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慰藉英灵2
        陈学武心里平静下来了,并冲爱妻莞尔一笑:“好吧,但愿如此。  ”

         等陈学武在爱妻的引领下,再次迈入那座既熟悉又陌生的齐家小院时,那里果然灯火通明,并且人声鼎沸,甚至是馨香满院。

         齐顺英和杨广海一直都没有走,他们一边向齐老太太反映他们在阳安搜索一天多的辛劳,也抱怨着二姐夫妇把他们瞒得好苦,当然,也对陈学武和齐顺敏居然找到了谭盼盼而充满了好奇。齐顺军和妻子刘咏梅倒是没道什么辛苦,也没有对二妹一家产生什么异议,而是全心投入这顿为二妹夫妇洗尘的丰富晚餐。

         就当琳琅满目的美食都端在餐桌上时,齐顺敏和陈学武也一前一后进屋了。

         啪啪啪···

         杨广海心照不宣地拍起了巴掌:“欢迎咱家的大功臣凯旋而归呀。”

         陈学武岂能听不出对方的话里包含着讥讽?

         “广海看你说的?我们是一家人,我和小敏为寻找家里亲人而尽一点绵薄之力,谈不上什么‘大功臣’呀。”陈学武当即低调地表示。

         齐顺英却是满肚子的牢骚,不由苦笑道:“您们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呀,如今是省力又露脸。而我们哥几个却傻乎乎地白忙活了一天一夜,真是费力不落好啊。”

         齐顺敏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向四妹反驳道:“英子你还是住嘴吧。还记得盼盼失踪那天晚上,您们在这里怎么说我老公的吗?您们既然对他抱有那么大的戒心,还能相信他吗?您们觉得白跑阳安一趟,感觉委屈了,可我们更加委屈。当初学武在没有找吴老师之前,就分析盼盼不可能去那个偏僻的阳安,可您们对他的好心劝告完全是不屑一顾,还继续执迷不悟瞎跑到阳安去。我们后来虽然找到了盼盼的线索,但是盼盼是被人拐走的。我们怕跟您们讲出来,会更让您们着急的。而且,我也不确定您们是否会相信我们,所以才想找到盼盼后,再通知您们大家。难道我做得不对吗?”

         齐顺英和杨广海相视一眼,不由语塞了。他们也自然无法忘记谭盼盼出走的当天,他们大家对陈学武的的怀疑,甚至是诋毁。虽然后来齐顺梅在电话里否定了陈学武的猜测,但她的意见也几乎代表了家里的全体成员。他们奔向数百里的阳安白忙活一场,真是自找的。

         刘咏梅还在厨房忙乎,听到外面动静后,就知道二妹和陈学武来了,就走出来招呼。

         当她听到齐顺敏一番陈述后,当即附和:“小敏说得对。我们大家当时太疏忽二妹夫的建议了。他们事后单独行动,也是情有可原的。”

         一直没有做声的齐老太太脸色显得很随地向陈学武招一下手:“小陈,你请坐吧。”

         齐顺敏一看平时不用正眼瞧老公的老妈这回居然主动向老公让座,心里异常欣喜,立即挽住老公的胳膊:“学武你又累了一天,快坐下来喘口气吧。”

         陈学武自从得到齐顺梅的感恩后,又难得体会一点齐家的温暖,心里很是感动,立即点头含笑坐了下来。

         齐顺敏因为驳得四妹和四妹夫哑口无言了,心里颇为得意,如果不是身在娘家,她可能一屁股坐在老公的大腿上,并搂着他的脖子撒撒娇。不过这时,她只能坐在老公的身边,让自己的娇躯紧紧贴在老公的身边。

         齐老太太看在眼里,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也对一句老话颇为感慨——女大不由娘啊。

         等到吃饭的时候,齐顺敏趁大哥大嫂都凑齐了,不等对方好奇问,就绘声绘色地把陈学武如何机智地从谭盼盼的同学符晓娟那里查出谭盼盼的下落,又如何瞒天过海地报警,又如何沉着跟绑匪们周旋,最后配合警方把所有的犯罪团伙成员一举拿获,并成功解救出谭盼盼的情况,都详细地讲出来了。

         包括齐老太太在内的所有成员都听呆了,尤其杨广海等人,都为眼前的齐顺敏和陈学武参与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大营救羡慕不已。

         “二姐夫真是智勇双全,我算服了。”杨广海向陈学武竖起了大拇指。

         陈学武被爱妻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也趁机讲道:“我没有什么,多亏小敏在身边支持我,才让我在应对这场危机过程中,充满了勇气。又是小敏事后及时向盼盼讲明白了她的身世真相,并对盼盼动之以情地讲道理,才彻底感化了盼盼,并让她终于认可了立军。”

         齐顺敏一听老公讲到三妹一家团聚的情景,脸色由洋洋自得变得激动起来了,并湿润了双眼讲道:“当我目睹盼盼跟梅子和立军心无芥蒂地拥抱在一起时,自己也哭得一塌糊涂了。我从那一刻深深体会到了亲情在危难之时的凝聚力。所以呀,我们大家只要在这次寻找盼盼的事情中都尽力了,就都体现了咱们的亲情。这顿饭应该犒劳咱们所有人才对。”

         陈学武听了,立即附和爱妻:“小敏讲得太好了。只要我们彼此拥有一股充满凝聚力的亲情,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无所畏惧。”

         齐顺军当即朗声建议:“好,咱们就为了亲情,干一杯!”

