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人比人,比死人
        &nb数日之后,南宫轩夜的实力终于完全恢复,他走出房间,望着苏颜衣所在院子怔怔出神。

         &nb古少卿见状不由地上前问道:“主上,您现在要去跟苏颜三小姐告别吗?”

         &nb南宫轩夜闻言扫了他一眼,道:“少卿,你忘了前些天,本王跟你所说的话了吗?”

         &nb“额,什么话……”

         &nb古少卿想了想,恍然大悟地说道:“对了,主母,属下应该称呼苏颜三小姐为主母的。”

         &nb“不错,你的智商还算可以,没到无药可救的状态!”

         &nb南宫轩夜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他回了古少卿刚才的问话:“前些天,本王才跟丫头告别完,这会儿就不用再去打搅她了,毕竟以后总会有相逢的时候,何必在意一时的相处。”

         &nb其实他是怕自己如果现在再见到苏颜衣,会忍不住立刻将苏颜衣拐回南峰王朝,虽然这个做法很赞,但现在不太适合去做!

         &nb“这样啊?”古少卿继续问道:“那主上,咱们要不要暗中派人保护主母?”

         &nb南宫轩夜摇头否定道:“不用,幼鸟若想成长为雄鹰,必须要经过许许多多的磨难,本王要是暗中派人保护她,说不定会让她形成一种依赖感,最后反而不利于她的成长。”

         &nb古少卿点头赞同道:“主上说得有道理。”说完,他也把目光看向苏颜衣所在的院子,主母啊主母,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成长到一定的程度了哦,不然,就算我认你作主母也没用。

         &nb这些都是他很诚恳的心里话,南峰王朝神武王南宫轩夜的王妃,不是谁都可以当的,特别是苏颜衣的身份,恐怕在几乎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会觉得她配不上神武王阁下。

         &nb如此,身份不够格,那就只能在实力上弥补回来。

         &nb而且要不是苏颜衣拥有天齐大陆极其罕见的水系天灵根,将来或许可以修炼成和南宫轩夜并肩的实力,要不是苏颜衣得到了南宫轩夜的认可,他早不管那么多,去劝说苏颜衣放弃成为神武王妃这个想法了。

         &nb即使是这样,这过程也是艰辛地很!

         &nb想到向来对女子不屑一顾的主上,如今会看上一个年纪才仅仅只是十五岁,还没完全长开的少女,古少卿就感到很神奇,要是帝都的那些家伙,知道这件事情,会是什么反应呢?

         &nb还有,那些趁着主上不在,兴风作浪的家伙,知道主上已经恢复真身和实力,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反应?

         &nb哈哈,这真是太让人期待了!

         &nb古少卿是越想越兴奋,恨不得他现在就在南峰王朝的帝都当中,好教那些人知道他们畏惧的神武王又回来了!

         &nb南宫轩夜强令自己的目光从苏颜衣所在的院子挪开,紧接着说道:“少卿,咱们走吧!”

         &nb古少卿闻言收起兴奋的心情,恭敬地回道:“是,主上。”

         &nb“轩夜那个家伙真的走了吗?回南峰王朝帝都了吗?”

         &nb多日未见南宫轩夜,苏颜衣现在的心情很烦躁,就连盘腿打坐修炼,也无法入定了。

         &nb“三小姐,您这是想念神武王阁下了吧?”

         &nb叶琪一脸笑嘻嘻地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刚刚您的话,奴婢可是完全听在耳中哦。”

         &nb“哪里,琪儿,一定是你听错了。”

         &nb苏颜衣才不承认自己想念那个前些天轻薄她,某个表面高冷,其实内在里特别邪的家伙。

         &nb“三小姐,您就别自欺欺人了。”叶琪轻易地揭穿她:“而且奴婢能从您刚才的话中,听出您对神武王阁下不一般的感情哦。”

         &nb“噗,说得你好有经验似的?”

         &nb苏颜衣翻了翻白眼,道:“我记得你也没跟什么人谈过恋爱啊!”

         &nb“谈恋爱?什么意思?”叶琪想了想,没想明白她的话,一脸的迷糊。

         &nb现代语言不自觉地蹦了出来,苏颜衣又囧了,她连忙解释道:“意思就是说,我也没见过你跟什么人相亲相爱过啊!”

