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重要发现
        陈学武眼看爱妻就要蹙起眉头,撅起小嘴,就赶紧伸出双手去抚平她快变皱的脸颊,并微笑着解释:“由于此行过于仓促,我无法买到有座位的车票了。 ≥ 由于到达临谷需要二十多个小时,我担心宝贝有些吃不消。再说了,我们还不能肯定你大嫂住在安育妇幼保健院。只要在那见不到她,就要立即去其他的地方,这一路鞍马劳顿的,真是太辛苦了。所以,宝贝就留在家里陪老太太吧,无论收到什么结果,起码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安抚她的人。”

         陈学武讲出这番话时,充满了柔情蜜语,这让齐顺敏心里的不快一扫而光。当即含情脉脉道:“那好吧,我听老公的。不过,辛苦你了。”

         陈学武莞尔一笑:“只要能让宝贝安心,我再辛苦也无所谓。”

         齐顺敏突然羞红了俏脸,并扭扭捏捏地讲道:“老公,你这一走,还不知道几天能回来。我想让你爱爱我···”

         陈学武先是一怔,随即俯身抱起爱妻,并大步走向了卧室——

         当陈学武登上那列开往临谷方向的列车后,突然一脸疲态尽显,由于没有座位,他只好把自己安置在车厢连接出的洗漱的地方,并像一个老农民一样,毫无素质地躺靠在那里。

         乘坐列车的时光是显得无比漫长的。陈学武不由暗想,假如这个世界的末日就快来临了,如果选择乘坐火车,倒是可以感觉多享受一段生命的时光。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这一路的苦可以说是够他捱的,尤其在他身体不适的情况下。他很庆幸没有携带爱妻来,否则,他不但照顾不了她,恐怕自己的样子也会让她担心。

         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终于熬过去了,他连续倒了两趟车,才终于到目的地了。当他以脚踏上临谷这块土地时,已经是第二天黄昏了,当他体会一下这座比蜀西还小的城市时,不由为刘咏梅深深担忧,就凭这个闭塞的小地方,岂能有救治她那种病的良医?

         由于对那家妇幼保健院不熟悉,而且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极限,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赶到那里了,就干脆在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店住了下来。

         当然,他先跟爱妻同个电话,当得知齐顺敏已经住回娘家后,这让他心里稍微安定一些,自己既然不在家,娟子又住回了学校,如果爱妻孤零零的一个人守在家里,让他还不放心呢。现在,她可以跟老妈相互有个照应了。

         齐顺敏显然是个急性子,一听老公已经到达临谷市了,便敦促快去那家妇幼保健院去看看。

         “宝贝别心急。我现在要做的是‘暗访’。假如大张旗鼓地调查那家医院,恐怕还没有见到你大嫂,就把她惊跑了。所以,我必须给她来一个出其不意。既然这样,在我不熟悉那里的情况下,这么晚了赶去已经下班的那家医院,并不是上策。所以,我必须耐下心来。”

         齐顺敏听了老公的解释,感觉有理,便不再坚持他立即赶去那里看个究竟了,于是表示道:“既然是这样,你就先好好休息一宿吧,等明天再给她来一个突然袭击。”

         陈学武得到了爱妻的理解,感到很欣慰,当即含笑道:“宝贝请放心。我不会辜负自己的使命的。”

         “嗯,晚安吧。”齐顺敏甜甜地道了一声。

         当齐顺敏放下手机后,守在身边的齐老太太问道:“小陈在电话里怎么说?”

         齐顺敏这才意识到老妈还坐在身边呢,不知道老公对自己亲昵的称呼是否被她听到了,便稍微含羞道:“他刚赶到临谷,现在去查访那家医院,并不太合适。他计划明天去那里突击查访,假如我大嫂真去了那里,肯定逃不了的。”

         齐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我听他的声音,似乎很疲惫,应该先好好休息一下。你就别把他催得太急了。我对他做事有信心。”

         齐顺敏听老妈这样一说,顿时羞红了俏脸,感觉老妈还是听清楚了老公的话。

         就在这时,齐老太太对呆的二女儿提醒道:“你现在应该给你大哥和梅子联系一下了。”

         “哦,好的。”齐顺敏又重新端起了手机。

         结果,当齐顺敏先后跟大哥和三妹联系之后,知道他们都已经查访了到了目标,尤其是大哥更是马不停蹄地查访了两个地方了,但都是一无所获。

         齐老太太听了二女儿的汇报后,脸上又升起了一片阴云。这时候,她无心再跟二女儿闲聊下去,借故身体不舒服,便躲回自己房间去了。

         齐顺敏本想跟老妈睡同一间房,但遭到了拒绝,只好睡在了原来侄女齐晓莲的房间。齐晓莲自从考上大学后,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这让这个家庭缺少了一些生气。齐顺敏不由暗想,不怪老妈盼望二孩,现在女大真是不中留。侄女口称趁暑假在外面勤工俭学,但根据齐顺敏猜测,侄女多半是处了男朋友,结果是乐不思蜀。

         她躺在侄女的床上,不禁想到了自己的老公,如今脱离了他的怀抱和呵护,自己真的不适应单独入睡了。她心里暗自为老公鼓劲——一定要找回大嫂,做到彻底征服自己的老妈。那么,自己再生下腹中的孩子,不再存任何争议了。

