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你是不是傻啊
        “三小姐,看来是有人来找您的麻烦了!”

         叶琪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担忧之色,相反,她还有些兴奋,因为她好想见识一下实力已经到达筑基境界的三小姐大发神威的时候,是如何的绝代风华!

         “是啊,看来是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了!”

         苏颜衣纳闷地想了想,硬是没想到这会儿要来找她麻烦的是谁。

         在火旗派,跟她有恩怨的人并不多,就只有薛家两兄弟和田瑶月三人,难道是这三人的长辈,或者是靠山来找她的麻烦?

         可是这又不合理啊,要知道她如今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筑基的境界,本身又拥有着水系天灵根这样绝世的妖孽天赋,还认识南宫轩夜这样实力强大,天赋卓越的神秘人物,想要找她麻烦人的必定会考虑到这些,不会轻易得罪她的!

         “那究竟会是谁呢?”

         还没等苏颜衣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见无数的火旗派外门弟子怀着凑热闹的心思,纷纷走进她所在的院子里。

         苏颜衣心中有些无语,又有些无奈,看来每个世界,有着八卦心思的人,都是很多啊!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即使她在灭妖行动中的惊人表现,还没有传开,或者说是暂时还没传到外门这边!

         但她暴揍薛家两兄弟,不给实力到达七品先天武士的田瑶月面子,被李云贺和呼延长老同时收为徒弟一事早已传到很多人的耳中,所以他们都特别想见一见她这位传奇的人物,才会造成如今这样的情况。

         叶琪看了看瞬间便人头涌涌的院子,朝苏颜衣问道:“三小姐,您有没有觉得这样的情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啊?”

         苏颜衣点了点头,回道:“嗯,是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情景简直跟当初薛羽骏前来找她麻烦时,所发生的情景如出一辙,非常的相似。

         “不过,到底会是谁来找您的麻烦呢?”

         叶琪跟苏颜衣一样,都想不出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苏颜衣麻烦。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苏颜衣朝声音的来源出看了看,如不出意外的话,前来找她麻烦的正主很快就出现了!

         “薛长老,是薛长老来找苏颜不依的麻烦了!”

         “什么情况,薛长老出关了?他这是一出关就来找苏颜不依的麻烦,难道是为了薛家两兄弟被苏颜不依给暴揍一事?”

         “我也不清楚,不过,很有可能就是你所说的原因,毕竟自己的儿子被人暴揍,而且还是两个儿子都被人暴揍,无论是面子上,还是感情上,他要是不找回场子,也说不过去是吧?”

         “对啊,换做是我,也会忍受不了,除非薛长老对他的两个儿子没感情,否则他来找苏颜不依的麻烦,我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打了小的,就来大的!”

         在场很多看到前来找苏颜衣麻烦的人后,不由地皆是议论纷纷,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自从灭妖行动开始之后,这样的热闹当真是很少发生了,不嫌多啊!

         “薛长老?居然是薛长老要来找您的麻烦?”叶琪讶异地说道:“这不大可能吧?难道他不知道您的实力如今已经到达筑基的境界,还拥有水系天灵根这样的妖孽天赋,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来找您的麻烦?”

         不得不说,她真相了!

         薛天宇这才刚一出关,就被起了坏心思的田瑶月给截住,然后将苏颜衣暴揍薛家两兄弟一事告诉了他,导致他一下子暴怒,什么都不管,直接跑过来找苏颜衣的麻烦了,哪还会想得到去详细调查关于苏颜衣的一切。

         “谁知道呢?”苏颜衣也想不通薛天宇为何会来找她的麻烦,莫非是薛羽平去找薛天宇告状了才导致的?

         这时,一个身穿道袍,满脸胡子的中年人御剑飞到院子的上空,大吼道:“苏颜废柴女,你快给本长老滚出来!”

         吼声震得院子里的景观,比如树木上的叶子纷纷落下,盆栽上的鲜花迅速片片凋零。

         在院子里的火旗派外门弟子,一个个都不由地皱起眉头来,没办法,谁叫这吼声实在是太过刺耳了,好在他们都是修炼者,若是普通人,还不一下子就被震得七孔流血,严重者立刻倒地身亡?

         苏颜衣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耳朵,不满地说道:“你这个会飞的鸟人,到底是在鬼叫什么呢?”

         “噗,会飞的鸟人?”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没差点笑出声来,这个苏颜三小姐实在是太特么有才了,居然把御剑飞行的薛天宇比喻成会飞的鸟人。

         叶琪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三小姐,你这话够力啊!哈哈!”

         “可恶!”薛天宇怒发冲冠地问道:“小丫头,你说谁是会飞的鸟人?”

         话说很久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了,眼前的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种啊!

         苏颜衣用鄙视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嗤笑道:“我说你是不是傻啊?不是在说你还能是在说谁?你看现在除了你,还有谁是在天上挂着的?”

         “你……好个嚣张的小丫头!”

         薛天宇被气得浑身发抖,只见他上下打量苏颜衣一番,接着问道:“这么说来,你难道就是苏颜废柴女?”

         “什么苏颜废柴女?”苏颜衣冷笑道:“真是笑话,如果我是废柴女的话,你那两个被我暴揍的儿子岂不是连废柴女都不如?两个垃圾?”

         听到这话,薛天宇倒是有些冷静下来了,能够轻易打败平儿跟骏儿,这个苏颜废柴女的确是跟传说中的火旗国都城第一超级废柴不一样。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难道眼前的这个少女跟丞相府的苏颜不依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薛天宇不由地问道:“小丫头,你莫非不是火旗国丞相府的那个苏颜不依?”

         你猜中了,我当然不是苏颜不依,而是苏颜衣!

         苏颜衣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嘲讽地回应道:“我再说一次,会飞的鸟人,你是不是傻啊?我不是火旗国丞相府的那个苏颜不依还能是谁?”

         “你……”

         薛天宇闻言也觉得自己是不是闭关闭傻了,管对方是不是火旗国丞相府的那个苏颜不依,她胆敢这么欺负自己的两个儿子,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小丫头,你很好!”

         薛天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朝苏颜衣直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