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2章喜悦
        齐顺敏一听女儿又打来好几次电话,本来黯淡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光彩,立即从大嫂手里·夺回手机,毫不犹豫地回拨了电话。

         可是,她满怀希望的眼神,顿时变得异常昏暗。原来,娟子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齐顺英听到了手机里的语音提示,顿时紧张道:“娟子为什么会关机,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吧?”

         齐顺敏稍微一下紧张,随即摇头道:“也许她的手机真没电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她的手机没电了?”

         齐顺敏解释道:“娟子上次···不,是上上次在电话里,因为我给她打电话太频繁了,快把她的手机电量消耗光了,并如果再打下去,她还没等见到陈叔叔,手机就没电了,到时候再接不到我的电话了。”

         刘咏梅头:“是呀,娟子如果没有带充电宝的话,那手机里的电量应该不富裕了。毕竟,她做了两天两夜的火车了。”

         齐顺敏一经大嫂的提醒,不禁担忧道:“她在火车上睡不了觉,即便再困,也无法入睡。我真担心她目前的身体情况。”

         杨广海不由诧异道:“这个丫头如果两天两宿不睡觉,那还不困死了?”

         刘咏梅判断道:“她也许已经跟陈见面了。如果是这样,她在安全上就不存在什么问题了。咱们先不要瞎操心,再等一等她下次的电话吧。”

         齐顺梅蹙眉道:“她目前关机了,会在什么时候再联系咱们呢?”

         齐顺敏懊悔道:“我上午真不该出走。否则,就接到娟子的电话了,也能弄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刘咏梅安慰道:“敏别担心。我陪你等她下一次打电话过来。”

         齐顺梅和齐顺英两姐妹也同时附和:“我也陪二姐一起等。”

         齐顺敏有些不安道:“你们下午不需要工作吗?”

         齐顺英伸出手腕看一下佩戴的女表,不由苦笑道:“二姐看看现在几了?哪里还有下午了?”

         ≡≦≡≦≡≦≡≦,

         齐顺敏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多了,不禁诧异道:“都到这个时候了?”

         齐顺梅扑哧一笑:“二姐你已经离家出走好几个时了吧?”

         齐顺敏又露出不安的神色:“都怪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现在我去给你们做晚饭。”

         刘咏梅一看她要起身,连忙把她又按坐下了:“敏别忙了。我们这些人守在这,还需要你做饭吗?”

         杨广海当即表示:“二姐不用忙,一会我订一桌饭菜吧。咱们大家一起聚聚。”

         刘咏梅这时摇头道:“不用了。你和英子还是回你们公司忙吧。我和梅子已经错过上班时间了,就干脆请假了。而你们做老板的,时间可是自己的。”

         齐顺英有些不情愿道:“我也想知道北京方面的情况嘛。”

         齐顺梅赶紧表示:“我们知道你们的公司忙,会把情况及时打电话通报你们的。你和广海就放心走吧。”

         杨广海见此情况,趁机一拉妻子:“英子,咱家公司真有一些情况需要处理。既然咱们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就赶紧撤吧。”

         齐顺敏也赶紧附和:“就是。你们家还有一个孩子等你们早回家呢。”

         齐顺英只好起身道:“那好吧。我就回去等你们消息,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忙,就赶紧通知我们。”

         刘咏梅等送走了齐顺英和杨广海后,又对老公和谭立军表示道:“你们也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和梅子好了。”

         谭立军赶紧表示:“我既然已经耽搁了,就陪二姐等等吧。”

         刘咏梅嗔怪道:“你们两个男人在这里,还得让我们给你们做饭吃。再,你家里还有盼盼照顾,而我家还有咱妈需要照顾。所以,你们赶紧回去吧。我也不用出去买菜了,看看敏家里有什么现成的,我们姐三儿就凑合一顿了。”

         齐顺军嘿嘿一笑:“咏梅得有道理。立军,咱们哥俩也撤吧。”

         齐顺敏等他们走后,就在大嫂和三妹的陪伴下,忐忑地等待来自北京的消息。

         再陈学武听完了娟子的讲述,这才知道自己离家后,爱妻割腕自杀、张鹏飞及时回来相救、爱妻被证实怀孕以及她最后卖房救张鹏飞,以及最后张鹏飞良心发现,透露一切实情,甚至是爱妻已经联系到了李春红,并得到一个绝望的消息等一系列的真相。

         他在这期间经历的悲喜两重天。当开始听到爱妻自杀,让他感到无比的震惊和后怕,在深深的自责同时,又对救助的张鹏飞充满了感激,即便他在电话里对自己撒了谎。接着听到爱妻怀孕的消息,几乎被这个好消息砸晕了。当最后听爱妻又因为从李春红那里得到不实消息而悲伤欲绝时,又从惊喜回到了对爱妻的愧疚和自责。因为,李春红现在的并不是谣言了,自己真的要跟李春红订婚,甚至是恢复同居了。

