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风华绝代神武王(万更求首订)
        “是的,我刚刚只不过是在吓唬这个老头,谁知道他没被吓到,搞得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蛇妖小凛继续用心灵对话向苏颜衣传递信息。

         “这样啊……”苏颜衣有些纳闷地问道:“小凛,话说你真的不是这老匹夫的对手吗?”

         “这……”蛇妖小凛迟疑了一下,这才继续道:“凭我的直觉,看起来是这样子,不过,我和他没有交上手,最后的结果还不知道。”

         “直觉?有时候光靠直觉是不准的!”

         苏颜衣闻言精神顿时一振,回道:“小凛,你要给自己点信心,要知道这还没动上手呢,动上手说不定你能够打败这个老匹夫的!”

         “嗯,好的,主人,我试试!”

         蛇妖小凛觉得自己不会这么倒霉,遇上南宫轩夜和邪尊之后,还会这么快就继续遇上可以压制它的人。

         别看苏颜衣和蛇妖小凛对话了这么多句,其实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所以在场的人,包括薛家老祖在内,都看不出来这对主仆在进行心灵对话。

         “老头,你确定不给我的主人道歉求饶认错?”

         蛇妖小凛又追问了一句,虽然它已经重拾信心,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毕竟真的动上手来,鹿死谁手还未知呢!

         “都说不可能了,你还要老道重复多少遍?”

         薛家老祖将紫金盘龙剑收到他的储物戒指里,很不耐烦地打断道:“小蛇,你要打就打,别说那么多废话!”

         “尼玛,老头,你居然敢称本蛇尊为小蛇?”

         蛇妖小凛闻言一下子就怒了,血红双眼中的寒光越发强盛,除了将他打服了的南宫轩夜,还有它现在的主人苏颜衣,它是容忍不了别的人称呼它为小蛇的,“老头,你这是在找死!”

         话音刚落,它巨大的蛇尾猛地一摆,凶猛地横劈向薛家老祖。

         没有搞清楚蛇妖小凛的实力,薛家老祖没敢硬接它这一招,见状只是连忙运转身法,试图闪躲它的这次攻击。

         “轰!”

         一声巨响,蛇妖小凛那巨大的蛇尾没有扫中薛家老祖,反而扫中院子里的一座假山,将之拦腰轰断,碎石齐飞!

         薛家老祖的身法不错,安然无恙地躲过蛇妖小凛的攻击,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而现场也没有其他的人受伤。

         由于见到薛家老祖和蛇妖小凛要起冲突,围观的火旗派外门弟子早就躲得远远的,生怕这场冲突会殃及自身。

         毕竟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高手过招,殃及池鱼啊!

         “老头,再来!”

         蛇妖小凛那巨大的蛇尾再次摆动,凶猛地横劈向薛家老祖。

         薛家老祖也继续运转身法,躲避它的攻击。

         蛇妖小凛见状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光芒,在它摆动巨大蛇尾攻击薛家老祖的过程中,它还不忘蓦地张口吐出一道烈焰,对薛家老祖发动双重攻击。

         故技重施!

         它这是在施展当初让呼延长老吃了大亏的计谋!

         只不过,它低估了薛家老祖的实力,以及高估了它现在还没复原的实力。

         “咦,小蛇的这道烈焰……”

         薛家老祖见到它吐出来的烈焰,不惊反喜,经验丰富的他,从蛇妖小凛吐出的这道烈焰当中,看出了蛇妖小凛肯定是受了重伤,实力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否则它所吐出的烈焰,是不可能这么弱的!

         想到这里,薛家老祖先是躲过蛇妖小凛那巨大蛇尾的攻击,然后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道高级水系灵符,对着蛇妖小凛吐出的烈焰扔过去。

         “哗!”

         令所有人都惊讶的是,薛家老祖扔出的这道高级水系灵符发出蓝色水波之后,便浇灭了蛇妖小凛的烈焰。

         这下子不但是薛家老祖,就是在场的众人,也看出了蛇妖小凛的虚弱,因为只要是修仙者,都知道就算是高级水系灵符,碰到实力到达六品的灵兽烈火赤蛇张口吐出的烈焰,那也只是起阻碍的作用,根本不可能将之浇灭的!

