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为了孩子
        陈学武看到娟子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不由抚摸了一下她的秀发,并嗔笑道:“你急什么?咱们又不是一朝 ?再说,目前被困者也不可能饿得坚持不住。毕竟,出现孕妇那样现象的人是少数。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娟子点点头,并信服道:“嗯,还是您想得周到。万一咱们把食物一下子分光了,那以后咱们也得跟着挨饿。”

         陈学武微笑道:“如果有人急需要食物,就一定会像刚才孕妇的老公那样,四处恳求食物的。”

         娟子嫣然一笑:“那咱们就回到车里去,来一个‘守株待兔’吧?”

         陈学武拍拍她的肩膀:“你先回到车里吧。我在四处观察一下。”

         “好滴,您就在外面多呆一会吧。”

         陈学武不解道:“为什么?”

         娟子俏脸一红:“人家憋半天了,如今外面又没有可以解决问题的地方。那我只好回到车里解决了。”

         陈学武亲和地一笑:“那你就在车里好好呆着吧,如果饿了,就吃点东西。”

         “嗯,那您也早点回来吃饭。”

         陈学武目睹娟子磕磕绊绊回到自己的新车后,这才放心地大踏步向前面走去。这跟他昨晚的路线一样。但不同的是,脚下的积雪要比昨晚加深不止一倍。不过,此时明媚的阳光让他观察周围的情况更加透彻。

         这时的他可以观望到公路两边的情景,但并没有在茫茫的雪原里发现任何的村落,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丛林。他的心里陡然紧张起来了,假如附近发现不了人家的话,恐怕想吃到高价的方便面都是一种奢求了。

         他心事重重地踏着几乎没膝的积雪里吃力地行走,并一路浏览着每辆受困车里的情形。他还发现了一辆中巴车也在其中。而车里搭乘着数十名乘客。他们男女老少一应俱全,还有婴幼儿的啼哭声。他心里一紧,这恐怕是非常糟糕的情况。因为受困的人如果太多,这对食物的需求都是很大的。不过,他又一想,这些乘客多半是回家过春节的人,随身也一定携带一些水和食品。起码可以坚持一段的时间。

         他刚又向前住了几步,突然发现前面的车队旁边,居然冒起了蒸蒸的热气,周围围拢了一些人。

         他心里一动,立即加快步伐迈了过去——

         等他走过去一看,这才惊讶地发现,就在一辆带挂的大货车的一侧,有两个男子在清除积雪的一米见方的地面上,居然架起了灶台,来烧水做饭。而旁边的围观者都是前后车的司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陈学武同样如此,发现他们的火源是一个小型液化气气罐,做饭的厨具包括锅碗瓢盆一样不少。此时,他们正在烧水煮挂面。

         陈学武不禁惊叹道:“您们二位真是未雨绸缪,居然已经做好的长期被困的准备了,真了不起!”

         其中一个连毛胡子男子抬头得意地一笑:“我们是长期跑长途了,什么路段都经历过,什么样的堵车方式也经历过。所以,我们已经有经验和有准备来应付被困的局面了。”

         陈学武望了望周围围观者一直眼馋的样子,不由劝道:“既然您们都把做饭的家伙的带来了,那想必也带来不少粮食吧?可以帮助一下咱们这些同行吗?”

         连毛胡子没等回答,他的同伴耸了一下肩膀:“不好意思,我们随身携带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只能够我们哥俩生活几天的。如今看这架势,起码要堵很多天。到时候,我们恐怕没等通车,就已经弹尽粮绝了。”

         陈学武眉头一皱:“可是,咱们现场有很多人一点食物都没准备,其中还有老人、妇女和儿童。他们的身体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很容易出现问题呀。您们就算饿一点自己的肚皮,也该帮助那些身体虚弱的人。”

         旁边一个围观的司机立即附和:“是呀。我这次开车带我的媳妇和儿子回老家过年的,并没有打算在车上吃饭,所以一点食物都没带。如今我们一天多没吃饭了,孩子饿得直哭。您们二位能否卖给我一碗面条呢?无论多少钱都行。”

         那个正在捞面条的男子白了那个司机一眼:“你以为我是挣昧心钱的人呀?我们就带这点粮食,恐怕都不够我俩坚持的,就算你出多少钱,我们也不卖。 ?”

         那个司机一脸可怜相:“大哥,咱们大家都是同行,您就可怜一下我的孩子吧。他才六岁呀。”

         连毛胡子眉头微皱,接过那个捞面条的同伴递过来的满满一碗面条,思忖一下,便向那个围观司机一递:“你拿去给孩子吃吧。任何时候不能苦了孩子,我宁愿饿一顿了。”

         “谢谢,谢谢···”那个司机感激涕零地接过热气腾腾的那碗面条,转身向他的车所在的方向跑去——

         那个捞面条的同伴见状,不禁嗔怪道:“老薛你这是何苦?”

         连毛胡子淡然一笑:“咱们大人饿一点没啥,但不能让孩子们一起挨饿呀。再说,这么小的孩子如果长时间困在这样的环境里,再不能及时进食的话,身体很容易出问题的。”

         同伴显然比连毛胡子自私,鼻孔哼了一声,便端着自己那碗面条蹬上他们的大货车驾驶室里享用去了。

         其他围观者这时又眼巴巴盯上了那铝锅里的面条汤了:“大哥您行行好,能把那些面条汤赏给我们一口吗?”

