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0章 太子殿下很忧伤啊
        要知道如果单单是关于苏颜仙师的事情,即使再怎么不可思议都好,除了火旗国和火旗国周边诸国以外,别的国家的人,肯定是很不以为然,但现在事情涉及到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这就不同了。

         谁叫神武王阁下在整个天齐大陆来说,都是赫赫有名,无数人仰望的存在,试问今天的紫灵山上所发生的事情,一旦传开,怎么可能不引起热议?

         而到时苏颜仙师也会随之名扬天下吧?很多人的心中恐怕也会对苏颜仙师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吧?

         毕竟苏颜仙师得到奇遇,由超级废柴变为绝世天才,实力如今似乎已经到达能与元婴境界的强者相抗衡的地步,真的认识神武王阁下不说,还能得到神武王阁下的垂青,可谓是所有的好运气都集中在她身上一般,他们有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

         比如紫灵山上很多目睹这一切的女子的恨不得自己代替苏颜衣,成为南宫轩夜喜欢的那个人,至于苏颜衣的变态天赋和实力在苏颜衣得到南宫轩夜垂青这一件事面前,反而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就是一些男子,也情愿自己改变性别,成为南宫轩夜喜欢的那个人,因为南宫轩夜在他们的心目中算是无敌的存在,只要南宫轩夜指导他们一番,他们就可以受用无穷,成为像苏颜仙师这样天才般的人物!

         只要能够变强,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不怕啊!

         不错,这样想的人很多,苏颜衣的逆袭也让他们推到南宫轩夜的身上,认为苏颜衣是得到了南宫轩夜的垂青,才能有现在这般惊人成就,否则,苏颜衣肯定永远都是那个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废柴。

         “这个苏颜废柴女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没把我们当回事?”

         司马轻旗和欧阳振东相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存在的尴尬和愤怒,他们刚刚可是眼巴巴地示意苏颜废柴女,想叫苏颜废柴女搭桥,介绍神武王阁下跟他们认识的啊,没想到苏颜废柴女既然当做没看到,也没理会他们,这岂不是没把他们当做一回事,或者说已经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吗?

         怎么敢?这苏颜废柴女怎么敢?

         心中愤怒是愤怒,可是他们一想到苏颜衣现在的那变态的实力,以及苏颜衣得到了神武王阁下的垂青,他们就气妥了,不管怎么样,不管苏颜废柴女以什么态度对待他们,此时,苏颜废柴女都是他们不能轻易得罪的人。

         “马丹,这特么的怎么感觉这么憋屈呢?”

         他们在心中不甘地叹了叹,作为在火旗国多年掌权的人物,如今却要被一个他们曾经鄙视无比的废柴女给压制住,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啊!

         “唉,还好苏颜爱卿一直以来都没表现出什么野心,否则孤真的是要寝食不安了啊!”

         想到苏颜马伊有了苏颜衣这个天才女儿之后,在火旗国地位肯定会水涨船高,司马轻旗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在他看来,若是苏颜衣对司马家不爽,要推动苏颜家取代司马家,成为火旗国王族的话,他根本就无力阻止。

         如果说苏颜衣那变态的天赋和实力,让他忌惮不已的话,那么苏颜衣认识南宫轩夜,还得到南宫轩夜的垂青一事,就让他心中升起不敢跟苏颜衣作对的念头。

         君不见像火旗国这样的小国,神武王阁下可是灭过无数个,他不想火旗国成为其中的一个,也不想司马王族成为历史的代名词,不复存在。

         “苏颜马伊那个老家伙应该不是很记仇的人吧?”

         欧阳振东等和苏颜马伊政见不合,经常作对的大臣们,一个个心中皆是不安起来,他们真怕苏颜马伊在今天过后,会跟他们算账,会将他们连带家族,一个个灭掉。

         不是他们悲观,而是以今天的情况来看,拥有像苏颜衣这样的天才女,拥有传说中的神武王阁下这样的女婿,苏颜马伊想对付他们,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啊!

         因此,他们打算等会回到家里,就准备一份大礼,前往丞相府,求得苏颜马伊的原谅,省得现在提心吊胆,心中七上八下的。

         “看来苏颜仙师是对本皇子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司马洛铭失魂落魄地看着苏颜衣等人离去的背影,心中越发失落起来,他本来刚刚听到南宫轩夜说喜欢苏颜衣,就受到重大的打击,这会儿,他见自己朝苏颜衣打眼色,苏颜衣却理也不理会他,当他不存在的样子,这让他的自尊心受挫了,也知道他这些日子对苏颜衣的示好,也没在人家心中留下过任何的痕迹。

         “三皇子殿下,您一定要振作啊!”