         他在这一系列情况感应下,表情也像过山车一样,产生了剧烈的变化。他的心,亦无法安宁,它在他的胸膛里跳跃着,颤抖着,为这无法预知,但确实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已,难以自持。

         当他终于等娟子一介绍完所有的情况,已经又过了多时。他下意识地要给爱妻打电话,并要告诉她,自己会对她的感情负责到底的。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从福满楼门口追赶涓子时,已经把装有自己手机的皮包扔给李春红了。

         “娟子,快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用?”陈学武只好把手伸向了娟子。

         娟子立即把手机递给了他:“这本来就是您的手机,不需要借用。”

         陈学武向她投去一幕感激的目光:“闺女,你现在是它的主人,不要客气。”

         可是,等陈学武拨通爱妻的手机后,就久久得不到她的接听。当他连续拨打几遍后,不由对娟子诧异道:“难道你妈妈不在家?”

         娟子显得很懊悔道:“这都怪我,在听李春红对门邻居您今天跟李春红订婚,就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我妈妈,那她时就挂断了电话,再也没接我的电话。我已经把这个情况通报给我舅妈了。但愿我妈妈又是虚惊一场。”

         陈学武安慰道:“你不要内疚,这事一也不怪你,要怪也是怪我。我确实惹你妈妈伤心了,必须要尽快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娟子不安道:“她会不会想不开呢?”

         陈学武沉思道:“应该不会。因为她是一个最善良的女人,不会杀死自己腹中的孩子的。她也许听了这个消息后,情绪低落而出门散心了。”

         “那怎么办?再给我舅妈打个电话吧?”

         陈学武只好把手机还给娟子:“那就由你来打吧。”

         不料,娟子接过手机,刚要拨号,却突然撅起了嘴:“我还打什么呀?您已经把我手机的电量消耗光了。”

         陈学武一看她的手机因为没电而关机了,不由皱起了眉头。

         娟子赶紧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充电器,并四处找电源。

         陈学武赶紧制止:“娟子先别充电了。你跟我走。”

         娟子一愣:“干什么?”

         “我带你去见李春红。”

         娟子惊愕道:“您带我去见她干嘛?难道让我认她做妈吗?”

         陈学武嗔笑道:“你瞎什么?我要当着你的面,把话跟她清楚。”

         “您要跟她什么?这关我的事吗?”

         “我要跟她,我跟你妈妈的误会解除了,可以回家了,跟她的订婚也取消了。你既然是我的女儿了,这件事就关系到你。”

         娟子一听,眼睛顿时湿润了:“陈叔叔您真要跟那个女人分手吗?”

         陈学武表情郑重道:“我跟她本来就没在一起呢。幸亏你及时出现,才避免了一场悲剧。我现在必须先跟她划清界限,才有资格祈求你妈妈的原谅。”

         娟子兴奋地头:“好滴,我陪您去见她。”

         不料,娟子刚下床把自己的背包拿起来,就感觉一种晕眩。

         陈学武一看她的身体摇晃,就赶紧伸手一扶:“闺女你这是怎么了?”

         娟子摇摇头:“没事。我就是太困了。”

         “难道你昨晚一宿没睡吗?”

         “唉,我已经坐了两天两宿火车了,岂止是一宿没睡?”

         陈学武惊讶道:“难道你连续两宿没睡了?怪不得你一上出租车,就一睡不起呢。”

         娟子苦笑道:“我在火车上的座位是靠近过道的,来回走人,根本没法入睡。再,我还担心我的东西被偷给偷了。”

         陈学武不由嗔怪道:“难道你就不怕自己太困了,就连自己都被人家偷走吗?”

         娟子嘻嘻一笑:“我一见到您,精神就放松下来了,也就不担心没人不保护我了。”

         陈学武一听,不由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娟子的实际行动和表态,足以证明她彻底接纳了自己,甚至很宽容自己之前的错误。这对于之前他一直困惑不能破解跟她的关系来,会是多大的欣慰呀。

         他连忙接过娟子的背包,用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并柔声道:“好闺女,请你再坚持一下,我保证你今晚能睡个好觉。”

         “嗯。”娟子满怀喜悦地头。

         她脑袋微微斜靠在陈学武的肩膀上,并在对方的簇拥下,走出了宾馆。

         陈学武一看时间已经是四多了,这对处于冬季的北京来,已经是傍晚了,估计那场被他缺席的宴会早已经结束了,李春红这时候该回到家里了,于是就领着娟子奔向了李春红家。

         在他俩等候出租车时,陈学武依旧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喜悦中。此时天边的晚霞露出了笑脸,好像在分享他的喜悦;空中的喜鹊在欢快地歌唱,仿佛是在为他唱一首赞;就连街道边的绿化带上的干枯的灌木在寒风中舞蹈,好像为他的新生活庆祝。是呀,这是多让他高兴的事情啊。自己的事业有成,并且得到了继女的认可,而且爱妻又为他怀了宝宝。这一切对于人到中年的他来,简直是太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