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讨论
        齐老太太听了二女儿的话,不由心里一震,赶紧表示:“你和小陈还是法定夫妻,鉴于他之前对咱家的贡献,不仅是你,就连我们大家都会为他的病情伸出援手的。 可是,他目前的情况不明,显然是拒绝接受咱们的帮助。你现在不要怀有什么愧疚的心理,而是要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吧。”

         她讲到这里,又不免埋怨一句:“你真是太任性了,既然要生二孩,也不跟我们大家商量一下。”

         齐顺敏凄然道:“我幸亏怀上了他的骨肉,否则,他就白娶了我一回了。”

         齐老太太不安道:“假如他出现了意外,你还打算生下这个孩子吗?”

         齐顺敏毅然点点头:“这不仅仅是他的骨肉,也是我的孩子,我当然要保护好这个孩子。”

         齐老太太嗔怪道:“你都多大了,怎么说话还像一个孩子似的?难道你想生出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吗?”

         齐顺敏一怔,眼泪随即夺眶而出:“我不管您们谁反对。这个孩子,我是生定了。因为这个孩子是他唯一的血脉。我作为妻子,有义务帮他延续这个陈家的香火。”

         “你····”

         齐老太太被二女儿的话激怒了,刚想作,但被儿子阻止道:“您们不要吵了。好像小陈已经不在了似的。现在咱们赶紧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咋办吧。”

         齐老太太抑制住被二女儿顶撞的不快,便披头质问儿子:“那你是什么意见?”

         齐顺军并不想惹老妈不高兴,于是含蓄道:“这个···我和咏梅都没有想好,所以请梅子和英子她们都回家商量一下。”

         “哦,你们通过她们了吗?”

         刘咏梅插嘴道:“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给梅子和英子打过电话了。她们说好中午下班后,跟着她们各自的老公一起回来。”

         齐老太太一听,赶紧站起来,一甩肩膀:“你们把那两家人都请回来了,拿什么招待人家呀?家里冰箱里可没多少菜了。”

         刘咏梅一看婆婆起身就往外走,不由试探地询问:“妈,您这是买菜去吗?”

         齐老太太一副没好气:“我这个当妈的不去买菜,难道让孩子们回家喝西北风呀?”

         刘咏梅赶紧向老公使一个眼色:“你在家好好陪着小敏。我陪妈去买菜。”

         齐家距离菜市场并不远,仅仅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齐老太太心事重重地离开家门,往市场方向走,刘咏梅拿起自己的女包追了出去,并很快跟婆婆一个肩并肩。

         齐老太太已经听到了儿媳妇要陪自己去买菜的话,但因为心里有气,故意不等她。

         刘咏梅追上婆婆后,主动赔笑搭讪:“妈您生我气了吗?”

         齐老太太鼻孔一哼:“我可不敢。万一再惹你离家出走,那我老太太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刘咏梅并没有因为婆婆的话感到尴尬,而是诚恳地表示:“妈,我们既然是一家人,就应该都开诚布公地讲话。您要是对我有意见,就尽管提出来。”

         齐老太太长叹一口气:“你既然还认我这个妈,那为什么胳膊肘总往外拐?”

         刘咏梅诧异道:“我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了?”

         “那你为什么总跟我唱反调?”

         “您是指小陈的事情?”

         齐老太太缓和一下自己的态度:“我知道小陈对你有恩。其实我也很感激他能把你找回来。可是,我们不能把对他的感激建立在对小敏的伤害上吧?”

         刘咏梅诧异的眼神盯着婆婆:“妈,我咋听不懂您的话呀?”

         齐老太太质问:“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支持小敏生这个孩子?”

         刘咏梅平静地回答:“这个孩子怀在小敏身上,生或者不生,只有当妈的能做出决定。我这个做嫂子的如果去干涉,您觉得合适吗?”

         齐老太太又哼了一声:“你如果苦口婆心地向她讲明道理,难道不会引起她的顾虑吗?假如你们大家都众口一词劝她放弃,那她还不掂量一下吗?”

         刘咏梅苦笑道:“小敏已经不是孩子了。她有自己的见解。当初她跟小陈好的时候,我就劝她要慎重一些。大家更是劝阻她。可这有用吗?”

         齐老太太也苦笑道:“可她执意不听咱们的,最后落的是什么结果?难道要做一个单亲母亲,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都赔进去吗?你如果结合第一次相劝的过程,难道不会让她反思一下吗?”