         &nb“三小姐,奴婢这是无师自通。”叶琪自夸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再说了,奴婢喜欢冷公子,当然明白您的心情,明白您是喜欢神武王阁下的。”

         &nb“打住,琪儿,你不是我,不要用你的例子来跟我对号入座好吗?”

         &nb苏颜衣是坚决不承认她如今在想念南宫轩夜,“还有,你真是不知羞,时时将你的冷公子挂在口中。”

         &nb“三小姐,奴婢这不是为了说服您吗?要知道平时奴婢可是很矜持的,为了您才这么大胆的。”

         &nb叶琪幽怨地看了苏颜衣一眼,委屈地道:“亏奴婢一片好心,却被您当做是驴肝肺,呜呜,奴婢不要活了!”

         &nb苏颜衣:“……”

         &nb琪儿的这话说得一套一套的,都成套路了!高,实在是高!

         &nb苏颜衣无奈地说道:“说话就好好说,你再这样,我就要把你给赶出去了哦。”

         &nb叶琪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三小姐……”

         &nb“赶出去!”

         &nb“不要啊!”

         &nb“赶出去!”

         &nb“奴婢做不到啊!”

         &nb“逗!”苏颜衣真的无奈了,她只能是重复道:“琪儿,说话就好好说!”

         &nb“好哒,三小姐。”叶琪点了点头,像是好奇宝宝般问道:“三小姐,您还没跟奴婢说呢!”

         &nb“说什么?”

         &nb“说您跟神武王阁下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任何事情都无法抵挡叶琪的熊熊八卦之心。

         &nb“琪儿,你又来了?问来问去不烦么?”

         &nb“不烦啊,三小姐,您就满足满足奴婢的好奇心呗。”

         &nb“你不烦,我烦啊!”

         &nb“三小姐,您就说嘛!你跟神武王阁下到底是什么关系?又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nb苏颜衣白了她一眼,无语道:“不说,我给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nb“唉,不懂。”

         &nb“不懂就对了。”苏颜衣闻言迅速伸手弹了一下叶琪的额头,问道:“琪儿,你一大早跑来我房间,不是为了问我和轩夜的关系吧?”

         &nb“三小姐,呜呜~”叶琪揉了揉额头,又是幽怨地看了苏颜衣一眼,这才回道:“当然不是啦,奴婢是听说灭妖行动已经完美结束,呼延长老他们也回来了,才特地一大早跑来找您的!”

         &nb苏颜衣闻言光洁额头顿时出现黑线,“噗,这就是你一大早跑来我房间的原因。”

         &nb“不是啦!”叶琪急忙解释道:“奴婢是听人家说,收徒大典要提前进行哦。”

         &nb“什么?收徒大典要提前进行?”

         &nb苏颜衣讶异地问道:“这是谁说的?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nb叶琪闻言突然扭捏起来了,“就是,就是冷公子,奴婢是从冷公子那里得到的消息。”

         &nb“哦,你从冷公子那里得到的消息?”

         &nb苏颜衣闻言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行啊,琪儿,你都跟冷公子暗通款曲了啊!不错,不错,真不错!”

         &nb“三小姐,您别乱说,奴婢跟冷公子可清白了,真的没什么的。”一说到冷冥,叶琪就羞答答起来了。

         &nb“欲盖而彰,清白到都暗通款曲了啊?”

         &nb“三小姐,你……”

         &nb“好了,不逗你了。”苏颜衣笑了笑,问道:“那你的冷公子有没有说收徒大典在什么时候举行?”

         &nb“那倒是没说。”叶琪摇头道:“冷公子只是说就在这几天,没说具体的时间。”

         &nb“这几天啊……”苏颜衣刚想说点什么,却是被突然响起的男声给打断了,“苏颜三小姐,你在吗?掌门派我来接你去紫虚峰参加收徒大典!”

         &nb苏颜衣闻言一愣,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才跟叶琪说起冷冥,冷冥这会儿就出现了。

         &nb叶琪眼中顿时一亮:“冷公子,是你来了啊?”

         &nb“不错,是我!”

