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9章陷阱2
        张鹏飞被前妻盯得很不自然,不由把脸转到了一侧,装作不关心她跟现任老公谈话的样子,其实,他是有一定程度的心虚。

         齐顺敏对于女儿能回到自己家里,颇感意外,既然从前夫那里没有获取什么信息,只好在电话里交待现任老公:“那你就照顾她吃饭吧,不用等我。”

         陈学武因为厨房的灶上还烧着火,不方便跟爱妻多说,于是就交待爱妻一声“多注意安全”的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齐顺敏结束跟老公通话后,不用质疑跟前的前夫:“娟子怎么会回我的家?”

         张鹏飞嘿嘿一笑:“她不是判给你了吗?当然要回你那里呀。”

         齐顺敏秀眉一蹙:“可她最近是跟你走得近呀,去我那里很不情愿的,可今天为什么会突然转变呢?”

         张鹏飞为了消除前妻的疑心,只好掩饰道:“因为我开家长会时,她的班主任对她评价很不好,我就责备了她几句,所以她生我气了,现在赌气跑你那里,一点也不奇怪。”

         齐顺敏信以为真:“哦,原来是这样。”

         张鹏飞脸色转为严肃:“我今天找你,就是商量咱们女儿的事情。所以,你一定要耐心地跟我沟通。”

         齐顺敏急于知道娟子在学校的情况,只好点头:“那好吧,我就陪你一起吃个饭。”

         张鹏飞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那好,你就跟我进去吧。”

         他说完就转身往餐厅里走——

         齐顺敏别无选择,只好尾随他的身后,一起迈入了‘农家乐’的餐厅。

         再说陈学武做好了几道菜后,吧它们一一端进了餐桌,再走到娟子的卧室门外,伸手轻轻敲击几下:“娟子,饭好了。”

         娟子一直躲在卧室里等待,一听继父的招呼,当即开门出来。

         陈学武一见到她,顿时一愣。

         原来,娟子已经换掉了那身校服,特意穿上了一身性感的服饰,上身是一件半截半袖的女式背心,下身是一件******,把她的身体大部分都裸落了出来,并且勾勒出她的线条。

         陈学武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大尺度的打扮,虽然感觉她身体已经育成熟了,但比起她妈妈的性感身体,凹凸的合理性,还差了不少。所以,他虽然感觉吃惊,但足以能保持淡定,不由在想——天都快黑了,她为什么穿成这样?

         娟子这时笑颜面对继父:“您辛苦了。我妈妈回来了吗?”

         陈学武摇摇头:“你妈妈没有回来。她在学校里还有个会,刚才打电话交待我说,让咱俩先吃。”

         娟子故意略显失望:“真是不巧。我诚心想咱们一家人好好聚聚呢,可谁知她还有事了。”

         陈学武感觉她的话一点也不正常,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感到疑惑的时候,娟子又话锋一转:“既然我妈妈回不来,那我就代替妈妈陪您吃饭吧。”

         陈学武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也说不好哪方面不对劲,只能附和当前的局面:“好的,你洗洗手去餐厅吧。”

         “哇塞,咱家的晚餐蛮丰富的。”娟子一走进餐厅,不由出了惊叹。

         陈学武淡然一笑:“这顿丰盛的晚餐,不也有你的功劳吗?”

         娟子一看自己特意买的白酒没有被拿上来,不由问道:“陈叔叔,我给您买的酒呢?既然有这么好的菜,您应该喝一点嘛。”

         陈学武赶紧摇摇头:“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是搞创作的,需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

         娟子诧异道:“难道您晚上还要写剧本吗?”

         陈学武摇摇头:“这倒不用。我习惯于家里没人时写作。”

         娟子嘻嘻笑道:“是呀,您平时晚上陪我妈妈要比写作更重要吧。”

         陈学武脸色一红,感觉一阵火辣辣的,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娟子话一出口,也感觉别扭,脸颊涨红得恰如绽开的桃花。她赶紧走开,并很快从客厅的酒柜里取来了自己刚带回来的那瓶白酒。

         陈学武赶紧摆手:“娟子不用了。我真的不想喝酒。”

         娟子的表情突然展现一丝凝重:“陈叔叔,今晚的酒,您非喝不可。”

         陈学武一愣:“为什么?”

