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1章感动时刻
        陈学武要去的地方就是那辆携带液化气罐的大货车。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那里,并仰头敲打大货车驾驶室的车门。

         车门被打开了,连毛胡子不由探出了头:“又是您?有事吗?”

         “师傅,现在需要您的液化气罐去救命。”

         陈学武的话令连毛胡子跟他的同伴同时震惊:“怎么回事?”

         陈学武因为时间紧迫,立即把孕妇的情况向他俩简单地介绍了一遍,并最后表示:“师傅,我知道您们的液化气不多了,但目前人命关天,一个新生儿需要一个温暖的世界去接纳他(她)。所以,您们能做出一点牺牲吗?”

         连毛胡子和他的同伴一听,都二话不说,立即下车,并把液化气罐和气灶头卸下来,并且还捎带着那个铝锅。

         “先生,孕妇的车在哪?快带我们去吧。”连毛胡子立即对陈学武表示道。

         陈学武眼睛湿润地道谢:“您们二位真是好人,我先代替那个孕妇向您们表示感谢。”

         连毛胡子摇摇头:“您说哪里话?我们就算再自私,难道遇到人命关天的事情会无动于衷吗?”

         那个同伴也附和道:“就是。您看起来像一个文化人,但不要把我们这些大老粗看扁了。我们同样有一颗同情的心。”

         当陈学武把他俩带到那辆被包裹严实的面包车跟前时,那些围拢的人一看到液化气罐,但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陈学武并没有立即向大家解释,立即用胳膊把地面的积雪拨开···

         娟子见状,立即明白了什么,也不顾积雪冰手,帮助继父清理积雪,直到露出一个平坦的地面。

         陈学武随即吩咐连毛胡子把灶头平放好,再打着火。那个同伴则用铝锅装满了积雪,再把它放在了燃起的灶头上。

         有一些司机见状,立即醒悟到了什么,有人兴奋起来:“这个办法好。我的车里正好有两个热水带,马上拿过来。”

         其他的司机也附和:“对,我的车里也有一个。”

         陈学武连声道谢,并对其他人讲道:“热水带可以保温,但目前车厢里亟需快速升温。所以,请把您们的水杯或者其它的可以盛水的容器都拿过来。”

         围观的司机们听了陈学武的话,又一次跑回自己的车去拿水杯,有的司机的车上还有盆子,都拿了过来。

         第一锅雪水很快沸腾了,大家立即把热水倒入了各个盛水的容器里,并通过一个妇女,把它们一一送进了车厢里。

         经过连续几锅的开水,车厢里终于变得热气腾腾了。

         女医生在高温的借助下,褪去了孕妇下身所有的东西,并在两名妇女的协助下,努力帮助孕妇接生···

         孕妇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声嘶力竭地喊叫着,汗水早已经浸湿了头发,它们湿漉漉地胡乱贴在她的额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鼻孔一张一翕,急促地喘息着,嗓音早已经沙哑,双手紧紧抓着被子,手臂上青筋已经暴起。

         在车厢外,紧张和不安同样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大家已经忘记了置身于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就把像裹在襁褓里一样的面包车当作了产房,自己守候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着自己亲人的分娩。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当过了中午时刻,车厢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哇!”

         孕妇在这声婴儿啼哭过后,尖叫声也戛然而止了。

         陈学武不安地敲击车门:“喂,里面怎么样?”

         女医生的声音传出来:“生了!是一个男婴儿,母子平安。”

         女医生的话顿时让车外守候的大家的表情先凝固了一下,但伴随车厢里婴儿的啼哭,他们都欢呼雀跃,一起鼓掌庆生。

         到了傍晚的时刻,已经疲惫至极的陈学武终于返回了自己的新车里。因为天黑了,外面又刮起了寒风,一直忙碌在车外的司机和乘客们都不得不返回自己的车上躲避风寒。

         娟子同样如此,此时她不由嚷道:“陈叔叔,我饿。”

         陈学武一听她发嗲的语音,不由侧头表示:“既然饿了,你就吃点东西吧。”

         “唉,咱们还哪有一点吃的东西呀?”

         陈学武愕然道:“可我明明还保留一些食物,难道被偷了吗?”

         娟子苦笑道:“下午的时候,又从远处被困的车上跑来一些孩子,都饿着肚子呢。我就把咱们车里仅有的一些食物分给他们了。”

         “那你早上为我准备的那份食物呢?”

         “唉,当我把车后面的东西分光后,有一个没分到食物的孩子眼尖,突然发现放在您驾驶室前的平台上的面包了。我只好拿给他了。”

         陈学武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抚摸一下她的秀发:“闺女,这都怪我,害得你一起挨饿。”

         娟子摇摇头:“您不要这样说,这都是我也是自愿的。不过,我现在很纳闷,您所说的那些卖高价方便面的村民怎么没有出现?”

