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比地位秒你成渣
        虽然离大少爷嘲笑三小姐最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但是她依旧还将当时的情景记得清清楚楚,仿佛是昨天才刚发生的一样。

         “就像是三小姐所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这下子终于轮到三小姐要扬眉吐气了!”

         叶琪在心中感叹道:“大少爷啊大少爷,你平时不是很牛吗?还老是嘲笑三小姐如何如何废柴,现在这不就被三小姐给打脸了吗?”

         嗯,整个火旗国都城中人,包括大少爷在内,大概之前没有谁会想到三小姐能够逆袭,而且还这么快就能够逆袭回来吧?

         “额,这画风是不是转变得有些快啊?”

         洛巧馨和萧晓彩,还有叶铃三人曾经也多次撞见过苏颜奉孝嘲笑苏颜不依的场景,所以眼前的一幕对她们来说,带来的冲击也是挺大的,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大少爷和三小姐遇上的情形就突然逆转了啊,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废柴女的华丽逆袭呢!

         还有,以前的三小姐每次见到大少爷,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老实得很,大少爷嘲笑三小姐,三小姐也不敢出声反驳些什么,不像现在,三小姐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大少爷,并且还在刚才的气势交锋当中,稳稳地占了上风,导致大少爷这个时候有些风声鹤唳,对三小姐所说的话不是一般的敏感,否则大少爷也不会被三小姐的话给吓到,下意识就后退几步。

         “苏颜奉孝这个所谓的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天才的称呼似乎就快要易主了,他此刻想必也见识到什么才叫真正的天才了吧?”

         冷冥没有见过原主被苏颜奉孝嘲笑的情景,可他也多少听闻过关于丞相府的一些事情,知道苏颜奉孝是多么的自傲,常常为自己能够成为都城第一超级天才而感到沾沾自喜。

         不过,炫耀了这么多年天赋和实力的他,遇上天赋和实力皆是变态无比的苏颜姑娘,恐怕所受到的冲击不会小到哪里啊!

         “小衣衣的大哥?这个家伙应该就是跟小衣衣齐名的都城第一超级天才吧?”

         陆湘想起她来到这个世界后,别人给她述说的那些关于火旗国概况中有过对苏颜奉孝介绍,说身为都城第一超级天才的他,将来一定会成为整个火旗国最强大的存在。

         “不错,他应该就是所谓的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天才苏颜奉孝!”

         在他旁边的罗毅闻言回应道:“只是他现在遇上小衣衣这个强势逆袭的都城第一超级废柴,使得他不得不跌落神坛,成为整个火旗国最强大存在的这个说法可能也迅速变成空话!”

         “哈哈,想来也有些搞笑啊!”

         陆湘闻言不由地笑着说道:“这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废柴的实力,竟然会比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天才还强,这样的消息要是传出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下巴掉地上呢!”

         罗毅闻言也笑了:“是啊,还好这个世界没有眼镜这东西,要不然肯定会碎了一地。”

         “眼镜,碎了一地?”

         陆湘闻言顿时笑得不行:“哈哈!罗大哥,你的形容实在是太搞笑了,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眼镜的话,那些经销商肯定得赚翻了,小衣衣如今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给眼镜经销商神助攻啊!”

         罗毅闻言煞有其事地说道:“嗯,就冲着有小衣衣在,我可以考虑在东洲城开一家眼镜店。”

         “罗大哥,你要考虑在东洲城开一家眼镜店?”

         陆湘闻言笑得肚子都要痛了,“哎哟,我不行了,罗大哥,你咋就这么逗呢?”

         “湘儿,你别笑。”罗毅严肃地说道:“我是认真的,有小衣衣的存在,这个方案我觉得可行啊!”

         “对,对,有小衣衣的存在,这个方案是可行!”

         陆湘早就看穿了罗毅在跟她开玩笑,“罗大哥,到时候我们跟小衣衣商量一下,说不定能在火旗国开眼镜连锁店哦。”

         听着陆湘和罗毅的对话,叶琪强行压下心中的兴奋,这才朝他们问道:“罗大哥,湘姐姐,你们在说什么?眼镜?眼镜又是什么东西?”

         此刻,她的脸上是一副本宝宝不懂,本宝宝好想知道的表情。

         “是啊,你们刚刚是在说什么呢?”冷冥也是一脸好奇地问道。

         陆湘和罗毅闻言皆是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们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在这个天齐大陆上,恐怕也只有苏颜衣一人能够明白其中的意思吧!

         叶琪见状越发好奇地问道:“罗大哥,湘姐姐,你们别笑,快说嘛!”

         冷冥闻言附和道:“对啊,你们这样卖关子可不厚道哦。”

         “好吧,我说!”

         陆湘强忍住笑,接着解释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眼镜碎了一地这句话就是形容小衣衣很厉害,跟惊得无数人下巴掉地上的含义有些相似。”

         “原来是这样啊……”

         叶琪闻言若有所思地说道:“三小姐强势回归的消息一旦传开来,恐怕都城中人的眼镜会碎了一地,不知道这样说行不行?”

         “对,就是这样。”

         陆湘闻言惊叹道:“琪儿,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这才说一次,你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叶琪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湘姐姐,不是我太聪明,而是你解释得好啊,让人轻易地明白其中的意思。”

         “那个……”冷冥突然插话道:“我们的关注点是不是有些奇怪啊,这会儿不是该关心苏颜姑娘和苏颜奉孝的情况吗?”