         “哈哈哈……”

         薛家老祖见状不由张狂地笑了起来:“老道差点就被你这条小蛇给欺骗到了,什么实力到达六品的灵兽烈火赤蛇,也只是外表看起来吓人罢了,真要动起手来,其实跟传说中的银蜡枪头没什么两样,哈哈哈!”

         “这……”

         薛天宇先是一愣,接着也不禁跟着薛家老祖一起张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苏颜废柴女的这条超级巨蛇是虚有图表,不堪一击啊!”

         “对了,这条实力到达六品的灵兽烈火赤蛇实力还没有恢复啊!”

         田瑶月这才记起蛇妖小凛曾经被南宫轩夜和邪尊接连虐过,又跟苏颜衣签订主仆契约没多久,现在肯定还没有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

         “哈哈,这下看你还怎么逃过这一劫!”

         想到蛇妖小凛被薛家老祖解决之后,苏颜衣那无路可逃的场景,田瑶月的心情又迅速变好了,如此看来,上天也不是很照顾这个天杀的小丫头啊!

         “不会吧?三小姐的宠物怎么这般没用?”

         叶琪埋怨了一句,随即,脸上又开始闪现担忧的神情了,要是三小姐的宠物真的无法对付薛家老祖的话,那三小姐岂不是危险了?

         咬了咬牙,她心中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无论如何,她都要保证三小姐逃过今天这一劫,即使赔上她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到底该怎么办?看样子小凛真的不是这个老匹夫的对手啊!”

         苏颜衣没想到蛇妖小凛实力还没恢复一事这么快就暴露在众人面前,她只能是焦急地想着办法,可是越想,她的思绪就越乱,越发现最后没办法可想,连实力远比她强大的蛇妖小凛都不是薛家老祖的对手,那她就更加不是薛家老祖的对手了。

         而且她在不久前也跟薛家老祖动过手,一点好处都没讨到,反而连自身持有的飞剑都被人家夺去了滴说。

         “老头,你笑什么笑?”

         蛇妖小凛很不爽地说了一句,紧接着它那巨大的蛇尾再次摆动,凶猛地横劈向薛家老祖。

         “呵呵,又是这招?”

         薛家老祖用带着轻蔑地目光看着它,道:“如果你来来去去只有这两招的话,那么老道可以告诉你!小蛇,你今天要完蛋了!”说完,他不再运转身法,躲闪蛇妖小凛那巨大的蛇尾攻击,而是将双手紧握成拳,猛地向前挥出!

         一大片的红色光幕凭空出现在他的不远处,化为无数的拳印,迎向蛇妖小凛摆动的蛇尾!

         “轰轰轰!”

         无数声的震天大响。

         蛇妖小凛被震得倒飞回去,撞得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倒下一片,就连围墙也倒塌了数段。

         “蹬蹬蹬!”

         薛家老祖被震得后退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见到这一幕,在场无论是谁,都能看出在这场对决当中,蛇妖小凛已经是落于下风,如果没有意外出现,蛇妖小凛是败定了!

         这不,接下来,形势的发展,的确是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蛇妖小凛在落地后,很快又朝薛家老祖发动新的攻击,其结果依旧是蛇妖小凛处于下风,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的发展对它就越不利。

         “可恶!”

         苏颜衣看着蛇妖小凛被薛家老祖给打得皮开肉绽,不禁紧握着双拳,要不是她的实力远远不如薛家老祖,怕给蛇妖小凛添乱,她早就上去帮蛇妖小凛了!

         “麻蛋,这个老头真的好厉害!主人,我不行了,你快走吧!”正在这时,蛇妖小凛向她传来急促的声音。

         “可是……”苏颜衣欲言又止,她怎么忍心扔下对自己这么忠心耿耿的宠物呢?更何况就算她现在逃走,恐怕也逃不了。

         不说薛家老祖在和蛇妖小凛决斗的时候,会关注她的动向,就是跟她恩怨不小的薛天宇,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逃走的!

         “没什么可是的了。”蛇妖小凛急促的声音继续响起:“主人,你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我顶不了多久的!”

         苏颜衣闻言依旧有些迟疑不决,理智告诉她,现在必须逃走,因为现在逃走的话,她可以赌薛家老祖没有注意到她的动向,或者说不会放弃对蛇妖小凛的乘胜追击,转身去拦截她。

         这样,她活命的机会可能就会大一些!

