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如此的妖孽!
        远在火旗派的苏颜衣,并不知道火旗国丞相府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不知道她的便宜母亲在争取着把她从火旗派召回火旗国都城去,也不知道在天齐大陆的西方,西语王朝旁边的一小国,落越国中,有一个似乎是重生者,如今身份又是落越国五皇女的某人正惦记着她,准备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此时,苏颜衣开始了她在火旗派修习法术的过程,而传授给她法术的人,则是火旗派的当代掌门人李云贺。

         “徒弟,你记住口诀了吗?”

         李云贺将他欲传授给苏颜衣的法术施展了一遍,这才说道:“看清楚了没有?这就是为师要传授给你的行云布雨之术哦。”

         “嗯,回掌门师傅,徒儿记住了,也看清楚了!”

         苏颜衣闻言肯定地回了一句,接着很是疑惑地问道:“可是徒儿不太明白为什么学这个行云布雨之术?话说这法术的攻击力也太弱了吧?要是拿之跟人交战的话,恐怕起不了什么作用。”

         “徒弟,你不是要去都城接任火旗国的护国仙师一职吗?”

         李云贺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好笑地解说道:“虽然说护国仙师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但是怎么也得为火旗国做点事情吧!学习这个行云布雨之术,不是让你用来对付敌人的,而是为了让你给火旗国调节天时,让火旗国减少各种天灾出现,年年风调雨顺,年年遇上大丰收的!”

         “原来如此。”苏颜衣闻言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似乎在原主模糊的印象当中,也有这么一回事。

         “好了,解释也解释完了。”

         李云贺温和地笑了笑,道:“徒弟,既然你记得口诀,也见到过为师刚才施展行云布雨之术的过程,现在是不是施展一遍给为师看看。”

         “好的,掌门师傅。”

         苏颜衣随口应了一声,接着开始轻念口诀,照着李云贺刚才施展法术的过程,迅速做一遍,尝试着施展行云布雨之术。

         乌云来了,遮住了炎炎烈日。

         起风了,雷鸣之声开始响彻起来。

         雨,毛毛细雨也从天上慢慢飘落了下来。

         “我,我就这样学成了行云布雨之术?”

         看着刚才李云贺施展法术的一幕重现,苏颜衣真的好惊讶啊,难道拥有了水系天灵根的仙姿,学习法术就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不成?

         冷静,我需要冷静!、

         苏颜衣暗暗叫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却怎么也遏止不了兴奋的产生,要知道如果真的像她想的那样,以后只要她的实力上去了,岂不是想要学什么法术都不在话下?

         不,就是学习仙术,也应该是一学就会的那种!

         而且按照这样的情况,想必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学会火旗派的所有法术,也可以比之前预计的时间更早回到都城,去为原主讨回公道,狂打都城那些欺辱过,看不起原主的家伙的脸!

         比如那个将原主赶出火旗国都城的罪魁祸首,丞相府的大夫人杨凤姣,还有那个嫌弃原主天赋废柴,选择退婚的火旗国太子司马洛林,要是知道她如今的情况,这脸打得会不会好爽?哈哈!

         “不过,这个行云布雨之术真的只能是用来调节天时的吗?”

         苏颜衣见随着她施展行云布雨之术,现场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她心中突然一动,随即,手上微动,就见一道紫色的闪电凭空从乌云中出现,接着直接劈在院子里的一座假山上。

         “轰!”

         一声巨响,碎石乱飞,假山也不见了一小半。

         “这,这……”

         在旁边观看的叶琪和冷冥见状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掌门不是说这行云布雨之术,只是用来调节天时的吗?这会儿在三小姐(苏颜姑娘)的施展下,怎么成为了能够攻击的法术,威力还似乎不小的样子?

         愣了好一会儿,叶琪才从失态当中回过神来,她不禁一脸骄傲地朝冷冥说道:“冷公子,你说我家三小姐是不是太神了,无论是什么事情,遇上她,最后都会发生让人觉得震撼的奇迹?”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这些日子见过苏颜衣创造出太多惊人的奇迹了,她的免疫力增强了不少,所以这次能够这么快就恢复正常的神态。

         冷冥闻言回过神来,赞同地说道:“你说得不错,我也是这么觉得,无论是什么事情,一遇上苏颜姑娘,就会发生奇迹的。”这不是他敷衍叶琪,而是他见识过苏颜衣创造的种种奇迹之后,产生的经验之谈。

         “这,这……变异版的行云布雨之术?”

         李云贺见状也是惊讶地久久无语,他所收的这个徒弟,话说真的是太牛了,其存在根本就是用来打击人的。

         要知道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苏颜衣才仅仅是看他施展一次,然后记住口诀,就可以完美地施展出行云布雨之术,他想着看苏颜衣施展的时候,从其中挑出不妥之处,争取几次就能施展成功的。

         谁知道,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下子他还怎么去指导啊?更令他无语的是,他的这个妖孽徒弟,居然把本来无害的行云布雨之术,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攻击法术,就是实力在筑基以下的修炼者,都难以抵挡这招吧?

