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协商对策
        张鹏飞先故意掩饰几句,直到谭盼盼对自己近乎于强求了,这才表示道:“盼盼,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你要给我个誓,千万不要出卖我。 ”

         谭盼盼连连点头:“好的。我保证不会出卖你的。”

         张鹏飞装出很神秘的样子:“盼盼,其实你现在所谓的‘爸’并不是你真正的爹。你如果不信,就设法对照一下血型就知道了。”

         谭盼盼显得异常惊讶:“您不会跟我开玩笑吧?他怎么会不是我的亲爸爸呢?”

         张鹏飞一耸肩膀:“你如果实在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但你可说好了——不要出卖我。”

         谭盼盼一看他满脸认真的样子,不禁问道:“那我的生父是谁?”

         张鹏飞思忖一下,才回答道:“他好像姓方,现在在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十多年没有下落了。”

         谭盼盼惊疑道:“难道他跟我妈妈当年离婚了吗?”

         张鹏飞这时显得非常气愤道:“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男人。都怪谭立军贪图你妈的美貌,便对你妈妈百般引a诱。也怪你妈年轻无知,就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离开了你的生父,转而嫁给了谭立军。所以,谭立军是你跟生父骨肉分离的罪魁祸。”

         谭盼盼被这个真相惊呆了,这时候,张鹏飞已经开车接近了她家所在的小区。她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就往小区门里跑去——

         “盼盼,你要冷静,别忘了对我的承诺!”张鹏飞心里有些不踏实,不由在谭盼盼背后大喊道。

         张鹏飞向齐顺敏和娟子讲完这番经历后,不由满脸羞愧道:“我之所以告诉盼盼这些事,就是因为我看你把陈学武带回家了,就请当时还能说上话的谭立军帮住我做些工作,但被他一口回绝了。我觉得他是故意看我的笑话,就一气之下,对盼盼说了那些话。我这个人真是罪不可赦呀。”

         齐顺敏苦笑道:“怪不得盼盼知道生了误会,但始终没有出卖你。原来你逼她过毒誓。”

         张鹏飞点点头:“是呀。她本来对我的话半信半疑。可后来她搞到了谭立军的血型,又去医院查了自己的血型,最后才证实我的话,自然对我所说的那番话是深信不疑了。我后来听说她因为离家出走,差一点被人贩子卖掉,心里暗暗后怕。”

         齐顺敏听完了前夫的坦白,才彻底明白前夫才是那位神秘者。想当初,她和娘家人一直捉摸不透是谁在谭盼盼跟前搬弄是非。甚至有人怀疑是陈学武。可当时他们都忽略了已经不是家庭成员的张鹏飞。如今,一切的真相都被解析了。

         张鹏飞把一切秘密都告知了前妻后,心里也如释重负,又对她讲述了一番忏悔的话和祝福的话之后,就告辞了。

         齐顺敏对前夫表现出足够的宽容。毕竟,这些秘密都是人家主动坦白的。假如人家不说,自己恐怕一辈子都蒙在鼓里。她不但没有记恨前夫,相反充满的是感激。

         送走前夫后,她立即联系了自家几个闺蜜——大嫂、三妹和四妹。

         刘咏梅等人从电话里得到齐顺敏的邀请后,都很快相聚到齐顺敏的新居里。

         她们之前已经光顾了这里,对这里的简陋已经不足为奇,可听了齐顺敏的一番讲述后,却都震惊不已。

         “那个张鹏飞简直就不是人。二姐你真不该帮他。”齐顺英因为最年轻,听了真相后,不禁沉不住气了。

         齐顺梅也愤然道:“没想到盼盼是受到他的使坏,才误会了我和立军。我快恨死他了。当初二姐离开他,真的就对了。”

         刘咏梅这时倒是很沉住气,一看二小姑子没有怨恨前夫的意思,就连忙表示道:“梅子、英子你俩先消消气。我觉得凡事要从两面看。当初老张虽然挑拨了盼盼和立军的父女关系。但通过那次教训,已经让她对你和立军尽弃前嫌了,甚至感情比以前更好了,而且也捅破了那层早晚要揭开的窗户纸。这难道不是坏事变成好事了吗?”

         齐顺梅回想当初让全家提心吊胆的情景,不由泛红了眼睛道:“如果不是二姐和二姐夫帮忙,盼盼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直到现在还后怕呢。”

         刘咏梅又表示道:“假如不是老张坦白了一切,我们恐怕至今无法知道陈学武不联系咱们的原因。你们恐怕有人怀疑他要当陈世美了。所以说,只要小敏有了跟小陈尽弃前嫌的机会。我们就不要过多去纠结老张之前的错误了。”

         齐顺英也点点头:“嫂子说得也是。算那个姓张的还有点良心。”

         刘咏梅一看她俩对张鹏飞没什么异议了,就又讲道:“关于老张的事情,就算翻篇了。他给梅子一家所造成的影响早已经烟消云散了。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咱们一定设法联系到小陈,并告诉他说,咱们齐家已经知道他是无辜的了,也知道他可能是因为怀疑自己患了不治之症才被迫离开小敏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小敏并没有接纳老张,并且怀了他的孩子,一心一意等他回家。”

         齐顺敏听完了她的话,不由垂头落泪。

         齐顺英不由蹙眉道:“虽然二姐夫在北京闯荡得有点名气了。可咱们不知道他目前用的手机号,也无法从媒体渠道联系到他,这可如何是好呢?”

