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1章 神武王的神奇手段
        本来听了苏颜衣将身为金丹八品强者的上官景谷轻易击败,破掉各国修仙者的联手这也的消息,司马洛林的心中很是不安,不得不喝杯酒来压压惊,谁知道会听到让他更为震惊的消息,想来这惊是没法压的了。

         苏颜废柴女,苏颜废柴女竟然得到了神武王阁下的垂青?这,这怎么可能?

         一时之间,司马洛林觉得天都塌了似的,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因为无论苏颜废柴女的天赋和实力有多变态,他相信只要自己付得起代价,一定能够找得到高手来对付苏颜废柴女。

         可现在苏颜废柴女不但真的认识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还得到了神武王阁下的垂青,他就是再有办法,也不敢跟神武王阁下作对啊!

         相比于这个消息,身为元婴境界强者的李家家主李玉龙被南宫轩夜轻易击败,然后被苏颜衣给杀了的消息,以及通天火旗认苏颜衣为主,并且整出火旗国有五百年气运这样的事情,反而没这么惊人了!

         “你,你确定你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司马洛林伸手将向他禀告消息的那个黑衣侍卫的衣领提了起来,接着冷声问道:“你应该知道欺骗本太子的后果。”

         虽然知道这个黑衣侍卫不可能说假话骗他,但是此时他的心中还含着一丝的侥幸,毕竟他真的不想听到苏颜废柴女被神武王阁下垂青的消息。

         黑衣侍卫闻言有些惶恐地回应道:“太子殿下,属下刚刚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啊!”

         若是被人这样对待他,他肯定会勃然大怒,愤然出手教训对方也说不定,可如今这样做的人,是他的主子太子殿下,徒呼奈何,更何况太子殿下有这样的反应,他能理解,因为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也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苏颜废柴女竟然真的认识神武王阁下,还得到神武王阁下的垂青?

         想想印象当中,他似乎从没有听过这么离奇的事情啊!

         “哼,谅你也不敢骗本太子。”

         司马洛林闻言冷哼一声,将黑衣侍卫放下来,随即,他又忧伤了,这老天对本太子也太不好了吧?膈应人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真是特么的让人不爽啊!

         “完了,这下子太子殿下真的没有出头之路了!”

         其实一听到苏颜衣真的认识南宫轩夜,并且还得到南宫轩夜的消息,在司马洛林身边的莫侍卫长手上的酒杯也跟着摔落了下来,他的心中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就是司马洛林恐怕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太子殿下曾经跟苏颜废柴女有婚约不说,还以苏颜废柴女的天赋太过废柴,以配不上太子殿下为由,强行退了婚,这两条无论是哪一条,应该都会触及到神武王阁下的底线,兼之苏颜废柴女回归东洲城,逆袭之后,太子殿下还想跟苏颜废柴女重归于好……

         如果苏颜废柴女只认识神武王阁下,没有得到神武王阁下的垂青,太子殿下这样的作为,还比较可以的,但事情没有如果啊,太子殿下还能不悲剧么?

         没办法可想,如今真的没办法可想了,唯一能够指望的是神武王阁下大度一些,高抬贵手,放太子殿下一马吧!

         脑海中闪过很多的思绪,莫侍卫长此刻有种想逃离司马洛林身边的冲动,真的不是他不够忠心,而是他不想跟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对上啊!

         “莫侍卫长,你说现在本太子该怎么办啊?”

         司马洛林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朝莫侍卫长询问道,面对这样极其不利于他的情况,他已经保持不住冷静了。

         “这……”

         莫侍卫长闻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他能说什么?能有什么办法?神武王阁下,这涉及的人物可是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啊!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计策什么的都是枉然,就更别说像神武王阁下这样实力强大到力压群雄的超级强者,他们这些所谓的火旗国高层人物,在人家的面前,也只有被辗压的份!

         见莫侍卫长这般迟疑的模样,司马洛林又连忙追问道:“莫侍卫长,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

         莫侍卫长闻言想了想,回应道:“办法不是没有,就是太过委屈您了。”

         “什么?你真的有办法啊?”

         司马洛林闻言眼中一亮,他只是心情太过不好,思绪太过混乱,才会这么跟莫侍卫长说话,从来没有想过莫侍卫长真的会用应对的方法啊!

         还没等莫侍卫长回答,司马洛林就继续追问道:“莫侍卫长,你快说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本太子如今的困境?”