         刘咏梅眼睛突然湿润了:“妈,您跟我们是两代人,根本不了解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小敏决不会为当初的选择而后悔的,因为知道那段时间,小陈给她带来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齐老太太一愣,随即又表示道:“可是那个男人已经出事了,说句不好听的,假如他有一个三长两短的话,那小敏就甘愿为他拖带一个小累赘吗?小敏还年轻呢,如果再带一个婴儿,不但张鹏飞容忍不了,恐怕没有哪个成功的男人会甘愿要她。”

         刘咏梅感慨道:“妈,您根本不懂小敏对小陈的感情。如果咱们劝她放弃,她也要生下这个孩子,而且还要背负极大的心理负担,如果表示支持,她同样会生下那个孩子,但会怀着一份欣慰的心情。您说说看,对于一个妊娠的女人来说,那一种情况更好?”

         齐老太太没词了,也许觉得儿媳妇讲得有道理,让她无以应对,最后才感叹一声:“看样子,她是要一头跑到黑了!”

         刘咏梅趁机劝起了婆婆:“妈,您是小敏的亲妈,千万不要再给她任何的压力,无论她想怎么做,都希望您给一份支持和鼓励。只有这样,小敏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因为身边有我们这一大帮亲人呵护,而感到生活的希望。”

         这时候,她俩已经走进了菜市场,齐老太太不由瞥了儿媳妇一眼,不由恍然道:“好啊,敢情你这个丫头不是诚心陪我买菜的,而是趁机做小敏的说客的。”

         刘咏梅嘻嘻一笑:“我其实就是陪您来买菜的,顺便再做做您的思想工作,千万不要为咱们家唯一能生的二孩,而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齐老太太一愣,顿时意识到——这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外孙呀。

         中午时分,齐顺梅和齐顺英在各自的老公陪同下,先后来到了娘家。

         齐顺军一看妹妹们都回来了,心里很兴奋,主动承担起大厨的重任,留下妻子跟妹妹和妹夫们讨论这件事。

         当刘咏梅把现陈学武患病的情况向他们详细讲述一遍后,几乎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杨广海先出了感慨:“我还一直纳闷呢,感觉二姐夫并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呀,怎么会做出这样不靠谱的事情来?原来是他怕咱们为他负责而主动退出了我们的视线。虽然他的做法值得商榷,但我还是忍不住为他点赞——他够个爷们!”

         齐顺梅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女子,这时忍不住出愤慨:“娟子诬陷二姐夫对她做出那种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我们设想,既然二姐夫的身体都那样了,哪还有心情酗酒,并对娟子图谋不轨吗?我看是娟子爸怂恿娟子陷害了二姐夫!”

         齐老太太听了四女婿和三女儿的表态,那张老脸阴沉了一下,勉强没有作。

         谭立军这时紧锁眉头,对身边的妻子表示道:“我们目前还不能证实二姐夫患了什么病,所以下一切结论都还早。”

         齐顺梅白了一眼老公:“怎么?难道你不认为娟子陷害她的继父吗?”

         谭立军偷偷瞥了一眼在一旁垂头不语的齐顺梅,才又小声解释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件事的时候。我们要是要弄清楚二姐夫目前在哪,他的病是否确诊为脑瘤。”

         刘咏梅这时朗声道:“我们先当然是要弄清这些情况。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没有放弃寻找小陈的下落。但是,小敏目前已经怀有身孕。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刘咏梅讲到这里,下意识地偷偷瞄了一眼婆婆。

         谭立军当即表示:“就是二姐夫找不到了,我也支持二姐生下这个孩子。他(她)不仅是二姐夫的骨血,也是齐家的孩子。”

         他旁边的齐顺梅点点头:“二姐决不能放弃这个孩子。他(她)可是目前‘二孩时代’里,咱们齐家唯一的成果。”

         齐顺敏听到这里,不由抬头向三妹和三妹夫投去一幕感激的目光。

         杨广海这时也自然毫不含糊道:“我也同意三姐夫的意见。就算二姐夫生什么意外,我们也要把他的后代抚养成人。如果二姐养活一个孩子有困难的话,那我们杨家愿意负担孩子所有的费用,也算报答二姐夫对旺旺和我老妈的救命之恩了。”

         齐顺英一听,立即附和老公:“对,我们愿意替二姐供养这个孩子。”

         齐老太太一听,顿时百感交集,不由动情道:“你们不仅都是有良心的孩子,也懂得重视亲情,这让我感到很欣慰,也很感动。只要我们的心都往一处使,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无论小陈是否能回来了,我同意小敏生下这个孩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