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9章 三小姐不愧是三小姐
        这不能怪司马洛林的反应大啊,无论换做是谁,突然看到自己的前未婚妻跟政敌站在一起,并且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心里都会膈应个不行,更别说这个前未婚妻的身份还是如此特殊,实力如此强大,随时能够影响王位的更迭,试问他怎么能不差点被气疯呢?

         思绪反转之间,司马洛林蓦地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他现在的举动,已经是让他在争夺火旗国王位之上完全落了下风,要是废柴女再次支持司马洛铭那个家伙争夺火旗国的王位,那岂不是说他连登上火旗国王位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他的父王,可能也会因为废柴女的态度,将他的储君之位废掉,转为支持司马洛铭那个家伙的吧?

         “怎么办?这该怎么办?”

         此刻,司马洛林的脑海已经变为一片恐怕,乱得很,当了火旗国太子这么多年的他,对火旗国王位势在必得的他,真的不甘心将王位拱手相让给司马洛铭那个家伙啊!

         “太子殿下还请镇定。”

         在他身边不远的莫侍卫长连忙提醒道:“您既然都做到这个程度了,有些事该忍还是得忍!”

         虽然说他对苏颜衣出现在现场,并且还似乎跟三皇子司马洛铭走得很近的样子也感到很惊讶,也知道这给司马洛林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但在反应过来之后,很理智地对司马洛林进行了劝慰。

         “嗯,本太子知道。”

         司马洛林闻言点了点头,接着他收拾混乱的思绪,继续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不管废柴女现在跟三皇弟是什么关系,他都不能跟之撕破脸破,还得忍辱负重,否则最后吃亏的还会是她!

         酒楼二楼的阳台上。

         在心中吐槽司马洛铭好多句之后,苏颜衣这才敷衍道:“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

         “嗯,好,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司马洛铭闻言附和了一句,随即,他饶有深意地说道:“苏颜三小姐,刚刚皇兄好像发现了我们在这里,你说他会不会误会我们的关系?”

         “不清楚。”

         苏颜衣闻言摇了摇头,回道:“不过,要是司马洛林那个家伙误会我们的关系,不正合你意吗?”语气中,含有一丝探究的味道在里面。

         “苏颜三小姐说笑了。”

         司马洛铭闻言神情一正,问道:“想必如今在苏颜三小姐的心中是认为本皇子故意出现在这里,然后让皇兄误会的吧?”

         苏颜衣闻言耸了耸肩膀,反问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司马洛铭闻言连忙解释道:“苏颜三小姐这是误会本皇子了,本皇子之所以在这里,是为了瞻仰皇兄今天跟平时不一样的风采,而碰到你,真的是一种巧合,本皇子真的不知道你也会来这里的!”

         苏颜衣闻言一脸狐疑地看着司马洛铭,明显是不大相信他的话。

         “苏颜三小姐不用这样看本皇子的。”

         司马洛铭见状举起右手,道:“若你还不相信本皇子的话,本皇子可以对此发誓的!”

         “不用了。”

         苏颜衣闻言很想翻白眼,她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人老喜欢发誓,一遇上个事情,似乎一旦发誓就能解决似的,真够让人无语的。

         “也许你说得是真的,也许你说得是假的,这都不重要。”

         苏颜衣说着看向司马洛林所在的方向,道:“因为你的皇兄会不会误会我们的关系,我是一点都不在乎。”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还有,就算我先前的那些举动,间接是给你将来能够登上火旗国王位增添了助力,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不想介入你们王室之间的王位争夺战,明白了没有?”

         司马洛铭闻言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他本来也没指望苏颜衣能够立即表态支持他,“苏颜三小姐,本皇子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只要你保持中立,本皇子就很开心了。”

         “要求挺低的,心态也够豁达,你比司马洛林那个家伙好多了。”

         苏颜衣闻言倒是高看了司马洛铭一眼,说真的,她现在开始有些觉得司马洛铭比司马洛林更合适当未来火旗国的国王了,毕竟司马洛林那个家伙跟她不对头,而她之前的举动算是帮了司马洛铭不少,要是司马洛铭登上火旗国的王位,不见得会对她有什么好处,但最起码双方能相安无事不是吗?

         司马洛铭闻言心中顿时一喜,这么说来,在火旗国王位之争上,苏颜三小姐以后会是站在他一方的是吗?

         顾不得多想,司马洛铭就朝苏颜衣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多谢苏颜三小姐的夸奖,本皇子不胜荣幸啊!”

         苏颜衣闻言也笑着回应道:“不用谢,三皇子殿下,我这是实话实说而已。”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司马洛铭对她的态度那么好,她也报之以李,反正大家以后再见面的可能性不低,把关系搞得太僵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实话实说才要谢啊!”

