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选择
        陈学武在赶往临潭温泉湖的路上,就赶紧把自己的现通报给正殷切等待的爱妻。

         齐顺敏一接到老公的来电,顿时眼睛一亮,因为她预感到老公主动打电话过来,肯定不会传递出坏消息让自己心里堵。

         “喂,学武你对那家医院查询得怎么样?”她不等陈学武说话,就率先焦急地问道。

         陈学武为了给爱妻和齐老太太一个定心丸,当即回答:“我已经在这家医院现她的踪迹了,但还没有见到她本人。目前,我正去寻找她的路上。”

         齐顺敏闻听,不由又惊又喜:“她真的去了安育妇幼保健院了···是不是被你惊走了?”

         “宝贝请放心。她还没有现我,在我来到医院之前,就出去看温泉湖了。我现在也赶向那个地方。”

         齐顺敏已经把陈学武现刘咏梅的消息告诉了老妈。齐老太太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紧紧把耳朵贴向了二女儿的手机。

         齐顺敏因为老妈守在身边,再听老公称呼自己‘宝贝’,便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提醒道:“学武,咱妈也听你说话呢。你怎么知道大嫂去温泉湖?不会是医院方面欺骗你吧?”

         陈学武一听齐老太太能听到自己的讲话,讲话果然谨慎了许多:“医院方面如果欺骗我的话,就不会把她来住院的消息告诉我了。其实,我已经猜到她住院时,故意请医院方面隐瞒自己的身份信息,我就以她娘家大哥的身份应对医院方面询问的。他们上当了,就把大嫂住的病房告诉了我。而她去温泉湖的消息是那间病房里的病友告诉我的。所以,我不会被欺骗的。”

         “哦,你还跟大嫂的病友聊了?”

         “是呀。为了了解这家保健院的情况,我还跟这里的护士咨询了一下。”

         “那家医院能帮助你大嫂顺利生下孩子吗?”齐老太太忍不住插话了。

         齐顺敏没有想到老妈会突然出声,只好重述:“咱妈刚才问大嫂能在那家医院顺利产下孩子吗?”

         陈学武一听,便知道齐老太太还心存侥幸,于是赶紧解释道:“我通过跟她的病房室友和护士,以及对这家保健院的大体浏览,感觉这里的条件还不如蜀西市医院呢。既然蜀西市医院的医生已经对她的情况做了很糟糕的评估,那这家保健院又岂能有妙手回春的办法?咏梅嫂子的情况不但比她的病友严重得多,而且也是这保健院没遇到过的。所以,她在这家保健院生产孩子,危险性一点也不比在蜀西小。”

         齐老太太诧异道:“真的会这样吗?”

         陈学武沉吟一会,才表示道:“既然了解咏梅嫂子在这里落脚了,咱们大家都可以放心了。假如您老还奢望齐家添丁的话,那等我见到她时,她一定会请求我帮助她保密。我可以趁机答应她的请求,让她安心在这家保健院养胎。但是,这要承担不可预知的危险。您必须跟我大哥好好商量一下。”

         齐老太太沉思一会,终于做出了她的选择:“小陈,我需要的是我的儿媳妇,而不是齐家的孙子。请你务必把她平安地带回来。”

         陈学武眼睛一亮:“好的,我就等您老这句话呢。请您放心,也请我大哥放心。我一定会把咏梅嫂子一个汗毛也不少地带回来。”

         齐老太太和她的二女儿一听陈学武的保证,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小敏···快通知你的大哥··还有梅子,英子他们···”齐老太太等二女儿结束跟陈学武的通话,便迫不及待地提醒道。

         齐顺敏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先拨通了大哥齐顺军的电话,因为她知道目前没有谁比他更着急。

         齐顺军正在赶往另一处可疑地点的路上,当接到二妹的电话后,忧郁的表情顿时焕一种光彩:“小敏,你那里是什么情况?”

         “大哥,学武在临谷找到嫂子了。”齐顺敏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把这个喜讯传达给大哥。

         齐顺军顿时喜极而泣,激动了半天,才哽咽道:“还是小陈有办法。我要马上赶到那里去。”

         “大哥,您现在在哪?”齐顺敏诧异道。

         “我在陈渠去往阳泰的路上。”

         “唉,那距离临谷太远了。您就是从蜀西经过,都不算绕弯,还是回家等大嫂吧。”

         齐顺军听了二妹的劝谏,不由为难道:“可我现在的心情,真是一刻也等不下去呀。”

         齐顺敏继续做大哥的工作:“您都四十好几了,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保持稳定的心态才行。难道您还信不过我老公能把嫂子平安带回来吗?”

