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谁才配不上谁
        想想都觉得挺戏剧性的,司马洛林当时给出的退婚理由是苏颜不依是一个超级废柴,根本就配不上天赋不错,身份高贵的他,如今看来,这个理由当真是一个笑话,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修仙世界,苏颜不依能够在十五岁的年纪,就将实力修炼到八品先天武士的境界,其天赋算是将司马洛林抛出一条街的距离。

         正所谓要实力有实力,要天赋有天赋,身份什么的都是浮云,到底谁才配不上谁,想必大家心中都有衡量!

         赵天辰打心底觉得司马洛林那个家伙的眼光如此之差,根本就配不上眼前的苏颜衣,还好这婚是退了,否则以后不知道怎么膈应人呢!

         冷冥羡慕地看着苏颜衣:“没想到苏颜姑娘居然会被掌门和呼延长老同时收为徒弟,这在火旗派可是破天荒的一次啊!”

         “这个小贱人!”

         田瑶月恨得咬牙切齿的,无论是掌门李云贺,还是呼延长老,实力都比她师傅高,如此一来,再加上苏颜衣那变态的天赋,她以后岂不是要被人家给远远抛在后面?

         而什么被羞辱嘲讽,什么断鞭之仇,她就别再说起了,乖乖地活在人家的阴影之下吧!

         “刚刚是不是我出现幻听了?掌门和呼延长老真的一起将苏颜三小姐收为徒弟了?”

         “我刚刚也是以为出现幻听了,关于掌门和呼延长老一起收徒一事,真的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玄幻了,才出现这么意外的事情。”

         “苏颜三小姐太天才了,凡是对传承有想法的人,都不会放过她这个天赋卓越的徒弟,毕竟等苏颜三小姐成长起来,那肯定是倍有面子!”

         在场的众人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火旗派掌门李云贺和呼延长老在发生争执之后,会取了这么个折衷的办法,一起收苏颜衣为徒,这简直是火旗派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羡慕嫉妒恨啊!

         他们心中酸得要死,上天怎么对这个小丫头这么好呢?不但给了她惊人的修炼天赋,还让她一下子得到两位实力强大的师傅?

         苏颜衣在反应过来之后,不禁问道:“呼延师傅,掌门师傅,不知道弟子现在是不是要三跪九叩,行拜师之礼?”

         呼延长老摇头回道:“不用,本长老可没这么多繁杂的规矩!”

         李云贺也是摇头道:“是啊,别的门派我不知道,起码在我这里,只要有心就行了,何必行三跪九叩,行拜师之礼这样虚的程序,咱不兴这套!”

         苏颜衣不是在这个修仙世界长大的人,对于三跪九叩,行拜师之礼,她是不太喜欢的,既然李云贺和呼延长老都说不用这样做,她也乐得不用去做。

         苏颜衣朝李云贺和呼延长老分别拱了拱手,用略为恭敬的语气说道:“徒儿拜见呼延师傅,掌门师傅!”

         “好,乖徒儿好。”呼延长老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储物戒指从拿出一个铃铛,递给她,道:“这是为师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好,乖徒儿好。”不知道李云贺是不是跟呼延长老通过气,几乎在同时,他也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枚火符,道:“既然如此,为师也不能小气,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这怎么好意思啊?”

         “给你,你就收着!”

         “那徒儿多谢两位师傅了!”有礼物收,苏颜衣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好。

         “本长老送的是摄魂铃,可在战斗中,让敌人在瞬间产生昏眩的感觉。”呼延长老介绍道:“至于掌门的高级火符,不用本长老说,相信你自己也能摸透其功能。”

         摄魂铃?高级火符?

         在场很多人更是羡慕得不行,话说他们也好想拥有这样的师傅,能够得到不凡的法器礼物!

         虽然收了一个天赋这么好的徒弟,心情不错,但李云贺没有忘记正事,只见他运起灵力贯穿声音当中:“众弟子听令,灭妖行动现在正式开始!”

         “是,掌门!”

         在场众人明显也知道此时情况危急,得快点解决那些从妖兽森林里涌出来的妖兽,否则迟一天,火旗派所遭受的损失,会越大。

         演武广场上的长老和弟子们一个个进入陆地飞舟,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安得是什么心,薛羽骏和苏颜衣所乘坐的竟然是同一艘陆地飞舟,这让薛羽骏怕得要命,生怕这个小煞星会找他麻烦。

         不过,他是想多了,只要他没来惹她,苏颜衣才没那份精力,也没那份心思去为难他,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修炼呢!要知道这次小兽潮的形成,可是跟落日邪教的余孽有关的!

         想到南宫轩夜昨天晚上告诉她的消息,苏颜衣思量了好久,才决定将之告诉李云贺和呼延长老:“两位师傅,弟子听说这次小兽潮的形成跟落日邪教的余孽有关!”

         “什么?”

         李云贺和呼延长老闻言相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落日邪教这个百年前鼎鼎有名的教派,他们当然也不陌生。

         “这下麻烦大了。”

         李云贺和呼延长老也没怀疑苏颜衣说假话,因为没有那个必要,至于苏颜衣的消息来源,他们自动脑补成丞相府的势力查到的,没办法,他们怎么会想得到在火旗派中,会隐藏着像南宫轩夜这样大人物!

         “实在不行,就放弃那些小型灵石矿吧!”

         李云贺痛苦地下了决定,虽然这会让火旗派损失惨重,但也好过被落日邪教的余孽一网打尽的好!

         呼延长老也赞同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本长老支持你的这个决定。”

         苏颜衣觉得他们够果断的:“两位师傅,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立刻掉头回去?”

         “不,那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做的决定。”

         李云贺摇了摇头,道:“我们作为修仙之人,可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逃避。”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放弃这些小型灵石矿,就等于挫杀掉火旗派未来能够崛起的潜力!

         “掌门说得是!”

         苏颜衣点了点头,她之所以在得知消息后,依然选择参加灭妖行动,也是为了锻炼自己,她也没有想过退缩。

         “赵师兄,我有点事情要问你!”

         “嗯,问吧!”

         一路上,为了将田瑶月打击个透,腹黑的苏颜衣不由地选择跟赵天辰缓缓交谈起来。

         田瑶月虽然妒忌苏颜衣和赵天辰有说有笑,但她顾及到苏颜衣比她强大的实力,还有苏颜衣新拜的两位师傅,她不敢再出什么幺蛾子,省得到时自取其辱,得不偿失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