         司马洛铭闻言继续微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实话最珍贵,特别是苏颜三小姐的大实话,对于本皇子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激励,本皇子恨不得你能多说。”

         “三皇子殿下,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会说话啊!”

         见司马洛铭在不经意之间,就小小地拍了她一下马屁,苏颜衣没差点要立刻朝他竖起大拇指,表示赞扬,这三皇子殿下真是八面玲珑,实在是一个非常会笼络人心的高手。

         “有是有,可那些人怎么能跟苏颜三小姐比呢?”

         司马洛铭闻言倾慕地看向苏颜衣,回道:“能够得到苏颜三小姐的认可,才是本皇子最高兴的事情……”

         “好了,三皇子殿下,你都快要把我夸得脸红了!”

         苏颜衣闻言忍不住打断道:“我这会儿有些许累了,准备回丞相府休息一下,就不阻你继续看戏了。”

         司马洛铭闻言有些不舍地回道:“嗯,好的,苏颜三小姐好好休息。”

         话说他还想跟苏颜三小姐相处相处,看看能不能处好点关系,不求苏颜三小姐能成为他的正妃,只求苏颜三小姐最后能够成为他的朋友就行。

         当然,苏颜三小姐要是能够成为他的正妃,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三皇子殿下,那就此告辞了!”

         苏颜衣朝司马洛铭抱了抱拳,然后朝苏柏东说道:“该看到的都看到了,咱们走吧!”

         “是,苏颜三小姐。”

         苏柏东闻言恭敬地应了一声。

         不过,跟苏颜衣就这样扬长离开酒楼不同,苏柏东在离开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司马洛铭一眼,像是在表示什么。

         等苏颜衣和苏柏东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李君心忍不住朝司马洛铭问道:“刚才苏颜三小姐的那个护卫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您?”

         “谁知道呢?”

         司马洛铭闻言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道莫名的光芒,“他刚刚这么做,也许是在嘲笑本皇子在面对苏颜三小姐的时候,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吧?”

         “我去!”

         李君心闻言当即就怒了,“连苏颜三小姐对您的态度都是好好的,他却是如此嚣张,妈蛋,属下找他算账去!”

         “别冲动。”

         司马洛铭闻言将他拉住,说道:“本皇子这只是猜测罢了,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这样,而且人家也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你这样跑过去不但名不正言不顺的,到时还惹怒了苏颜三小姐怎么办?”

         “这……”

         李君心闻言迟疑了一下,紧接着气妥地回道:“嗯,三皇子殿下,是属下冲动了。”

         “算了,也许是本皇子想多了吧!”

         司马洛铭闻言也不责怪他,“今天皇兄的绝世风姿难得一见,我们还是多见一见,好好在脑海中留个印象吧!”

         不管遇到什么糟心的事情,只要他看到司马洛铭那做着有损火旗国王室颜面的举动,心情就瞬间好了起来,还是好的不得了的那种。

         说到这个,李君心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起来,“也是,我们还是多看一下太子殿下的绝世风姿,否则错过了今天,就没机会再看了。”

         离开了酒楼,苏颜衣突然朝苏柏东问道:“柏东,你刚刚在我背后对着三皇子殿下做了什么小动作?”

         苏柏东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他讶异地说道:“原来属下的小动作被您发现了啊?”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属下只是觉得三皇子殿下接近您的目的不纯,临别的时候,特意警告他一下罢了。”

         “哦,怎么个不纯法?”

         苏颜衣闻言感兴趣地问道:“柏东,你说说看!”

         苏柏东闻言认真地想了想,这才回应道:“由于王上年老,实力突破不了瓶颈,天年将尽,咱们火旗国的王位之争,在暗地里可是呈现白热化的程度,而在您还没回来之前,三皇子殿下几乎是被太子殿下压制得完全处于下风,而三皇子殿下也一直在寻找着翻身的机会。”

         “二龙夺位吗?”

         苏颜衣闻言倒是挺感兴趣的,因为这样的事情,她也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嗯,你继续说。”

         苏柏东受到鼓励,闻言又是接着说道:“就在三皇子殿下苦苦寻找翻身机会的时候,您出现了,做出了一系列对太子殿下无利,反而对三皇子殿下有利的举动,三皇子殿下怎么能不欣喜若狂?极力拉拢您呢?”

         “所以?”

         “所以三皇子殿下见到您的时候,将姿态放得这么低,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这个我知道。”

         苏颜衣闻言笑了笑,道:“人之常情,他会这么做,我是一点都不奇怪。”

         “嗯,属下也不奇怪。”

         苏柏东闻言回道:“就是有些看不过眼,之前您还没逆袭的时候,他为什么就不上来讨好您,非要等这个时候。”

         “人就是这样的啊!”

