安逸的生活过得太久了,有些自以为是了!”

         苏颜马伊对于司马洛林和司马轻旗试图用火旗国太子妃的位置拉拢苏颜衣的举动感到有些好笑,按照他对依儿的了解,就算是五大王朝的太子妃位置,依儿现在恐怕也看不上眼,就别再提什么火旗国太子妃之位了,那根本就不入流。

         司马洛林闻言却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连忙有些欣喜地回道:“依儿,你绝对有资格当本太子的太子妃,成为火旗国将来的一国之母的!而且在本太子心中,也就只有你才能当本太子的太子妃!”

         一连串的好话说了出来,并且还将态度放到了最低的状态。

         如果此时他面对的是原主,恐怕原主真的会原谅他吧!

         苏颜衣觉得司马洛林这个火旗国太子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别的不说,这脸皮也是够厚的,装傻能力也是一流,她就不信司马洛林这个家伙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

         “太子殿下,我想我跟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苏颜衣不耐烦地回道:“你别再提什么补偿,也别再提你要跟我恢复婚约,要我当你的太子妃什么的,这些我都不稀罕。”

         “这……”

         司马洛林闻言脸上抽了一下,紧接着他看向司马轻旗,向司马轻旗投去求助的目光。

         司马轻旗见状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他问道:“既然苏颜三小姐不想要林儿的补偿,也不想当林儿的太子妃,那么苏颜三小姐想要什么?说出来,孤可以尽量满足你。”

         顿了顿,他又接着问道:“其实相信苏颜三小姐也知道孤有两个皇儿,他们都是一样优秀,如果你不喜欢当林儿的太子妃,那么孤给你跟铭儿赐婚怎么样?当铭儿的正妃也是不错的哦。”

         此言一出,现场几乎所有人都错愕了一下,王上这是想干什么?重新指定继承人么?

         “父王,儿臣反对!”

         司马洛林闻言反应很激烈,不带这样的,要是被司马洛林那个家伙娶到了废柴女当正妃,那本来在王位之争稳占优势的他,岂不是要落于下风了?

         “王上这是吃错药了吗?”

         苏颜马伊觉得司马轻旗的这个决定有些荒唐,如果依儿真的成为三皇子司马洛铭的正妃,整个火旗国的国本都会动摇的啊!

         噗,你以为这是在菜市场买菜吗?还可以讨价还价?

         苏颜衣闻言心中特无语,火旗国太子妃这个位置,她都不感兴趣了,还能对什么三皇子的正妃感兴趣?

         “王上,臣女也知道三皇子殿下很优秀,但是臣女也自绝高攀不上他,所以这个提议算了。”

         苏颜衣摇了摇头,回道:“至于您问臣女需要什么?臣女可以告诉您,臣女需要一个交待。”

         司马轻旗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哦,那不知道苏颜三小姐想要一个什么交待?”

         苏颜衣闻言先是饶有意味地看了司马洛林一眼,这才回道:“王上不是说要臣女原谅太子殿下以前的所做所为吗?可以!只要太子殿下三跪九叩,口中喊着本太子错了,然后从东洲城的东门,重复做着这样的动作一路前行,直到东洲城的北门,臣女这才能原谅他!”

         苏颜马伊和叶琪等人闻言,心中不禁为苏颜衣的这提议叫绝,司马洛林作为火旗国的太子,如果真的像苏颜衣所说的那么去做,他的脸面就完全丢光了,再也抬不起头来做人。

         要说数谁最高兴苏颜衣拒绝成为三皇子司马洛铭正妃的提议,非司马洛林莫属,不过,他才高兴那么一会儿,就被苏颜衣所提出的建议破坏了好心情。

         司马洛林怒气冲冲地问道:“依儿,你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我做得很绝吗?”

         苏颜衣闻言摊开手,回道:“不好意思,太子殿下,若是你不按照我所说的提议去做,那么我就不可能原谅你的,而且我想起以前的事情,就会很不开心,我要是很不开心,那么我就会发飙,到时候,你缺条胳膊,还是缺条腿什么的,就别怪我了。”

         司马洛林闻言心中的怒意更甚,听着苏颜衣的话,他有种任人鱼肉的感觉,可是,他在实力和身份都不如苏颜衣的情况下,也不敢当场发作啊!

         “父王,你看这……”

         没办法,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的司马洛林,只能是再次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司马轻旗。

         “苏颜三小姐,你真会开玩笑!”

         司马轻旗闻言替他解围道:“林儿作为一国储君,能够来向你道歉,已经是很有诚意了,如果他再按照你刚刚的提议去做,那么不单止是他的脸面,就连孤的脸面,以及整个火旗国王室的脸面,都会没了的!”

         “王上,臣女不是在开玩笑!”

         苏颜衣闻言肯定地说道:“太子殿下必须按照臣女的话去做,否则就别怪臣女手下不留情了!”

         司马轻旗闻言心中的怒意超过了司马洛林,废柴女这是连他这个一国之尊都不给面子,都不放在眼里啊!

         话说现在司马轻旗也跟想跟苏颜衣撕破脸皮,但不能啊,苏颜衣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过筑基六品,还认识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还拥有火旗国新一任护国仙师的身份,每一样都足以让他下不了决心跟苏颜衣作对,三样加起来,他更是下不了决心了!

         “爱卿,你看这事?”