         刘咏梅不由感叹道:“我们大家都一直关注着他的作品。可是,我们目前作为普通的观众,根本无法了解他的联系方式。所以,现在只有派人去北京找他,才有可能打探到他的行踪。”

         齐顺梅一听,不由犯愁道:“北京那么大,咱们上哪去打听他呀?”

         齐顺英也感叹道:“我跟随我老公去一趟北京旅行。那里就是车多人多,咱们外地人一到那里就转向,更别说去找一个人了。”

         齐顺敏这时擦一下眼泪,并抬起头道:“无论有多难,我也要去北京找他。当初我就是亲自去北京,才把他请到蜀西的。就算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和地址,那我就在北京的茫茫人海中去寻觅。苍天肯定是不负有心人的。”

         其她的三个姐妹同时吓了一跳:“这可使不得。你目前可是腆着大肚子呀,行动真是太不方便了。”

         刘咏梅有着重一点:“你已经是大龄孕妇了,流产的危险性要比普通的年轻孕妇高出不知多少倍。所以,你绝对不可以去。”

         不料,齐顺敏显得很任性:“我说过了,非去不可。我不想孩子出生的时候,他(她)的爸爸不在身边。再说了,我自从知道他冤枉了我,我恨不得马上跟他说清楚,一定要狠狠咬他一顿。”

         刘咏梅不由看了看齐家的其她两姐妹,相互都面面相觑。

         齐顺英最后忍不住问齐顺敏:“二姐,你怎么说二姐夫冤枉了你呢?他是因为听信了老张的话,误会了你而已。”

         齐顺敏恨恨地反驳道:“他误会了我,就等于冤枉了我。当我一想到他居然听信老张的一面之词,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恨死他了!”

         齐顺梅赶紧接过话题:“二姐,难道你就没误会他吗?”

         “哼,那也是他不好,为什么让我误会他?还不是诚心气我吗?”

         刘咏梅一听,不由哑然失笑了,心里暗想,这就是典型的女生的爱情观——对另一半是任性和蛮不讲理!

         不过,她很快蹙眉道:“小敏,不管怎么说,我们是绝对不能让你去北京的。既然他让你那么耿耿于怀,甚至是牵肠挂肚,那为什么让他亲自回来,向你道歉赔罪呢?”

         齐顺梅赶紧附和:“就是,就是,一定让二姐夫三跪九叩地从几千里外的北京赶回来,向二姐卑躬屈膝地陪不是。”

         齐顺英加了一句:“二姐目前身子不方便了,就罚他每天给二姐洗脚和倒洗脚水。”

         ·························

         当她们相互一通吐槽后,都忍不住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齐顺梅这时郑重道:“二姐虽然不适合去,但咱们必须有所行动了,尽快派出一个合适的人选去北京。二姐夫的事业目前成功了,那巴结他的女粉丝一定有很多,万一他把持不住,再找个相好的,该怎么办?”

         “他敢!”齐顺英立即柳眉一竖,“他目前还没跟二姐离婚呢,假如敢找相好的,那我们就告他重婚罪不可。”

         齐顺敏听了两个妹妹的话后,稍微松弛的心又紧张起来了,不由愁眉紧锁。

         刘咏梅见状,不由诧异道:“小敏,难道你有心事?”

         齐顺敏迟疑一下,才轻声讲道:“学武认识我之前,跟一个女剧务好过,本来要结婚了,可因为他的《真爱无悔》被封杀了,那个女剧务就跟别的男人好了。如今,他又从跌倒处爬了起来,应该会有追求者。再说,他已经误会我跟娟子爸同居了···”

         刘咏梅思忖了一下,不由问道:“你知道那个女剧务是哪的人吗?”

         “她就是北京本地人。你问她干什么?”

         齐顺英也诧异道:“难道嫂子怀疑那个女剧务跟二姐夫会死灰复燃吗?”

         刘咏梅摇摇头:“我相信小陈不是那样的男人。但那个女剧务有可能知道他的行踪呀。”

         齐顺敏眼睛一亮:“难道你认为女剧务会帮我们了解学武在哪吗?“

         “嗯,我们如果能联系到那个女剧务,也许会增加一些关于他的线索。”

         不料,齐顺敏欣然道:“我知道那个女剧务的电话号码。”

         刘咏梅、齐顺梅以及齐顺英同时愣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