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这是真爱啊
        &nb一副师太打扮的慧心长老闻言忍不住指了指苏颜衣,好奇地朝田瑶月问道:“月儿,她就是跟你不太友好的苏颜不依吗?”

         &nb“对,就是她!”田瑶月气愤地回道:“师傅,您不知道她平时为人有多嚣张呢,月儿都快要被她欺负死了。”

         &nb“这样子啊……”慧心长老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月儿,这个苏颜不依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可恶?”

         &nb“是的,师傅!”田瑶月答是这么答,但她不免有些心虚,要知道她每次遇到苏颜衣,都是她挑事在先,苏颜衣反击在后,就连在火旗派外门爆发的那场差点导致苏颜衣身亡的激烈冲突,也是她故意挑起的。

         &nb慧心长老闻言神情一冷,道:“既然如此,为师会帮你找回场子的。”

         &nb田瑶月闻言心中一喜,道:“谢谢师傅,月儿谢谢师傅!”

         &nb“不用谢,这是为师应该做的。”慧心长老微微眯了眯眼,道:“你是为师的徒弟,为师不为你出头,还会为谁出头。”

         &nb“嗯嗯。”田瑶月欣喜地猛点头:“师傅对月儿太好了,月儿好爱师傅您哦!”

         &nb“嗯嗯,师傅也爱月儿。”慧心长老慈爱地看着她:“月儿,以后你不管被谁欺负了都好,记得要告诉为师,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知道吗?”

         &nb“嗯嗯,月儿知道了。”

         &nb田瑶月又是点了点头,期待地问道:“那师傅你是现在上去为月儿出头,教训这可恶的苏颜废柴女吗?”

         &nb“不!”慧心长老摇了摇头,道:“现在时机不适合,今天是掌门和呼延长老收她为徒弟的时候,为师要是上去教训她,岂不是很不给掌门和呼延长老的面子?”

         &nb田瑶月闻言很失望:“师傅说得是。”

         &nb“别垂头丧气的。”慧心长老安慰道:“不要心急,今天是特殊情况,过些天就不同了,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吗?君女报仇十年未晚,放心,苏颜不依她逃不过为师的手掌心的!”、

         &nb“嗯,师傅,月儿听你的。”

         &nb田瑶月闻言心情好了不少,不管多少时间,最起码能知道苏颜废柴女即将要倒霉,这就足够了。

         &nb“可是……”田瑶月蓦地想到苏颜衣背后的凭仗是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心情又不好了,要是师傅帮她出头,教训了苏颜废柴女,神武王阁下会不会发飙啊?

         &nb“可是什么?”慧心长老的话这才刚问出口,立刻就被现场突然爆发的惊呼声给打断了。

         &nb叶琪不经意地将苏颜衣的实力爆了出来,然后赵天辰惊呼出声:“什么?苏颜师妹的实力到底了筑基五品的境界?”

         &nb他的声音比平时大了些,也导致很多的火旗派内门弟子听到了。

         &nb“什么?苏颜三小姐的实力竟然到达了筑基五品的境界?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nb“仅仅只是十五岁的筑基五品强者,想想都让人难以相信,这不,听到这个消息,我踏马的快要疯了!”

         &nb“牛逼,真的好牛逼!苏颜三小姐不愧是奇迹制造者,居然能以十五岁的年纪,修炼到筑基五品的境界,我觉得简直没人会比她牛了!”

         &nb“是啊,不知道是不是跟神武王阁下扯上关系的人,都会这么牛逼?又或者是拥有水系天灵根这样妖孽仙姿的人,实力真的可以一日千里吗?”

         &nb在场众人一片哗然,真真真是太变态了,不过几日的时间,就从筑基一品的境界,进阶到了筑基五品的境界,苏颜三小姐,她她她根本就不是人啊!

         &nb跟苏颜三小姐这个妖孽一比,他们都要快成废物,不,是已经成废物了!

         &nb不说十五岁到达筑基五品的境界,就说他们要到达筑基的境界,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啊!

         &nb这么一想,他们顿时觉得世界一片灰暗,生无可恋了!

         &nb“她的实力居然到达了筑基五品的境界?”

         &nb田瑶月没差点被这个消息刺激到疯了,话说身为天骄之女的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被一个人打击个透,而且要不是她师傅慧心长老说过些天会帮她教训苏颜衣,她可能真的疯了!

         &nb“筑基五品的境界?她的天赋竟然如此妖孽?”

