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为爱出走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陈学武不明白爱妻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跟他恢复正常的夫妻生活,但看到她幸福的样子,就知道她对自己并无芥蒂。

         不过,他随即一想,自己自从丢掉快递员的工作,她才跟自己保持那样的距离。如今,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仅帮助谭盼盼摆脱人贩子,也把杨家祖孙俩从从绑匪的手里解救出来,这不仅征服了一直对自己横眉冷对的丈母娘,也重新赢回了爱妻对自己的信心。凭借他的睿智,也只能分析到这一层。至于爱妻另外的目的,就让他不得而知了。

         齐顺敏憋了快三个月了,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等跟老公激情过后,便疲倦地贴在老公的怀里睡着了。她感觉自己现在只有幸福,而没有压力。自从她鼓励大嫂加油时,自己也暗自憋了一股劲,希望自己更能早大嫂一步生出二孩来。

         再说齐家方面,齐顺军因为找不到那个东西,再跟妻子做那方面事时,就感觉不踏实了,于是一再敦促妻子跟他去医院重新带环。不料,刘咏梅在下一个周末又借故出去了,等再回来时,便对老公讲道:“我在同学的陪同下,已经重新把环戴上了。”

         齐顺军一愣:“真的吗?”

         刘咏梅瞥了老公一眼:“我难道会骗你不成?”

         齐顺军一挠头:“那你咋不让我陪你去?”

         刘咏梅淡然一笑:“我觉得由闺蜜陪同,更加觉得方便。”

         不料,他俩的对话让齐老太太听到了,顿时冷哼一声。

         他俩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齐老太太突然出在他俩身边。

         “妈?”刘咏梅一看婆婆脸若冰霜,不由诧异道。

         齐老太太把脸一沉:“咏梅,你真的把环重新戴上了吗?”

         刘咏梅不容否认,只好点点头。

         齐老太太的老脸顿时抽搐了一下,随即质问:“咏梅,你嫁到这个家二十年了。我这个当婆婆的对你怎么样?”

         刘咏梅的眼睛顿时湿润了:“您对我很好,就像把我当成亲闺女一样。”

         齐老太太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可是,你当初第一胎生下的是丫头时,我亏待你了吗?”

         “没有。”

         “妈?”

         “你住口,我在跟咏梅讲话。”齐老太太制止了儿子的插嘴,随即又质问儿媳妇:“就当你没有给我们老齐家留下可续香火的男孩,我为了你的前途,逼迫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二孩了吗?”

         刘咏梅又咬牙摇摇头:“没有。”

         齐老太太叹息道:“现在我们终于盼到了国家允许生二孩了。可你为了自身的安全,居然拒绝为齐家传宗接代。难道不觉得太自私了吗?”

         “妈···我···”刘咏梅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齐顺军见状,赶紧一推妻子:“你先回咱们屋里。我再跟妈解释一下。”

         刘咏梅这时拨开老公的手,流着泪对婆婆表示道:“妈您不要生气。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将来一定给您和咱们齐家一个交代。”

         齐老太太和齐顺军同时一愣,刘咏梅则转身跑回了自己房间——

         齐顺军顾不上老妈了,立即尾随妻子进了屋。

         刘咏梅没有理会老公,独自伏在床上抽泣。

         齐顺军只好坐在床边,轻轻拍拍妻子的肩膀:“咏梅你别往心里去,咱妈有些老糊涂了。你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

         刘咏梅呜呜道:“你不是说把她的工作做通了吗···可她···”

         齐顺军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老人家思想上一时绕不过这个弯,以后会想开的。”

         刘咏梅停止了抽泣,但依旧把脸埋藏在床面上很久。谁都不晓得她当时的心理活动。

         一个月后的傍晚,齐顺军因为开会,很晚下班回来,现妻子还没有回来,不由一愣,心里暗道,她早该回来了,是不是生什么事了?