         连毛胡子迟疑一下,终于大度点点头:“你们来盛吧。”

         有的司机手里拿着水杯,立即争先恐后地过来抢夺那点面条汤。

         陈学武看在眼里,不禁眉头紧锁,悄悄走到连毛胡子身边,并压低声音建议:“目前热水对困在这样环境的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您们既然有煤气罐和铝锅,那就为大家烧一些热水吧?”

         连毛胡子白了他一眼:“您是哪辆车的司机?”

         陈学武向车队后面一指:“我的车在大后面呢。”

         “哦,您是不是很需要热水?”

         陈学武摇摇头:“我倒是无所谓。在我的车里还有很多饮料呢。但这里有很多老人和儿童,尤其在您的车后面还堵着一辆大客车。里面就有很多乘客是老少体弱的,他们需要喝热水呀。”

         陈学武看到他把自己的早餐让给了别人,觉得他这个人很仗义,才苦口婆心地劝说他。

         不料,连毛胡子用手一指那个小液化气罐:“老哥,请您去掂量一下它。”

         陈学武依言走过去,把它提在手里晃了晃,心里不由一沉,原来里面的存量已经不多了。如果用来融化积雪烧开水,恐怕烧开不了几锅了。

         陈学武不敢勉强人家了,只好歉意地一点头:“对不起。”

         连毛胡子苦笑道:“目前咱们大家被大雪围困在这里,可以相互理解各自的难处。但目前保全自身都很困哪,还能关照别人吗?”

         陈学武思忖一下,随即表示:“可我觉得大家既然是同病相怜的话,就该同甘共苦,要拿出一块干粮分八半的精神。”

         “哈哈哈···”连毛胡子大笑道,“请您向前后好好看一看,这条长龙起码有几公里长,这里面夹着多少辆车和人呀?您就算把一块干粮分成十八半,恐怕也无济于事。”

         陈学武默然了,知道连毛胡子的话未尝没有道理。他心里也清楚,自己车里的食物储备恐怕都不够自己相邻一些车辆分食一顿的。更何况,目前还说不上要在这里堵多久呢。

         他无心再往前走下去了,便转身往回走——

         当他再经过那辆中巴车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吵成了一团,便驻足听了一会。

         原来里面有几个脾气暴躁的乘客因为被困,跟司机和售票员喊了起来。尽管司机一再解释,一再说好话,但这对面临绝境的乘客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里面有些婴幼儿被乘客的大嗓门吓得哭叫起来了,一霎间,车间里面乱成了一团。

         陈学武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立即去推那扇车门。由于是被锁住的,于是就用拳头用力敲打了几下。

         大巴车司机以为是他的乘客们刚才下车解手时,有落下后面的人没及时上来,于是就启动了开关,那扇车厢的车门顿时被打开了。

         陈学武蹬上车一看,这辆车拥有四五十座位的车厢里,已经是座无虚席了,其中包括很多年龄不同的婴幼儿。

         这时候,由于他的介入,那几名脾气暴躁的壮汉乘客都停止了叫嚣,不由冷眼望着这位不速之客。

         女售票员一看他不像自己车里的乘客,不由皱眉道:“你是谁呀?干嘛上我们的车?”

         陈学武并没有介意对方的傲慢无礼,而是对那几个情绪激动的乘客劝解道:“我们都是受困者,其实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您们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您们既然是个爷们,就应该保持冷静,因为您们的女人和孩子在这个节骨眼要依赖您们的。您们如果失去了方寸,那岂不让她们更加惊慌吗?您们看,这些孩子们都被吓哭了。”

         他的一番话让那几个情绪愤慨的男人都蔫了,刚才涌现出的锐气也荡然无存了。

         女售票员一看对方是来帮助劝架解围的,那副一脸冰霜也瞬间融化成了一团和气。

         其中一个男子望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不由哀怨道:“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过年,本来昨天晚上到站,家里人都去接站了。结果却···唉,都怪司机开的是什么车呀?”

         陈学武苦笑道:“如今困在这条道路上有成百上千的车辆。您能说都是司机的问题吗?我们目前的困境是天灾造成的,是不能埋怨司机师傅的。”

         “哼,您想让我体谅司机吗?那我们目前困在这里,吃喝拉撒谁管呀?我们大人还能忍饥挨饿几顿,可我们的孩子才这么小,如果吃不上东西,身体就会出大问题的。”

         陈学武这时又盘点一下车厢里的婴幼儿们,居然不下六七个。

         他又那些孩子的父母:“您们随身没带些食物吗?”

         那些年轻的父母都摇摇头,其中一个女子表示:“我们坐几个小时车就到家了,老家的亲人都把好吃好喝的预备好了,我们还带什么吃的?”

         陈学武思忖一下,当即讲道:“我现在帮这些孩子们搞一点吃的东西。但大人们就只好忍耐一下了。”

         那些乘客一听,立即眼睛一亮,吩咐表示:“只要不让我们孩子挨饿,我们大人无所谓。”

         陈学武点点头:“那好,您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马上带吃的过来。”

         等陈学武下车后,司机、女售票员和那些乘客们都面面相嘘,不清楚这个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学武回到自己的车里后,发现娟子正在吃东西,便打开了汽车的后门。

         娟子赶紧一回头:“陈叔叔,我已经把您的早餐准备好了。您到前面驾驶室就可以吃了。”

         不料,陈学武断然摇摇头:“我还不饿。现在前面有一辆客车里的孩子们更需要食物。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饿着孩子。所以,我要拿给他们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