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落井下石
        在杨氏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杨老爷子稳当地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两眼眯成一道缝,正在等约见的客人。 不过,他此时俨然就像姜太公稳坐钓鱼台一样,专等鱼儿上钩。

         铃铃铃···

         他没等多长时间,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来了。

         他精神一振,立即瞪大了眼睛,并操起话筒:“喂?”

         话筒里传来一个女子的清脆的声音:“杨总,王总已经来了。”

         杨老爷子的眉宇之间露出一丝得惬意的微笑:“嗯,带他直接来我的办公室吧。”

         笃笃笃···

         他放下话筒不到五分钟,房门就被敲响了。

         杨老爷子立即端正一下自己的坐姿,随即朗声道:“请进!”

         房门随即被推开了——

         先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着职业套装的妙龄女子,向他点头微笑致意,随即把身子向旁一闪,冲着门外示意:“王总请吧。”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中年男子立即跟进。他,大概五十来岁,但却双眼深陷,一副饱受沧桑的模样,并冲杨老爷子报以憔悴的微笑。

         杨老爷子并没有起身,只是略微往前一欠身,并伸出右手向对方示意:“王总请坐。”

         来者正是刚刚遭受重罚的爱婴乳业的老总王景和,如今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求助于对他的公司感兴趣的杨氏公司了。

         虽然他已经落魄了,但毕竟是以一个大老板的身份约见杨老爷子的,所以他不卑不亢地坐在了杨老爷子的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

         杨老爷子等他坐稳了,才两眼笑眯眯道:“王总,您考虑好了吗?”

         王景和黯然一笑:“我们公司的目前状况,想必您都清楚吧?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啊。现在只好把公司转让给贵公司了。”

         杨老爷子淡然一笑:“不是我说您呀,王总您的公司早就入不敷出了,居然苦苦支撑这么久,这又何苦呢?您早该把这个包袱放下了。”

         王景和凛然道:“可这个企业毕竟是我耗大半生心血打拼出来的,对它已经倾注了我的感情,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了,岂能舍得转让吗?”

         杨老爷子微微颔:“王总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咱们做生意的,就应该走什么路,穿什么鞋。切不可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景和脸色微变,随即把话转移到正题:“杨总,我们还是商谈一下转让的细节,好吗?”

         杨老爷子点点头:“可以。就请王总开个价吧。”

         王景和沉吟一会,才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一份清单,并把它呈现在杨老爷子面前:“杨总请看,这是‘爱婴乳业’的固定资产的清单。”

         杨老爷子接过来,只是瞥了一眼,便把它放到桌面上,然后一副厌倦的口吻:“我老眼昏花,看不清您列出的条条框框。您就爽快说一个数吧。”

         王景和迟疑了一下,便讲道:“我的公司目前的固定资产估算是三千五百万,您看这个价格可以接受吗?”

         不料,杨老爷子把脸一沉:“王总是在开玩笑吧?就凭您的那个烂摊子怎么值这么高的价钱呢?”

         王景和脸色一变:“杨总此言差矣。我们的‘爱婴乳业’好歹也是蜀西的知名企业,并且经营几十多年了,已经具备了颇为雄厚的基础,如果是一个烂摊子,您杨总还会对它感兴趣吗?”

         杨老爷子冷笑道:“您以为我看重的是您公司的品牌和设备吗?错了,我只看重它的场地。至于其它的东西,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堆堆破铜烂铁罢了。”

         “您···”王景和脸色有些涨红了,刚抬起屁股想作,但又按捺住了。

         “杨总您能出多少?”王景和沉默了一会,终于试探地问道。

         杨老爷子没有做声,但却向王景和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王景和勃然变色:“难道您仅出两千万就要买下我经营大半生的心血?”

         杨老爷子鼻孔一哼:“我给这个数已经够给您面子的了。假如您不满意,就可以找下家呀。”

         王景和腮帮子抖动了几下,不由冲杨老爷子厉声道:“杨总,您最好不要‘落井下石’!”

         杨老爷子故作惊愕的表情:“如今您家那个烂摊子只有我感兴趣。我是在帮您,您又谈何‘落井下石’呢?”

         王景和面带怒容:“我如今落到这一步,是因为我们内部出现了叛徒,而这个叛徒为什么揭我的公司,完全是受人指使。这个指使人就是您家的公子。”

         杨老爷子暗暗吃惊,故作镇定道:“您最好不要血口喷人,到底有什么凭证说您的公司被揭是我儿子指使的?”