         齐顺军经二妹一劝,心情平静多了,当即表示:“我相信小陈。他简直就是咱们齐家的救星,更是大哥我的恩人。我听你的,回蜀西等他们归来。”

         齐顺敏跟大哥通完电话后,心里感觉美滋滋的,心里暗道,老公更是自己的救星。他让自己昏暗的人生充满了光彩。不过,当着老妈的面,她还是保持了一定的矜持,并在老妈的提醒下,又拨通了三妹的手机——

         齐顺梅和谭立军正从陈台母婴医院车坐火车奔向几百里外的另一处可疑地点。他俩为这次扑空,都充满了沮丧的心情。本来,按照他俩的预计,刘咏梅很可能选择这家医院养胎。可是,他俩彻底失算了。

         “都怪你,不是说咱俩这一趟是十拿九稳吗?现在一切都落空了。”齐顺梅上火了,不由埋怨起老公了。

         谭立军的积极性瞬间被消磨殆尽,不由苦笑道:“唉,咱们大嫂真是不给面子呀。我俩恐怕要在外面‘漂泊’一段时间了。”

         齐顺梅不由蹙眉道:“那怎么行?我俩都不能长期请假。尤其我们税务系统正在对全市纳税单位进行普查呢,急需要人手。”

         谭立军苦笑道:“就算工作再忙,咱们也不能撇下这件事情,让大哥一个人急得团团转吧?”

         齐顺梅思索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说其他两路情况会怎么样?”

         谭立军摇摇头:“这可不好说,大家都是误打误撞的,谁知道谁的运气好呢?”

         就在列车行进途中,齐顺梅接到了二姐的来电。

         齐顺梅没接听之前,先捅了一下老公:“立军,二姐来电话了。”

         谭立军精神一振:“你快接,是不是他俩有线索了?”

         齐顺梅瞥了老公一眼:“二姐好像在家陪咱妈呢,并没有跟二姐夫出去。她会不会遵照咱妈的嘱咐,探听一下咱们这一路的情况呢?”

         谭立军醒悟道:“这也有可能。可咱们只能带给她们失望的消息了。”

         齐顺梅怀着很纠结的心情接通了二姐的电话:“喂,二姐?”

         “梅子你俩在哪呢?”齐顺敏先问道。

         齐顺梅苦笑道:“我俩扑空了,现在当然是在寻找大嫂的路上了。大嫂真够‘狡猾’的,简直是把我们大家玩得团团转。”

         “嗨,你俩别再满世界找了,因为你们二姐夫已经在临谷找到大嫂了。”齐顺敏出了自豪的声音。

         “啊?”齐顺梅眼睛都直了,“她···她真在临谷呀??”

         齐顺敏带着得意的口气:“你二姐夫能让我们大家失望吗?”

         齐顺梅苦笑道:“早知如此,我们就不用瞎忙活了。”

         “好了,你别再抱怨了,赶紧跟立军回来吧。”

         谭立军得知陈学武找到了刘咏梅,不由感叹道:“上天都在帮助他成为齐家的一员。想当初除了我对他略有同情,其他人几乎都排斥他呀。”

         齐顺梅显得很激动道:“还是二姐有眼光呀,居然找到了这样精明的男人。”

         谭立军这时听到了列车广播员报站声,当即站起来道:“咱们赶紧在下一站下车,否则咱俩是‘南辕北辙’,距离蜀西越来越远了。”

         再说齐顺敏又拨通了四妹的电话:“喂,英子你们还在大嫂的老家吗?”

         “是呀,我和广海都被人家扣住了。”手机里传来齐顺英的沮丧的声音。

         齐顺敏诧异道:“这···这是为什么呀?”

         “唉,我俩跟大嫂的娘家人在这里找了一天,因为没有大嫂的一丝下落。她的娘家大哥就迁怒于我们。非说咱们齐家把他妹子给害了。”

         齐顺敏赶紧讲道:“现在大嫂有下落了。你俩赶紧跟她的娘家大哥说清楚,然后就可以回来了。”

         齐顺英一听,就像如获****一般:“真的吗?真是太好了。我和广海这两天算倒了霉了。不但没有找到大嫂的下落,还被她的娘家人挟持着,人家还要押我俩来蜀西向大哥要人呢。”

         齐顺敏不由哑然失笑了,赶紧表示道:“你立即向她的娘家人讲清楚——咱们的大嫂就快回家了。”

         就当齐顺敏充满乐观地通知齐家每一名成员时,陈学武还在去临潭温泉湖的路上。他显得比较谨慎,因为万一被刘咏梅抢先看到了他,那对方很可能再次把自己掩藏起来,自己之前的一切努力,就都会前功尽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