         随着他的话,大家突然发现在场的七人当中,除了洛巧馨和萧晓彩,还有叶铃三人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苏颜姑娘和苏颜奉孝那边以外,他们四人刚刚倒是开起小差来了。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他们四人又连忙把注意力转回原来的轨道上。

         “你到底是想干什么?”

         苏颜奉孝满是难堪地警告道:“废柴女,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大哥,要是你真的敢对我怎么样,大逆不道先不说,就说爹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要用你那所谓的大哥身份,以及那不负责任的爹来压我,我根本就不在乎。”

         苏颜衣一脸淡然地回道:“我以前遭遇过什么,你们都知道,所以现在我逆袭归来,你觉得我还会在乎这些东西吗?”

         “你……”苏颜奉孝闻言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在去找杨凤姣之前,先拿你开刀再说。”苏颜衣说着开始一步一步朝着苏颜奉孝走过去。

         “你,你别过来。”

         苏颜奉孝见状连连后退,似乎忘记了他是一个实力到达筑基五品的修仙者,也忘记了他在来找苏颜衣之前,那满满的自信。

         “废柴女,你究竟想干什么?”

         一声清冷的女声突然在现场响起,让苏颜衣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苏颜衣闻言神情一冷,随即,她朝声音的来源处看过去,只见一个年纪大约十六、七岁,满是盛气凌人的红衣少女正在凶狠地瞪着她,而那红衣少女的背后,则是跟着一个年纪大约十五岁左右,丫鬟打扮的青衣少女。

         “这是……火旗国二皇女司马若梅?”

         苏颜衣略微一搜索原主的记忆,就知道了红衣少女的身份,“这个司马若梅貌似是经常找着各种借口跑来丞相府接近苏颜奉孝,想必她是倾心于苏颜奉孝的,所以我要对苏颜奉孝这个家伙做点什么,一定会被司马若梅阻止吧!”

         “若梅,是你来了?”

         苏颜奉孝满是惊喜地说道:“太好了,你来得正好,我这三妹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硬要跟我动手呢,你帮我劝劝她!”

         可能是他想在司马若梅的面前保持形象,对苏颜衣的称呼又由废柴女变成三妹了。

         “嗯,好的。”

         司马若梅闻言点了点头,接着朝苏颜衣说道:“废柴女,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太出乎我意料之外了,无论是在东洲城城门秒杀李建仁一事,还是回到丞相府杀死苏颜马维一事,都让本皇女很惊叹,但奉孝他怎么说很快就是我的未婚夫,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然后呢?”苏颜衣闻言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要为他出头。”

         “出头那是肯定的!”

         司马若梅回道:“虽然我现在的实力有可能不如你,但我可是火旗国的二皇女,背后代表着火旗国的王室,你敢连本皇女的面子都不给么?”

         “呵呵,不用你特意强调,我都知道你是火旗国的二皇女,背后代表着火旗国的王室……”

         苏颜衣闻言不在意地嗤笑道:“可那又怎么样?说老实话,我真的不怕你所说的这些。”

         “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

         司马若梅不解地问道:“难道就凭着你那超越筑基六品的实力?”

         苏颜衣回道:“对啊,在这个世界,实力就是王道,拥有了实力,什么都不用怕。”

         这个理由只是其中之一,她还有一个大招没放,那就是她是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地位远超过司马若梅,就是火旗国王上见到她,态度也得是恭恭敬敬的。

         “我可是二皇女,火旗国的二皇女啊,地位可比你高多了。”司马若梅继续强调道。

         “是吗?你确定你的地位比我高?”

         苏颜衣先是饶有意味地反问了一句,随即,她从怀中拿出一枚上面刻着一个紫色‘护’字的金色令牌,递给司马若梅,“你看看这个。”她暂时还不想跟火旗国王室发生冲突,所以她才在这会儿表明身份。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司马若梅先是一愣,随即,她接过苏颜衣手上的金色令牌,仔细地看了看,很快,她就惊异地失声道:“这好像是咱们火旗国护国仙师才能持有的令牌,你的手上怎么可能有?难道是故意拿出个假的来吓唬本皇女不成?”

         “怎么就不可能有了?”

         苏颜衣反问道:“没有的话,那我给你的是什么东西?”

         “这……”

         司马若梅闻言想了想,接着将手上的金色令牌递给她的丫鬟:“小青,赵仙师的令牌你看过,现在你给本皇女看看这令牌是不是真的?”

         “是,二皇女殿下。”

         青衣少女,也就是司马若梅的贴身丫鬟程小青闻言立刻伸手接过令牌,认真地看了看,接着用肯定的语气说道:“这,这枚令牌的确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就奇怪了,赵仙师的令牌怎么会在她的身上。”司马若梅疑惑地说道。

         “二皇女殿下,难道您忘了吗?”

         程小青提醒道:“咱们火旗国代表着护国仙师身份的令牌是有两个的啊!”

         “代表着护国仙师身份的令牌是有两个?”

         司马若梅闻言双眼蓦地瞪大:“按照你这么说,这是另一枚代表着护国仙师的令牌的话,废柴女,废柴女她岂不是有可能是咱们火旗国新一任的护国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