         王景和冷笑道:“因为那个叛徒自己承认您儿子亲自贿赂他十万元。”

         杨老爷子心里一震:“这怎么可能?”

         王景和淡然道:“怎么不可能?那个叛徒张三元揭我的公司之后,突然遭遇几个不明身份的男人胁迫。他为了保命,不得已把谁指使他这样做的情况,都供认不讳了。”

         杨老爷子脸色陡变,惊愕了半天,才质疑道:“您既然知道了实情,却为什么还要把‘爱婴乳业’转让给我呢?”

         王景和一脸无奈:“那是因为能帮我摆脱困境的只有您们杨氏公司。我正是得知您正打我的公司主意,才不得不投桃报李。所以,希望您不要把价格杀得太低。这样,对您对我都有好处。”

         杨老爷子沉默了好一会,才咬牙地表示:“不论您怎么说,我只能出两千万。您如果不愿意,可以找下家。我们已经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王景和死死地盯着杨老爷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眼神里几乎冒出了火,表情肌也不停地抖动。

         杨老爷子心里虚,不得已回避了对方几乎能让人窒息的怒火。他把脸扭向了门口,嘴里却下了逐客令:“您如果不想这个价出售公司,就请便吧。我还有重要的应酬。”

         不料,王景和并没有拂袖而去的意思,又沉寂了好一会,嘴里才吐出几个字——“我们成交了!”

         王景和的表态让杨老爷子颇为意外:“王总,此话当真。”

         王景和稍微平静一下情绪:“我们赶紧签署协议吧。我现在亟需钱救命。”

         杨老爷子心怀几分忐忑,但在利益的诱a惑下,还是跟对方签署了收购协议。

         又过了几天,杨家终于接管了已经停产的‘爱婴公司’。

         杨老爷子一看收购一切顺利,那颗悬着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他还特意搞了一个庆祝宴会,其中也邀请了齐家一家人。

         陈学武和齐顺敏也在邀请之列。他俩在杨家邀请的诸多客人中,也只有跟齐家的其他成员熟悉,所以,他俩跟齐顺军夫妇和谭立军夫妇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当然,谭盼盼也夹在谭立军和齐顺梅之间。她一改往日的内向性格,显得开朗和活跃。她此番能够脱胎换骨,自然对拯救她离开苦海的二姨和二姨夫无比的感激。她于是就跟齐顺敏和陈学武更显得亲近一些。

         谭立军同样如此,不时向陈学武敬酒,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陈学武不得不客套地应酬着谭立军的热情。

         齐顺敏这时看了看正在应酬其他客人的四妹,不由对他们讲道:“英子这回可出息了。我听说她的公公要任命她做厂长呢。”

         齐顺梅不以为然:“就凭英子那两把刷子能胜任吗?她小时候的学习成绩可比咱们姐俩差远了。这次挂名做厂长,还不是借家族企业的光吗?”

         齐顺敏脸色一扳,并嗔怪道:“梅子,你这是妒忌英子。我觉得英子虽然学习成绩不咋样,但人很机灵的,肯定能锻炼成为一个女强人的。”

         齐顺梅一撅小嘴:“我妒忌她干嘛?但愿她不会当了女企业家之后,像她老公那样把尾巴翘上了天。”

         谭立军一看妻子说话声音有点大,担心被别的客人听到,赶紧示意她讲话小声一点,并机警地四处观察一下。

         他突然眼神一变,原来现杨老爷子正向他们这里款步走来——

         “杨老爷子来了,您们不要议论英子了。”谭立军赶紧小声提醒大家。

         齐顺军身为齐家的长子忙,当看到杨老爷子过来招呼时,赶紧站起来,为受到热情款待而向对方表达一番感谢,并同时达了对杨氏企业展壮大的祝贺。

         杨老爷子跟他寒暄几句后,突然把目光聚焦在陈学武的身上,并好奇地询问:“小陈,你的剧本写得怎么样了?”

         陈学武赶紧回答:“正在抓紧时间创造中,但最终能不能把它搬上荧屏,却不好说了。”

         杨老爷子眨了眨老道的眼神,突然问道:“小陈你如果在创作方面不能有所建树的话,是否想到改行呢?”

         杨老爷子的话让现场的齐家成员都大感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