         再说陈学武经过一宿的养精蓄锐,终于恢复了常态,振作去精神,走出了小旅店。

         他先在外面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径直奔向了那家神奇的妇幼保健院。

         当他走到这家医院外围注目一看,这家在网上宣传力度很大的医院的表面就跟这座小城市一样的古朴,人流量也异常稀少。

         陈学武经过仔细观察后,才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来到了医院的住院部。

         “请问,您们最近两天接收一位叫刘咏梅的大龄孕妇吗?”他向窗口里的工作人员询问道。

         “您要找的患者到底是哪一天住进来的?”对方反问道。

         陈学武已经经过计算了,其实刘咏梅仅仅比自己早出来一宿,就算她赶到这里,立即住院的话,也不过前天,于是就回答道:“她可能是前天住进来的。”

         “您是她什么人?”工作人员又警惕地问道。

         陈学武一听有门,当即讲道:“我是她娘家的大哥。她到了这个年龄突然怀孕了,而且属于高危产妇,由于她距离娘家远,就等不到我,先到这里养胎治疗了。”

         “您真是她大哥?”

         “是呀。她隐瞒了她的老公和婆家,但怕我这个娘家的大哥担心,就告诉我真实情况了。否则我怎么知道她前天住进来呢?您们难道不相信我?”

         工作人员这时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们医院要保护患者的**权,所以要谨慎一点。”

         陈学武一听自己就这样蒙混过关了,不由心里窃喜,便平静地表示:“没关系。我挺担心我这个妹子,就过来看一看她。您能告诉我,她住那间病房吗?”

         “她现在住住院部二楼的2o4病房,您去那里,可以直接找到她。”工作人员毫不隐晦地讲道。

         “哦,太谢谢您了。”陈学武由衷地向对方表达了感谢之情,然后转身去找病房。

         这时,工作人员有些纳闷了,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讲道:“既然刘咏梅是她的妹子,那咋没告诉他住哪间病房呢?”

         另一个工作人员则不以为然:“看他的年龄应该是那位孕妇的哥哥,而且他又清楚他妹妹准确住院的时间,应该不会有错的。估计他刚到这里,有些懵吧。”

         那名质疑的工作人员点点头:“嗯,凡是来咱们医院疗养和生育的孕妇,几乎都是外地人,咱们感觉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对于他们来说,真恐怕会眼晕呢。”

         再说陈学武巧妙地打听到了刘咏梅的病房,内心忍不住一阵狂喜,立即奔向了该医院的2o4病房。可是他推门而入时,不由神色一变。原来,这间病房里共计有四张病床,其中有三张病床上都有孕妇,唯独其中一张是空的,更没有刘咏梅。

         “您找谁?”其中一个孕妇一看闯入陌生的男人,不由好奇地问道。

         陈学武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当即一指那张空床:“我是这床孕妇的哥哥,过来看看她。”

         “哦,你妹妹是叫刘咏梅吧?”那个孕妇顺口问道。

         陈学武当即点点头:“是呀。她前天才住进来的,现在去哪了?”

         “她一大早就出去看风景了。”

         陈学武一听那名孕妇的回答,不由一愣:“她去哪里看风景?”

         “当然是临潭温泉湖了。我们都去玩好些次了。她是新来的,就趁今天去那里了。”

         “哦,那里距离这家医院多远,她什么时候回来?”

         “那里不是很远,出了门一直往右走二三里地就到了。她既然去了,恐怕等到中午才能回来。”

         陈学武听了孕妇的回答,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跟她搭讪起来:“您也不是本地人吧?”

         “嗯,我是从河南来的。”

         “哦,我看您怀孕应该过半年了吧?到底为什么来这里养胎治疗呢?”

         “唉,我今年已经四十了,子gong有些萎缩了,老公为了保险起见,就送我到这里生孩子了。难道您们不也是慕名而来吗?”

         “当然也是了,您来这里养胎生孩子是谁的主意呢?”

         “是我老公听说这里空气好,还有含有矿物质的温泉水,最主要的,就是有这家专业医院,所以就让我来这里养胎生孩子了。”

         “看您的年龄,也是为了生二孩吧?”

         “不是,我之前已经生下四个丫头了,为了生儿子才要这第五胎。”

         陈学武不禁感叹道:“您们那对生儿子真是重视呀。”

         “可不是嘛,如果哪一家生不出儿子来,就会被乡邻们戳脊梁骨的。”

         陈学武有些哑然失笑了,心里暗道,怪不得如今的河南是全国第一人口大省呢。

         他跟这位河南孕妇聊过之后,又询问了其她两名孕妇的情况,感觉她们的请况都比刘咏梅的情况轻很多。假如在这家医院生产,还是有可能平安生产的。可是刘咏梅的情况允许吗?

         她趁这个机会,又走到护理站,跟一位年长的护士搭讪起来了,从她的嘴里得知,该医院并没有收治过情况太复杂的高危孕妇。这让陈学武更加看不好这家医院了。

         他估计刘咏梅短时间回不到病房来,既然刚住进来不久,很可能痛快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于是,他决定不在医院守候了,而是直接去临潭温泉湖。当然,在这期间,他要把这个重要的现,通过电话通报给正在蜀西齐家苦苦等待消息的爱妻齐顺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