         &nb“哈哈,收徒大典要进行了哦。”叶琪兴奋地说道:“三小姐,咱们出去吧!”

         &nb“好!”

         &nb“苏颜姑娘,叶姑娘,这里!”

         &nb苏颜衣和叶琪走出房间,就见到冷冥站在陆地飞舟旁边,向着她们招手。

         &nb等苏颜衣和叶琪上了陆地飞舟,冷冥设置了自动飞行之后,他才好奇地问道:“苏颜姑娘,我可以问你是怎么认识神武王阁下的吗?”

         &nb由于南宫轩夜来的时候,他已经昏迷,所以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神武王就是他当初看到的紫衣小正太,而知道这事的田瑶月,根本就不敢说出当时她也在场,生怕被人看出什么来,于是,南宫轩夜就变成是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nb“偶然认识的。”

         &nb苏颜衣想起她第一次遇上南宫轩夜的场景,不禁感叹世事的无常,如果当时她不是前世的不良嗜好‘正太病’发作,她也不会去多管闲事,也不会认识南宫轩夜,更不会有成为神武王妃的可能。

         &nb“偶然认识的?”

         &nb冷冥似乎不大相信她的说法,“苏颜姑娘,你的运气可真好,连神武王阁下这样的人物都能偶然认识。”

         &nb话说他也想偶然认识神武王啊,但他不像苏颜衣,有这么好的运气,而且人家的手下救了他,他却是连想跟人家道谢的机会没都没有,这是不是叫人比人,比死人呢?

         &nb叶琪朝苏颜衣征求意见:“三小姐,奴婢能说吗?”

         &nb“琪儿,你想说就说吧!”

         &nb苏颜衣点了点头,她跟南宫轩夜认识的过程,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nb“好的,谢谢三小姐!”

         &nb叶琪见苏颜衣同意,立刻就将苏颜衣和她第一次遇到南宫轩夜的情景说了出来。

         &nb“这不是美女救英雄吗?”冷冥听完后,有些古怪地说道:“我怎么觉得薛羽平那个家伙要感谢苏颜姑娘,否则他当时不是被苏颜姑娘狠狠地暴揍一顿,而是要在神武王手下灰飞烟灭了啊!”

         &nb“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叶琪附和道:“说起来那个嚣张的家伙就因为三小姐的出手,逃过了一劫呢!”

         &nb“啧啧,这两个家伙越来越有夫妻相了啊?”

         &nb苏颜衣看着你一句,我一句,热烈讨论着的冷冥和叶琪,觉得她好像个大灯泡似的,还是特别碍眼的那种。

         &nb不过,这下子她更想念南宫轩夜了,想念她跟南宫轩夜在一起的时光。

         &nb不久之后,冷冥操纵着陆地飞舟要降落在紫虚峰的一个演武广场上面。

         &nb大概是灭妖行动结束,很多火旗派内门弟子都回来了的原因,此时,竟然有上百个火旗派内门弟子在场,他们见到冷冥带着苏颜衣和叶琪从陆地飞舟上走下来,不由地纷纷打起招呼来。

         &nb“嗯,你们忙你们的,我要带苏颜姑娘去见掌门了!”

         &nb冷冥还是跟上次一样,略微应付了一下,就带着苏颜衣和叶琪往正阳殿的方向走过去。

         &nb“苏颜姑娘?穿蓝色衣服的那个就是苏颜姑娘吧!”

         &nb“对啊,我见过她,她就是拥有着筑基境界实力,水系天灵根这样妖孽仙姿的苏颜姑娘。”

         &nb“掌门和呼延长老要举行收徒大典,就是为了她吧?还有,几天前,在外门发生的那场冲突,我听说她将身为筑基三品境界的薛长老给击败了。”

         &nb“我也收到消息了,不过,最让我难以相信的是,她还认识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而神武王阁下还帮她将身为金丹境界强者的薛家老祖给灭了,一招秒杀!”

         &nb演武广场上的火旗派内门弟子们用惊异、羡慕和疑惑等等各种目光看着苏颜衣的背影,他们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探究,苏颜三小姐那妖孽的天赋和变态的实力就不说了,就说她跟神武王阁下究竟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他们的心中犹如许多蚂蚁在爬,痒痒的,特别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