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休戚与共
        陈学武首先发出了质疑:“如果你的老婆已经怀孕九个月了,那距离临盆也没多久了,可你为什么让她坐车长途旅行呢?”

         那个年轻男子带着一副方言很重的普通话解释道:“俺和俺的老婆都是域岭人,结婚后就一直在北京打工,并且在那里安家了。现在俺的老婆就快生娃了,家里人就敦促我带她回老家分娩。因为快过春节了,俺和老婆一合计,也就同意了,于是就开着自己的车回家。可是,她一坐上车,就晕车得厉害,呕吐不止,都快把胃肠翻过来了。俺一考虑,只要她再忍十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可谁知没走到一半,就被困在这里了。俺老婆之前就一天多没吃东西了,身体又犯低血糖,目前真的就快支持不住了。”

         陈学武一听,神情顿时严峻了起来,虽然他还不敢确信年轻的男子的话是正确的,但还是回头对娟子吩咐道:“你快拿些面包和饮料。”

         娟子不禁迟疑了,心里暗想,车里这些食物可是她和继父赖以生存的食品,如果就这样送出去,那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尤其她又观察到了车外的积雪情况,恐怕几天都动不了窝。

         年轻男子一听对方的车里有食物,而同车的女孩又不情愿给,于是赶紧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个钱夹,并痛快地抽出五张百元钞票经过陈学武,径直递给了娟子:“小妹妹,俺不白要您们的东西,高价买您们的食物。”

         娟子苦笑道:“大哥,这不是钱的问题。如今我们也被困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身呢。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救命食物分给您们了。那我们该怎么生存呀?”

         “这···”年轻男子一脸哭丧的模样,“我来找您们之前,已经求了前后好几辆车了。他们都说没有食物。可我的老婆如果再吃不到食物,恐怕···我就您发发善心,就关照我们一下吧。”

         他一边说,一边又从钱夹里抽出几张钞票。

         陈学武这时温怒道:“年轻人,请你收回你的钱!”

         年轻的男子一愕,下意识地把握有钞票的手抽了回来。

         陈学武当即质问:“如果换一个角度,假如有人求你赏赐一点食物,难道你就会收下昧良心的钱吗?”

         “这···”年轻男子羞愧地垂下了头。

         陈学武又问:“你的老婆现在在哪里车上?”

         年轻男子把脸向前面一扭,并用手一指:“隔着这辆大货车,有一辆面包车。俺的老婆就躺在里面呢。”

         陈学武回忆一下,立即想到昨晚自己出去探路时,确实发现距离自己车不远,停着一辆面包车。

         他于是又回头冲着娟子以不容置辩的语气:“你快拿一些火腿肠和面包给我。”

         娟子的心情很是矛盾,但知道在这件事情上,阻止不了继父,只好用一个食品袋装上了两根火腿肠和一个面包,并递到了继父的手里。

         陈学武把食品袋转在手里,然后迈腿走下了车,并冲年轻男子示意:“我亲自送过去,并探望一下你的媳妇。”

         年轻男子看出对方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便欣然道:“好的。您请跟我来吧。”

         娟子一听男轻男子的面包车距离不远,也忍耐不住了,便打开车门从另一侧下了车。她不顾没膝的积雪,冲着继父喊道:“陈叔叔,请您等一等。我也跟您去。”

         陈学武停住脚步,并回头嗔怪道:“你别过来,小心积雪灌入你的皮靴里去。”

         “没事。我的皮靴包裹得很紧,积雪进不去。”

         陈学武一看她太好奇,就只好顺着她的性子,同年轻男子稍等了一会。

         “丫头,你凑什么热闹?”

         陈学武一看她娇小的身材在没膝的积雪里吃力地迈着步伐,不由皱起了眉头。

         娟子调皮地笑了笑,并气喘吁吁地向继父靠近。

         陈学武心里不忍,立即回身走两步,一把拉住了娟子向他伸过来的小手。

         娟子在继父的带动下,很快绕过了那辆大货车,并奔向了同样被积雪没过车轮的面包车。

         此时,天空虽然晴朗了许多,但寒风还偶尔向刀子一样刮过娟子的脸颊。她不得不用另一只小手来回搓自己的耳朵、鼻子和脸颊。

         这时候,那些被困在车上一宿的司机们也纷纷下了车,想观察一下积雪的厚度,估算着什么时候才能突围出去。

         陈学武目前无暇思考这些事,因为他心系年轻男子提到的孕妇。他深深知道,就算一个正常人如果困在这冰天雪地,身体都极容易出现问题,更何况是一个快接近分娩的孕妇?