         李君心注意到司马洛铭的反应,连忙出言安慰道:“不能感情用事啊,别的不说,就说相对于太子殿下和二皇女殿下,您不是还有很大的优势吗?”

         作为司马洛铭的心腹,他很理解司马洛铭现在的心情。

         “嗯,本皇子知道的。”

         司马洛铭闻言收拾心情,点头道:“王位为重,本皇子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些对本皇子忠心耿耿的人失望的!”

         想到自己多年的大志,他失落的心情又飞扬起来,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本皇子在王位之争上得意,那么在情场上失意也就不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三皇子殿下英明!”

         李君心闻言很是激动地拍了司马洛铭一句马屁,能够这么快就想通,我的选择果然没错,相对于太子殿下和二皇女殿下,三皇子殿下才是将来坐上火旗国王位的明君啊!

         “好了,你别拍马屁了。”

         司马洛铭闻言不可置否地回了一句,然后看向太子府的方向,笑着说道:“其实要是得到苏颜仙师被神武王阁下垂青的消息,恐怕皇兄的心情比本皇子还要郁闷吧?”

         李君心闻言赞同道:“是啊,太子殿下此时的心情非得郁闷死不可!”

         可不是吗?太子殿下是苏颜仙师的前未婚夫,即使是现在没什么关系了,但神武王阁下要是对此不爽的话,太子殿下可得悲剧了啊!

         退一步来说,太子殿下之前想和苏颜仙师复合,这不是和神武王阁下抢女人还能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要是现在属下能在太子殿下面前就好了,这样就能看到太子殿下得到苏颜仙师被神武王阁下垂青的消息后那精彩表情了!”

         “君心啊君心,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啊!”

         司马洛铭故作不满地叱喝了一句,随即,他笑着说道:“以后有什么好戏看,记得要叫上本皇子啊,要知道本皇子也想看皇兄得到苏颜仙师被神武王阁下垂青的消息后那精彩表情啊!”

         听到司马洛铭前面的话,李君心先是一愣,接着他听到司马洛铭后面的话,却是没差点笑出声来了,三皇子殿下什么时候也会开这样的玩笑了?难道是有什么样的属下,就有什么样的主人,三皇子殿下这是被他给带成这个样子的?

         “三皇子殿下,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太子殿下看看?”

         李君心尝试着问道,不是他太幸灾乐祸,而是他太想知道司马洛林会是什么反应啊!

         司马洛铭闻言想了想,回应道:“此时不宜太过刺激皇兄啊!”

         李君心闻言一想也是,虽然说现在在王位之争上,三皇子殿下已经是完全占了上风,可三皇子殿下说到底还没正式登基,不是该高调的时候,若是这时去太子府,也许会刺激太子殿下狗急跳墙,这就得不偿失了。

         按照谋国的方略,温水煮青蛙,暗中一步一步地将太子殿下手中掌握着的棋子除去,等三皇子殿下登上大为那一刻炫耀才是王道啊!

         “三皇子殿下说得是,是属下过于得意忘形了。”李君心很是惭愧地说道。

         “没事,本皇子理解你的心情。”

         司马洛铭闻言安抚道,在苏颜仙师还没回归东洲城之前,他和李君心等属下皆是被司马洛林压制得死死的,没看到一丝能够翻身的希望,跟等死差不多,谁曾想到苏颜仙师一回归东洲城,他和司马洛林之间的优势立刻就转换过来了。

         不说李君心,就是他现在也有些飘飘然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怪李君心有这样的反应。

         李君心闻言双眼一红,感激地回道:“三皇子殿下,能够为您效力,真是属下的福分。”

         此时此刻,他真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嗯,能够拥有你们这帮对本皇子忠心耿耿的属下,也是本皇子的福分。”

         司马洛铭闻言欣慰地笑了笑,感叹道:“不过,就是可惜咱们看不到皇兄得知苏颜仙师被神武王阁下垂青的消息后那精彩表情了!”

         顿了顿,他又心情好好地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本皇子只知道皇兄现在不好过就是了!”

         火旗国,太子府。

         就如司马洛铭和李君心所想的那般,司马洛林从侍卫口中得知苏颜衣被南宫轩夜垂青的消息之后,手中握着的酒杯摔碎了,他一下子就失态了,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