         可她真的不忍就此丢下蛇妖小凛,自己逃命去啊!

         更何况还有她的贴身丫鬟叶琪,谁知道她逃走了之后,薛天宇等人怎么对待叶琪的?

         本来前世作为国际上顶尖杀手的她,不应该这么重感情的,她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自己的宠物和相处没多久的贴身丫鬟感到左右为难,也许她是真的不想像前世那样,继续为了钱财,而成为无情的杀人机器吧!

         很快,就如蛇妖小凛所说的,它终于顶不住薛家老祖的攻击,被薛家老祖狠狠一击,打落地上之后,再也起不来了。

         薛家老祖看着虚弱得躺在地上不断喘气的蛇妖小凛,忍不住轻蔑地笑道:“哈哈,说老实话,老道有些失望啊!真没想到实力到达六品的灵兽烈火赤蛇原来不也不过如此而已!”

         顿了顿,他又转头对苏颜衣说道:“也不知该说你这小女娃是傻呢?还是傻呢?竟然不懂得趁机跑路?难道你不知道等老道解决了这条小蛇,就轮到你了吗?”

         “老匹夫,你才傻!”

         苏颜衣闻言恨恨地看了薛家老祖一眼,说道:“凭着我对你的了解,就算我刚才趁机跑路,你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我吧?”

         “啧啧……”

         薛家老祖脸上的笑容不减:“小女娃,行啊,咱们这才第一次见面,也没相处多少时间,你就这么了解老道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呸!你这老匹夫一脸的阴险,谁看不出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苏颜衣嘲讽了他一句,接着在心中向蛇妖小凛传音道:“小凛,你没事吧?”

         “主人,我没事,就是不能再帮到你了。”

         蛇妖小凛很是内疚地回道:“唉,主人,为什么你不听我说,刚才趁机逃走呢?”语气中还含着些许的责怪。

         苏颜衣刚想解释,薛家老祖又说话了,只见他收起笑容,冷笑道:“小女娃,你召唤出来的宠物,现在已经被老道打趴在地上了,你如果还有什么凭借,就尽量快点搞出来,否则就要乖乖等死了!”

         “你……”

         苏颜衣闻言俏脸一白,事到如今,她最大的凭借蛇妖小凛都被人家给打败了,还有什么凭借?

         “小女娃,怎么?没有凭借了是吗?”

         薛家老祖脸上闪过残忍的笑容,“非常好,没有凭借的你,是要选择自裁呢?还是自裁呢?不然,等老道亲自动手,你就死无全尸了!”

         “对晚辈出手,真是不要脸的老家伙!”

         叶琪突然运转身法,举掌朝着薛家老祖直拍过去,在这过程中,她还大声喊道:“三小姐,您快走,奴婢给您殿后!”

         “琪儿,不要!”

         苏颜衣知道叶琪这是护主心切,可这样子上去也只会白白送死,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呵呵,又来一个不自量力的小女娃!”

         薛家老祖看也不看,就朝着叶琪来袭的方向一挥衣袖,就见叶琪口吐鲜血,倒飞了回去。

         “琪儿……”

         苏颜衣看了看落地后生死不知的叶琪,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皮开肉绽,只剩下几口气的蛇妖小凛,漆黑的眸子都慢慢红了!

         就连老天爷似乎也看不过去这一幕,好好的晴天,居然下起了蒙蒙细雨来,更增添了无限的伤寒!

         这个时候,苏颜衣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红红地向储物戒指内传音道:“龙姐姐,你在吗?”

         没过几秒钟的时间,清冷女声便回应道“在呢,你有什么事情吗?”。

         “龙姐姐,你有没有立刻增加实力的方法?好比如能让一个实力在筑基一品境界的修仙者,立刻将实力提升到金丹的境界!”

         “有是有,我的确是有逆转灵力的秘法,可以让你的实力到达金丹的境界,你确定要学以致用吗?要知道这后遗症发作,不是你能够承受得了的!”

         “龙姐姐,我现在管不可这么多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苏颜衣坚决地说道:“我现在只想要立刻将实力提升,为琪儿和小凛报仇,至于秘法所产生的后果,再怎么严重,我都不怕!”