         年轻男子此时把陈学武视作恩人一样,毕恭毕敬地打开了面包车的后拉门——

         陈学武和娟子探头一看,只见个年轻的孕妇正躺靠在面包车厢里的座椅上。由于那些座椅经过改装后,拼成了一张床,正好适合孕妇休息。

         陈学武仔细打量一下孕妇的气色,就读出了她正承受一种从所未有的痛苦。可以想象得到,她这样的身子,在被暴风雪困在车厢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媳妇,俺给你弄来吃的东西了。就是这两位给咱们的。”年轻男子热泪盈眶望着那个孕妇,并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年轻的孕妇挣扎着抬起了头,勉强向陈学武和娟子点点头,以示谢意。

         陈学武赶紧把手里的食品袋交到年轻男子的手里:“赶紧喂你的媳妇吃东西吧。如果不够,再去我车里去拿。”

         年轻男子感激接过食品袋,并向陈学武深深地鞠躬:“谢谢您们。您们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呀。”

         陈学武一扶他肩膀:“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快照顾好自己的媳妇吧。”

         年轻男子湿润着眼睛,蹬上了汽面包车的车厢。

         陈学武担心外面的冷风会让孕妇吃不消,立即帮助把车门关严了。

         娟子湿润了双眼:“这对夫妻太倒霉了,本来回家就够辛苦了,但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的情况。”

         陈学武这时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并含笑道:“你还埋怨我帮助他们吗?”

         娟子懊悔地摇摇头:“对不起。都怪我不懂事,有些太自私了。”

         陈学武赶紧安抚道:“你不要自责,并不是不想帮助人,而是怕上当。其实我也怀疑那个小伙子是编造理由来乞讨食物,于是就跟着过来核实一下。”

         娟子又担忧道:“可咱们给那位姐姐的食物太少了。我担心她不够吃。”

         陈学武不由观察一下四周,不由叹息道:“目前的积雪厚度超过一尺,而且气候异常寒冷。恐怕这些积雪很难在短时间融化。所以,我们必须要做最困难的准备。”

         娟子不禁担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司机和乘车的人岂不很危险?他们恐怕没有多少人携带食物。”

         陈学武苦笑道:“其实,我预料不到会发生这样严重堵车的现象,也没有打算带太多的食物。这多亏了你的李阿姨。”

         娟子不禁唏嘘:“如今看来,她简直就是咱俩的救命恩人呀。”

         陈学武摇摇头:“这还谈不上。毕竟咱们被困的地方是在公路上,而不是极地。所以,一定有人过来帮助我们的。”

         “谁会帮助我们呢?”

         陈学武莞尔一笑:“你还忘记我之前跟你讲过天价方便面吗?”

         娟子黯淡一笑:“也许有人盼望那些要发‘国难财’的人。”

         陈学武感慨道:“在这个冰天雪地的恶劣气候下,现在的很多人都需要。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谴责那些能为受困者‘雪中送炭’的人们,即便他们收一些昧着良心的钱。”

         娟子思忖一会,突然仰头征求继父:“陈叔叔,我们的车里还有那么多的食物,我想把它们拿出来,分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陈学武凝重的眼神突然落在了她的身上:“闺女,难道你不想把那些北京烤鸭赠送给舅妈和两位姨妈了吗?”

         娟子眨了眨眼睛,立即动情道:“如果她们知道属于她们的礼物帮助了更多的需要的人,一定很欣慰的。”

         陈学武兴奋地点点头,并伸出胳膊揽住娟子的肩头:“闺女,你成熟了很多。她们虽然吃不上北京烤鸭了,但我想她们知道这件事,一定要比吃到它们更感觉香甜。如今我们同这些素不相识的人困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就应该休戚与共,共度时艰。”

         娟子嫣然一笑:“其实我知道您就是盼望我这样说,才投其所好。”

         陈学武摇摇头:“我觉得你会发自内心,由衷地帮助那些情况很艰难的人。”

         娟子观察了一下前后都望不到头的车队长龙和偶尔走下车的司机或者乘车人员,不禁蹙眉道:“看这么多的车和这么多的人,我们要把咱们有限的食物分给谁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