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盼盼的梦魇
        当谭盼盼再次睁开眼睛时,现自己的胳膊被紧紧勒住了,当仔细一观察,才现自己倒在一张床板上,双手被反绑,并关在一个阴暗的黑屋子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正在做恶梦吗?

         她挣扎坐起来,并且奋力摆脱。虽然没有挣脱绳子的束缚,但给她带来的疼痛感,让她感觉眼前并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她回忆一下自己清醒时的情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已经被符晓娟的舅舅绑架了。

         她想清楚一切后,立即惶恐地大叫:“救命···救命呀!”

         她尖叫的声音划拨了四周死一样的沉寂,并且招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谭盼盼感觉赶来的人并不是好人,吓得停止了呼救,并忐忑地等待那扇门的打开。

         嘎吱!

         随着房门被打开,不仅带来了外面一丝光亮,也涌进了三个男子,其中一个就是李伯翰。

         谭盼盼没想到对方不仅一个李伯翰,还有其他的同伙。当她的眼神跟另外两个陌生男子的不怀好意的眼神交汇时,吓得赶紧把目光回到了李伯翰的身上,并可怜兮兮地问道:“舅舅,您把我带到哪了,干嘛绑我呀?”

         李伯翰对她已经撕掉了道貌岸然的伪装,露出一副狞笑的面孔:“嘿嘿,盼盼你要识相一点,最好不要大喊叫的,因为这里很僻静,没有外人能听到你的呼救,只能招致你的灭顶之灾。我念你是晓娟的闺蜜,也叫我一声‘舅舅’的份上,可以不动你一根手指,但我的弟兄们可不会惯着你。”

         谭盼盼不由忿然道:“舅舅,您为什么这样对我?亏我这样信任您。”

         李伯翰鼻子一哼:“你还好意思这样说吗?如果信任我,干嘛半路要开溜呀?幸亏我多有一手准备,让你乖乖的就范。”

         谭盼盼此时虽然悔恨万分,但也不济于是了。不过她很好奇对方为什么绑架自己,不由骇然道:“您要把我怎么样?”

         李伯翰望望谭盼盼那副花容失色的脸颊,然后嘿嘿笑道:“你不是不想寄人篱下了吗?那我就帮你再找一户人家。你看怎么样?”

         “不!”谭盼盼吓得连连摇头,“我谁家都不去。我要在外面自立。”

         “哈哈哈···”李伯翰和其他两位都被她的幼稚逗笑了。

         李伯翰大笑过后,才出嘲讽的声音:“你这个丫头想得太天真了,就凭你这个涉世不深的黄毛丫头居然想独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过了一会,他又表示道:“你要想独立也可以,就赶快去别的人家里当家去。我正好可以成全你。”

         谭盼盼愣住了:“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给人家当家是啥意思?”

         李伯翰身边站着的就是那个长得很彪悍的王军。这时他接口道:“老李的意思是把你介绍给别人当老婆。你愿意吗?”

         谭盼盼赶紧摇摇头:“不行呀···我不嫁人!”

         王军鼻孔哼了一声:“这可由不得你。目前嫁人是你唯一的出路。”

         谭盼盼知道已经身不由己了,不由凄然道:“您们要把我嫁给谁呀?”

         李伯翰又嘿嘿笑道:“你不要着急。我们很快帮你联系到一户好人家的。”

         谭盼盼又哀求道:“舅舅,请您看着晓娟的份上,就放我回家吧。”

         李伯翰收敛了笑容,并用一副恶相对她警告:“盼盼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能够乖乖地配合我们。我们就不会为难你的。如果你不老实,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谭盼盼气恼道:“您们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现在还绑着我呢。”

         王军这时又哼了一声:“现在你受到的可是我们最好的优待了。所以你最好老实一点。假如把我们惹恼了,那我们的弟兄会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由于王军天生一副凶相,令谭盼盼几乎不敢跟他目光相对。但她又好奇地问李伯翰:“那您们想怎么对待我?”

         李伯翰看她听不懂,不由好奇道:“你这个丫头还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吗?用不用我们教教你呀?”

         谭盼盼已经十四了,岂能不懂男女之事?尤其她还听过父母的墙根。她这时涨红了脸,连忙求饶:“不要···求您们放过我。”

         王军这时严厉的表情警告谭盼盼:“你如果想在嫁人之前,保持守身如玉,最好不要闹,更不要想打算逃跑。否则,我们这些男人会轮班‘上’你,让你生不如死!”