         莫侍卫长闻言又是迟疑了一下,这才回应道:“太子殿下,你准备点礼物,然后到丞相府去求苏颜仙师和神武王阁下的原谅吧!”

         “什么?你还要本太子继续做这些屈辱的举动?”

         司马洛林闻言跳脚了,觉得莫侍卫长是不是对他生出了二心,才想变相羞辱他?

         莫侍卫长闻言也不生气,也没有被司马洛林的反应给吓到,只见他心平气和地回应道:“太子殿下,这是属下唯一能够想到的对策,要知道神武王阁下不是咱们能惹的人物啊!”

         话语之间,没有一点的心虚,像是一副为司马洛林着想的样子。

         “这……”

         司马洛林闻言心中的怒意略减,莫侍卫长说得挺有道理的,以他此时的身份地位,以及实力都跟神武王阁下天差地别,神武王阁下不是他能够惹的人物。

         “莫侍卫长,除了这个办法之外,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司马洛林不死心地询问道。

         莫侍卫长闻言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回道:“太子殿下,没有了,要是有的话,属下也不会提出这么个对您来说可谓是比较屈辱的建议。”

         “唉,这次本太子真的栽了。”

         司马洛林闻言像是老了好几岁似的,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在火旗国王位之争上占尽优势,高高在上的他,会被人踩成这个样子,不得不拉下脸来,接连做出对他来说,极其屈辱的举动。

         现在的他,就好比如一个谪仙被打落凡尘这么悲哀。

         “太子殿下,不到最后,您还是有机会翻身的。”

         莫侍卫长闻言劝慰道,这话说得违心,但司马洛林始终还是他的主子,他不能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主子消磨下去,被打击得自信全无。

         “说是这样说。”

         司马洛林闻言苦笑道:“得罪了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哪还有翻身的可能?”

         莫侍卫长闻言继续劝慰道:“太子殿下,只要您表现得诚恳一些,相信神武王阁下不会怎么处置您的,毕竟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吗?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什么时候,本太子沦落到这个程度了?”

         司马洛林闻言又忧伤地苦笑一声,随即,他摆了摆手,朝莫侍卫长吩咐道:“算了,这事说起来挺膈应人的,嗯,莫侍卫长,本太子决定等会就去丞相府一趟,你现在去帮本太子准备大礼吧!”

         “是,太子殿下。”

         莫侍卫长心里不平静,闻言点了点头,朝司马洛林施了一个礼,这才徐徐退去。

         望着莫侍卫长离去的背影,司马洛林心中也不平静,什么时候,他面对事情也要委曲求全了?这种情况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苏颜废柴女,对,是苏颜废柴女突然回归东洲城以后发生的!

         “苏颜废柴女,你真是本太子的克星啊!”

         司马洛林长叹一声,想到苏颜衣曾经是他的未婚妻,万般滋味直涌上心头,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庆幸当初跟苏颜衣解除了婚约,还是后悔当初做出的退婚举动了!

         火旗国,丞相府,议事大厅。

         一回到丞相府,苏颜衣立刻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朝南宫轩夜询问道:“爷,刚刚您说有事情想跟我说,只是不方便说而已,现在到了这里,您方便说了吧?”

         南宫轩夜闻言看了看苏颜马伊和叶倾城,又看了看一脸好奇和敬佩之色的叶琪和洛巧馨,接着点了点头,回应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方便公知众人的事情,只是本王不想太多人知道本王的神奇手段罢了!”

         顿了顿,他朝苏颜衣询问道:“丫头,本王想问你一个问题,那就是你觉得现在的本王怎么样?”

         “什么意思?”

         苏颜衣闻言脸上不免又有些发烫,轩夜这是想问她对他是什么感觉么?

         “你这丫头想到哪里去了?”

         南宫轩夜闻言好笑地用手轻轻地敲了敲苏颜衣光洁的额头,回道:“别误会了,本王的意思是,你不觉得现在的本王跟你当初遇到的本王有些不相同么?”

         “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颜衣闻言有些莫名其妙地上下打量南宫轩夜一番,随即,她脑海中蓦地灵光一闪,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您好像是比当初少了,少了那么一点点人的气息。”

         “聪明。”

         南宫轩夜闻言先是宠溺地夸奖了苏颜衣一句,随即,他给出了答案,“丫头,的确就像你所感受到的,现在的本王,不是真正的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