         “唉,那我也管不这么多了,你要用就用吧!”

         清冷女声罕见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认真听,下面我就把逆转灵力的秘法传授给你!”

         “好,谢谢龙姐姐!”苏颜衣感激地说道。

         “不用客气,希望你以后不会怪我!”

         “不会的,就算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怪龙姐姐你的!”

         “但愿吧!”

         薛家老祖并不知道苏颜衣和‘龙姐姐’的对话,他见苏颜衣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双眼还变得红红的,他以为苏颜衣是害怕了。

         “小女娃,想清楚了没有?你到底是选择自裁呢?还是自裁呢?或者是要老道亲自动手对付你?”

         “呵呵,老匹夫,看你的样子,是吃定了我啊?”

         “不错,老道就是吃定了你又怎么样?”

         “没怎么样。”

         这会儿,苏颜衣除了双眼发红之外,俏脸上的表情倒是变得没有一丝波动了,“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小女娃,你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苏颜衣的表情这么平淡,薛家老祖的心中顿时有些不安起来,难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娃,真的还有什么凭借不成?

         “我的意思是,今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什么人来了都好,都没人能够阻止我杀你!”苏颜衣异常平静地回应道。

         “什么?你想要杀老道?”

         薛家老祖闻言像是看白痴一般地看着苏颜衣,“就凭你这个小女娃,也想要老道的性命,也太可笑一些了吧?”

         “是吗?”

         苏颜衣先是不可置否地回了一句,接着她忽然发出一声仰天长啸,整个人从地上升到了半空中。

         “这是?”

         感受到天地元气的剧烈波动,以及苏颜衣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莫大气势,薛家老祖脸色大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前的这个小女娃,她的实力怎么一下子变强了这么多?强到几乎能够与他相抗衡的境界了!

         “啊……”

         苏颜衣再次长啸一声,滚滚的蓝色气浪凭空出现,犹如龙卷风一般,围绕着她的周身旋转着,那其中所蕴涵的强大力量,足以让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只能仰望!

         “我了个去!苏颜三小姐的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她的实力突然强了这么多?”

         “真的要发生怪事了,她的实力看样子也没到达金丹的境界,但我怎么觉得她现在的实力,跟金丹境界的强者也差不了多少呢?”

         “谁知道呢?苏颜三小姐这是突然打了鸡血吗?她要继续逆天吗?这样疯狂暴增的实力,都能和金丹境界的薛家老祖相抗衡了吧?”

         在场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犹如女战神一般的苏颜衣,被震得不要不要的,都快麻木了。

         才仅仅只是十五岁,就能和实力到达金丹境界的薛家老祖相抗衡,这还是人吗?就是妖孽也没这样的变态好不?

         苏颜衣感受着体内澎湃的灵力,强行压下再次仰天长啸的冲动,意气风发地说道:“老匹夫,现在你还认为我说要杀你是句开玩笑的话?”

         就算以后使用秘法逆转灵力的她,后遗症大大的,甚至可能会成为无法修炼的废人,她都不后悔,最起码现在她威风过,最重要的是能够灭杀掉薛家老祖,不是吗?

         而且若说后悔的话,她会后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想起龙姐姐,问龙姐姐要逆转灵力的秘法,这样小凛就不会受了重伤,琪儿也不会为了她,而生死不知。

         杀了他!

         必须杀了他!

         杀了眼前的薛家老祖,为叶琪和蛇妖小凛报仇,几乎是她心中现在唯一所坚持的信念。

         “这……”

         薛家老祖脸色深沉地问道:“小女娃,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究竟需要什么条件,才能让一个人的实力暴涨成这样子?

         “你管我是怎么做到的,只需要知道我现在有能力杀掉你就是了!”

         苏颜衣说话之间,她周身的蓝色气浪越发汹涌了,“老匹夫,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到底是想自裁呢?还是自裁呢?或者是我亲自动手,那你就会死无全尸哦!”

         大概是没有想到苏颜衣会将他先前说的话,完完整整地送回给他,薛家老祖心中是一阵恼怒,“小女娃,别以为你现在的实力,不明不白地到达金丹的境界,就能吓唬老道,要知道老道从小就是被吓大的,可不吃你这一套!”