         他赶紧给妻子拨打了电话,不料,手机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了。

         齐顺军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即跑到客厅,询问正在看电视的齐老太太:“妈,您是不是又说咏梅了?”

         齐老太太诧异的眼神盯着儿子:“我没有呀,当看你把她当作宝贝一样护着,哪里还敢惹她呀?”

         齐顺军急得一跺脚:“可她这么晚不回来,已经联系不上了,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呀?”

         齐老太太心里一紧,立即从沙上站了起来,寻思一下,突然提醒儿子:“你跟她的单位联系了吗?”

         老妈的话提醒了齐顺军,当即从自己的手机里查询到了妻子单位的电话,并立即拨了过去——

         这时的计生委早已经下班了,齐顺军连续拨打了三次,都是无人接听。

         齐顺军这时猛然想起了妻子的同事魏丽,她跟妻子和自己的交情很好,自己也有她的号码,当即从电话簿里找出来,并拨了过去——

         这次幸好有人接听:“喂,老齐吗?恭喜您就快做爸爸了。”

         齐顺军一听魏丽居然讲出这样的话,顿时茫然道:“小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咏梅呢?”

         这次轮到魏丽茫然了:“老齐,咏梅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难道你不清楚吗?”

         “什么?你···你说她怀孕了?”

         齐老太太听了儿子的惊呼,也是惊异万分。

         魏丽责怪的口气:“你是怎么当老公的,就连老婆怀孕了都不知道。她已经提前请产假了,从今天起不上班了。”

         齐顺军一听,顿时呆若木鸡:“怎么会这样?她现在不在家里呀。”

         魏丽诧异的口气:“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老太太在旁听得一知半解,不由疑惑道:“咏梅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怀了咱们齐家的骨肉,却为什么离家出走呢?”

         齐顺军无暇顾及自己的老妈,而是冲着手机质疑道:“就算她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也不至于提前这么长时间休产假呀?你们的单位凭什么批准她呀?”

         “当然凭她在医院里开的怀孕证明了。”魏丽无奈地解释道,“根据医院的检查情况,咏梅的胎位很不好,随时可能流产,甚至危及她本人的生命。医院方面已经提出让她终止妊娠的建议。可她执意要冒险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单位的领导为了顾及她的健康,只好提前给她放产假了。”

         齐顺军听到这里,脑袋不由嗡的一下,什么都明白了。

         齐老太太一看儿子打完电话,就萎靡下来,不由惊诧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顺军慢慢抬起头来,精神沮丧地面对老妈:“咏梅她···已经离家出走了!”

         “这···这是为什么呀?”

         “因为她已经冒险怀孕了,可是医院检查的情况很不好。医生建议她终止妊娠。可她不听,因为担心我阻拦,就跟单位提前请了产假,悄悄地躲出去了。唉,她为了生咱们齐家的后代,真是把命都豁出去了···”齐顺军最后哽咽了。

         齐老太太一听,顿时知道自己错怪儿媳妇了。如今儿媳妇为了齐家的骨血,不仅冒着生命危险,而且有家难归!

         “顺军你还傻愣着干啥?还不快把我的儿媳妇找回来吗?她可千万不能有事呀!”齐老太太懊悔万分,狠狠推了儿子一把。

         齐顺军这时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一个箭步冲出了户外,可是四周茫茫,让他去哪寻妻子的芳影?此时的他有一种跟妻子生离死别的滋味。的确,这个世界没有永久的相聚,该聚则聚,该散则散,即便不舍,也只能把悲伤留在心底。可是,当妻子不辞而别,甚至用一种可歌可泣的悲壮形式离他而去,这让他难以接受。借一抹残酷的掠影,谁在那扇门的外边翘的痴望?一缘的聚散,所有的快乐都化为了灰烬,风吹灰扬,烟花过后是宿命的悲伤离别。

         “咏梅!”他竭力大喊一声。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