         &nb慧心长老皱了皱眉头,一脸的沉思,听到这个消息,她觉得自己刚刚说要为田瑶月出头教训苏颜衣的话有些鲁莽了,要知道以十五岁的年纪,就修炼到这样惊人的境界,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nb“看来还得多了解了解这个苏颜不依,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

         &nb慧心长老心中思量道,她是最近才刚刚出关,对于苏颜衣的了解,真的不多,来源也是她徒弟田瑶月的寥寥无几的描述。

         &nb“徒弟,你好样的!”

         &nb呼延长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现场,只见他兴奋地说道:“本长老的运气真的不错,连你这样天赋逆天的徒弟都能收到!哈哈!老天爷实在是对本长老太好了!”

         &nb“呼延师傅谬赞了。”苏颜衣闻言朝他笑了笑,问道:“许久不见,不知道呼延师傅近来可好?”

         &nb“好,真是太好了!”呼延长老依旧是兴奋地说道:“收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本长老怎么可能不好呢是吧?”

         &nb“呼延师傅……”

         &nb苏颜衣真的好想翻白眼啊,唉,怎么不管是李云贺,还是呼延长老,都是这样的表现呢?

         &nb呼延长老宝贝地问道:“徒弟咋了?”

         &nb“没事。”苏颜衣勉强地笑道:“徒儿能够拜您为师,也是很高兴的。”

         &nb“哈哈,那为师就放心了。”呼延长老豪迈地笑出声来:“要知道刚刚得知你的实力已经修炼到筑基五品这样惊人的境界,为师还怕认为为师不配当你师傅呢!”

         &nb苏颜衣:“……”

         &nb“对了。”呼延长老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下笑声,问道:“徒弟,前些天你院子里所发生的那场冲突,为师也听说了,还听说了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跑出来救你是吗?”

         &nb“是的。”苏颜衣点了点头,她怎么感觉这问话好熟悉的样子,。

         &nb“那徒弟,你跟神武王阁下是什么关系?又是怎么认识她的?”果然,呼延长老问的问题,基本跟李云贺和赵天辰差不多。

         &nb“琪儿……”苏颜衣都懒得说了,直接给叶琪一个眼神,示意她出来答话。

         &nb“三小姐,奴婢明白的!”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叶琪哪里还会不懂苏颜衣的心思,她连忙向前施礼道:“呼延长老,您问的问题就由我来回答吧!”

         &nb“这样啊……”呼延长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点头道:“好,如此就麻烦你为本长老解惑了。”

         &nb于是,叶琪的说书之路又开始了。

         &nb“什么?那个紫衣少年就是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

         &nb呼延长老闻言有些懊悔地说道:“话说本长老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要是知道他就是神武王阁下,一定会跟他好好交流交流的。”

         &nb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中跟李云贺也有差不多的想法,隐约有些后怕,若不是有苏颜衣这个徒弟在,薛羽平说不定已经惹怒了南宫轩夜,而整个火旗派,也说不定早就被发飙的南宫轩夜给灭了!

         &nb这样看来,他的这个徒弟,还是整个火旗派的救星啊!

         &nb“呼延师傅,以后还是有机会的。”苏颜衣这会儿终于知道南宫轩夜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简直都要快神化了。

         &nb“也对,徒弟认识他嘛。”呼延长老点头道:“无论怎么样,神武王阁下都会看在徒弟的面子上,给为师一定的面子的!”

         &nb顿了顿,他又接着笑道:“为师这算不算是挟徒弟自重呢?哈哈!”

         &nb苏颜衣:“……”

         &nb好一会儿,苏颜衣才有些无奈地说道:“呼延师傅,就怕徒弟的面子到时候不好用!”

         &nb呼延长老都还没说话,刚刚来到现场的李云贺就忍不住先他一步,笑着说道:“哪里不好用了,你不是神武王阁下的‘救命恩人’吗?他怎么都会给你点面子的。”

         &nb苏颜衣哭笑不得地说道:“掌门师傅,怎么连您也来打趣徒儿?”

         &nb“为师这不是在打趣你啊!”

         &nb李云贺朝她眨了眨眼睛,接着指了指呼延长老,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呼延长老,我们这说的是真心话呢!”

         &nb“对啊!”呼延长老也是笑着附和道:“为师和掌门说的都是真心话!”

         &nb“好吧!你们说的都是真心话!”