         苏颜衣也没有天真地以为她三言两语,就能让薛家老祖低头认栽,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膈应一下薛家老祖罢了。

         “好,既然你这老匹夫不选择自裁,那就跟我一战吧!”

         苏颜衣冷笑道:“我会让你知道我并不是在吓唬你,而是真正有能力杀死你!”

         “秘法,一定是秘法!”

         薛家老祖想通了,他猜苏颜衣的实力能够暴涨到能够和他相抗衡的境界,肯定是用了什么秘法。

         关于秘法的信息,他也有所了解,秘法不但有着时效,修仙者在使用的过程中,还会有很大的后遗症,甚至是有可能灵力被废掉,以后都无法再修炼。

         得到这个结论之后,他顿时镇定了下来:“小女娃,战就战,谁怕你啊?”

         “如此,老匹夫,你就受死吧!”

         苏颜衣双手轻挥,就见在她周身缠绕盘旋的蓝色气浪,带着雷霆万钧地气势,朝着薛家老祖直卷过去。

         “呵呵,也不知道是谁受死!”

         薛家老祖也不甘示弱地挥动着紧握的双拳,向前轰出,一大片犹如有形之物的红色光幕凭空出现,朝着苏颜衣的蓝色气浪迎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蓝色的气浪和红色的光幕交织在一起,不但煞是夺人眼球,还引发了天地灵气的剧烈波动,一阵阵能量冲击波向四周扩散而去。

         苏颜衣院子里的一些花草树木和景观,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平手?

         竟然是平手?

         苏颜衣的蓝色气浪和薛家老祖的红色光幕互相抵消了?

         看到这一幕的出现,在场众人皆是惊叹不已,不管苏颜三小姐是用什么方法提升实力的,此刻,她跟实力到达金丹境界的薛家老祖是不相上下倒是真的!

         不过,这也太妖孽了些吧?

         先前苏颜三小姐以才十五岁的年纪就能够逼得实力到达筑基三品境界的薛天宇差点踉跄逃跑已经是够惊人的了,这下子更变态,居然直接可以和金丹境界的强者打成平手?这样下去她真的是要逆天了!

         “咱们再来!”

         苏颜衣见一招没奏效,又继续快速将体内逆转的灵力运转到极致的状态,蓝色的气浪跟着也再次出现,朝着薛家老祖汹涌地席卷而去。

         薛家老祖没有回话,他毫不犹豫地挥出双拳,犹如有形之物的红色光幕在转眼之间,便跟苏颜衣的蓝色气浪撞上了!

         历史重演,先前的情景再现!

         苏颜衣的蓝色气浪和薛家老祖的红色光幕互相抵消了!

         “丫头,我觉得你还是尽快逃命去吧!”清冷女声突然劝说道。

         “哦,龙姐姐,你为什么这样说?”苏颜衣讶异地问道。

         “因为按照我刚刚的观察,就算你使用秘法,将灵力逆转了,也暂时和这个老匹夫打成了平手,可你别忘了,秘法是有时效的,一旦时效过了,你就会成为别人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清冷女声解说道。

         “龙姐姐,你说得可能是事实,但是我不可能逃走的,我必须要杀了这个老匹夫才甘心的!”

         “丫头,君女报仇,十年未晚啊!”清冷女声继续劝说道。

         “龙姐姐,你就别安慰我了。”苏颜衣苦笑着回应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若是今天不能杀了这个老匹夫,以后想要杀他就更加困难了,秘法后遗症在等着我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逃过了这一劫,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奇迹?我觉得还是等来生吧!”

         “好吧!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不管你了!”

         “嗯嗯,谢谢龙姐姐!”

         清冷女声真的不再发话劝说苏颜衣,苏颜衣也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的秘法时效消失之前,要怎么样才能杀掉薛家老祖。

         “来,咱们继续!”

         说话之间,苏颜衣又将蓝色气浪弄了出来,攻向薛家老祖。

         “继续就继续!”

         薛家老祖同样也将红色光幕弄出来,于是,熟悉的场景再现!

         然而,就在苏颜衣发出蓝色气浪向薛家老祖席卷而去的时候,苏颜衣却是迅速运转身法,消失在原地。

         待她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薛家老祖的背后,挥舞着双掌,就凌厉直直拍过去!

         “哟哟,小女娃想偷袭老道?”