         “因为我有话要对您说。”

         陈学武望着娟子眨动了眼神,突然明白了什么,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点头:“那好吧,我喝。”

         陈学武和娟子对立地坐下餐桌两侧,娟子亲自端起酒瓶为陈学武倒酒。

         陈学武默默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娟子给陈学武跟前的酒杯倒满酒后,也给自己跟前的酒杯倒了一点。

         陈学武这时才做出了反应:“娟子你还是一个女生呢,能喝了烈性白酒吗?”

         娟子摇摇头,但又郑重地表示:“我虽然喝不了酒,但这一杯酒,我必须陪您喝。”

         “哦,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杯赔罪酒。我必须得敬您。”

         陈学武心里一动:“为什么叫‘赔罪酒’?”

         娟子露出一副诚恳的语气:“陈叔叔,我对不起您,以前我帮助我爸爸害过您。这件事一直压在我的心里。”

         陈学武故作不解:“你怎么帮助他害我了?”

         娟子一看陈学武故意装糊涂,只好讲道:“就是您上次丢电脑那一次。是我故意装作晕倒,把您骗到医院,配合我爸爸对您的快递包裹动手。”

         陈学武淡然一笑:“原来你是指这个呀,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娟子一看他显得很宽容,似乎刻意回避那件事,心里不由暗生感动,很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是当她想到生父那副恳求的目光,就不得不狠下心来,于是端起自己跟前的酒杯,向陈学武朗声道:“陈爸爸,我很感谢您的宽容和大量,如果真原谅了女儿之前的不懂事,就干了这一杯酒吧。”

         陈学武一听她叫自己‘陈爸爸’,并自称‘女儿’,不由心里一荡,看看她给自己倒满的那杯白酒足足有二两多,不由深吸一口气,然后端起酒杯,冲娟子笑道:“好,就冲你改口叫我一声‘陈爸爸’,我也得必须喝干这杯酒!”

         他毫不犹豫地把那杯白酒灌进了口里——

         从他的口腔沿着食道一直到他的胃,顿时产生了火辣辣的灼痛感。可是,他勉强抑制住自己的不适,把空酒杯轻轻地放了下来。

         娟子只是轻轻沾了一口自己杯里的白酒,就皱紧了眉头。

         陈学武赶紧劝道:“娟子你不能喝酒,就随意一点,千万不要勉强。”

         娟子恢复了常态,并笑吟吟冲陈学武鼓鼓掌:“陈爸爸真是海量。做女儿的真是佩服。请再接受女儿敬酒。”

         她话音一落,立即又端起了酒瓶,咕咚地往陈学武的酒杯里灌酒。

         陈学武眉头一皱:“娟子,陈爸爸不胜酒力了,不能这样喝酒呀。”

         娟子嫣然一笑:“我听说北方的男人都能喝酒,比如‘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了。我就佩服您们北方男人那种豪爽劲儿,请不要辜负了做女儿的这片孝心。”

         陈学武的眼神紧紧盯着娟子的面孔,这让娟子心里有些虚,很不自然地闪躲了陈学武的目光。

         陈学武已经意识到了对方用意不轨,可是,他面对眼前的困局,即便知道是陷阱,也义无反顾地往下跳了。

         “好吧,虽然我没有多大的酒量,但凭娟子对我的一片孝心,我也得把这杯酒喝下去!”他再次端起了酒杯。

         就这样,他在娟子频频的逼劝下,几乎喝干了那瓶杯酒。他感觉浑身异常难受,眼睛也模糊了,最后已经听不清楚娟子张着嘴说些什么话了,很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说齐顺敏被前夫死死纠缠在那家’农家乐‘的餐厅里,她可没有给前夫什么面子,几乎没有喝一口东西,就连筷子也没有端起来。

         “老张你快说呀,女儿在学校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去?”她看不下去对面的前夫自酌自饮,不由敦促道。

         张鹏飞嘿嘿一笑:“小敏你着什么急呀?咱们夫妻好不容易在一起吃个饭,就慢慢吃慢慢聊吧。”

         齐顺敏杏眼一瞪:“张鹏飞,我俩早就离婚了,还谈什么夫妻?我看你是成心的。如果再没什么话说,那我就走了。”

         张鹏飞一看前妻已经腾地站了起来,赶紧举起胳膊:“你别着急,快坐下,我马上向你汇报女儿在学校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