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5章别有用心
        当娟子给亲爸张鹏飞打电话时,他正在跟麻友玩麻将。 在这个暑期,他每天几乎都靠玩麻将赌博来打聊已寂寞的时光,而且每次输赢都很大。他需要这样的游戏来刺激空虚的内心世界。虽然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但对于这些赌博成性的人来说,都已经做到了废寝忘食。

         正当他入神地码牌的时候,女儿的电话打进来了。他的眼睛一亮,当即不顾手里的牌了,赶紧退出了牌桌,并立即接听了女儿的电话:“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女儿的声音:“老爸,我向您汇报的这个消息,恐怕对您来说,又不是一个好消息。”

         张鹏飞脸色顿时一沉,但很快淡定道:“我不是跟你讲过吗?无论是多么糟糕的消息,都不必隐瞒我。我的心脏完全能承受得住。”

         “刚才妈妈接到大舅的电话,说大舅妈因为要生二孩,而离家出走了。”

         张鹏飞一听女儿的汇报,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了:“丫头,你大舅家出事,关我什么屁事呀?”

         娟子不由嗔怪道:“难道您就一点也不关心我姥姥家的事情吗?”

         张鹏飞意识到自己在女儿跟前,有些失态了,不由改口道:“我对于你大舅那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很遗憾。这对我来来说,的确不是好消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娟子也自然不太了解内情,只好含糊地向老爸介绍一下大舅妈身体不好,如果孕育二胎,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危险。可她执意要生二孩,为了预防大舅的阻拦,就躲得无影无踪了。

         张鹏飞一听女儿的讲述,也不由唏嘘不已。他刚要说些什么,就听到他的牌友冯志刚嚷道:“老张您快一点呀,我们都等您呢。”

         张鹏飞赶紧冲着手机道:“好了,我知道这件事了。我现在还忙着,现在要挂了。”

         娟子已经听出老爸在那边打牌了,不由责怪道:“老爸您一个堂堂的副校长,怎么总赌博呀?”

         张鹏飞苦笑道:“自从我被你妈妈卷地出门,生活不知道有多无聊,如果没有这点乐趣,那还不把我憋屈死呀。”

         娟子一听,脸色也一片黯然,对老爸的怜悯之心又油然而生。不过她还是提醒老爸:“现在那个男人几乎成姥姥家的红人了。上次姥姥的话里留下了活口,只要他在创作上有所成就,就不反对妈妈为他生孩子了。现在大舅把他请去寻找大舅妈,恐怕又给了他一次表现的机会。他听到这个消息,把正在做的晚饭都扔下来,就匆忙地走了。我打电话告诉您的坏消息,就是指这件事。假如您能率先把大舅妈找回来,对姥姥一家来说,可是莫大的功劳啊。”

         张鹏飞这时才明白女儿的用意,并仔细一琢磨,也是这个道理。不过他苦笑道:“你大舅妈可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就算把你妈和你那两个姨妈加在一起,也不及她。她如果想躲起来,难道会给别人找到她的机会吗?我肯定做不到,那个陈学武也休想做到。”

         娟子一听老爸的表态,只好叹息道:“好吧,就算我这个电话白打了。”

         “不,你这个电话不白打。”张鹏飞赶紧表示道,“他俩既然去姥姥家了,估计不会在那里吃饭呢。因为你大舅妈走了,你大舅就不会有心情做饭款待他俩了。所以,我叮嘱你一件事,那就是把他没做完的晚饭做好了,并等他俩回来吃。”

         娟子惊异道:“您是让我讨好他?”

         “没错。你起码在你妈妈面前表现出已经喜欢上他了,并不再排斥他了。”

         娟子茫然道:“老爸您这是要唱哪一出啊?”

         “你就按照我的意见办吧。到时候你就明白我的想法了。”

         娟子刚想再说点什么,但正在被牌友催得急的张鹏飞已经挂断了电话。

         张鹏飞虽然回到了牌桌上,但满脸的惆怅都溢于言表,心里不由叫苦,为什么女儿不能向自己汇报一些前妻和情敌生家庭矛盾的事情呢??

         再说娟子虽然弄不清楚老爸到底搞什么玄虚,但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了,主动帮妈妈和继父做好了晚饭。虽然她的厨艺很业余,但还是让齐顺敏吃得津津有味。她感觉女儿成熟了,明白她这个做妈的感受了,心里得到莫大的欣慰。

         就在娟子在她的房间里回想起跟老爸通话的情景时,齐顺敏也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了,等女儿自动退出她和老公的世界后,就在客厅里悄声问道:“老公,我看你心事重重,到底是为了什么?”

         陈学武一看娟子主动撤了,这才双眉紧皱:“我觉得咏梅嫂子离家出走这件事很麻烦。”

         齐顺敏心里一紧:“难道比当初盼盼被拐走和旺旺被绑架更麻烦吗?”