         薛家老祖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他迅速转身,挥舞着紧握的双拳,迎向苏颜的双掌。

         “轰!”

         这声巨响简直是震耳欲聋,苏颜衣被震得倒飞回去,薛家老祖则是蹬蹬蹬地往后退了好多步才站稳。

         “老匹夫,你居然也玩偷袭?”

         令苏颜衣意外的是,薛家老祖在站稳身形之后,人在原地消失不见,待他再次现身时,已经是来到苏颜衣的身边,并且对她出手了。

         苏颜衣没想到会有这样情况出现,她在仓促之间,也只能是挥掌相迎。

         “不好!”

         苏颜衣俏脸上的神色又是一白,因为她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她此时的灵力正在消失当中,也就是说她使用秘法的时效即将过去。

         “啊……”

         掌拳相接,苏颜衣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如纸,忍不住张口就吐了一口鲜血,这样的情况表明,她要完全落于下风了,甚至是即将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小女娃使用秘法的时效就要过去了吗?”

         薛家老祖先是一愣,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击,会这么有用,能把苏颜衣震得吐血,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开始趁胜追击,抬手之间,就是犹如有形之物的红色光幕!

         苏颜三小姐落于下风了?有要败的迹象?

         在场很多人暗道可惜,莫非这个拥有水系天灵根的绝世天才,真的要这样陨落了吗?

         薛天宇见状没差点鼓掌庆祝了,“苏颜废柴女要完蛋了吗?她真的要完蛋了吗?哈哈!”

         田瑶月也很兴奋,看来她所实施的计谋,即将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话了。

         就在这样危机的关头,一道紫色的火焰,蓦地从苏颜衣的储物戒指当中冒出来,将薛家老祖所发的红色光幕完全挡住!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又让在场的众人一阵讶异,太意外了,眼看要山穷水尽的苏颜三小姐,最后竟然还有凭借?可是,为什么她的这凭借,没早点整出来呢?

         满满的疑惑,满满的好奇!

         不说其他人,就说苏颜衣自己都很惊讶,也完全没有想到好不?

         “龙姐姐,刚刚是你在帮我吗?”苏颜衣开口询问道。

         “不错,丫头,我帮你挡了一劫,接下来就真的只能靠你自己了!”清冷女声虚弱地回应道:“我的魂魄刚刚受了很大的冲击,必须要马上重新闭关了……”声音越来越低。

         “龙姐姐……”

         苏颜衣觉得好心酸,好难过,为什么和她走近的人,都要遭遇这样的厄难,替她挡劫难?难道她是天煞孤星么,注定不能有朋友什么的?

         “小女娃厉害啊!”

         薛家老祖惊疑不定地看着苏颜衣,从刚刚的紫色火焰当中,他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惊人力量。

         厉害又怎么样?龙姐姐现在也只能出来一次!

         苏颜衣心中苦笑,外加迷茫,她这还是第一次整个人觉得这么迷茫,前途一片悲观,不,她就要丧生在薛家老祖的手下,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前辈,给晚辈一个面子,您和苏颜姑娘的这场冲突就这样算了。”

         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现场的冷冥。

         苏颜衣的心中更加失望,若是来的人是南宫轩夜就好了,像薛家老祖这样的金丹强者,在他的面子,简直跟渣渣没什么分别,她也可以在自己没有能力为叶琪和蛇妖小凛报仇的情况下,求南宫轩夜代手!

         薛家老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多管闲事,先是一愣,随即,他看到冷冥之后,却是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你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老道凭什么给你面子?”

         “前辈,你就算不给我面子,也要给掌门的面子吧?”

         冷冥心平气和地回道:“刚才我已经用传信符通知了掌门,相信他很快就会来到这里的。”

         “你……”

         薛家老祖虽然自持实力高强,辈分高,但对于火旗派的掌门李云贺,还是有一些忌惮的。

         想了想,他觉得不能放过今天毁掉苏颜衣这个绝世天才的机会,否则一旦苏颜衣成长起来,悲剧的将是他!

         “小子,老道再问你一句。”薛家老祖眼中杀意凛凛,“你确定要管老道这闲事吗?”

         “没错!”冷冥肯定地点头道:“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苏颜姑娘在你的手上丢掉性命。”

         “你是想英雄救美吗?”