         谭盼盼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王军一看谭盼盼吓得老实了,不要轻蔑一笑,然后向李伯翰和另一个年轻男子一摆手。他们转身扬长而去——

         谭盼盼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急冷却了一样,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窒息的厉害。她的娇躯就像秋风中晃动的枯枝,脑中唯一的清醒的认知告诉她自己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不仅被捆绑着,而且还被紧闭在一个黑洞洞的屋子里,没有丝毫逃跑的机会。她无法逃离半步,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

         噗通!

         她把自己的身躯重重摔倒在坚硬的床板上,因为她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极度虚脱了。

         天色已经黑了,本来仅有微弱光线的黑屋子里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了。她也不知道这个屋子里是否有电灯,即便是有,自己双手被绑着,也无法打开电灯的开关。她也不敢再喊人帮忙,因为她害怕面对那些凶狠的家伙,再招惹他们的结果,恐怕是自己被侵犯的下场。正如那个彪悍家伙所说的,自己既然落入他们手里,目前这样可能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她此时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就如同身陷无底的深渊一样,惊悚的感觉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这时早已经饥渴难耐了,突然意识到平时司徒见惯的食物和水,对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啊。如果自己当初不离开家,会遭受这样的罪吗?

         这时候的谭盼盼才想到家里的好,当初她跟杨旺旺一样,偏食不爱吃东西。每次吃饭时,不是妈妈喂她吃一口,就是爸爸喂她吃。自己简直就是家里的小公主,经常把爸爸当作大洋马来骑。唉,如今身处难处的自己多么需要爸爸的保护啊。可是——

         她不由想到,那个男人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爸爸,是他把妈妈和自己从爸爸身边夺走了。不过,他对自己确实很好,如果不是自己无意之中了解到了事情真相,恐怕一辈子都会把那个男人当作自己的亲爸。如今自己的亲爸在哪呢?

         谭盼盼胡思乱想到这里,眼泪禁不住哗哗地望外流——

         “爸爸,您到底在哪呀?知道女儿身陷地狱一样的绝境吗?快过来救救可怜的女儿吧。”谭盼盼心里不停地呐喊着,尽管她嘴里不敢出声。

         她后来渐渐地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被房门的响动惊醒了,此时光线又射进黑屋子,好像外面又到天明了。当她意识到有人要进来时,赶紧往起身。可是毕竟胳膊被反绑,动作极不方便,即便勉强爬起来了,也突然感觉身体一阵酸痛。但她什么都顾不上了,紧张的眼神望着即将被打开的房门。

         嘎吱!

         房门跟上次一样的方式打开了,不过先进来的并不是李伯翰和那两个恐怖的男人,而是一个成熟的女子。

         谭盼盼不由一愣,仔细端详对方——

         她的年龄跟谭盼盼的妈妈相仿,但模样不如齐顺梅漂亮。不过,比起周围的女人,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身材弥补了相貌上的一点缺憾。她生着白色的紧身露背连衣裙,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魅惑的眼神,彰显其独特成熟女人的气质,并且裸露的娇嫩的美背,大秀她的完美身材。只不过——她并不是以正常女子的姿态出现的,而是凌乱的头,甚至身上的衣裙也褶皱得暴露得更多,尤其是她的双臂跟谭盼盼一样,也是被反绑着。

         谭盼盼惊愕得张大了嘴——难道她跟自己同样的命运吗?

         那个女子一看同样被捆绑的谭盼盼,不由向苦笑一下,身体也随即被后面涌进来的人推搡了一把。

         谭盼盼的目光又聚焦在那个被绑女子的身后,现跟进来的男人跟上次见的不同。并且还是两个。其中一个比上次那个彪悍的男子还粗一圈,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一尊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并且邪魅性感。他的立体五官刀刻般凹凸有致,整个人出一种威慑天下的霸气。邪恶而刚毅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阴笑。

         谭盼盼不禁愕然了——对方的同伙还不少。

         那个男子的目光也落在了谭盼盼惊恐的脸上,不由放出一丝阴险的光芒,并且脱口而出——“不错,好标准的女孩,真像一个雏儿。”

         谭盼盼一看对方凶悍的面相,心里就虚,当一遇到对方投射来的淫光,就几乎惊魂出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