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醋意横飞
        总而言之,从今天开始,苏颜衣在众人脑海中的印象将全然改变,若有人再提起关于苏颜衣那些不堪的传说,他们恐怕会将那人狂喷一顿,忽悠谁呢这是?明明人家就是一个绝世天才,偏偏要说成是什么超级废柴,想想也是醉了!

         待薛羽骏快要变成跟薛羽平差不多的猪头模样时,苏颜衣终于停手了,只见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滚吧!”

         只觉全身都痛的薛羽骏忍住心中的恨意,不敢轻易流露出来,怕再挨揍,“多谢苏颜姑娘的饶恕,我这就走!”

         “啧啧,听你这话,好像不大服我的样子。”苏颜衣闻言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笑意,“难道你现在还想跟我打上一场不成?”

         “没有,绝对没有!”薛羽骏闻言连忙惊惧地回应道:“苏颜姑娘,我服了,是真的服了!”没办法,面子丢了就丢了,他要是说不服的话,说不定又要挨揍。

         “最好是真的服了。”苏颜衣冷酷地说了一句,接着朝薛羽平等人说道:“我之前跟你们说过,若是不服我,你们可以随时来找我麻烦,现在请问你们是服我呢?还是服我呢?又或者是想要教训我一顿?”

         听到苏颜衣的话,包括叶琪在内,很多人都乐了,瞧这话说的,连身为二品先天武士的薛羽骏都这么轻易败在你的手里,昨天被揍成猪头的薛羽平就不说了,就说其他那些实力远低于二品先天武士的狗腿子,试问他们有那个胆,敢出来说要教训你吗?

         南宫轩夜不由地轻笑出声:“没想到这个丫头腹黑的本性依旧不改啊!”

         跟平时的清冷不一样,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温润慵懒,还带着小正太该有的些许童音,可谓是好听极了。

         “额,想不到主上竟然还有这么一面?”

         古少卿虽然也是有些忍俊不禁,但他更关注南宫轩夜的反应,因为种种现象表明,苏颜不依这个小姑娘对于他的主上来说,或许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否则他的主上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感觉到似乎是历史重演的薛羽平等人心中郁闷的要死,可他们没敢像上次那样不吭声,只是连连点头道:“服了,服了,我们真的都服了!”

         苏颜衣彪悍地说道:“既然是服了,那还不赶快滚,是想等着我一个一个将你们揍成猪头吗?”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走!”

         薛羽平指示范文魁等人扶着薛羽骏,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现场,生怕苏颜衣一个不高兴,真的揍他们。

         看着一喝退群雄,持剑傲立风中,万众瞩目,犹如发光体一般,吸引着在场所有人注意力的苏颜衣,赵天辰不禁赞赏地点了点头:“这个小姑娘真的不错,人不错,天赋也不错,若是再过上一两年,她的实力可能都超过我了!”

         “大师兄,你说笑的吧?”冷冥闻言惊道:“你可是咱们火旗派年轻一代第一天才,就算小姑娘的天赋再好,也不可能一两年就超过你吧?”

         “我没有说笑。”赵天辰摇了摇头,道:“你没看她才只是十五岁,实力就到达了二品先天武士的境界了吗?”

         “我知道。”冷冥不解地道:“可大师兄你也是在十五岁的时候,成为二品先天武士的啊!”

         “个人潜力不同。”赵天辰解说道:“我觉得小姑娘本身的潜力比我好,实力在一两年内超过我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冷冥讶异地道:“大师兄,你就这样看好她啊?”

         “是的。”赵天辰说着朝苏颜衣走过去,“我去认识一下她。”

         “三小姐,你好棒,奴婢好佩服你哦!”叶琪的双眼都快要变成星形的了。

         “琪儿……”看到叶琪这么夸张的反应,苏颜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是了。”叶琪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担忧地说道:“三小姐,奴婢还打听到薛羽平和薛羽骏的父亲是咱们火旗派的外门长老薛天宇,他的实力可是到达了筑基期一品的境界,若是那两个家伙找他告状,到时候该怎么办?”

         苏颜衣不在意地回应道:“看着办,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怕什么,等那个火旗派外门长老薛天宇闭关出来,她的实力想必也离筑基期相差不远了,说不定还修炼到了筑基期!

         听到苏颜衣这么说,叶琪提起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三小姐,就按照您的办法去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苏颜衣无奈地笑了,琪儿的这个丫头真是太单纯了,怎么就对她的信心这么足呢?!

         “苏颜姑娘,你好!”

         她刚想说些什么,却是被一道清朗响亮的声音给打断了。

         苏颜衣柳眉微蹙,缓缓转过身,看到一个年纪大约是十七、八岁,身穿红色精致长袍,长发披肩的男子,正微笑地看着她。

         好一个绝色美男子!

         苏颜衣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心中赞叹不已,这个男子的容貌远比现代娱乐圈那些高颜值的明星俊美多了,若是要比较,也只能是跟那个地底神像,也就是所谓的神武大帝相比较!

         不过,从五官的妖孽程度和神武大帝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霸气,以及遗世独立的气质来看,她还是觉得神武大帝比这个绝色美男子略胜一筹。

         还有,她可不记得自己认识对方滴说!

         于是,苏颜衣不由疑惑地问道:“请问你是?”

         “不好意思,打搅了。”男子含笑地伸出手,单刀直入道:“我是火旗派内门首席大弟子赵天辰,想认识你!”

         “你是火旗派内门首席大弟子赵天辰?”苏颜衣没有跟他握手,而是问道:“说说,为什么想要认识我?”

         赵天辰并没有尴尬,缓缓地收回手,“没有为什么,就是纯粹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

         “是吗?”苏颜衣反问道:“那我跟你做朋友有什么好处?”

         此话一出,在场很多听到的人,都觉得苏颜衣特别欠揍,赵天辰是谁,那可是火旗派的内门首席大弟子,有的是人想跟他做朋友,可偏偏苏颜衣还挑三拣四,一副不想答应的样子。

         “这个啊……”赵天辰想了想,用苏颜衣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管怎么样,我都当苏颜姑娘是朋友了,其中到底有什么好处,你就自己慢慢想吧!”说完,他也不等苏颜衣回话,就笑着离开了。

         “大师兄,你等等我啊!”冷冥连忙追了上去。

         “何弃疗!”

         苏颜衣给了赵天辰背影一个白眼仁儿,好好的一个绝色美男子,怎么感觉神经有点问题啊,还强迫别人当他的朋友?

         “小丫头,刚刚天辰跟你说什么了?”

         一声带着满是醋意的女声蓦地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