         陈学武一愣:“你为什么拿她跟孩子们做比较?”

         “因为生那么大的事情,我也没看出你把眉头皱得这样深。”

         陈学武苦笑道:“我在没去你娘家之前,并没有把事情想得那样复杂,如今到那里一看情形,并观察你妈和你大哥的神态,就知道这件事情复杂得多。”

         齐顺敏眨了眨大迷茫的大眼睛:“为什么?”

         陈学武分析道:“从我今晚看到的和打听到了,就不难做出这样的判断——咏梅嫂子的身体情况是不适合生二孩的,可你妈抱孙心切,给了她极大的心理压力。而你大哥很心疼她,不舍得她冒着生命的危险,所以家里产生了巨大的矛盾。而咏梅嫂子为了成全你妈的心愿,便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想冒险一试。但为了排除干扰和不让你大哥和你妈在她妊娠期间产生家庭矛盾,就让自己消失了。”

         齐顺敏点点头:“我看到大嫂的留书内容了,情况基本就是这样。可即便如此,现在大搜才怀孕一个多月而已,假如我们明天从市医院打听到她的身体无法生二孩的,那也有充足的时间去找到她,并劝她停止妊娠呀。你没看咱妈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吗?”

         陈学武苦笑道:“我其实不用去市医院了解她的检查结果,就猜测到她生二孩的极度危险性。但凡有一定的安全系数,她也不至于离家出走啊。”

         齐顺敏心里一沉,不由点点头:“你说得也是。”

         陈学武继续分析道:“可她一旦做出这个决定了,就不会让咱们找到她了,直到她到分娩期为止。”

         齐顺敏愕然道:“真的会这样吗?凭她一个女子能躲在哪呢?”

         陈学武苦笑道:“她肯定躲在我们任何人找不到的地方。”

         齐顺敏继续质疑:“难道她说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胎,难道也是向我们释放了一枚烟雾弹不成?”

         陈学武摇摇头:“这倒未必。即便她真的选择这样的地方,那在全国的范畴内,找到她也等于大海捞针。”

         齐顺敏又转了转了她的大眼睛,突然灵机一动:“既然她冒着风险怀孕,那少不了频繁去医院检查的。如今看病都是实名制,那她无论去全国各地的哪家医院就医,都会留下痕迹的。所以,我们如果报警了,那警方会帮助我们通过这样的途径找到她的。”

         陈学武瞥了一眼爱妻,然后淡然道:“宝贝既然想到了这一点,难道咏梅嫂子就想不到吗?”

         齐顺敏显得很恐怖的神色:“你今天怎么了?千万不要总吓我。也许事情不像你想得那么严重。嫂子既然冒险怀孕了,难道连去医院检查都不做了吗?”

         陈学武黯然道:“回家的这一路上我一直思考这件事,真的希望我的神经太过敏感了,但愿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齐顺敏突然郑重道:“尽管我一直很崇拜你,但希望这次错的是你。”

         陈学武又是苦笑点点头:“但愿如此吧。”

         当他俩就寝时,齐顺敏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忐忑,不由暗自摸摸自己的腹部。

         陈学武感觉到了,不由诧异道:“宝贝怎么了,难道身体不舒服吗?”

         “不。”齐顺敏连连摇头,“我只是心里有些害怕,你再抱着我睡吧。”

         第二天,陈学武陪着爱妻到达了市医院,等他俩到达那里时,医院还没有正式上班,但齐顺军已经带着老妈赶到了那里,就连齐顺英在杨广海的陪同下,早他俩一步在那里等候了。

         齐顺敏一看老妈白苍苍地也来医院了,不由奔过去挽住她的一只胳膊:“妈您怎么来了?”

         齐老太太的精气神远不如从前,也许这一宿根本没怎么睡觉,面对女儿的询问,不由悲叹道:“你嫂子出现这事,都是我的责任。我着急了解一下她的身体真实情况,还哪能在家里坐得住呢?”

         齐顺敏和齐顺英两姐妹一看老妈平时的威严一扫而光,仅仅剩下一副懊悔的表情,都不由扼腕叹息。

         “梅子怎么没来?”齐顺敏等到医院上班的时间现三妹和三妹夫没到,不由诧异道。

         齐顺军此时的心情最难受,也自然顾及不到别人,便淡然道:“他俩也许又堵在半路上了。我们别等他们了,赶紧找大夫吧。”

         等他们通过各种渠道,终于调出刘咏梅的检查结果时,都是目瞪口呆——刘咏梅被医院定性为最高危产妇,必须要堕胎保命!

         齐顺军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在残酷的真相面前,还是呆若木鸡!

         齐顺英和杨广海也惊呆了!

         陈学武和齐顺敏虽然有预感,但面对真相,还是不禁震撼!(未完待续。)