         无奈之心,司马轻旗只能是期待苏颜马伊出来解围了。

         “王上,这事我做不了主。”

         苏颜马伊闻言也摊开手,回道:“看依儿吧!微臣支持依儿所做的决定!”

         他又不傻,好不容易他才将和苏颜衣那糟糕的关系挽回一点,这会儿怎么会为了司马洛林这个家伙,再次得罪苏颜衣呢?!

         “苏颜三小姐,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司马轻旗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转头朝苏颜衣问道:“真的没得商量吗?”

         叶琪和冷冥闻言相视一眼,心中皆是感叹不已,妖孽果然是妖孽啊,能够让司马轻旗这个堂堂火旗国的国王这么憋屈,敢怒不敢发作的人,也就只有苏颜衣这么一个妖孽了,想想,这也算是火旗国有史以来,破天荒的一次吧!

         “您说呢?”

         苏颜衣闻言先是反问了一句,紧接着她冷声回道:“太子殿下这样的惩罚,臣女觉得已经很轻了,要是您和太子殿下还不接受的话,那臣女就得发飙了,到时候您和太子殿下再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话语之间,含着重重的威胁!

         “废柴女,你这是在藐视王权!”

         司马洛林想必已经是气极了,连对苏颜衣的称呼都变了,“别以为你有点实力就了不起,认识神武王……”

         “林儿!”

         司马轻旗连忙打断他的话,“你快点朝苏颜三小姐道个歉,然后按照苏颜三小姐的提议去做。”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狠心地放弃司马洛林这个太子了,不然,司马洛林的事情要是连累到他,连累到整个火旗国王室,那就不好了!

         司马洛林闻言绝望了:“父王,您真的要儿臣这么做吗?真的要放弃儿臣吗?”

         司马轻旗的这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意味着什么?那是意味着火旗国未来的王位将离他而去啊!

         “林儿,自己做的错事自己负责!”

         司马轻旗闻言虽然有些不忍心,但他的态度也没有软化,“相对于你以前对苏颜三小姐所做的错事来说,苏颜三小姐的这提议的确是不算太过分。”

         “好,既然父王都这么说了,儿臣这就照做。”

         司马洛林闻言彻底死心了,呵呵,真是没想到父王也是个胆小鬼,怕得罪废柴女就牺牲他!

         “对嘛,这才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苏颜衣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就不知道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去实行我的建议?”

         司马洛林眼神闪烁地回道:“明天吧!”

         此时,他的心中依旧还是有些不甘,所以他准备回到太子府之后,问一问太子府上的谋士们,看看有没有解决这事的办法。

         “好,明天就明天,到时候我会派人监督你的!”

         苏颜衣当然也知道司马洛林的打算,她也不点破,如果司马洛林不按照她所说的去做,那更好,到时候就别怪她直接杀上太子府,找司马洛林的麻烦。

         “爱卿,苏颜三小姐,那就此告辞吧!”

         司马轻旗是一刻也不想呆在丞相府了,在这里,在苏颜衣的面前,他根本就找不出一丝该属于火旗国国王的骄傲。

         “丞相大人,苏颜三小姐,告辞!”

         司马洛林比他更不想再呆在丞相府,不想面对苏颜衣这个前未婚妻。

         “恭送王上,恭送太子殿下离开!”

         看着苏颜马伊送司马轻旗和司马洛林两人离开的背影,叶琪不由兴奋地朝苏颜衣说道:“三小姐,您今天的表现真是太给力了,奴婢佩服死您了!”

         “苏颜姑娘,你做到了很多人不敢去做的事情。”

         冷冥闻言也附和道:“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再次引起轰动吧?要知道火旗国开国这么久,还没试过有国王在别人面前这么吃瘪过,你可以说是为火旗国创造了一个难得的历史事件!”

         “好了,你们就别再夸我了。”

         苏颜衣闻言不置可否地说道:“这没什么的,我只是为了以前的自己找回一个公道罢了。”

         话刚落音,她又在心中暗暗地加了一句,苏颜不依,你看我没违背所发的誓言吧?放心,你以前所受到的委屈,我会一一替你讨回公道的!

         “说是这样说,可奴婢还是觉得三小姐很厉害啊!”叶琪依旧是兴奋地说道。

         “好好好,我很厉害!”

         苏颜衣闻言也没反驳她的话,只是笑了笑,道:“这王上见了,太子殿下也见了,咱们走吧!相信湘儿和罗大哥也等急了!”

         “嗯,好的。”

         叶琪闻言歪着头说道:“等会我见到湘姐姐和罗大哥,一定要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三小姐又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

         顿了顿,她又朝苏颜衣问道:“三小姐,您不介意奴婢多嘴吧?”

         苏颜衣闻言伸出右手食指一点叶琪光滑的额头,笑着说道:“我家琪儿既然想说,那就说吧!”

         “嗯,好的。”

         回到苏颜衣的房间后,叶琪将苏颜衣在议事大厅内,与司马轻旗和司马洛林等人的对话,说给陆湘和罗毅听,陆湘和罗毅果然是一副惊讶和遗憾的表情。

         等叶琪等人离开她的房间之后,苏颜衣不由地微微一笑,口中喃喃道:“嗯,话说琪儿真的是越来越适合说书了!”

         不过,很快,她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神情在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谁?”

         苏颜衣朝着门口厉喝道:“谁在那里,快给我滚出来!”

         从灵识当中,她察觉到有两个人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附近,而能够悄无声息地接近她的房间,这两个人的实力想必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