         当陈学武激动地跟齐家人碰了酒杯之后,心里一片释然,感觉自己此时才真正融入了这个整体。

         齐顺敏此时也跟四妹再无芥蒂,这时突然问起她的儿子:“英子,你的宝贝儿子咋没带来?”

         齐顺英解释道:“我们从阳安回来之后,还没有回家呢。再说,如果让我家旺旺知道了盼盼的身世,不太合适。你家的娟子不是也没有参加吗?”

         齐顺敏叹了一口气:“如今娟子跟她爸走得更近,对家里的情况是不闻不问的。恐怕她还不知道盼盼出事的情况呢。”

         齐顺英赶紧表示:“那就干脆继续隐瞒她吧。”

         陈学武这时摇摇头:“既然当事人自己都知道了,就没有必要隐瞒其他人了,如果我们早一点把事情都澄清了,反倒会避免一些不不必要的误会。”

         刘永梅当即赞同:“学武讲得对。盼盼的身世并不是不光彩的历史,反倒是一个感人的故事。我们应该讲给每一个人听。”

         杨广海感觉自己并不是齐家家宴上的主角,一直很郁闷,这时候立即举杯调侃:“那好,我们就为了这个精彩的故事干一杯吧。”

         可是,并没有人附和他。陈学武一看他还举着酒杯,担心他会下不来台,于是也举起酒杯:“来,我们还是为亲情干杯吧。”

         他的这句话才引起大家的共鸣,都相继端起了酒杯。

         等家宴结束后,齐家姐妹都被各自的老公带回了家。

         杨广海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不由对妻子起牢骚:“你的娘家人是怎么回事?我张**杯,没人理,他老陈却到成了香饽饽了。我好歹在蜀西算是一个公众人物嘛。他们凭什么看不起我呀?”

         齐顺英这时小嘴一撇:“你还抱怨什么呀。盼盼的身世本来是令全家人辛酸的往事,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呀?还居然说什么‘精彩的故事’,没有当场挨抽,就算不错了。”

         杨广海不解:“我不是顺着大嫂的话说吗?她说是一个感人的故事,难道就形容恰当吗?”

         齐顺英鼻孔一哼:“你觉得‘感人’和‘精彩’能一样吗?没有文化真可怕!”

         杨光海闷头开车,寻思了一下,很不服气道:“我文化是不高,可我家有钱。论社会地位比他们还高呢。他们凭什么瞧不起我?”

         齐顺英气恼地回击:“没有谁瞧不起你。而是因为你仗着手里有点臭钱,太自以为是了,结果招致人家反感。”

         杨广海白了妻子一眼:“你如果觉得我家的钱臭,那干嘛还抢着花呢?”

         齐顺英哼了一声:“谁让我是你的老婆了?无论你家的钱是香是臭,我都得花。”

         再说陈学武领着爱妻回到家里时,夜色已经很黑了,他俩都显得很疲倦。

         齐顺敏洗漱完毕,不由打个哈气:“老公,咱们快睡吧,明天还得去休车呢。”

         陈学武打量一眼爱妻的性a感的肢体,突然精神一振,不由伸手触摸道:“宝贝,今晚让我‘爱爱’好吗?”

         齐顺敏俏脸一红,但却摇摇头:“现在不行。”

         陈学武一愣:“你的身体还不舒服吗?”

         齐顺敏掩饰道:“有点,而且也太累了。”

         陈学武无奈,只好轻吻了一下爱妻的额头:“宝贝晚安。”

         齐顺敏一看老公想单独睡,立即欺身过来:“你还是抱着我睡吧···我会感觉舒服一点···”

         第二天中午,谭立军终于开车到达了燕城。他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把车停到了一处公墓前。那里长眠着方华晨和那次火灾中牺牲的其他的消防战士。他们占据了这片公墓的很大空间,宛如就像一个烈士陵园。

         谭盼盼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她还没有跟父母迈入其中,就感觉心突然骤跳了起来。

         此时一座座墓碑陈列在小路两旁,那些镶嵌在墓碑上颜色不同的照片,仿佛都在打量着她这个不之客。这让谭盼盼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齐顺梅手里握着一把刚买来的鲜花,如今故地重游,显得很激动,当现女儿很紧张时,不由抱住了她肩头:“盼盼别怕,很快就见到你的亲爸了。”

         谭立军快走到最前面,并很快在一处墓碑前驻足,只听他动情地呼唤:“老方你快睁眼看看,你的女儿盼盼亲自来拜祭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