         &nb苏颜衣觉得她没法反驳了,只能是转移话题道:“时间也不早了,掌门师傅,呼延师傅,收徒大典是不是该开始了?”

         &nb李云贺闻言收起笑容,看了看天色,接着点头道:“不错,时间也不早了,收徒大典也该开始了。”

         &nb呼延长老闻言也点头道:“不错!收徒大典是时候该开始了!”

         &nb苏颜衣本来收徒大典的程度应该很繁杂,但她没想到的是,这收徒大典的程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也不用三跪九叩什么的,就是让她在刻着火旗派各代掌门名字的石碑面前的坛子上插上三支香,然后李云贺和呼延长老双双宣布收她为徒弟,这个收徒大典的仪式就算完成了。

         &nb我去!这就是传说中隆重无比的收徒大典?!

         &nb有那么一刻时间,苏颜衣好想说,你们特么在逗我?

         &nb一回到她的院子里,慧心长老就对田瑶月意味深长地说道:“月儿,恐怕为师刚刚给你的承诺无法实现了。”

         &nb田瑶月闻言脸色一白,不解地问道:“师傅,您为什么这么说?”

         &nb“月儿,你没跟为师说苏颜不依认识神武王一事。”

         &nb慧心长老闻言脸色一沉,严厉地道:“还有,关于苏颜不依的情况,你也没跟为师仔细说说。”

         &nb“师傅……”田瑶月闻言都快哭了:“月儿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吗?”

         &nb“不管怎么样。”慧心长老这次不吃她这一套了:“为师想说的是,传说中的神武王,那是你我能惹的吗?想找死也不是这样找啊!”

         &nb“师傅……”田瑶月无言以对,这会儿,她真的要崩溃了。

         &nb“好了,别跟为师装可怜了。”慧心长老打断道:“为师只想问你一句,你还想不想教训苏颜不依?”

         &nb“啊……”田瑶月闻言顿时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刚刚师傅是,是问月儿还想不想教训苏颜不依?”

         &nb“对,你没听错!”

         &nb“师傅,月儿当然想啦!”田瑶月一脸惊喜地问道:“那月儿该怎么做,才能教训苏颜不依?”

         &nb“为师建议你去血池锤炼!”

         &nb“去血池锤炼?”

         &nb“不错!”慧心长老点头道:“如果你还想教训苏颜不依的话,就去血池锤炼,转化灵根,变换仙姿!”

         &nb“转化灵根,变换仙姿?居然会有这么神奇的血池?”

         &nb田瑶月闻言立刻迫不及待地问道:“师傅,那血池在哪里?”

         &nb“为师会带你去的!”慧心长老说道:“不过,月儿,丑话说在前头,血池锤炼很痛苦的,很少有人能够受得了,你确定要去?”

         &nb“要!”田瑶月坚定地回道:“只要能够教训苏颜不依那个天杀的小丫头,无论什么样的痛苦,月儿都能承受得住!”

         &nb不得不说,她对苏颜衣是真爱啊!否则苏颜衣怎么可能成了她的心魔,让她时时刻刻惦记着要怎么做,才能在实力上超越苏颜衣,才能教训苏颜衣呢!

         &nb“好,既然如此,那为师就成全你的心愿,带你去血池!”

         &nb“谢谢师傅!”

         &nb田瑶月感激地说道,只是,她没看到的是,刚刚慧心长老听到她肯定的回答,嘴角却是快速闪过一丝让人难以觉察的诡异笑容!

         &nb------题外话------

         &nb推荐好友的文文:暴戾王爷下堂妃文/艾可

         &nb她本以为他不会爱,可原来,他只是不爱她。

         &nb终于,她收起心伤远走他乡。

         &nb本以为此生不再有交集,却不想他千里之外,急急而来,逼她现身。边关戈壁,落日黄昏的城门外。

         &nb她白衣胜雪,他战甲戎装。

         &nb“你血洗临城,可是为了姐姐?”她笑得凄凉。

         &nb他翻于她的马背,咬了口她的耳朵,低声浅笑“我是来接我的女人回家”

         &nb他转身面对众将“传本王命令,王妃找到,即刻回京”

         &nb他费尽心思想引她入他设的局,却不料自己沉浸在她精心编织的美梦里。

         &nb他以为她只是在演一场戏,却不料她也早将他的名字刻上心房。

         &nb“现在换我问你”他冷傲拮据的捏着她的下颚“若在早年,我与靖王任选其一,你选谁?”

         &nb她莞尔一笑,尽显妖娆“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