         陈学武黯然道:“咱们这里距离那些住户真是太远了,而且又下了这么厚的积雪,估计想发财的人也无法出门了。”

         娟子苦笑道:“如果有人过来卖高价方便面,那一定是咱们的贵人。就算他们卖二百元钱一桶,都不算过分。”

         陈学武不禁感慨:“是呀,人在特别饥饿时,任何身外之物都是浮云一样,唯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最实在。哪怕是用万贯家财能换来一顿能救命的饱饭,也在所不辞。”

         “陈叔叔你看!”娟子突然一指车窗外。

         陈学武本来闭目养神,被娟子一声提醒,便顺着她的手指一看——在公路一侧的茫茫雪野里,突然闪动着点点的灯光,而且越来越近。

         陈学武仔细观察了好一会,直到那些灯光靠近了,才兴奋道:“我们终于盼来了雪中送炭的村民了。”

         娟子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咋才到?不过这时来也好。我可以不用饿着肚子睡觉了。”

         陈学武苦笑一声:“我估计他们是故意晾了我们一天,知道现在我们很多人都饥不择食了,才过来卖东西。这样,我们不会再计较价格了。”

         娟子这时找出自己的背包,并从里面抽出几张百元钞票,嘴里却不以为然:“不论怎么说,他们就是咱们的救星。我早上还吃东西了呢,目前肚子都空得受不了了,而您可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经受不住哇。”

         陈学武一看娟子要开门出去,连忙一拉她的胳膊:“你先等等,他们还得等一会能到达公路上呢。”

         娟子撇嘴苦笑:“我还是主动过去迎迎吧。否则,等他们一靠近,这些挨饿的司机就会把人家包围的。我都担心能不能抢购到可口的方便面。”

         陈学武望着娟子离开车的背影,不由暗暗摇头,心里清楚,娟子其实也是心疼自己一天多没吃东西,才不惜愿当‘冤大头’去抢购食品。他想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突然想到该给正在殷切盼望自己回家的爱妻通个电话了,于是就用他的手机拨通了齐顺敏的手机——

         “学武,你们又停车休息了吗?”齐顺敏的急切的声音在电话刚一接通时就传了过来。

         陈学武眼睛湿润了,可以想象得到爱妻可能一直守在手机旁边,于是动情道:“宝贝,不要惦记我们。你自己要珍重身体。”

         “我没事,倒是你们,路上一定注意安全。我在电视上看到好几条不好的新闻了,所以一直替你们担心。”

         “什么不好新闻?”

         “就是关于农民工回家过年途中,突然遭遇交通事故,结果车毁人亡···”

         “宝贝!”陈学武急忙打断道,“你要相信我不会鲁莽开车赶路的。”

         “嗯,我现在不奢求你们有多快回家,而是希望你们平平安安地回家···”

         齐顺敏的声音又不禁哽咽了,眼泪自然滚滚而下——

         陈学武也不禁湿润了双眼,但他的心里却在流泪,故作嗔怪的语气:“傻丫头,你真是多虑了。现在有成千上万在外地工作的人,正利用自己的汽车或者摩托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交通意外的毕竟是少数。你要相信自己的老公是一个谨慎的男人,并相信会为咱们一家的最后团圆,会划上一个完美的句话。”

         “好的。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我虽然身在家里,但我的心一直陪伴在你们的身边,并为你们一直祈祷。”

         “宝贝···多怪我不好,害得你为我提心吊胆地活着。”陈学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

         “学武你不要多想,我没有提心吊胆。好了,不多说了。你们早点休息。我也该睡觉了。”

         陈学武呆呆望着被爱妻挂断的手机,任由泪水从脸颊上滴落到衣襟上。

         “陈叔叔!”

         娟子是一声高呼打断了他的沉思。他心里一惊,立即打开车门,并注目望去——

         只见夜幕下,娟子正领着一伙黑压压的人群从雪野里,磕磕绊绊地艰难往公路上爬···

         他立即迎上去,首先一伸手,把娟子拽了上来,再一看那些黑影,果然都是村民的打扮,并且手提、肩扛或者背负着被棉被包裹的东西。陈学武不用猜也知道,这里面东西肯定是热乎的开水和食物。

         他望着那些气喘吁吁的村民,心里不禁感叹,他们挣点钱也真不容易。自己白天目测不到任何人家,他们一定是徒步再没膝的积雪里走了很远很远。如今到这个份上,自己还该怪罪人家卖哄抬高价吗?

         他的心里瞬间涌起了一股暖流,立即伸手把他们很多人一一拉拽到公路上。

         “您们辛苦了,谢谢您们如此辛苦为我们司机服务。”陈学武这时候由衷地道谢。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则满不在乎道:“我们没什么。真正辛苦的是您们。我们听说您们已经被大雪围困了一天一夜了,就知道您们一定缺吃少喝的,真是够受罪了。”

         陈学武苦笑道:“这都怪我们命运不济。如今多亏了您们过来帮助我们。”

         “师傅不要客气了。您们一定饿坏了吧?我们从家里带来了热开水,方便面,还有煮鸡蛋。您们赶紧吃吧。”

         陈学武一看其中一个村民打开了棉服,露出了保温瓶和一桶桶的方便面,不由瞥了一眼娟子一眼:“你给这位师傅钱了吗?”

         不料,娟子使劲地摇头:“他们不要!”

         陈学武不由一愣,刚要询问那个村民,却听到刚才那个中年的村民讲道:“刚才这个姑娘迎我们要买方便面。可我们又不是商人,怎么能收钱呢?”

         陈学武愕然道:“难道您们白送给我们吗?”

         “哈哈,如今您们落了难了。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难道还要收钱吗?”

         陈学武顿时怔住了,不由放眼向车队前后望去,只见其他的村民正把从家里带来的热水和食物,传递给每一辆车的被困人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