         薛家老祖嗤笑道:“不是老道看不起你,而是你的实力太弱了,老道一招都能将你解决了!”

         “冷公子,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就不要管了好吗?”

         苏颜衣本来就后悔让蛇妖小凛和叶琪参与进她的这事,她更不想和她没多少交情的冷冥,因为她受到什么伤害。

         薛家老祖闻言又是嗤笑道:“呵呵,听到没有?小子,人家这是不领你的情呢!”

         “这事我管定了!”冷冥的倔强脾气一来,面对薛家老祖这样远远强于他的金丹高手,也没有一丝的畏惧。

         “那你就给我死吧!”

         薛家老祖已经没有耐心再和冷冥唠叨,他必须要在火旗派掌门李云贺来到现场之前,将苏颜衣解决掉,省得发生什么让他意外的事情。

         也不见他怎么做,就见冷冥整个人如遭重击,向后倒飞而去,撞倒一大段围墙。

         “冷公子……”

         苏颜衣见状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好糟糕,她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

         她不但连累了自己的宠物蛇妖小凛,连累了自己的贴身丫鬟叶琪,连累了让自己能够修炼的龙姐姐,这会儿,还连累了跟她关系不大近的冷冥。

         够了,这真是够了!

         “小女娃,这次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薛家老祖忽略苏颜衣刚才的紫色火焰反击,或者说他是下意识地忽略,双拳猛地挥出,凭空出现的红色光幕朝着苏颜衣当头罩了过去。

         “我这是要死了吗?”

         由于体内的灵力流失严重,苏颜衣面对薛家老祖的这次攻击,不但没法应付,就是连躲闪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是在原地等死!

         在那一刻,她脑海中走马观花地闪过好多念头,来到这个世界后的记忆,也在不断回放。

         “轩夜,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苏颜衣喃喃地道,没有什么时候,比她现在更想见南宫轩夜一面,就一面,让她见最后一面都好啊!

         “丫头,你这是在想念本王了么?”

         清朗的声音蓦地响起,让苏颜衣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想念南宫轩夜而出现幻觉了?还是她被薛家老祖杀死了,下了地府?不然,她怎么会听到南宫轩夜的声音?

         “你,你到底是谁?”

         薛家老祖不安地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现场,身穿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仅仅只是以气势相逼,就等能让他不得不撤掉对苏颜衣的攻击,这真让他难以想象对方的强大!

         其实不单止薛家老祖,就是在场的很多人,都非常好奇眼前这个身上能够散发出比薛家老祖的威势还强的青年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来帮助薛家老祖,还是来帮助苏颜衣的!

         听到薛家老祖的话,苏颜衣这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出现了幻觉,她连忙朝着声源看过去,顿时看到了一个既陌生又好像很熟悉的人物!

         容貌极为俊美,好似误落凡尘,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五官简直是俊秀到了妖孽的程度,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霸气,以及遗世独立的气质,并且浑身还在不时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气息。

         “额……神武大帝?”

         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苏颜衣顿时产生了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噗,这个家伙不就是地底神像中所雕刻着的人物么?

         那个身穿紫色长袍的青年男子闻言只是淡淡地扫视了薛家老祖一眼,并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身形一闪,来到苏颜衣的身边,朝她关心地问道:“丫头,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又听到熟悉的声音,苏颜衣尝试地问道:“你,你是轩夜吗?”

         青年男子温润如玉地点头回应道:“不错,就是本王!”

         再次上下打量青年男子一遍,苏颜衣不敢相信地问道:“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轩夜?”

         “丫头,你难道不认得我了吗?”

         男子无双的容颜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看起来是那样的绝代风华。

         “我去,你还真的是轩夜啊?”

         苏颜衣心里顿时有些抓狂了,见鬼,谁来告诉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喜欢的那枚萌萌小正太怎么在突然之间就变成眼前这妖孽了?

         “那个,请容许老道打断一句。”薛家老祖咽了咽口水,朝南宫轩夜问道:“请问阁下是谁?如何称呼?”

         卧槽,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变态,刚刚只是看了他一眼,竟然就让他升起不起对抗的念头了?!

         ------题外话------

         亲们,如果喜欢本书的话,不要看盗版,请点击订阅,支持正版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