         苏颜衣闻言叹了叹,道:“利益驱使而已。”

         苏柏东闻言也是叹道:“说真的,属下觉得三皇子殿下就是太现实了!”

         “我也不希望别人太现实,可是我们现在是处在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不现实行吗?天真一点的人,恐怕会被人吞得连渣渣都不剩,更何况三皇子殿下在丞相府见过我好几次,也没有当面嘲讽过我,这就够了!”

         对于司马洛铭的举动,苏颜衣表示理解,“再说了,要是我还是之前的那一个超级废柴,柏东你会当我的属下吗?”

         “这个……”

         苏柏东闻言竟然无言以对,苏颜三小姐说得不错,要是苏颜三小姐没有逆袭,仍旧是那个都城第一超级废柴,那么他会愿意成为苏颜三小姐的属下么?

         见苏柏东没有回答,苏颜衣倒是替他回答了,“柏东,也许你会说没发生的事情,你不知道,但是你不能否认我这话说得特别有道理。”

         “太有道理了!”

         苏柏东闻言心中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仔细想想,三皇子殿下的所作所为也无可厚非。”

         苏颜衣闻言只是笑了笑,没有对他的话予以置评,而是说道:“走吧,时间也不早了,这会儿回到丞相府,刚好和我母亲一起用午餐。”

         苏柏东闻言恭敬地回道:“好的,苏颜三小姐。”

         “对了。”苏颜衣闻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柏东,你老是苏颜三小姐,苏颜三小姐这样叫,太过陌生了,你还是叫我作三小姐吧!”

         “好的,三小姐。”

         苏柏东闻言心情瞬间好的不得了,苏颜三小姐这样说是不是意味着她将自己当自己人看待了?

         苏颜衣若是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说,柏东,你想多了,我这是嫌苏颜三小姐的这称呼太长,还觉得不好听,才叫你改作三小姐而已。

         丞相府。

         感觉到伤势和实力都恢复了不少的叶倾城这才刚一出关,就叫来叶琪询问苏颜衣的行踪,等她知道苏颜衣一大早就去找李家的麻烦,不由地为苏颜衣担忧起来。

         “你们怎么就不通知我一声呢?”

         叶倾城满是焦急地说道:“李家不单止有李家大供奉李成俊这一名实力已经到达金丹二品境界的强者,还有李家家主李玉龙这样的金丹五品强者存在啊,依儿现在的实力强是强,但也不大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啊!”

         “夫人莫急。”

         叶琪闻言连忙安慰道:“三小姐在去找李家麻烦之前,是调查过李家的情况,也是知道李家不单止有李家大供奉李成俊这一名实力已经到达金丹二品境界的强者,还有李家家主李玉龙这样的金丹五品强者存在的!”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既然三小姐知道李家的具体情况,还去找李家的麻烦,想必三小姐是有信心对付他们。”

         “依儿有信心对付他们?”

         叶倾城闻言觉得叶琪的这个说法有些夸张了,“按照你这么说,依儿的实力岂不是要超过金丹五品的境界?”

         顿了顿,她反问道:“琪儿,你觉得依儿的实力能超过金丹五品的境界吗?”

         “奴婢觉得能!”

         叶琪闻言信心满满地回道:“三小姐敢去找李家的麻烦,她的实力一定超过了金丹五品的境界!”

         叶倾城看着已经对苏颜衣崇拜到盲目程度的叶琪,心中很是无奈,“希望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吧,不过,我得去看看,省得依儿出现什么意外。”

         事到如今,她还是很难相信年纪才只是十五岁的苏颜衣能将实力修炼到超过金丹五品的境界。

         “夫人,夫人……”

         正在这个时候,洛巧馨突然急匆匆地跑进她的房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三小姐,三小姐她……”

         叶倾城闻言心中顿时一惊,连洛巧馨的话都还没说完,就打断道:“馨儿,你快说!依儿她怎么了?”

         “夫人,您别急!”

         洛巧馨闻言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然后迅速兴奋地回道:“好消息,好消息啊,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竟然被三小姐给一招秒杀了!”语气当中,含着满满的崇拜和难以置信。

         “什么?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被依儿一招秒杀了?”

         叶倾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她的心中便激动的不行,“天啊,不是吧?依儿居然真的如此厉害?”

         老实说,她现在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她的那个被人称之为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废柴的女儿,真的将实力修炼到了可以一招秒杀金丹二品境界强者,甚至是超过了金丹五品境界的变态地步了吗?

         “奴婢就说三小姐有信心对付身为金丹二品强者的李家大供奉李成俊嘛!”

         叶琪闻言简直比叶倾城还要激动,“夫人,您看这不就成真的了吗?李成俊真的就被三小姐给一招秒杀了啊!”

         话说三小姐不愧三小姐,这真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向无敌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