         如此,他真的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李云贺嘴角抽了抽,夸奖道:“徒弟,你真的好了不起。”

         经历了这事,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对眼前这个徒弟的变态天赋习以为常才行,否则要是再这样下去,他的心脏非得被刺激得停顿不可!

         “哪里哪里。”苏颜衣闻言谦虚了一句,然后问道:“掌门师傅,徒儿这算是学会了行云布雨之术了吧?”

         “对的。”李云贺点头道:“徒弟,你不单止是学会了行云布雨之术,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功地把一个可有可无,调节天时的法术,变成了一个具有强大攻击力的法术!”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要这样做的?”

         “多谢掌门师傅夸奖。”

         苏颜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徒儿刚才施展行云布雨之术的时候,突然产生的想法,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乱弹琴一通。”

         “这倒没有,为师很认为你很有想法。”

         李云贺赞赏地说道:“从古至今,很多威力强大的法术,都是人们灵机一动所创造出来的,你能不守旧,勇于创新,为师感到很欣慰。”

         “哈哈,掌门师傅赞同就好!”

         苏颜衣闻言展颜一笑,道:“刚才徒儿还怕您怪徒儿对行云布雨之术乱改一通呢!”

         “不怪你。”

         李云贺也跟着笑道:“徒弟,别说你没做错,就算是你做错了,为师也会好好帮你纠正错误,不会乱发脾气的。”

         “嗯,掌门师傅就是大度。”

         能够碰上这么个懂得变通,不保守的师傅,苏颜衣更觉得她的运气真的是无敌的那种。

         “好了,徒弟,咱们就别相互夸奖了。”

         李云贺用手顺了顺下巴的胡子,道:“时间宝贵,为师要继续传授法术给你了。”

         “好的。”

         苏颜衣没有出言拒绝,早点学完火旗派的法术,她就可以早点启程回火旗国都城,还有,早一点解决完原主的事情,她也好去找南宫轩夜。

         这些天,她想了好多,既然她对南宫轩夜是有感觉的,就应该勇敢一点,直接上南峰王朝的帝都去找南宫轩夜,而不是等南宫轩夜来找她!

         接下来李云贺将火旗派的法术传授给苏颜衣的过程,更证明了苏颜衣的天赋真的是无比的妖孽,因为苏颜衣学习法术,就像是吃饭这么简单,一学就会。

         现场三人,李云贺和叶琪,还有冷冥这时也许都是见怪不怪,麻木了,所以他们的反应也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毕竟人的适应能力很强的,他们都适应了苏颜衣的妖孽,自然也就觉得没什么了,苏颜衣再妖孽也是正常的!

         苏颜衣对于这种情况很欢迎,各种惊叹,各种向她求证的话,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听得太多了,她不想再听。

         现在,她只想好好将实力修炼上去,好好修习火旗派的法术,回火旗国为原主讨回公道,然后去找南峰王朝找南宫轩夜,至于其他的事情,她真的不想理会了。

         “三小姐真是棒棒哒。”

         叶琪虽然已经接受了苏颜衣一切妖孽的表现,但是她见到苏颜衣轻轻松松就能将李云贺传授的法术学会,心中真觉得好兴奋。

         如果都城的那帮家伙知道三小姐的天赋如此妖孽,实力如此惊人,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还有太子殿下,恐怕脸都会当场黑下来,觉得很难堪吧?

         嗯,他会不会后悔万分,求着三小姐要复合,重新成为未婚夫未婚妻那样的关系?

         不要问她为什么会重复想这些事情,她就是喜欢看那些以前看不起三小姐的人吃瘪,以及脸上那不敢相信的表情。

         一转眼,七、八天就过去了,苏颜衣凭着逆天的仙姿,从李云贺和呼延长老的手中几乎学会了火旗派所有的法术,而叶琪和冷冥等人,也从中学到不少经验,对他们以后的修炼,肯定有着一定的帮助。

         这一天,苏颜衣收拾行李,准备打道回火旗国都城了。

         李云贺和呼延长老,还有赵天辰三人前来送行。

         “徒弟(苏颜师妹),祝你一路顺风啊!”李云贺他们三人都是说出了道别语。

         “嗯,掌门师傅,呼延师傅,天辰师兄,谢谢你们。”

         苏颜衣朝着他们一一告别,这才带着叶琪走上陆地飞舟。

         忘了说一句,为了减少路程,李云贺特地派冷冥作驾驶员,驾驭陆地飞舟送苏颜衣和叶琪前往火旗国都城。

         望着载着苏颜衣和叶琪,还有冷冥三人的陆地飞舟飞远了,李云贺三人心中的感慨各不相同,李云贺和呼延长老是感慨世事无常,他们居然会收了这么个仙姿妖孽的徒弟,也感慨火旗派有这么个机遇,以后能够借助苏颜衣崛起,而赵天辰则是感慨他跟苏颜衣的差距越来越大,更有神武王南宫轩夜在中间拦着,他跟苏颜衣的关系,恐怕没法再进一步了!

         唉,也许他跟人家再次相见的时候,人家跟他的差距已经是天差地别了吧!

         这是赵天辰的预感,也是他感慨的猜测,毕竟他是一步步看着苏颜衣如何从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废柴,横空崛起成超级绝世天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